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圣城十二时辰(五)

第一百一十七章 圣城十二时辰(五)

        女人说:“这辆suv计划今天下午就运走的,所以我们对它大肆修理了一遍,毛病可不少呢。”

        梁逸拿出500元钞票塞给女人:“够不够?”

        女人微微一愣,正想开口说什么,梁逸与叶秋早已驾车远去。

        ……

        交战的喧嚣,把生活在垃圾堆的群众都吸引了来,各个手持枪械,表情严肃,看似来者不善。

        “梁长官,这下咋办?”叶秋挠了挠头,对面的武装力量可不小,一百来号人。

        “没关系,我会摆平。”

        梁逸直接下车,大大方方地走向贫民,露出一个和蔼可亲的微笑,用本地话高声道:“乡亲父老们,巴伦与巴桑这两个恶霸已经被我们解决,现在!这座汽车厂里的所有东西,包括他们保险柜里的钞票,统统都是你们的了!”

        仅凭一句话,紧张的气氛瞬间得以释缓,贫民们哪儿还顾得上和这两个外来人较劲儿?争先恐后冲进汽车厂,免不了一场大肆收刮!

        “叶秋你开suv,我开rolls,咱们抓紧下一站。”

        梁逸坐上rolls,在少年安吉的指引下,往贫民窟深处驶去。

        ……

        贫民窟深处,肮脏与混乱的聚集地,人们生活不检点,拉屎撒尿即兴而至,道路常年泥泞湿润,各色垃圾发霉腐烂,老鼠过街肆意横行……这实在不是个人呆的地方。

        “臭小子,再乱拉屎,弹你小鸡.鸡了哟!”叶秋打趣地冲街边一个正在方便的小男孩呵道。

        小男孩七八岁,长期营养不良,使得他骨瘦如柴,皮肤黝黑,个儿高不如三岁小儿。他不知道是被行驶来的铁壳子吓坏了,还是叶秋的呵声惊扰了他,提起裤子,连屁股都没擦就往街边跑去。

        “哈哈,小萝卜头,叔叔跟你开玩笑嘞!”

        suv里刚好剩下几包饼干,叶秋一并扔给了“小萝卜头”……这不扔不知道,一扔吓一跳,其他孩子见有好处得,纷纷跑出屋子,聚集在车门口,长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伸手索要。

        “没了,没有了……得得得,我给你们钱!啥?钱都不要?拿去擦屁股都不要?”

        叶秋握着一叠钞票,硬是没给发出去,孩子们是饿了,需要的是水和食物,货币得不到流通,擦屁股都嫌硬。

        “梁长官,救命啊!”叶秋提着嗓子冲前车求助。

        梁逸把手伸出车窗摆了摆,示意自己惹的祸自己想办法解决。少年安吉趴在车窗上,冲叶秋招呼道:“叶大人,您往左边开,那里有一家小商店,不过东西很贵喔!”

        叶秋挑了挑眉毛,孩子们水汪汪的大眼睛彻底把他感动到了,“身为华南市模范警察,我有义务下乡慰问,”他开门下车,高声招呼:“四里八乡的街坊邻里听好了,华南市火车西站第一警察厅的警员叶秋,特来乡里送温暖、体察有关2020年脱贫问题!请记住,喀什尔是华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们都是华夏公民,祖国与你们同在……肚子饿的全都跟我来,今中午,管饱!”

        贫民四面八方涌来,叶秋的身影很快就埋没在了群众的簇拥下。

        ……

        “梁大人,师傅他就住在前面,师傅是个倔老头,你千万不要为难他呀。”

        安吉抬手指向正前方,一个安静的篱笆小院儿。篱笆墙有两米高,墙上还镶得有玻璃片,小院儿里搭得有菜棚,种得有老树,几间干净又秀气的茅草屋……这样一座独立的居院,在贫民窟中已然是“别墅”般存在。

        “梁大人,师傅的住所已经带到,您还需要什么帮助吧?”安吉张着大眼睛问梁逸。

        梁逸挑眉:“你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去做?”

        安吉挠了挠头:“师傅很苛刻,没完成任务就不给饭吃,正好叶大人不是送温暖么,我……我也想去管个饱,嘻嘻!”

        梁逸点了点头。

        安吉下了车,飞一般地往街尾跑去。

        梁逸把车直接开进了小院儿,并没有直接下车,而是等待屋子里的主人家来迎接,贵客临门就该保持贵客应有的姿态,否则买不到好东西,他默默点燃一根烟,静静等待着。

        3分钟后,茅草屋大门才被人打开,一个大胡子的老人站在门口,脸上红通通,一双淡蓝色的眼睛炯炯发光,他迈开步子想出门,但仅仅半步又收了回去,皱眉望着车里的梁逸,也许他认为来者不善,所以自己的脸色也不算待见。

        “我要买炸药,”梁逸直接开门见山,“烈性炸药。”

        老人愣了愣,沉声道:“那玩意儿可不便宜。”

        梁逸嘴角微微一翘:“这说明,你有那不便宜的玩意儿?”他开门下车。

        能搞军火买卖的,哪个不是老江湖?老人长吁一口气,脸上的一切谨慎全都释然,既然是买不便宜的货,那就是贵客了,他露出一抹诚信的笑,问道:“我这里有很多款炸药,都是顶尖货色,不知先生要哪一种?”

        梁逸道:“先介绍介绍。”

        老人道:“既然先生是要买烈性炸药,那就我介绍的通俗易懂的,开山裂石,建筑爆破,杀人放火,大概有这么三类,烈性从高往下排……当然了,您也该知道,烈性与质量是成正比,质量又与钞票成正比。”

        梁逸抿了抿嘴,炸药总不能太烈,否则会把感染者一并炸碎,道:“我要建筑爆破类的,杀伤范围半个足球场,你估算一下多少钱?”

        老人邀请道:“先生不急,请随屋里喝杯酒水?我亲自酿的烈酒。”

        “可以。”

        梁逸点点头,跟着老人走进茅草屋。

        小隐隐于世,大隐隐于野。老人算不上隐士,但一定追求着某种东西,也许正是这种东西,才让他放弃入住高档社区,隐居在贫民窟。

        茅屋外饰破旧,内饰却简约别致,皮革沙发,建木小窗,一口壁炉,一种浓浓的欧罗风情。桌上有半瓶开封的洋酒,杯子空空如也,老人为梁逸倒了一杯酒。

        “小居简陋,先生别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