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 亲密又疏远

第九十八章 亲密又疏远

        “哗啦啦……”

        喷头浇洒梁逸全身,将污垢与疲惫洗去,手机播放的悠扬歌声回荡在整个浴室。

        梁逸闭着眼,任由冷水铺面。刺骨冰凉的感觉,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在松懈的同时不要忘记自己的使命,不要忘记脑海中的那个女人。

        梁逸实在搞不懂,以自己的人生经历,忘记一个女人应该不难……可偏偏这一次,他想把冯小艺暂时掩藏于记忆中都很吃力。

        凿以写龙,勾以写龙,思念一个人,触景生情大概是最高境界。

        “梁长官?”

        阿娜斯塔的声音。

        公共浴室充满水渍,活人只有梁逸一个,男人也只有梁逸一个。

        梁逸赤裸着身躯,他并不强壮,但很矫健,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阿娜斯塔只穿了一套内衣,捧着个小盆子,在浴室门口迟疑了一会儿,也没征求梁逸的同意,直直走了进来。她也要来洗澡,显然她是故意的。

        梁逸有些意外,他并不喜欢阿娜斯塔,即使有人问起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对于不喜欢的女人,他也不会太过介意,更何况阿娜斯塔也不像女人……不过她始终是女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始终说不过去。

        他轻叹:“你也许该等我洗完再进来,”他就要关闭喷头,谁知阿娜斯塔却轻轻按住他的手,告知道:“琳娜派保镖守住了地下室,她想囚禁我们,而且梁长官不是想知道一些事么?我怕人多眼杂,就来浴室与你单独见面。”

        梁逸眯了眯眼睛,这不是一个好理由,但也能勉强接受,于是乎把手从开关上收了回去。

        阿娜斯塔见梁逸默认态度,自叹一声,放下盆子,打开就近的喷头开关,缓缓道:“这个天气洗冷水澡的话容易感冒的……指针往左边是热水,往右边是冷水,温度可以调节。”

        “哗哗哗……”一股腾腾热水喷出,浓郁的水汽很快就占据了大半个浴室,缥缈如仙境。

        梁逸偏过头,不敢看那仙境中的“仙子”,他始终是个男人,若不慎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出格之事,亦是终身大事。

        “梁长官你别害羞,我穿着衣服呢,呵呵呵……”阿娜斯塔攥起拳头,轻轻地锤了锤梁逸的肩膀,示意自己并不在意。

        梁逸摇了摇头,还是把喷头关闭,三两下穿好衣服,关上浴室的大门,点燃一根烟,静静靠着墙壁,道:“你还是说正事吧,那个叫做‘莫德’的男人是谁?”

        阿娜斯塔不再卖关子,开口讲述道:“莫德是大将军的副官,稳坐组织内第二把交椅。如你说见,他荒.淫无道,生性残暴,有着非常严重的洁癖。”

        梁逸问道:“我该怎么找到他?”

        阿娜斯塔道:“莫德崇尚暴力和血腥,经常出没于角斗场,有时他还亲自以角斗士的身份制造杀戮,你或许能在那里见到他,”她疑惑中担忧,叹道:“莫德就是个刽子手,梁长官为什么要去找他?”

        梁逸吞吐的烟雾再给水汽加添加了一抹神秘。他轻轻吐出两个字:“有事。”

        阿娜斯塔沉默了一会儿,声音渐冷:“现在我已按住吩咐把你带到了圣城,你还不肯告诉我目的?你还是不相信我?”

        女人生性多疑,梁逸倒也不怪,只回答:“你是否记得我和你承诺过的话?最终我们会安全离开。难道有这句话你还觉得不够?”

        阿娜斯塔大声道:“可我想做点什么!”

        梁逸平静道:“那就管好你的妹妹。”

        “妹妹?”阿娜斯塔忽而变得悲伤,世上仅剩的亲人,当然是她最大的软肋,“对不起梁长官,是我激动了。”她平静后释然,释然后又选择了道歉。

        梁逸轻叹:“说实在,接下来的计划我心里没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但我可以拿生命保证,大将军会死,圣城会毁灭,你们会安全离开。”

        梁逸就是这么自信,自信得让每个人都愿意相信。

        “那我有什么能帮忙的么?”阿娜斯塔问道。

        梁逸问道:“你可知圣城的角斗场一般几点开放?”

        阿娜斯塔道:“圣城富人区的活动,绝大多数都在晚上,入夜后角斗场和富人区都会灯火阑珊。”

        梁逸微微皱眉,大将军是夜鬼的身份落实,可他是什么等级,有多少喽啰还并不清楚……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若不是时间不允许,他一定会停上一段时间,摸清楚魔鬼组织的底细在行动。

        梁逸掏出手机,瞧了一眼时间,pm16:58分,距离天黑还有3个小时。他道:“今晚我要去角斗场看看,待会儿你帮我找一辆车,再准备一些现金,最好再安排一个向导。”

        阿娜斯塔苦笑:“梁长官这些要求可真是难到我了,庄园里任何事都要经过琳娜同意,你认为她会将就我们么?”

        “那我亲自去找她好了。”

        梁逸扔掉烟头,转身就要走出浴室。

        “梁长官你等等!”

        阿娜斯塔叫住梁逸,赶紧把喷头关闭,衣服也没来得及穿就往浴室外跑:“这种事情不需要麻烦梁长官,我去找琳娜,她一定会听话的……”她还是担心梁逸会辣手摧花。

        谁知,阿娜斯塔刚一打开浴室门,琳娜赫然出现在门口,嫩白的脸蛋儿,委屈得泛红的眼眶。

        “琳娜?你怎么——”

        “琴,你竟然,你竟然……我再也不理你了!”

        琳娜的目光来回打量浴室中的孤男寡女,悲伤,憎恨,悲伤,憎恨……最终眼泪夺眶而出,转身逃离!

        “琳娜!”

        阿娜斯塔也顾不得那么多,撒腿便追了上去。

        世上唯一的亲姐姐有了男人,妹妹无法接受……大概就是这种亲密又疏远的感觉。

        梁逸心中不由生出一丝怜悯,特别是对于琳娜,从她的衣着,举止,谈吐,都可以感觉得出其内心所保留的那份对爱的纯真,可惜,可怜,可悲,过往的悲痛迫使她心理产生了扭曲,一颗心承载两种人格,面对男人时残忍,面对女人时温柔。

        “唉……”

        梁逸悠悠一声叹,再点一根香烟,缓步走出浴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