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日式小清新,国风美少女

第一百六十二章 日式小清新,国风美少女

        梁逸推开驾驶室的门,陈亮有井有条地操作着电子控制屏,身为特警出身的他,学什么东西都要快人一步。罗斯坐在副驾驶,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上的按钮,看见速度快了便提醒一句:“陈警官,速度慢些都要得,不赶急,不敢早,安全第一位嘛。”

        这老狐狸,每当陈亮开车的时候都会在一旁看着,生怕陈亮把车开出轨道去,丢了他那价值上亿的货物。

        “怎么样?今天行驶得顺利么?”梁逸手里还提着一壶热茶,搁在驾驶台上。

        陈亮笑道:“挺轻松的,梁长官,火车其实也没多难,比开小轿车容易。”

        罗斯倒了一杯茶递给陈亮,笑道:“陈长官开车真稳,快来喝杯茶,缓缓神。”

        陈亮伸了个懒腰,舒了舒筋骨:“说句实在话,这苍茫无际的东欧大平原,看第一眼还觉得心旷神怡,但要是一直盯着看,真容易犯困。”

        梁逸笑道:“你如果累了,就换我来开吧?”

        陈亮摇头道:“那怎么能行,都说好了我开白天,你开通宵。晚上可比白天累多了,我没事儿。”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2020年3月21日,14:27分,风和日丽,气候宜人。

        “罗老板,以你的经验,这趟列车需要行驶多久才能抵达艾尔市?”梁逸点燃一根烟,问道。

        罗斯想了想,回答道:“这次要不是新项目开发,我绝不会亲自坐镇,以往我都是坐飞机的,嘿嘿……”他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曾是个坐飞机的主儿,“艾尔市在东欧的尽头了,要跨过整条东欧大平原,大概需要半个月时间。”

        梁逸点点头,抿了抿嘴,又问:“沿途会经过几个检查站你知道么?”

        检查站,是偷渡的最大难关,又不能暴力直闯,与铁路监结仇就是与整个东欧国家结仇,梁逸不想做最坏的打算。

        “这个……”罗斯挠了挠他头上为数不多的几根毛,为难道:“我还真不知道会有几个检查站,但这整条铁路都是我的,各大小镇的货运站我都是股东,他们不敢拦我……不不不,”聪明的人都会把话说圆几分,他又赶紧摇头,“但现在是非常时刻,到底会不会严厉检查,我可说不准。”

        梁逸又问:“那我们还需要多久才能恢复手机信号?”

        “东欧平原上绝大部分都被信号覆盖了的呀,哪怕只有2g信号,打个电话也不成问题,”罗斯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亮屏后递给梁逸,“喏,你看,2g信号满格,3g信号也有一半呢,我双卡双待。”

        梁逸赶紧掏出自己的手机,期待地往信号栏一瞧,一个信号也没有?失望道:“为什么我没有?”

        陈亮这时道:“梁长官你的手机肯定很久没接收信号了,你打开飞行模式,然后在搜索信号试试?”

        这可把梁逸难住了,什么是飞行模式?“唉……我重启一下手机可以么?”他叹气道。

        陈亮道:“重启是最好的。”

        梁逸把手机重启。

        罗斯笑道:“嘿嘿,梁长官,你的手机可真有特色,比我女儿的手机贴的还粉……”

        陈亮道:“这说明梁长官有一颗少女心。”

        梁逸不理会旁人的打趣,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开机程序——“叮叮咚咚!”开机动画载入,主页面载入,桌面载入,信号……载入!3g满格!

        “不错嘛,梁长官,没想到你还办的是国际电话卡,信号比我这个还好,国际长途可不便宜,”罗斯瞥着手机屏幕上的壁纸,脸色微微有些难看,试探性地问道:“梁长官,这是你的妻子?”

        梁逸道:“情人。”

        罗斯立马露出笑容,情人嘛,他情人数都数不过来,他还想收梁逸做上门女婿嘞。

        “那我联信号是不是可以用?”梁逸激动地,轻轻地触碰了一下“联信”app,隔了3秒钟app才缓缓打开。

        陈亮道:“3g信号可以用文字和传送图片,但文件和视频估计够呛。”

        罗斯打开自己的联信app,弄出一个二维码,递给梁逸道:“梁长官,这是我的联信号,你扫一扫?”

        “等等!”

        梁逸哪儿有功夫关心这些,有了信号,就等于有了通信条件,那么就距离找到柳良和徐哲更近一步!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联信会话页面“正在刷新,正在刷新……”转圈圈,转圈圈,“刷新成功!”接着便是:“滴滴滴,咚咚咚……”推送信息,联系人信息,足足有99+。

        爸爸,妈妈,弟弟,秋颖,杰森,艾福妮,王毅……家人,闺蜜,朋友,同事,相亲对象……一连输送了好几十条短信!

        “梁长官?梁长官,扫一扫?”罗斯把二维码递到梁逸跟前。

        梁逸倒吸一口气,攥起手机就跑出驾驶室!

        “这……怎么了?”罗斯梳了梳头上为数不多的几根毛,低估道:“普通的企业家,都没资格加我呢。”

        陈亮翻了个白眼:“你以为你是巴菲特啊,跟你吃饭都还要预约?”

        罗斯轻哼道:“我家族难道差了么?世界100强,我的集团公司可排在第82位呢!”

        ……

        “叶秋!叶秋你快来看!”

        梁逸激动得根本就没考虑到要敲门,直接就破门而入,可谁知那柔软的大床上,两个赤条条的男女正缠绵得火热,被子都没有盖上。

        “啊!”周怡失声大叫,急忙扯过被子遮羞。

        叶秋深吸一口气,瞬间嫣儿了下去,拉过浴袍给自己围住,淡定道:“你羞什么?平时叫那么大声,还怕别人听不见啊?娘们儿!”

        梁逸尴尬地咳了两声,退出房间道:“你速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发生什么事儿了?”叶秋衣服都没来得及穿,便跟了出来。

        梁逸把叶秋拉到一旁沙发坐下,掏出手机打开联信:“有信号了,你看见没?这个怎么用,你不是说可以通过网友联系到东桑的人么?”

        叶秋挑了挑眉,“这个……额,一时半会儿也不好操作啊,东桑属于外国网友,需要去更大的互联网平台找联系方式,嗯嗯嗯……不过梁长官你别急,冯小姐她不是名牌大学出来的么?啥高中同学啊,大学同窗啊,这不,都有同学群吗?你先问问,有没有在东桑留学的,或者认识东桑人的,叫他把名片贴给你,试试看?”

        “就是这几个群么?银蓝高中2015级6班,华大国商3班,奥利给301寝室,白杨小区物业群……”

        联信上无时不刻都在更新消息,大概都是畅聊华南严重受灾的情况,并且有群文件置顶,统计哪位同学失踪,家人情况,是否安好之类之类,若干若干……

        叶秋提醒道:“全发一遍呗,记得打字啊,你现在用的是冯小姐的联信号,不要语音了。”

        “好!”

        梁逸挪动他神圣的手指,先找了一个“银蓝高中2015级6班”的班群,一个字一个字地打下“有人在东桑吗?有人认识东桑的朋友吗?”点击“发送!”

        发送不到两秒!

        对话框里就彻底炸锅了!

        “我操!冯小艺!”

        “小艺你还活着!”

        “周楚南你能不能说句好话,小艺怎么不能活着了?”

        “小艺在欧洲工作呢,又没在华南!”

        “小艺你还好吧?”

        “大家都好担心你呢!”

        “秋瑾不是在东桑留学吗?你的好闺蜜啊!”

        “你是本人吗?号该不会被盗了吧?”

        ……

        “我去,现代人的心智都如此谨慎的么?我才发出去一句话,他们就知道我不是本人了?”梁逸深吸一口凉气,看见这么多人通过一个小小的平板手机对话,他觉得太神奇,比天下无敌的自己还要牛逼!

        “梁长官你看见了没啊?他们说了,秋瑾,冯小姐的好闺蜜秋瑾正好在东桑留学呢,是不是他家对面的那个?你快在对话列表里找找?”叶秋提醒道。

        “真乃天助我也!”

        梁逸很是开心,在对话框中输入了“谢谢大家的关心,我很好。”发送出去,便不再理会这群高中同学的慰问。

        零时回话列表里,秋瑾的未读消息有30+,果真是好闺蜜,远在他乡也不忘友人。

        梁逸正要找秋瑾问候,谁料秋瑾“噼里啪啦”几条消息打过来:

        “小艺!你终于回消息了?”

        “你这个大笨妞,这段时间你去哪儿啦?害我急死了你。”

        “快给我回消息!快点!”

        然后是一张痛哭流涕的可爱表情包。

        梁逸一时间却不知该怎么回复,他不是冯小艺,又怎么委托秋瑾帮他联系徐哲和柳良?

        “叶秋,现在我该怎么回复他?”他把手机递给叶秋。

        叶秋抚了抚下巴,“别急,看看朋友圈儿她的动态先,”他轻车熟路般打开秋瑾的朋友圈,一些生活照,风景照,宠物照,都配得有非常优美的文案。

        叶秋又往下翻了几页,欣喜道:“嘿!终于看到自拍了,我就说嘛,女人咋可能不自拍?”他点击并放大一张图片,可见图片中的秋瑾坐在落满枫叶的公园长椅上,穿着一间淡粉色的长裙,戴着一顶遮阳帽,胸口捧着一只小泰迪,日式小清新,国风美少女。

        “握草!极品呐,梁长官!你看见没?就这姿色,放哪儿不是校花?”叶秋把手机屏幕递到梁逸眼前。

        梁逸不得不承认,秋瑾的确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他摇了摇头,皱眉道:“我是叫你寻找怎么让她配合我们工作,你去找她自拍照干嘛?”

        叶秋“嘿嘿”一笑:“这……和妹子聊天不都要先看看朋友圈,了解一下性格和长相,觉得合适再继续深入嘛,再说了,以后你们俩肯定是还要见面的,这么漂亮,一个字:追!”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秋瑾来电!

        梁逸吓得差点儿没把手机弄丢,焦急道:“她都打电话过来了,你到底有没有招儿了?”

        叶秋耸了耸肩膀道:“这个,我也没办法啊,我们是男人,总不能装妹子吧?就算是用变声器也不像,emmmm……反正我已经帮你找到了东桑网友,还是个这么漂亮的妹子,梁长官足智多谋,你一定有办法撩到她的,加油!奥利给!”

        最关键的一步,的确已经踏出,剩下的就是怎么传达和润色,梁逸看着未接来电提示,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这种事情还得坦然面对。

        “那我也忙去了啊,这子弹都上膛了,不打出去的话,会憋坏的,嘿嘿……”叶秋勒了勒腰间浴袍,迫不及待地往房间里跑去,开门,关门,反锁!一气呵成!

        “你这小子……”梁逸轻叹一声,抱着手机开始琢磨,联信里的秋瑾又发来了几条消息,大概是问“为啥不接电话”“你要把我急死了你”之类催促。

        该来的总会来,何不如坦然面对?以冯小艺男朋友的身份和她闺蜜对话,虽然很勉强,但也比陌生人来得强……

        梁逸一番自我安慰,主动拨通了秋瑾的电话。他横刀立马,千万人吾往矣之勇,一个小小的电话,还把他难住了不成?“嘟!”

        电话拨通后才响了一声,听筒里就传来一阵问候:

        “小艺!你刚刚干嘛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几十天都回电话,你爸妈怎么样了?你待在欧罗千万别回来知道吗?整个华南都被核平了……喂?喂,听得见吗?”

        梁逸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喉咙因紧张沙哑而低沉,回话道:“江秋瑾小姐,我不是冯小艺。”

        听筒里沉默了一会儿,才传来一声警惕的问候:“你是谁?你怎么会有小艺的手机?”

        梁逸本想把自己和冯小艺相遇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可这一切实在太奇幻了一些,想要避开那些不能告知的事再把事情说清楚也太难。临时撒了个谎:

        “事情是这样的,我是国家安全局的调查员,我叫梁逸。我们小队在华南毁灭后,深入火车站取样调查。不幸发生意外,围困在一栋叫做翠云商场的楼顶上,恰巧捡到了冯小姐的这部手机,我们通过咖玛信号技术取得了短暂的卫星信号,想通过你们向东桑的‘世界卫生组织’求援。我们已收集到关于病毒的所有样本,这对整个华夏乃至整个世界的存亡都非常重要,所以请您帮帮忙,前往“世界卫生组织总部”寻找柳良和徐哲……”

        一种极为官方的语气,一个非常完美的谎言。

        电话那头的秋瑾沉默了好一会儿,颤抖地问:“那你们发现冯小艺的尸体了么?”

        梁逸想了想,回复道:“并没有。华南西站不是市中心,这里仍还保留了现代建筑,是病毒最后蔓延的地方,冯小姐有极大的可能在疫情大规模传染之前就已被疏散。”

        “那……那……那……”秋瑾应该也是个有着玲珑心思的女人,没三言两语就泣不成声,“那小艺她被列为失踪人口了?”

        被列为失踪人口,几乎等于死亡宣告。只是买个安慰,给亲戚朋友一个可以接受的念想。

        梁逸不知该怎么去安慰电话那头的女人,他何尝不担忧冯小艺的处境?感同身受,语言真挚:“冯小姐她一定会没事的,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把她找回来。”

        “梁先生是么?”

        “你好,江小姐,我在,你请说。”

        “我去拿纸笔你等我一会儿,”于是就等了一会儿,“好了,梁先生您请说,您要找的人的姓名,信息,联系方式……”

        “额……”梁逸顿了顿,想了想,才道:“柳良和徐哲,我只知道他们的名字,是华夏政府在东桑的联络员,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们就在世界卫生组织附近。”

        “他们不是世界卫生组织的人?”秋瑾的语气明显有些警惕了。

        梁逸赶忙解释道:“他们不是研究员,只是这次行动的策划,一些关于国际利益的事情我不便与江小姐分说。江小姐大可不必担心,只要你能找到他们,他们就可以给出最直接的证据,并且多少报酬都可以商量。”

        电话那头又沉默了一会儿,才听秋瑾回答:“好吧,我一定会尽力帮忙找到柳先生和徐先生,但还请梁先生你也动用自己的国际关系,哪怕希望渺茫,也要帮我找找小艺的行踪。”

        “好的,没问题。”

        “对了,梁先生的电话是随时畅通的么?”

        “不出意外是,但伽马信号非常不稳定,我们的备用电源也非常有限,所以还请江小姐务必抓紧,万分感谢,万分感谢!”

        “好的,那么有事联信也可以联络。”

        “行,拜拜。”

        “拜拜。”

        “嘟嘟嘟……”

        电话挂断,通话结束。

        “呼……”梁逸长叹一口气,释然一笑,现在的女人硬骗不好骗,但要是和她们打感情牌,分分钟就能上手。这一通电话,还算完美。

        “咔!”门打开。叶秋一边整理着衣领,一边走出房门,子弹上膛,命中目标,对于一个狙击手来说,有一种天生的成就感和使命感。

        梁逸看了看通话时间,10分钟都不到,摇头砸了砸嘴:“啧啧,叶秋,你的枪不行啊,10分钟不到就完事儿了?”

        叶秋揉了揉鼻子,叉腰笑道:“梁长官可不能掐头掐尾啊,你还没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潜伏了2个多小时啦,这不?再不开枪,目标会受不了的,”他又问梁逸:“梁长官,怎么样?那个叫秋啥的妞儿,你搞定了嘛?”

        梁逸点点头:“暂时性搞定了,但这些事情对于她而言始终有点突兀,可能后续跟踪,再巩固一下,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现在,咱们就只剩下等待。”

        叶秋点了根儿事后烟,笑道:“嘿,真想不到冯小姐还有个这么漂亮的闺蜜,梁长官这回你可有福咯。你可千万不要袒露你和冯小姐的关系啊,好一炮双响!”

        梁逸摇了摇头,认真道:“我非薄情人,也非多情人,只知不负爱情,才能问心无愧。”

        “得了吧,梁长官你只是长时间封闭久了,冯小姐又是你第一个遇到的女人,你呀,以后到了大城市里,那些女人……啧啧,各个花枝招展,晃的你眼花缭乱,俗话说:万花丛中过,哪儿有不沾身?梁长官你不会矜持太久的——”

        “死叶秋!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呢?快进来给我揉腿!”

        “来咯来咯!”

        叶秋冲梁逸比了个大拇指,屁颠儿屁颠儿地跑进卧房,开门,关门,反锁!

        梁逸若不矜持,一定会比叶秋还性福?可他若不矜持,还能有如此勇敢的心么?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