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灰色的雪

第八十七章 灰色的雪

        对于野马群来说,造访的人类只不过是逃亡路上的一员,就算被骑在身下也没起什么厌恶姿态。这个点儿,就算是畜生们也该知道,逃命最要紧。

        野马自然野性十足,奔跑如追风,速度不下60km/h,它们只用了3分钟就把追赶的尸潮远远甩在了身后。

        am3:37分,从上马开始计算,野马已驰骋了一个多小时,再厉害的跑步健将也有力竭体衰的时候,马群的速度愈降俞低,直至变作踱步。

        燎原的火光堪比日出的黎明,映亮了整条地平线,同时也为叶秋的侦查提供了大区域视野。

        “危险暂时解除。”叶秋盖上狙击镜,正准备把枪背上,就在这时,马儿突然一声长嘶,前掌猛扬,呈一个“背摔”姿势把叶秋给抖了下去——

        “哎哟!”叶秋重重地摔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

        “吁……”梁逸轻扯马鬃,胯.下马儿便停下了步伐,他笑道:“野马性子很烈,如果你不能征服它,它是不会让你骑的。”

        叶秋揉了揉胳膊肘,抱怨道:“我敢肯定刚刚那是一只公马,它要是一只母马绝对不会嫌弃我。”

        “我第一次听,驯服一匹马还分公母的,没本事就是没本事,找什么借口?”阿娜斯塔英姿飒爽地骑在马背上,轻轻地抚摸着胯下马儿的鬃毛,温柔道:“对待马,你要把它当成朋友,那样它才会跟你和平共处。”

        叶秋挑眉道:“看样子你好像很懂马儿的习性嘛。”

        阿娜斯塔傲然道:“以前我父亲拥有整个西部最大的马场,我从小也是喝马奶长大的。”

        叶秋笑道:“怪不得你长得这么高。”

        阿娜斯塔冲之翻了个白眼:“你基因好,喝马尿都能长高。”

        叶秋轻抚着刚才把他从背上抖下来的马儿,笑着冲阿娜斯塔讨教道:“那你支个招儿呗,怎么才能让它欢迎我?”

        阿娜斯塔轻哼道:“你这个人很讨厌,我不想告诉你。”

        叶秋轻“切”一声,眼巴巴地望着梁逸:“梁长官,你肯定知道对不对?”

        梁逸抿了抿嘴,指着路旁的草丛道:“马群刚跑了长途,一定会感到饥渴,你去路旁采摘一把嫩绿的草料,骑在背上边走边给它吃,要不了多久它就会成为你真实的朋友。”

        叶秋按照梁逸的话,在路旁精挑细选了一把嫩绿且带露珠儿的青草,边喂边上马,边骑马边喂,等到手中的青草全部放完,马儿果真温顺如故交。

        “嘿,梁长官真乃神人也!”叶秋反手就是一个大拇指比向梁逸。

        梁逸淡然一笑,自言自语道:“将者,当知车炮马卒之常性也。”

        “梁长官真是厉害,就是专业的驯马师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把领头的野马驯服,梁长官一坐上去就搞定了。”阿娜斯塔驱马与梁逸并肩,眼中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女人仰慕一个男人,其结果一定会爱上这个男人。

        梁逸真的太优秀了,通常人十全之美能占上一二就已是人中龙凤,他占个七七八八,称呼为“天之娇子”也不足为奇。

        “琴小姐你——”

        “梁长官还是叫我阿娜斯塔吧,你叫我‘小姐’我听得别扭。”阿娜斯塔打断梁逸的话,语气放轻了很多,也温柔了很多。

        梁逸微微皱眉,想想理所应当,便释然一笑,接着问道:“阿娜斯塔,我想问你,去圣城的路你心里可有计划?”

        阿娜斯塔眺望着她所望不穿的远方,忐忑道:“想去圣城都要先过‘圣河’,只有一座桥,守桥的是老熟人。”

        不难听出,她的语气中有些无奈和担忧。

        梁逸皱眉道:“真的是老熟人么?”

        阿娜斯塔苦涩道:“梁长官真是个茶颜悦色的聪明人。守桥的小队正好是伊利小镇的成员。他们的小队长是个贪婪的男人,就算我们蒙混过关,他也会把你们的事告诉镇上的首领。”

        梁逸皱眉道:“有多少人守桥?”

        “30多个呢……”阿娜斯塔惊讶,“梁长官该不会是想——”

        “过了桥之后呢?”梁逸的态度一目了然。

        阿娜斯塔咬了咬唇:“过桥之后,我们只要绕过伊利小镇,接下来的路就会坦荡许多。”

        “从桥对面出发,前往圣城大概需要多久的车程?”梁逸又问道。

        阿娜斯塔回答道:“圣城已靠近中亚大陆,车程大概15个小时。”

        梁逸又问道:“你不妨说一说圣城是怎样的一个地方,全民皆兵,还是和文明城市一样?那里能否搜索到手机信号?”

        阿娜斯塔回忆了片刻,才道:“圣城当然比不上华夏的文明城市,但它拥有非常严厉的秩序,有穷,有富,大多数臣服于大将军的中亚人,还有令人厌恶的东欧皮.条客、妓.女、亡命徒;

        一座小小的城市拥挤着十几万人,街上到处都是粪便和垃圾,因为抗生素紧缺的原因,疟疾在贫民窟中传播,流浪汉倒在恶臭的水沟中,在圣城里,贫穷的人甚至不如牛羊;

        圣城只有富人区通电。通信工具只有联通每个小镇的固定电话,没有手机信号……”

        她深吸一口气,长叹道:“圣城我只去过一次,以上所说的事情只是走马观花和见闻……城里的水.很深,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了解它的内幕。”

        “好。”梁逸点了点头,又问:“再说一说你先前所提及的‘角斗场’的事情。”

        阿娜斯塔道:“梁长官如果听过欧罗古代时的角斗士大概就能知道‘角斗场’是什么概念。城里的大户会花高额的奖金购买俘虏,美曰其名是让俘虏们‘死得有价值’,其实就是供人赌博玩弄的道具。欧罗的角斗场还有机会活着出去,但在圣城的角斗场,进去的人只能一直战斗,直到死亡为止。”

        梁逸皱眉道:“俘虏都是维和警察么?”

        阿娜斯塔摇头道:“不单单是,但也有,不过并不多。角斗士大多是身材高大、体格强壮的中亚男人,圣城原来是莫扎菲的地盘,莫扎菲倒台后,他的几千名部下以及和他有关联的男人都被送进了角斗场,我想现在大概都死得差不多了吧……”

        梁逸瞥了一眼阿娜斯塔,这个女人的表情告诉他,她同样有着一肚子疑惑,只是不知该怎么开口。

        “梁长官。”

        “阿娜斯塔。”

        两个人同一时间喊出对方的名字,一个好像要回答,一个好像要问。

        “你说。”

        “梁长官请说。”

        二人又彼此客套谦让,阿娜斯塔笑了,梁逸也忍不住翘弯了嘴角。

        “让我先说吧,也许我先说了,你就不会再问了,”梁逸顿了顿,才讲道:“我知道你肚子里有很多疑惑,我无法与你一一解答,但我可以告诉你最后的结局,我们会安全离开圣城,奔赴文明。”

        “我们?”阿娜斯塔的眼神中多有欣喜,还少有悲伤。

        “差点忘记问了,你还有什么牵挂么?”梁逸突然想起问道。

        阿娜斯塔叹道:“我还有个妹妹……”

        “你还有个妹妹!”叶秋一听来了兴趣,赶马上前来,笑问道:“大姐大,你妹妹长得漂亮不?”

        “她很漂亮。”阿娜斯塔毫不掩饰对妹妹的赞美,又冷冷斜了叶秋一眼,警告道:“但你不会喜欢她的。”

        叶秋挠了挠头:“长得漂亮,还不让人喜欢,难道有毒啊?”

        梁逸瞥了一眼阿娜斯塔,缓缓道:“能在这片土地上活下去的女人,哪怕是再漂亮的玫瑰,也带刺。”

        阿娜斯塔道:“我如果是一朵带刺的玫瑰,那我妹妹琳娜就是一条毒蛇,谁要是被它盯上,或咬上一口,必死无疑。”

        梁逸道:“女人所遇悲伤会哭泣,所遇痛苦会崛起,所遇折磨会狠毒。”

        阿娜斯塔道:“梁长官说得很对,带刺的玫瑰已经崛起,致命的毒蛇还在饱受折磨,”她语气有些悲伤,“琳娜有一个非常悲惨的童年,她不仅憎恨莫扎菲组织,还极为憎恨男人。”

        梁逸问道:“她在哪儿?”

        阿娜斯塔道:“她就在圣城。”

        叶秋惊喜道:“那我们岂不是有内应了?”

        “她是大将军的狂热崇拜者,你们遇见她不会有好事的,”阿娜斯塔深深地叹了口气,目光闪烁望着梁逸,用哀求的口吻道:“梁长官,琳娜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她能和我们一起走。”

        梁逸斜了阿娜斯塔一眼,轻声问道:“你听过《农夫与蛇》的故事么?”

        “我……”阿娜斯塔紧咬嘴唇,低头不再说话。

        “哎呀,你别担心,梁长官一向是刀子嘴豆腐心,琳娜就算是一条毒蛇,毒牙拔掉不就行了么?”叶秋豪气云干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道:“我保证,只要她肯听话,救她一命,不难!”

        “梁长官……”阿娜斯塔用一种似懂非懂的眼神仰望着梁逸的侧脸,她还是想听到梁逸的亲口承诺。

        “先看日出。”

        梁逸眼中的黎明总是要比破晓时来得早一些,他一眼不眨地眺望着远方,10分钟后才有第一抹曙光划破黑夜——沉寂的大地光彩丛生,萧瑟的风吹拂燎原灰烬,一片一片,漫天飞舞。

        朝阳下走马,三人披红霞。

        am6:03分,天空下起了一场灰色的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