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终于奔赴文明

第一百九十五章 终于奔赴文明

        罗斯是“hec”集团公司的大股东,新项目开的主要负责人,听他说,就这十几节车厢里的毛坯矿石,经过工匠的切割雕刻,市值保守估计都有1个亿!

        油腻胖子名叫恩特,是罗斯同父异母的亲弟弟,虽然这两人长得完全不像。

        小胖子是恩特的儿子,叫做维金,看父子俩的体型就知是坐吃山空的主儿,傍着一个赚钱的至亲,一路吃喝嫖赌。

        喜欢跳火车,玩儿极限运动的古铜皮肤年轻人叫做古斯,父亲是“hec”公司的股东之一,也是罗斯女儿的未婚夫,与罗斯一起负责督促新项目开。

        跟着跳火车的保镖叫做杰瑞,被梁逸打掉两颗门牙的保镖叫做汤姆;两个金女佣暂时不知道名字,就分别叫她们金宝贝1号和金宝贝2号。

        整列火车不算火车头有19节车厢,第2、3、4节分别是厨房、豪华卧室,员工餐厅,第5节是硬卧宿舍,第6节关押着走私珍禽,从第7节到18节装载着矿产毛坯,19节为夜鬼临时添加的车厢。

        整趟火车上,矿工,管理员,服务员,保镖,司机,老板一共加起来刚好6o人。算上被梁逸打掉两颗门牙的保镖,活下来的只剩6人。

        “梁长官,这个……我能不能再麻烦你一件事?”罗斯推了推金丝眼镜,笑得真像只老狐狸。

        梁逸道:“但讲无妨。”

        罗斯道:“梁长官这么英勇神武,能不能帮我把第6节车厢里的珍禽全都清理掉?本来死了那么多人就够我下半辈子蹲监狱了,再现走私珍禽,岂不是罪加一等?”

        梁逸笑道:“欧联邦不是没有死刑这一说么?你这么有钱怕什么?”

        罗斯认真道:“梁长官可不要开玩笑啊,这些事如果没处理好,坐牢枪毙,冻结资产,剥夺政治权利……我这辈子就完了,我的子孙后代都要蒙羞的!”

        梁逸也不可能让一群携带病毒的珍禽污染文明城市,摆了摆手:“我会处理妥当,罗斯先生放心好了。”

        “我可真是遇见贵人了,”罗斯深吸一口气,神色一连变换了好几次,才开口问道:“梁长官今年几岁了?”

        梁逸斜了斜眼睛:“3o岁不到。”

        “那很合适……”罗斯摆出一副的郑重做决定的姿态,真挚道:“梁长官,古斯这家伙我一直都不看好,现在他自取灭亡,我也可以名正言顺取消他和我女儿的婚姻,嗯……”他沉思着,“梁长官一表人才,能力绝,不论年龄还是职业都深得我心,”他征求,“不如梁长官嫁给我女儿……哦不,我把女儿嫁给梁长官怎么样?”

        梁逸眉毛一挑,这是想让自己做上门女婿?

        不论怎么说,梁逸都把车里的情况,事情的起因,有钱人的罪恶,全都查了个通透,他才是罗斯蹲监狱的最大威胁。罗斯如果能拉拢他,那就真真正正地成了一条船上的人。再加上他本身条件就不错,有勇有谋有度量,很适合挑来做女婿,很适合一起搞大钱。

        这老狐狸,居心叵测啊!

        男人心思都很单纯,要么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男儿自强;要么幸得富婆、名媛青睐,委屈点儿做个上门女婿,吃的一口香喷喷的好软饭。

        梁逸不由自主地笑了笑,心里多多少少也有那么一丢丢的开心,可不是每个男人都有机会入赘豪门。

        罗斯见梁逸许久没给回复,清了清嗓子,继续诱惑:“梁长官,我只有一个女儿,只有一个哟。”

        上门女婿也分层次,其中最高级的,无非是,软饭硬吃,娇妻在怀,名誉在身,继承权在手……梁逸只要点点头,表示同意,只待罗斯撒手归西,亿万财产便尽收囊中。试问天下之大,如此好事,为多少大老爷们儿,穷极一生的追求?

        这绝不是愚昧,这绝不是堕落,这是一种来自灵魂的渴望!

        罗斯见梁逸还是没有表态,赶忙赔笑道:“哎呀,你看我,做生意的最大禁忌就是太过急躁……梁长官你也不用着急回答,等到了艾尔市,我安排小女跟你见上一面,就跟你们华夏的那个什么……相亲,对对对,相亲一样,等你们双方都觉得满意了,再谈论婚嫁也不迟。呵呵呵……”他好说好笑,又道:“梁长官,小女今年25岁,一直都是富养着她,不论长相,外貌,都是一等一,去年还以模特的身份登上市区杂志呢!”

        这究竟是嫁女儿,还是在卖女儿?

        梁逸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只轻轻吐出两个字:“再说。”

        罗斯脸都笑烂了,对于一个生意人而言,只要没得到明确的拒绝,那就证明这笔生意有希望谈下去;像他这样久经商场的老狐狸,有十足的信心把女儿嫁出去,卖出去!

        “罗老板,我也要拜托你一件事,过了眼前这道弯,可能会有一些朋友上车,你到时候注意下,帮忙把门打开?”

        列车匀驶入弯道,弯出的弧度能从车头看见车尾,跨度之大,距离之长,也要行驶个7-8分钟才能重新走回直线。

        罗斯笑问道:“是一群女人么?”

        “大部分是女人,”梁逸挑眉,“罗老板也知道?”

        罗斯傲然道:“过了这道弯,差不多就到了与华夏交界处,我和哪里的军阀是老朋友了,平时互相都能行个方便……喀什尔地区本来就穷得鸟不拉屎,但那里的女人质量不错,天生能歌善舞。大都市里的老板,都喜欢异域风情,我名下也有个中亚情人,还有个3岁的私生子,呵呵呵……”

        梁逸眯眼笑了笑,赞声道:“罗老板真是风流多情。”

        “哪里哪里,我夫人十几年前就出车祸去世了,我还是很爱她的,几十年都没再娶,但是男人嘛,不能没有女人的安慰,呵呵呵……”罗斯推了推眼镜,淫笑的模样,活脱脱的斯文败类,现在梁逸确幸他与那油腻胖子是正儿八经的亲兄弟了!

        他又冲梁逸保证:“梁长官你放心,我虽然很多私生子,但真正合法的只有一个女儿。”

        梁逸可没太多兴趣听罗斯的光辉事迹,嘱咐并催促并提醒:

        “那么罗老板请行动起来吧,注意火车外的情况,必要时希望你能搭把手——我事先说好,如果我的朋友们没上来,我是不会开车的。”

        “一定一定,梁长官请放一百个心!”

        罗斯点头哈腰又陪笑,端起空茶杯,缓缓退出驾驶室。

        ……

        火车匀驶出弯道,梁逸摁了几下汽笛,度再放慢一些,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

        差点儿忘了问。

        既然罗斯与喀什尔军阀有明确的合作关系,那么列车停靠也应该有指定的地点,即便不是火车站,也会搭建一些象征性的月台,方便上车下车。

        “吧唧!”

        火车头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还卷入了车轮子底下。

        “嗖!”

        一道黑影窜出草丛!

        “吧唧!”

        飞蛾扑火般撞向火车头!这一次梁逸看得很清楚,不是飞禽,不是走兽,而是狂暴化的感染者。

        前天晚上,疫情在圣城里爆,飞禽走兽一路向北“播种病毒”。梁逸返程时,刻意观察过沿途的村庄,无一例外,全面沦陷。

        喀什尔往南是炎热的沙漠地带,往北是寒冷的东欧大平原,气候的原因,病毒的耐热性,导致所有飞禽走兽与感染者不由自主地往北方平原迁徙。用不了多久,感染物种就会踏上东欧平原,破坏生态,传播病毒,导致一片接一片的区域沦陷。

        欧联邦采取的措施已提上日程,罗斯的矿业强制关闭就是最好的例子,再过不久,整片东欧大平原都会被整治,清扫,隔离——此趟列车,是离开地狱的唯一机会。

        只要能安稳渡过今晚……

        梁逸点燃一根香烟,紧张倒算不上,激动在所难免,担忧也不是没有,总之他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任何心理情愫、生理反应都很正常。

        pm1:47分,顺利回到喀什尔北。

        拦路的狂暴者和兽禽越来越多。

        路况糟糕,气氛诡异。

        死寂的夜,逐渐喧嚣!

        ……

        ……

        火车以45km/h匀行驶在轨道上,绝对的力量,把每一个尝试撼动它的狂暴者都撕成了碎片。

        感染者越来越多,一些“螳臂当车”,自取灭亡,一些则战略性地攀附在车厢上,无休止地,不知疲倦地追逐着光源。

        “突突突……”

        一阵枪声突然从大前方传来!

        梁逸寻声瞧去,可见,前方的黑夜,火光接连不断,夜太黑,瞧不清距离。

        整个喀什尔北部,哪儿还有其他活人?

        梁逸降慢车,提前做刹车准备。

        随着度的降低,感染者有机可乘,攀附列车的频率更高。短短不过几分钟,各大车厢上都挂满了“人”!

        列车以3o码的匀,大概滑行了2-3km,一处用木料堆积的简陋月台出现在车大灯视野中。

        “突突突……”

        月台旁边竖立了几栋小楼,沙袋堆积的战壕将小楼围住,战壕上架有3台机枪,宣泄的枪声,耀眼的枪火,全都来自于战壕上的屠戮杀器!

        月台上,堆积着小山般高的感染者肢体。月台与轨道间的沟壑,鲜活的感染者数不胜数!

        沟壑里的感染者争先恐后爬上月台,可一露头就被机枪打成了稀碎,3挺机枪的火力,不容小觑。

        梁逸摁了摁汽笛,刺耳的声响瞬间就吸引了沟壑里的大片感染者。沟壑本就不宽,火车塞进来了,哪里还有感染者落脚之地?

        “吧唧吧唧,咯吱咯吱……”

        火车如同绞肉机,把沟壑里扎堆的行尸全都碾在了车轮下,血腥画面结合刺耳的声音,让人心痒痒,头皮麻!

        “卧草!梁长官开火车来接我们啦!”叶秋一眼就认出了驾驶室里的梁逸,高举双手招呼。

        梁逸竖起大拇指,冲叶秋比了个“后面上车”的手势,随即抓起对讲机,通知道:“罗老板,把车门打开,注意安全。”

        梁逸一点儿也不担心叶秋等人的行动,倒是那胆小精明的罗斯,万一不开车门,麻烦就大了。

        “门开了!”

        “小妞儿们,可以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下楼了!”

        “阿娜斯塔,韦老爷子,你们俩带着女人们先上去,我和陈亮用机枪掩护你们,快!”

        “突突突……”

        ……

        这一次救援,梁逸无法从中插手,他缓缓点燃一根烟,倚靠在窗边,静静地看着叶秋等人的自我救赎——只有经历过生死磨难的人,才能在末世里变得更加强大,这不是一门好课程,但绝对是一门有用的课程。

        让梁逸意外的是,在贫民窟卖给自己c1o烈性炸弹的退役老兵也出现在逃亡队列中。如果没记错,他的名字应该叫做“克罗尔·韦斯特”,年轻时就叫“大韦”,老了就叫“老韦”。

        老韦和阿娜斯塔都是经过战火洗礼的优秀士兵,他们一前一后,拥护着幸存者登上火车;叶秋和陈亮用机枪控制着尸潮与兽群,等到幸存者输送得差不多,放弃据点里的机枪,一左一右,互相掩护进攻,慢慢靠近火车门!

        步枪弹夹有限,叶秋和陈亮打光弹夹,阿娜斯塔与老韦及时支援,四个人火力相互交叉,遏制尸群的效果也不比两挺机枪要差。

        “阿娜斯塔,陈亮,韦老爷子,抓紧上车!”

        火车站里喧嚣,划破了整个黑夜的宁静,大批感染者、飞禽走兽,如一道黑潮,激流勇进!再强大的火力也抗不住尸潮洪流的冲击!

        叶秋装好最后一只弹夹,直面尸潮进行射击掩护,等到老人、女人、好哥们儿全部上车后,他才转身奔向火车门!

        火车在开,叶秋在跑,行尸在追!

        “快把手给我!”阿娜斯塔拽着门上竖杆,把手伸向叶秋。

        “安吉呢!你们瞧见安吉了么?”老韦焦急的声音突然从车厢内传来。

        阿娜斯塔脸色瞬间青,“安吉还在房子里!”

        定是刚刚走得太急,忘记了这个小男孩。

        “唉……你呀你,怎么这么粗心?”叶秋回头瞥了一眼距不过5m的尸群,以及越离越远的小楼,“你们先走,我去救。”说罢,转身就冲入尸群。

        “叶秋!你疯了!”阿娜斯塔,刹那间,泪如雨下。

        “别担心,我开了挂的!哈哈哈……”

        叶秋右手拔出军刀,左手冲梁逸竖起一只大拇指,一个飞跃,像是一只捕蛇的老鹰,涌入黑色尸潮,猎杀!

        梁逸会心一笑,扔掉手中的烟头,坐回驾驶座,全前进!

        ……

        ……

        am3:11分,火车以时12okm/h的度狂奔了1个多小时,彻底拉开飞禽与尸潮的距离。

        前方路段开阔,梁逸把时降回3okm/h,启动半手动驾驶模式,转身走出驾驶室。

        原先承诺琳娜凌晨2点之前会去接她,现在已经3点过……这个女人生气起来,一定不好伺候。更怕的是,她会擅自行动。车厢外肯定还挂着不少感染者,擅自出去,难免会遇到危险。

        ……

        面对一群受惊的女人,恩特与维金这对胖父子,抓紧机会献殷勤,为她们准备热水和食物,让出豪华卧房供她们休息。

        阿娜斯塔站在车窗前,一眼不眨地望着窗外漆黑的倒影,再倔强的女人也会流泪,哪怕这种情况在她一生中都难见到了几回,她的眼眶哭红了,“这个笨蛋大色狼……”她紧咬着嘴唇,多么希望黑夜里有一丝不曾苟且的微光。

        “小姐,喝杯热茶?”大胖子恩特,端来一杯热茶,笑着递给阿娜斯塔,一双眼睛,色眯眯地盯着阿娜斯塔胸前的“壮丽山河”。

        同样是被人色眯眯地盯着胸,为什么叶秋会让她觉得骄傲,眼前这个油腻胖子却让她恶心?

        “滚。”

        至此一字,别无多言。

        大胖子碰了一鼻子灰,也不敢有别的态度,先前在火车站里他可是眼睁睁地看着这朵枪炮玫瑰杀人不眨眼,于是强颜欢笑:“小姐如果要喝茶,可以到车厢底部自取……”说罢,灰溜溜地离开了。

        “小姐,还是喝杯热茶得好。”

        “我不是叫你——”

        阿娜斯塔怒眉正呵,一转身却现端茶而来的是梁逸,急忙改变态度,轻声致歉:“不好意思梁长官,我——”

        “喝茶,热茶。”

        梁逸不等阿娜斯塔把话说完,强制把茶杯塞进阿娜斯塔手中,“华夏民茶,滋阴养神,舒缓内心。”

        “我……唉……”阿娜斯塔还是把茶杯放在了桌上,偏头继续望向窗外:“他怎么能这么冲动?他难道疯了?”

        梁逸笑道:“他不是告诉过你,他开了挂的么?”

        “什么挂不挂?他这么鲁莽地冲尸潮里?他……他又不是梁长官你!”阿娜斯塔攥紧拳头,质问梁逸:“梁长官,你难道就不伤心么?他很可能已经死了!”

        梁逸眯了眯眼睛,笑道:“他要是真的死了,我把这整辆火车都吃了。”

        “你们……”阿娜斯塔瞪了他一眼,“你们华夏男人都不正常!”

        “琴小姐,你可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华夏男人也有正常的,比如我,”陈亮走了过来,端起桌上那杯渐凉的茶水,一口饮尽,“我了解老秋,他绝不会去做没有把握的事……嗯,他打游戏的时候,老开外挂,这次肯定也不例外。”

        梁逸不想把叶秋体内有抗体的事告诉别人,随口搪塞了几句后,把老韦也叫来一起:

        “今晚的任务还没有结束,车厢上还挂着很多感染体,不要让它们成为最后的意外。”

        4个人都没有浪费时间,带着武器,从第3节车厢开始,依次往后排查清理。

        ……

        am3:37分,梁逸打开第14节车厢,琳娜、希琳、周怡依偎在一起,夜里很平静,她们睡得很安稳。

        梁逸让阿娜斯塔和老韦先带着琳娜三人回去休息,自己和陈亮清理接下来的几节车厢。

        am4:o1分,梁逸和陈亮回到豪华车厢。

        豪华车厢里有暖气,热水,食物,沙椅……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安全感。

        大家都累坏了,也许要睡到明天中午才肯起来。

        梁逸苦涩地笑了笑,他原本还计划动员所有男人清理餐厅里的尸体,看样子今夜怕是不行了,旁人不是他,不知疲倦,守候黑夜。

        “啪。”

        他缓缓点燃一根烟,静静地望着窗外,看样子,短暂的危机已经结束了,但更大的危险何时来临?

        黑夜还是这么美丽,即使它什么也看不见。

        梁逸抽完手中的烟,在古斯的房间里找了一套合身的西装,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返回驾驶室,一边守候漫漫长夜,一边期待黎明的到来。

        ……

        ……

        am8:3o分。

        风和日丽,天气晴朗。

        碧海蓝天,一尘不染。

        广袤无垠的东欧大平原,拥有大自然一切的美。浪漫的人,心旷神怡;现实的人,多愁善感。

        梁逸属后者,他心有悲念:如处子般纯洁褒美的大草原,还能美丽多久呢?

        “哒哒哒!”敲门声。

        “梁先生在吗?”琳娜的声音。

        梁逸叹道:“你认为我在不在?”

        “你说话就是在了,那我进来咯?”琳娜不等梁逸招呼,轻轻推开门,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有一叠面包,一叠荷包蛋,一杯冒着腾腾热气的牛奶。

        牛奶……不知怎的,梁逸一看到牛奶,就忍不住要瞥一眼琳娜的胸。

        “梁先生,眼神不对喔。”

        琳娜走近梁逸身旁,故意勾下身子,一碟,一碟,缓缓地拿下托盘上的牛奶和面包,娇声道:“想不到这辆货车上还有燃气灶,面包是我亲自烤的,荷包蛋是我亲自煎的,牛奶……嘿嘿,没地方能挤啦,是我从冰箱里拿的。”

        梁逸撇了撇嘴,“我觉得你还是用正常的语气说话比较好。”

        “好嘛,好嘛……”琳娜的模样,像极了雨后小春笋,嫩滴滴,娇艳艳。

        梁逸挠了挠肩膀上惊出的鸡皮疙瘩,端着牛奶与面包,屁股往外挪了挪,珍爱生命,远离这只小狐狸精。

        “真好,梁先生是要教我开火车么?还给我腾位置。”

        琳娜一点儿也不客气,对准椅子上腾出来的那点儿空间,一屁股坐了下去,可能是用力太大,蹭到了梁逸的大腿,梁逸浑身一哆嗦,白花花的牛奶洒了一裤子。

        “哎呀,对不起梁先生,我这就帮你擦擦。”

        琳娜浅浅一笑,半跪在地板上,也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只餐巾纸,不分青红皂白就往梁逸大腿上抹去。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

        “我帮你嘛,别害羞,梁长官,我不会乱摸的。”

        琳娜狡黠的目光,妖媚的神情,疯狂在边缘试探的用心,无一不是奔着“惹火”梁逸而去。

        “啪!”

        驾驶室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琳娜!”

        姿势暧昧的男女,地上乳白色的液体,怎叫人不产生误会?

        阿娜斯塔站在门口,呆若木鸡,震惊的神情中,却有一些失落?

        罗斯与陈亮同样站在门口,二人犹豫了几秒,罗斯伸手拉过门把手,笑道:“既然梁长官有事情要忙,那我们过一会儿再来打扰。”

        “不是,你们别误会,是牛奶,不小心打翻的牛奶……”梁逸赶紧举起杯子解释道。

        琳娜站起身,耸了耸肩膀:“嗤……真扫兴。”

        阿娜斯塔拉过琳娜,呵道:“你跟我回去!”

        “回去就回去,用不着你拉我。”琳娜甩开阿娜斯塔,趾高气扬走出驾驶室,留下满屋子的尴尬。

        罗斯推了推金边眼镜,笑道:“呵呵呵……琳娜小姐,真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人啊……”

        梁逸摇头叹息,心里暗暗誓,以后再也不喝牛奶这东西了。他问:“你们找我有事么?”

        罗斯笑道:“没什么,就是来和梁长官打个招呼……梁长官开了一晚上的车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定累坏了,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危险,就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吧?要不然猝死可就不好了,嘿嘿……”他搓了搓手,老狐狸变成了狗腿子。

        陈亮也表示道:“梁长官,东欧平原可大得很呢,老是让你一个人开车也不行,待会儿你教教我,我想这火车也就两条道,开起来应该不难。”

        罗斯质疑道:“陈长官,你行不行哟?”

        陈亮冷声问道:“罗老板,你是在担心我,还是在担心你车厢后的那批货?”

        梁逸舔了舔嘴唇,眨了眨眼睛,陪笑道:“这个,二者皆而有之嘛。”

        “梁长官,你说叶秋他不会有事,可都已经快9点了,怎么还不见他回来?”阿娜斯塔担忧道。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换算了一会儿时间,点头道:“快了,前些时间我一直都在赶度,现在我们停下来等等吧,若不出意外,1个小时之内,他就能赶上来。”

        他缓缓拉下刹车闸,“正好车上还有一些感染者的尸体和动物要处理,口罩、手套,叫大家都去的准备一下……待会儿下车的时候,一定不能掉以轻心,还是那句话,不要在最后时刻让意外生。”

        ……

        am9:oo,列车熄火,停靠在碧海蓝天的东欧大平原上。

        梁逸着急所有人开了个简短的会议,提及注意事项,规划活动范围。随后各就其职,开始忙碌起来。

        梁逸亲自动手,杀死所有奇珍异兽,其他男人负责把感染者的尸体搬下列车,女人负责清洗车厢,整理矿工的旧衣物……尸体和珍禽都携带致命的x病毒,为防止感染生态,全部通过焚烧来毁尸灭迹。

        am9:47分,东欧大平原上燃起了熊熊烈火,滚滚黑烟,焚尸的恶臭令人作呕。

        “梁长官,你确定病毒不会通过烟雾传染么?”阿娜斯塔捂住口鼻问道。

        梁逸摇了摇头:“不会,高温能杀死x病毒,但为了以防万一,等会儿我们再挖个坑,把骨灰埋了。”

        “梁长官,叶秋……他怎么还不回来?”周怡踮起脚,望穿来时的轨迹,紧张得小脸儿紧绷。

        阿娜斯塔叹气道:“这都怪我跑的时候太匆忙,把安吉落在房间里,唉……”

        梁逸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你们为什么会把货车弃置在路边?如果不是我阴差阳错抢占了火车,也许我们都无法离开喀什尔那个地狱。”

        “我们遇到的事情可不少呢,”阿娜斯塔瞧了一眼身旁不远,正举着望远镜眺望远方的老韦,缓缓讲述道:

        “我们从加油站离开后,当天晚上就到了喀什尔最北部。如你所见,这个地方的晚上就是人间地狱,被感染的飞禽走兽无处不在,它们不像感染者那样愚钝,甚至还保留了敏锐的嗅觉,”

        “前半夜我们躲在车里不出声,以为今晚不会再有危险,便安然熟睡过去,可谁知到了后半夜,车身突然猛烈摇晃,我透过缝隙查看,外面全是红着眼睛的野兽,实在太吓人了……”

        阿娜斯塔倒吸一口凉气,稍稍平复了一些心情后,继续道:

        “叶秋见势不对,直接开车硬闯,好在货车力量大,又有陈亮在一旁帮忙清理,第一次突围有惊无险。但那帮野兽穷追不舍,奔跑的度丝毫不逊色货车……就这样,我们与野兽展开了将近2个小时的角逐,野兽只增不减,不知疲倦,货车油量告急,动力不足,”

        “就在货车即将被兽潮吞没的时候,老韦突然开着一辆劳斯莱斯出现。老韦真是个厉害的角色,不仅枪法精准,还有手雷,火箭弹,炸药,机枪……在老韦和安吉的帮助下,货车有幸第二次突围成功,野兽们也都被重武器赶跑,那时天也渐渐地亮了起来,呼……真是很惊险呐,梁长官!”

        阿娜斯塔抢过梁逸手里的香烟,深深地吸了两大口,吞云吐雾的模样,一点儿也不像是新手。

        梁逸有些愕然。

        “怎么?我16岁就开始抽烟,去年才全部戒掉。”阿娜斯塔把香烟还给梁逸,烟头上沾满了口水,是故意,还是无意?

        梁逸摇了摇头,重新抽出一根点上,笑问道:“你觉得那天的黎明美丽么?”

        阿娜斯塔想了想,摇头笑道:“算不上最美丽的时刻,我还记得和梁长官放火燎原的那天夜里,我们骑着野马看日出——天边有烧红的太阳,天空下着灰色的雪,那才是我心中最美的时刻。”

        “哇?琴,你什么时候还和梁长官做过这么浪漫的事情?你们在朝阳下接吻了吗?”琳娜不知从哪儿窜了出来,隔在梁逸和阿娜斯塔中央,有意还是无意?

        阿娜斯塔皱了皱眉,往外挪开几步,给琳娜让出一个位置,轻微摇头,叹气并解释道:“我和梁长官是好兄弟的那种关系,琳娜你别总是误会了。”

        琳娜似笑非笑,自问自答:“哦?是这样么?难怪你和他一起出现在浴室里,好兄弟一起洗个澡也没什么关系,对吧?当然没关系了。”

        阿娜斯塔沉下脸色,低声呵斥道:“你又在什么疯?”

        “呵呵呵……”琳娜笑得既天真无邪又狡黠诡异,她转了转眼珠子,继续道:“我说的是事实嘛,你让我为你化妆,给你搭配假和穿着,难道不是为了取悦你的好兄弟?”

        阿娜斯塔微微怒:“我也是一个女人,我凭什么不能拥有这些东西?”

        琳娜伴着脸:“你终于承认了?”

        “什么承认不承认的?你到底想表达什么?”阿娜斯塔不耐其烦,拉着梁逸就往火车上走去,“梁长官,我们换个地方说。”

        琳娜呆愣地看着姐姐拉着梁逸离开,突然脸色一狠,冲上去拽住梁逸另一只手,使劲儿地往回拉扯:“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还换个地方说?我也要听,就在这里说!”

        “琳娜,你别无理取闹!”阿娜斯塔使劲儿拉回梁逸,从一开始对妹妹的谦让,变成了自私占有的倔强。    “梁先生是我的!”琳娜不再矜持自己的想法,大声冲阿娜斯塔宣告。    阿娜斯塔突然一愣,瞧着自己相依为命的妹妹,心一软,手一滑,松开了梁逸的手。对你的疼爱是手放开?她眼神中有些无奈,有些苦涩,当姐姐的,怎没好跟妹妹抢东西?    “你们……把我拉来拉去,有没有顾及一下我的感受?”梁逸苦笑着,轻轻抽出手,对着左右两个金大美人儿,打起圆场:“你们该不会是在争风吃醋吧?”    旁人哪个看不出来她们在争抢男人?都静静地在一旁看戏。一些事,不说,解决不了问题,说出来,问题自然而然就会解决。    琳娜最先脸红,面对众人投来的目光,自尊心强大的她以为这是在对自己的嘲笑,她跺了跺脚,捂着害羞的脸蛋儿,往火车上跑去。    小胖子维金一看这金美女需要安慰,以为自己的机会就要来了,就要舔着脸上去献殷勤,梁逸一把拽住他,摇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去自讨没趣,万一被阉了,划不来。”    小胖子胯下一哆嗦:“阉……阉?”    “唉……让大家看笑话了,琳娜从小就是这种性格,”阿娜斯塔复杂地看向梁逸,万种情愫不知怎么开口,“我去看看琳娜,我怕她会伤害自己……”说完,转身跑向火车。    “嘿嘿,真是越漂亮的女人越奇怪呢,”罗斯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梁长官还真是艳福不浅呐……”    梁逸斜眼一笑,打趣道:“罗老板的女儿有她们漂亮么?我的眼光可是很高的。”    罗斯拍胸口保证道:“绝对要比她们漂亮,包梁长官满意!”    小胖子也竖起大拇指:“堂姐是整个艾尔市最美的女人,梁长官你可有福咯。”

        梁逸道:“期待。”

        “梁长官,你快看那边!是不是叶秋他们回来了!”周怡突然指着大后方,一个渐行渐近的黑色小点儿,激动道。

        “是我的劳斯莱斯!”老韦透过望远镜瞧得清清楚楚,“是叶警官在开车,他没事!”

        劳斯莱斯在众人面前停下,叶秋带着少年安吉,凯旋而归。

        “师傅!”安吉带着哭腔,扑向老韦。

        “叶秋!”周怡带着泪花儿,扑向叶秋。

        “哎哎哎,小心了,我身上全是污血,等我洗个澡之后再抱行不行?”叶秋摁住周怡的胸口,推开前还不往轻轻地捏了两把。

        其她姑娘也有不比周怡差的热情,一股脑地涌上来,簇拥着叶秋,欢迎英雄归来。

        周怡挨不过中亚女人的强壮身体,竟一点儿一点儿地挤出人堆。他冷冷一笑,报肩盯着叶秋:“哼,这些都是你的小情人?你吃得消么?”

        叶秋挠了挠头,解释道:“误会,误会了啊,这些都是我的主顾,我救了她们的命,以身相许嘛……”

        “那你和她们玩儿去吧,再见!”周怡扬起下巴,狠狠地瞪了一眼叶秋,转身就要离开。

        “哎哎哎,你别走啊,我不喜欢中亚女人,”叶秋冲出人群,抓住周怡的手,深情道:“你知道么?我今天差点儿就回不来了,但一想到还有你在等我,我咬紧牙关,爬出死人堆!”

        “真的?”周怡鼻子酸。

        叶秋保证道:“千真万确!”

        “我信你个大头鬼!你以为我是这些中亚小妞儿?这么好骗?”周怡狠狠地在叶秋脚背上踩了几脚,撒手离去。

        叶秋原地傻笑,知道这事急不来,也知道这个女人已是囊中之物。

        梁逸见叶秋终于得空,递过一支烟,问道:“叶秋,情况如何了?”

        叶秋摇了摇头,接过香烟点燃,悲叹道:“也就那样吧,反正喀什尔是彻底沦为人间地狱,啧啧……那地方这辈子打死我都不想去了,简直比华南还要让人恐慌,特别是那些飞禽走兽,要不是Ro11s车身坚固,安吉这小子铁定回不来。”

        从大格局上来开,喀什尔沦陷,整个西北地区的现代文明彻底结束,再加上最先爆疫情的华南市,华夏2/5已无净土!

        疫情将持续蔓延,病毒多渠道扩散,若欧联邦接不住招,那么下一个沦陷的地方必然就是东欧。

        “对了梁长官,有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今早我们正准备出的时候,一架私人飞机从西欧那边儿飞过来,看它航线,好像是圣城方向。”

        菲茨的死,肯定会引起夜族的重视,梁逸并没有对此感到意外,只是好奇,飞机里的人会是谁?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