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在尘埃中消亡

第一百三十二章 在尘埃中消亡

        梁逸走出房间时,顿时觉得一身轻松,危险的任务终以顺利完成而收尾,无人之境的秘密,默克伯爵的野心,都不再是一头雾水。

        一步登天的真相反而不可信,查究一切最好循序渐进。

        “冯小姐,你等着梁先生,就来了。”

        梁逸握紧拳头,昨夜一梦,对这个女人的思念又加重了几分,他都已经做到这么多女人投怀送抱都不要的地步,奢求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回到身边又怎么了?这要求不过分,真的真的不过分。

        冯小艺作为一个女人的确很普通,但作为一个联合国高级搜查官的爱人,身份与价值就完全不同了。

        这些事情梁逸心里都懂,但他一点儿也不怕,联合国高级手搜查官,单凭这“高级”两个字,拥有一个女人,保护一个女人,救回一个女人,岂是什么难事?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am8:01分,忙碌的一天即将开始,新一轮挑战也即将到来。

        圣城十有八九是沦陷了,再待在这里只会多添麻烦,垂直机场里停着武装直升机,若有幸搞到一架,飞出圣城,与叶秋回合,以及返回乌鸡镇接走周怡,都将是巨大的便捷。

        一想到这儿,梁逸加快步伐,顺着楼梯往下走,“咚咚咚……”突然一阵细微的敲门声从洋楼外传来。

        有人在敲门?

        “咚,咚,咚……”不像是用手指关节敲在木门上的发出的声响,更像是在轻微的撞门。小洋楼安装得有电子门铃,如果有心找人的话,早就已经“叮咚叮咚”。

        谁在门外?

        梁逸放轻脚步,警惕来到大门前,通过猫眼往门外瞧——一张扭曲到变形的,鲜血淋漓的大脸盘,赫然出现在猫眼外!

        感染者。

        梁逸开门,一剑从门缝中刺出,切断感染者的脊椎,一具身穿迷彩军装的感染者尸体扑趴在脚下。

        感染士兵都跑进庄园了,军事基地估计也凶多吉少,至于圣城……怕是早已遍地群尸。

        梁逸走出小洋楼,优美恬静的花园中有几只蝴蝶,几个感染士兵正在扑抓蝴蝶,身体里有罪恶的种子,动作却像极了孩子。

        有心之举也好,无心之举也罢,梁逸没有去打扰这几个,既天真又可怜的感染者。轻叹一口气,摸了摸身旁的兰博基尼,无奈道:“如果不是你的声音太大,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

        梁逸提剑走直接向机场。

        ……

        军事基地中,遍地弹壳,弃甲丢盔,车辙慌乱,由此可见,魔鬼组织的大势已去矣。

        基地中感染士兵并不多,想来大部分组织成员昨夜都被动员到圣城行动,零星几个被感染的,全都成了梁逸的刀下亡魂。

        垂直机场上刚好停着一架武装直升机。

        梁逸走进机场,才发现机身下耷拉着半截尸体,下半身,用肚肠连接着,场面极度血腥,剩下的上半截坐在驾驶舱内,双手紧紧握着操纵杆,他还是不够幸运,没能坐飞机逃离,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倒霉,才成就了梁逸的方便。

        梁逸把飞行员拖下飞机,并帮他将尸体拼好,在这场瘟疫中,死后能“留个全尸”已算是一种极好的待遇。

        梁逸又把机油与弹药检查了一遍,确认无碍后,坐上驾驶舱,一顿熟悉的操作,发动机震耳轰鸣,五片螺旋桨飞速转动,轻轻一拉杆,机身就窜离了地面。

        “好家伙!”

        梁逸赞不绝口,这辆武直宛如一头澜沧猛兽,不论是叶片,动力,续航,武装……各项机能都要比民用高出好几个档次,乃大国杀器,战场绞肉机!

        “突突突!”

        梁逸试着按下操纵杆上的一处红色按钮,悬挂在机身下的加特林机关枪顷刻间就喷出一条火舌,机屏上弹量表显示2904,这半秒钟不到,两把机载加特林竟射出近百发子弹,这谁扛得住?

        “科技时代,果然不同了……”

        梁逸苦笑着,安慰似的轻抚着一眼身旁的华夏之赞,如今再快的86也追不上坐奔驰的女孩、再快的刀剑也难以抵挡科技杀器。

        梁逸不敢再乱按开关,机身左右各安装了4发空对地、空对空导弹,这可不是小时候玩的鞭炮,一不小心发出去了,可是不得了的。

        梁逸驾驶直升机,飞往角斗场。

        军事基地与角斗场间隔不过3-4公里,病毒从角斗场泄露,军事基地就成了传播的第一顺位,飞行一路可见:遗弃在公路上的几辆军用货车,感染者尸体,士兵被啃得不成样子的残害,活生生的感染者却没见着几个。

        am8:21分,夏至将至,太阳的热情只增不减,随着温度的升高,感染者避免身体加速腐化,一定会找个阴凉处避暑……方圆十里,能遮阴的地方也只有军事基地与角斗场,梁逸打军事基地出来就没瞧见几个感染者,如此,大概可以确定,角斗场就是感染者的巢穴。

        梁逸寻思着,反正武直上有几发导弹,不用也是浪费,用来消灭这些怪物,亦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哩……可悲之事,圣城里已经没有平民百姓了。

        梁逸把武直低空飞行,绕着角斗场先视察了一番情况,角斗场前后大门外加紧急通道总共有6个出口,其中5个被锁死,剩一个大门被抓得稀巴烂……夜族为了防止病毒扩散,第一时间就封死了所有出口,角斗场里看客何止万数?感染者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很快角斗场就变成了一座血色炼狱,数万感染者带着愤怒一起破门而出,先惩罚军事基地,再惩罚整座圣城。

        直升机的轰鸣很快就将沉睡在角斗场里的夜鬼吵醒,尸潮涌出大门,靓丽光鲜的富人都变成了褴褛衣衫的乞丐,它们冲直升飞机张牙舞爪,疯狂咆哮,但无可奈何。

        梁逸将飞机悬停,找准一个合适的角度,第一发空对地导弹,“轰隆!”尸潮中炸开一朵血花儿,“吧唧!”一滩肉泥砸在挡风玻璃上;第二发空对地导弹,狠狠砸在角斗场大门上,“轰隆隆!”“哗啦啦……”大门被炸得稀碎,支撑的梁柱轰然坍塌,角斗场本来就被c10炸得摇摇欲坠,再经导弹重击,小梁,大梁,小柱,大柱,接二连三地断裂、崩塌!

        角斗场,感染者,连同发生在这座建筑中的一切罪恶,很快便全部死在了坍塌的尘埃中。

        梁逸调转机翼,正要往圣城前进,突然“吧唧”一声,一只小麻雀儿撞死在挡风玻璃前。

        麻雀娇小的身躯已被撞烂,一双血红色的鸟瞳犹自狰狞。

        它被感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