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反装甲狙击步枪

第九十二章 反装甲狙击步枪

        桥尾的据点空荡荡,守桥小队丢盔弃甲,武器装备都没来得及收拾,这也给梁逸留下了不小福利。

        Am4:37分,短暂的休息以及食物和弹药的补充,由梁逸开车,三人再次踏上去圣城的路。

        车载音乐柔缓,歌手声音甜美,在寂静空灵的黑夜中,叶秋和阿娜斯塔渐入佳境,这个点儿的确最让人疲乏,他们再次入眠。

        梁逸还是那个老样子,一手托着腮,一手握住方向盘,时不时撇向东方地平线,时不时撇向漆黑的夜空。

        期盼黎明和享受黑夜在梁逸心中一点也不冲突。

        “咕咕咕……”一群乌鸦从头顶飞过。比不上秃鹫叫声的尖酸刻薄,声音很脆,很轻,也很丧。

        乌鸦总是不详的征兆,它们成群结队往西北,不知是迁徙还是觅食,希望是迁徙,但也绝对存在觅食。

        梁逸很清楚地明白这场灾难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他没有办法杀死空中所有的鸟类,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赶在喀什尔沦陷之前,到圣城去找“大将军”问清楚“蛮荒者”和“无人之境”的关系。

        从下火车到现在,时间过去得真不算久,具体时间他不曾去算,但绝对不到一个月,没日没夜,不知疲劳的行动,只为寻找一个真相。

        关于这个真相,前期的梁逸是狂热的,粉碎夜族的阴谋,守护人族的文明,多么伟大的壮举?可这一路来,不堪入目的人性考验实在太多太多——末世中好人多,坏人更多,想让好人变坏很容易,但想让坏人变好却太难,太难了。

        凭什么?他哪儿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教育坏人重归于好?杀了直截了当,不失爽快。

        梁逸如果自私,一定能在末世中成为皇帝,可惜生而淡泊名利,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对于他而言,活着不是问题,享受不是追求,拯救原本是目标,到现在只“争”两个字,尽量。

        音乐不知不觉又播放到了冯小艺翻唱的《my    love》,在优美悦耳的歌声中,梁逸能清晰感觉到那句“my    love”就是在呼唤自己!

        梁逸恍然大悟,随后又坚定满满,今后的目标就是拯救冯小艺!

        无私奉献了几千年,凭什么就不能让他自私一回?

        他一脚油门到底,争分夺秒。

        小艺,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

        ……

        ……

        “啊……good    money        梁长官,阿娜斯塔!”叶秋伸了个懒腰,骨骼“咯咯咯”作响,“好久都没睡过席梦思大床了,这车垫子把我腰间盘都搞突出了。梁长官,咋们啥时候才能到文明世界啊~”

        阿娜斯塔揉了揉眼睛,提示道:“是good    才对吧?还good    money,你掉钱眼里了?”

        叶秋一声冷笑,傲然道:“我掉钱眼里?呵……我的军饷要是说出来吓死你!”

        “笑话,你一个小警察能有多高?”阿娜斯塔不禁露出一丝傲色,“要说薪水,大将军给的福利可真不少,前前后后加起来一年也有个10来万美刀。”

        “哧!10万块就敢跟我俩比了?是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叶秋点燃一根清晨烟,下巴就差没翘上天,“梁长官,你告诉他,我的军饷是多少?”

        梁逸道:“10万美的确不多,我给叶秋的工资是一年50万美。”

        阿娜斯塔明显震惊,可又不愿表露,斜眼望着叶秋,冷冷吐出几个字:“有命赚,没命花。”

        “你咒我!”叶秋怒道。

        “我要揍你直接就上手了,我……”阿娜斯塔轻叹一声,“我是说我自己,有命赚,没命花。”

        叶秋撇了撇嘴:“这破地儿,去哪儿花钱。”

        梁逸道:“所以这些组织成员大部分都在吃喝嫖赌抽,除此之外,找不到别的消遣。”

        叶秋瞥了一眼阿娜斯塔,问道:“据我了解,你吃喝嫖赌抽都不干,忒没意思了。”

        阿娜斯塔冷冷地望着车窗外不断倒映的画面,广袤无垠的荒原,充满仇恨和痛苦的心:“如果不是家破人亡,谁又愿意来这里流浪?”

        “还真有!”叶秋舔了舔嘴唇,笑道:“上次我就在网上看到,招聘暑假工雇佣兵,去中亚打仗,两个月30万华夏币,活着回来还有额外的奖励,结果网上就各种神评,中亚全都被华夏雇佣军占据了,打仗都熄火的,哈哈哈……笑死我了,笑得我咪咪痛,略略略……”

        阿娜斯塔厌恶道:“狼心狗肺。”

        叶秋摇头晃脑道:“子曰,苦中作乐,不亦乐乎!”

        ……

        Am7:00,汽车飞速行驶在公路上,喀什尔似乎来了例假,今天没有太阳,阴沉沉天,压抑感十足。

        “注意了,有车队路过。”梁逸轻声提醒,戴上面罩。

        荒无人烟的公路上突然就冒出一条长龙般的车队,七八架赛摩打头阵,三辆武装皮卡随后,落在最后的是三辆载人大货车。

        “真他妈邪门儿!”叶秋赶紧用狙击镜查看,“大概有100多人呢?肯定是针对昨天炸桥展开的军事行动。”

        阿娜斯塔紧张道:“这是伊利小镇的武装部队,我们不能被发现!”

        叶秋看梁逸:“怎么说?”

        梁逸瞥了一眼叶秋手中的M95:“听说你这把枪是反器材武器。”

        叶秋骄傲地抚摸着爱枪,“是啊,穿坦克,轰装甲,打.飞机,1000m之内完全没问题,但是2000过后不仅要考虑温度,风向,连地球自转也要考虑到,我觉得身体强化后各项机能和感觉都有所提高……可以试试。”

        “梁长官,对面可有一个营的武装,就算你们的枪法再准,也不好对付,”阿娜斯塔按住叶秋的枪,冲梁逸一个劲儿地摇头。

        梁逸问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阿娜斯塔道:“南方发生这么严重的灾情,队友的死也可以找到借口,让我来和他们交涉,他们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叶秋坚定否决道:“不行,我们不能让你去冒险!”

        阿娜斯塔咬了咬唇:“我本来就是个罪人,况且你们也需要魔鬼组织的武装部队来遏制病毒传染!”

        “可——”

        “她说得对,就造她说的做!”

        梁逸直接把车辆踩熄,打开车门,招呼叶秋:“走!”率先跳下车,滚入一旁的草丛。

        叶秋咬了咬牙,冲阿娜斯塔保证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在关键时刻救你。”        说完也打开车门跳进草丛。

        阿娜斯塔翻进主驾驶,长呼一口气,整理好心情,若无其事地开车迎上车队。

        2分钟后,来往车辆相遇。

        打头的机车党与阿娜斯塔穿着类似,紧身牛仔裤,带铆钉的黑色夹克,奇形怪状的造型,放荡不羁的性格——

        “嘿!琴队长,你竟然还活着!”

        机车党纷纷停下机车,从他们以为阿娜斯塔已经死了的这一想法上来看,阿娜斯塔独活不会引起太多怀疑。

        阿娜斯塔缓缓摇下车窗,缓缓问道:“有什么行动么?”

        一个机车手道:“圣河大桥遭到怪物侵袭,首领下令全军出击,琴队长,你再随我们一起杀回去呗?”

        阿娜斯塔冷声道:“你们不会想遇到那些怪物,它们凶残嗜血,数量是你们的几千几万倍。”

        机车手不信道:“桥都被炸了,难道它们能长翅膀飞过来。”

        阿娜斯塔冷哼,缓缓摇上车窗:“没事的话我就回去和首领报告情况了。”

        “首领这次亲自出马了,皮卡车上。”

        机车手一句话,让阿娜斯塔刚摇上的车窗又降了下来,她带着沉重的心情,缓缓朝车队后开去。

        车队正数第三辆皮卡,后座坐着一个留着络腮胡的中年男人,男人的脸仿佛月球表面坑坑洼洼,一条刀疤从额头延伸至鼻翼,眼色十分凶狠,阿娜斯塔在他面前只能低头,语气谦卑:“首领,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您……”

        大胡子首领点燃一根雪茄,吧嗒吧嗒几口,不屑看阿娜斯塔,冷声问道:“他们都死了?”

        阿娜斯塔低声致歉:“对不起,那些怪物实在太多……”

        大胡子首领道:“叫你妹妹再多送几个东欧女人过来,上次那一批我玩腻了。”

        “可是——”

        “等我凯旋归来,我要她们全部躺在床上等我,你好自为之。”

        大胡子首领没给阿娜斯塔再多反驳的机会,缓缓摇上车窗,随车队再次启程。

        阿娜斯塔咬牙攥拳,只能含恨目送车队离开。

        10分钟后,车队渐行渐远,叶秋和梁逸才钻出草丛,坐上车。

        叶秋松下一口气:“呼……真是惊险刺激,刚有个小子正对着我撒尿,才那么十公分就滋到我了……不过话说回来,中亚人的鸟也不见得有多大嘛。”

        梁逸瞥了一眼神情紧绷的阿娜斯塔,关心道:“他出口伤害了你么?”

        阿娜斯塔摇头道:“我是替被他伤害的人愤愤不平,这个变态喜欢虐待女人,凡是被他玩弄过的女人,没有一个人能活……”她趴在方向盘上哭泣:“那些女人全都是我为他提供的,我……我真该死!”

        “咿……你别哭啊,怪让人心疼的。”叶秋一时无措,他从没见过这么高大的女人哭。

        “叶秋,这个距离能斩首么?”

        梁逸抬手一指大概1000米外正在大拐弯的车队,速度降慢了不少,击杀概率提高了不少。

        “好家伙,我试试。”

        叶秋兴奋地舔了舔嘴唇,把狙击枪之王M95搭上车窗,一点儿一点儿地调整焦虑,锁定皮卡车里的大胡子首领:“遇上老子,算你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