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信里的消息

第八十九章 信里的消息

        2分钟后,阿娜斯塔押着梁逸,与驶来的皮卡车相遇。

        皮卡车上总共有4个人,一个司机,一个副驾,一个机枪手,一个步枪手。坐在副驾的是个尖嘴猴腮的中年男人,他正叼着烟,用那极为阴损的口气招呼道:“哟,琴队长!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遇见你,你的手下呢?都死光了吗,哈哈哈……”

        车上的所有人都在笑。

        阿娜斯塔紧皱眉头,低声道:“怎么会遇见他。”

        “他是谁?”梁逸轻声问道。

        阿娜斯塔道:“他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守桥小队长,贪婪卑鄙的西蒙。”

        梁逸道:“他长得有点丑。”

        阿娜斯塔道:“你永远猜不透他是如何玩弄女人的,这个肮脏的家伙,比叶秋还要下贱。”

        “喂,琴队长,我在问你话呢?你身前这个华夏男人是谁?”

        叫做“西蒙”尖嘴猴腮的男人开始变得警惕,打开车门跳了下来——之所以是跳了下来,只因他的个子实在不高,1.3m或许还不到。他的小手持着一把长管的左轮.枪,枪口对准阿娜斯塔和梁逸。

        阿娜斯塔掏出梁逸赠予的左轮,抬在腰部的距离,与西蒙互相对峙,冷声道:“他是我的战利品,你管不着。”

        西蒙突然“哈哈”一笑,把左轮放回腰间,“琴队长别紧张,我只是有个坏毛病,一闻到危险气息就忍不住拔枪……但愿那个危险不要是你。”

        阿娜斯塔收起左轮,并没有多在意西蒙嚣张的言语,她全程都在盯着梁逸和梁逸的腕表。这个男人的速度和魄力他清楚得很,即便是在赤手空拳下一样能有办法制服西蒙。

        “琴队长,首领要求你去市区搜集药物,看你这幅落魄的样子,是失败了对么?”西蒙幸灾乐祸,“草原的大火也是你放的?”

        阿娜斯塔冷声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首领的性格我们都清楚,你犯了致命的错误,回去怕是活不成了,”西蒙伸出舌头,贪婪地舔了舔嘴唇,一边绕着梁逸和阿娜斯塔一边打量道:“不如这样,你把这个华夏男人留下,然后我放你一条生路,怎么样?”

        阿娜斯塔冷声道:“这个华夏男人并不值钱。”

        “不,他很值钱,”西蒙走到梁逸跟前,他的个头儿实在太矮,想要看不起谁都挺难。他拽起梁逸的左手,贪婪抚摸着梁逸的腕表,“这款手表我在东欧皮.条.客的手上见过,他告诉我这得价值30万美刀,皮.条.客戴的是假表,但价格一定说得是真话。”

        梁逸似笑非笑:“你觉得我手上的这只表是真是假?”

        西蒙皱了皱眉,显然是被梁逸沉着冷静的态度所惊讶,他冷冷一笑:“是真是假,你脱下来给我鉴别一下不就行了!”话音刚落,他猛然拔出腰间军刀,跳起来就要砍梁逸的手臂!

        梁逸一挑眉梢,这矮子出刀迅速,跳起来的模样又十分滑稽,称之为“人小鬼大”绝不是贬义……把手轻轻一抬,往后倒退两步,轻而易举就躲开了西蒙的军刀。

        “你还敢躲?”

        西蒙怒了,再次挥刀要上,梁逸突然大声:“且慢!你不是要手表么?我脱给你就是了,沾上血,它就不新了。”

        “可我还是要你死!”西蒙面容狰狞,跳得更高,这一次他把刀对准了梁逸的脖子!

        “梁长官小心!”阿娜斯塔惊呼。

        梁逸微微偏头,瞥了一眼腕表——“轰!”m95的子弹永远比声音要先到。

        “吧唧!”西蒙的上半截身子被炸了个稀巴烂!

        “呛!”梁逸反手把剑,一个“平沙落雁”,斩出一道似白月光的剑气,“唰唰!”两颗脑袋从皮卡后厢的机枪手与步枪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脑袋就从脖子上掉了下来!

        还剩下一个司机,被吓懵了的司机。

        “阿娜斯塔,你去解决他。”梁逸指着司机道。

        “我……”阿娜斯塔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杀戮吓得不清。

        “快去!”梁逸命令道。

        “好!”阿娜斯塔咬牙,拔出腰间的军刺,猛冲至皮卡车旁,拽下驾驶座上的司机,手起刀落,见血封喉!

        梁逸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杀了组织成员,这个女人算是彻底入伙了……他抬手冲叶秋比出了个“ok”的手势。

        叶秋扛着狙击枪兴奋地跑了过来,二话不说就开始在四具尸体的衣兜里摸索——“哟!大中华,tmd抽得挺好啊!”他搜出三包香烟,急忙抽出两根,一并点上,猛吸了几大口,才算过足了瘾儿。

        “收拾一下,我们走。”梁逸吩咐道。

        梁逸和叶秋扒下组织成员的衣服穿上,搜出并整理好弹药和武器,把尸体抛进草丛。待一切办妥后,由叶秋开车,梁逸副驾,阿娜斯塔后座。

        调转车头,一路往圣河上游驶去。

        ……

        “梁长官,来一根儿?”叶秋点燃香烟,亲手递到梁逸嘴边。

        “车上原来还可以充电……”梁逸高兴地含过烟嘴,眼睛就没离开过手机屏幕,有了充电的续航,他再也不用担心手机会突然关机,也可肆无忌惮地浏览照片。

        “我说梁长官,翻来覆去就这么几张照片,你不会觉得腻么?”叶秋叼着烟,时不时地斜向手机屏幕。

        梁逸笑道:“心中有乐,不觉乏味。”

        叶秋问道:“冯小姐不是有联信号么?都有缓存的,你打开看看呗,没准儿还能发现情敌呢,”他又笑了笑,“不是我说,冯小姐这样的女孩子,渣男最爱。”

        “是么?”梁逸在应用app找到“联信”,单击打开,一条红标提示“网络不给力,请检查网络设置”,但联信中的头像、聊天记录都清晰显示。梁逸有些迟疑:“这算不算窥探别人隐私?”

        “靠,你们连床都上过了,还怕什么隐私?放心浏览,反正无网络连接,你也看不到太多信息的,”叶秋说着,又提醒道:“你别把聊天记录删了啊,删了可就永远看不到了,左滑是选项,有置顶,标记,删除。”

        梁逸深吸一口气,未经人同意就擅自启封信件,是有些缺德。如果要在道德与好奇心之间做选择,相信大多数人都会忍不住满足后者……自给自足的理由让他不再拘束,开始从对话列表中挨个儿浏览起来:

        置顶在第一顺位的对话框是爸爸,妈妈,弟弟的组群。孝顺的孩子永远都会把家人放在第一位,对话背景都是他们一家四口的全家福。

        “这是什么东西?”梁逸把聊天对话框里的“波浪符号”指给叶秋看。

        “这个啊,是语音功能。现在人都懒得打字,基本上都用语音了,”叶秋又指着“电话”的图标解释道:“这个是视频和语音通话。冯小姐看来经常性和他爸爸通话,都有记录呢,你看,这儿有,2019年12月17日,2019年12月23日……基本上一星期两通,你不是说冯小姐先前在国外工作嘛,长途电话可比语音流量贵多了。”

        梁逸试着点开一个语音,“滴”一声响,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传出:“小艺,国外降温了没?要记得多穿衣服啊,我和你妈都把袄子穿上啦……”

        “知道了爸,我们这儿11月都就下雪了,好冷唷,我都不敢出门……我去给你们拍窗户上的冰花儿。”

        冯小艺的语音播放完,往下翻是两张图片,一张是窗外的雪景,一张是穿着卡通睡衣的冯小艺自拍,雪景很美,她更美。

        “滴”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播放:“丫头,别老待在家里,多出去走走,对身体好……对了,你今年啥时候回来?你二姑婆家有个男孩子妈看了很对眼。”

        接着一张戴着眼镜的,斯斯文文的男孩子照片出现在语音条下面。

        “哎呀妈~我还小呢,再说这一看就是个书呆子,我不喜欢这种……”

        “    你别光看人家斯文,在市政局里工作呢,家里条件也不错,我都和你二姑谈妥了,今年回家了挑个时间,你们俩见一面。”

        “妈,你有这个闲功夫还不如多操心弟弟……对了,这个月他没在学校犯事吧?”

        “别提了,这兔崽子,上星期和女同学拉拉扯扯抓了个正着!要不是校领导有你爸几个老同学,这次非得记个大过……我这心脏病都快给他气出来了!”

        “你们等会儿,我打电话骂他去!”

        “小泽住校呢,这会儿该睡了吧,你别打扰他了,一天体训也累。”

        “爸妈,你们还敢让他住校,那不得翻天么?”

        “姐,你啥时候再给我买双跑鞋,上回那双穿坏了。”

        “臭小子,你手机又没交!”

        “溜了溜了……姐,你要记得哟!”

        ……

        梁逸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这一家四口的温馨,他不由会想,如果自己作为第五个人融入这个家庭会是个怎样的情景?

        最佳女婿,最佳姐夫,最佳丈夫?

        可现实终究是要面对的,冯爸冯妈入土归西,冯天泽凶多吉少,冯小艺下落不明……这个家俨然已经支离破碎。

        梁逸轻轻关闭屏幕,这封“家书”如果继续看下去只会叫人心疼。他猛吸一口香烟,在吞云吐雾中,窗外的倒映逐渐模糊,傍晚的天色更加阴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