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纵火燎原

第八十六章 纵火燎原

        “轰!轰!”叶秋抬起m95连开两枪,后发制人打烂两只秃鹫,剩下的5只调转攻击目标,俯冲向手无寸铁的阿娜斯塔!

        梁逸快速拔枪,“啪!啪!啪!啪!”四声枪响,打光弹夹里的最后一颗子弹,一口气干掉4只秃鹫!

        最后一只秃鹫逼近阿娜斯塔已然不到半米距离!

        梁逸出剑,叶秋出刀,都相继晚了半分——秃鹫张开锋利的鸟喙,突击阿娜斯塔,阿娜斯塔急速后撤,与此看准时机出手,一把拽住秃鹫的脖颈,“咔嚓!”用力一扯,硬生生地将秃鹫的头给拧了下来!

        叶秋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嘀咕道:“真是个惹不起的女人……”

        “别发愣,记得补刀。”梁逸提醒道。

        鸟类的脑袋较小,又是移动射击,左轮并没有精准爆头,4只秃鹫在地上苟延残喘,阿娜斯塔拾起一块大石头就往秃鹫脑袋上砸,“吧唧吧唧!”砸得头骨迸裂,鲜血四溅。

        “行了行了,都成肉泥了……”叶秋的拽起阿娜斯塔,把军刺递过去,“你要发泄的话,还是用文明的方式。”

        用刀等于文明,用石头等于野蛮。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梁逸心中的预感十分不详,他正要用沙土湮熄篝火,突然一阵“唰唰唰……”嘈杂应声入耳,荒原草丛摇摆不定,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乱窜!

        “嗷呜!”

        狼叫!

        七八头狼窜出草丛,冲向枯树前的三人——梁逸刚想挥剑御敌,可谁知狼群却直接从他身旁穿过,并没有早发动攻击的意思,反之一副仓皇模样,好像是在逃窜。

        “怎么回事?”叶秋疑惑,可话音刚落,兔子,仓鼠,野生羚羊成群结队地钻出草丛——它们身后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追赶的。

        迁徙的动物越来越多,篝火堆都被它们践踏得“四分五裂”。

        “叶秋,你爬上树用瞄准镜看看,”梁逸指示叶秋的同时,低头收拾起四溅带火的干柴,荒原干枯易燃,常年少雨水,这要是烧下去,整个西北都得成为一片烬地。

        阿娜斯塔也帮忙清理寥落的火柴。

        叶秋两步攀上老树,找了个制高点,抬起瞄准镜,这不瞧不知道,一瞧吓一跳,他差点儿没从树枝上摔下来!

        “梁长官,尸群,奔袭的尸群!”

        梁逸即刻皱眉:“多远?”

        “最多500m,咋办?”叶秋焦急,“你猜得没错,它们白天果然是因为温度才行动迟缓,一到晚上就会狂暴化!”

        梁逸沉思了两秒钟,抄起燃烧的木材就往枯草丛里丢,“你们也过来帮忙点火!”

        “纵火燎原啊!”叶秋惊呼着捡起火柴,一排排杂草挨着点燃。

        梁逸无奈:“事到如今也只能用这个办法阻挡尸潮的脚步。燎原大火会烧到哪儿,一切听天由命。”

        阿娜斯塔道:“不碍事的,东边是青草,西边有圣河,顶多……顶多烧个一小部分……”

        一小部分也许能烧上好几个月!

        叶秋苦涩道:“赶上以前,放火烧山,牢底坐穿,最主要的是,特么我还是警察呢……”

        荒原杂草干枯易燃,在三人的共同努力下,火势很快便烧到1-2m的高度,烈火左右延伸,一堵火墙横上荒原,映红了小半边天!

        “走了!”

        梁逸扔掉手中最后一根火柴,招呼叶秋和阿娜斯塔一起往西面跑去。

        ……

        当三人跑上公路时,尸潮也从火海中涌出,火墙消减了感染者奔跑的速度,却并没有阻止它们前进的脚步,一具具被火焰灼烧的尸体,一声声咆哮怒吼,am12:47分,在短暂的角逐中,荒原上的夜再次喧嚣……

        跑!

        三人的脑海中仅有这一个字,没有载具能借力,只能靠自己的双脚,没有终点的盼头,只能靠自己的意念坚持下去!

        30分钟后,阿娜斯塔终于停止了奔跑,她佝偻着身子,汗水狂流不止,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捂着腹部干呕,长时间的体力燃烧,正常人早就因缺氧倒下,她一个女人能坚持这么久已是不容易。

        狂暴者不计其数,更不知疲倦,烧焦的尸体早在角逐中倒下,幸运的尸体继续冲锋狩猎,它们就在千米之外,或许更近,咆哮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来,我背你。”叶秋在阿娜斯塔身前蹲下,扬起手准备接收这个巨大的女人。

        “谁要你背!你们不用管我,继续跑!”阿娜斯塔拔出叶秋腰间的军刺,“我去把它们引开!”

        阿娜斯塔想要自我牺牲,梁逸却一把将她抗在了肩上,淡淡道:“车到山前必有路,不要放弃希望。”说完便迈开步子,肩并叶秋继续往前冲刺。

        “梁长官,你放我下来,我……我很重的。”

        阿娜斯塔或许从小到大都没被人抗在肩上过,更被说抗在肩上狂奔,速度还不慢!

        叶秋在一旁笑道:“梁长官背着1米8的男人还能爬电梯井,你一个女人的重量算什么?”

        阿娜斯塔皱着眉,咬着嘴唇,这两个华夏男人,都这个节骨眼儿上了,不仅不喘气,还能谈笑风生……哪怕扮猪吃老虎也该有个限度呀,他们究竟是不是正常人?

        “叶秋,你……你不累么?”阿娜斯塔第一次对叶秋另眼相看。

        叶秋轻松道:“暂时还没有喘气的征兆,我大概还能坚持个2小时。”

        “梁长官呢?”阿娜斯塔又低头看向呼吸均匀,目光坚定的梁逸。

        梁逸淡淡开口道:“我能坚持到你休息够为止。”

        “我……”阿娜斯塔从来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一个男人的肩膀上找到了十足的安全感,她开始不客气地享受起自己作为女人的待遇,并愧疚道:“我为先前侮辱你们华夏人的话而道歉,实在对不起。”

        “是呢,你的确该道歉,我也不知道是谁给了你们勇气,敢小看华夏人?”叶秋说着,又道:“王者绝非偶然,华夏能成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超级大国,没点真本事能行?就拿你们这些在边境撒野的小鱼小虾来说,几辆陆战坦克,几颗战术导弹就能把你们搞得服服帖帖。”

        阿娜斯塔问道:“那你们这场瘟疫为什么又控制不了?”

        “这……这个,”叶秋好像答不上来这么高深的问题,只好请教梁逸:“梁长官,你来反驳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娘们儿。”

        梁逸道:“因为这是灾难,不是战争。”

        战争有可控,灾难不可控,战争的弹药总会打光,灾难的病毒只会无限蔓延。

        阿娜斯塔担忧道:“如果连鸟儿都变成了怪物,它们可以肆意飞往世界各地,那我们的世界是不是就要完蛋了?”

        梁逸道:“飞禽走兽大概会成为世界沦陷的罪魁祸首之一,也可能是将灾难引入中期的首要祸害。”

        叶秋疑惑道:“灾难还分前中期么?我咋从来没听梁长官你说过。”

        梁逸道:“当世界各国意识到危险,采取应对措施,这个时间段被称之为灾难初期,例如现在华南和西北地区,感染者骨肉相连,并没有完全腐烂;

        当采取的措施无效,灾难仍在继续发酵,被称之为灾难的中期,例如华夏投掷了大规模杀伤武器想要杜绝这场灾难,但一些躲在地下的老鼠,飞在天上的鸟类有幸躲过这一劫,继续扩大感染面积;

        当灾难不可控制,蔓延成全球性问题的时候,灾难步入后期,这个定义就相对而言简单的多,全世界都会变成像华南那样的人间炼狱;

        在灾难历经的这三个阶段中,很有可能会延伸其它的灾难,例如病毒变异,外族入侵……病毒变异又有前期中期后期,外族入侵也有前期中期后期;

        但任何事物都有新生与消亡,我相信文明陷落之后,总会有家园重建的那一天,这个阶段称之为过渡期。过渡期不属于灾难,但也不亚于灾难,因为家园重建不仅要清理怪物,还要与人性做斗争。

        特别是后者,谁又知道末日之后谁来做“皇帝!”?也许末日后会出现很多‘皇帝’,呵呵……”

        言语至此,梁逸也忍不住笑出了声,从他下火车的第一天,在翠云商场遇见在幸存者中自封“首领”的纹身男开始,就能预感到在文明失落之后世界的模样,怕是有很多人揭竿起义,占山为王吧?

        “嘿嘿嘿……梁长官要是当了皇帝,一定要封我做大官啊,就跟韦小宝一样,有俸禄,没实权,娶8个女人做老婆,每个星期都不带重样的。”叶秋舔着嘴唇,脑海中似乎已经有了那时性福生活的画面。

        梁逸摇了摇头,暗叹一口气:“我还是希望这场灾难能够在前期就得到解决……但目前来看,希望渺茫了,唉……”

        “梁长官,你放我下来吧,我已经休息够了。”阿娜斯塔在梁逸耳旁轻声道。

        梁逸放下阿娜斯塔,轻声提醒:“不要勉强。”

        “真是一群狗皮膏药,怎么甩都甩不掉,梁长官,我们能不能找个地方躲一躲?这么一直跑下去我也会吃不消的。”

        叶秋的呼吸也已经有些喘。

        一望无际的荒原,黯淡无光的黑夜,藏掩之地,何处可寻?

        “哒哒哒……”

        突然,一阵悠远的马蹄声从三人身后传来。

        阿娜斯塔动了动耳朵,惊喜交加道:“是野马!”

        黑夜中,一群野马正顺着公路往前奔袭,矫健的身姿,超快的步频,初闻蹄声时它们还在几百米之外,再回首它们已距离三人不到20m。夜太黑,只能大概瞧个数量,但起码也有个二十来头。

        “我要马王!”

        梁逸挑中了领头奔跑的一匹黑马,它的肌肉,它的英姿,就差一副帅气的马鞍和一位威武的主人!

        宝剑怒马,驰骋沙场,陷阵杀敌,有死无生!

        可惜宝马英雄却要用在逃命的路上!

        “注意,野马难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