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二章 他俩其实是基佬

第六百三十二章 他俩其实是基佬

        会议结束后,已经过了12点半。

        “梁长官的爱心小饼干怕是吃不到了,呵呵……”拜伦将梁逸送出会议室,笑着表示遗憾。

        梁逸说:“只要有爱心,永远不怕吃不到。”

        帕特里奇凑过来问:“介不介意我也去品尝品尝?”

        梁逸看着手表说:“夜深了,下次吧。”

        帕特里奇笑道:“好,下次我一定来,但希望你别请我吃闭门羹。”

        梁逸摆了摆手,示意再见,独自离开。

        ……

        回到家时,苏菲已独自睡下,烤箱里装着一盘小饼干,箱外贴着一张纸条:“按加热键,200℃,加热60秒,香喷喷哒……”

        梁逸并没有加热饼干,而是坐在阳台的茶几小凳上,一边吸烟,一边享受黑夜……按照计划,安逸的日子还剩3天,3天之后将会迎来一场恶战——与其说是恶战,不如说是惩罚更加准确,西尔维家族是时候该付出代价了!

        但想要别人付出代价,自己付出牺牲又是难免的,沙奎维克托拥有a3级实力,估计他还有圣祖血脉加持,虽不想承认,但也要认清现实,这家伙应该比自己强很多,搞不好会死翘翘的。

        “我死了,尸骨未寒的朋友怎么办?祖国大梁谁来扛?小艺后颈脊椎的芯片还没取呢……”

        因为肩上的担子太重,梁逸也产生了一种对死亡的恐惧,没有谁能够绝对无敌,英雄也会迟暮,也会凋零。

        梁逸掐灭烟头,起身走出房间。

        ……

        薇尔莉特穿着一件薄纱连衣裙坐在窗边,向往又胆怯地望着窗外模拟的夜空,晴空万里无云,星辰大海明月,美丽的夜景,只差一个能陪她欣赏的男人。是有这个人的,但现在已不属于她。

        薇尔莉特抱着膝盖,脸颊轻靠在手臂上,淡淡的思念,浅浅的忧伤。

        “我进来了?”梁逸敲了敲门。

        薇尔莉特一阵欣喜,一阵忧伤。欣喜的是梁逸来找她,忧伤的是门外的男人太客气了。她淡淡道:“进来吧。”

        梁逸推门而入,关门并反锁,然后走到薇尔莉特身旁坐下,问:“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

        “我是夜族人,黑夜就是我的白天,”薇尔莉特低声重复:“黑夜,就是,我的白天……”

        梁逸抽了抽鼻子:“你大姨妈来了?”

        薇尔莉特翻了个白眼:“并没有,但你为什么要用闻的?”

        梁逸说:“因为我闻出了你身上的血腥味儿,带着一点点腥臊,是生理期的象征。”

        薇尔莉特没好气的说:“巧了,里昂先生,你估计没算时间,20天刚好一个周期,今早上才刚过。”

        “那这么说起来,我今晚是来对了。”

        梁逸把伸向薇尔莉特的腰,薇尔莉特却一巴掌将他拍开,呵道:“你想干什么?”

        梁逸似笑非笑:“你。”

        薇尔莉特抱着胳膊,侧过身说:“你……切……你带回来的那个女人呢?她该不会恰好今晚来生理期吧?所以你吃不下去,来了我这儿?”

        梁逸还是坚持把薇尔莉特抱进了怀里,深情口齿缠绵,直到她脸色娇红,有了浅浅呻吟,才舍得分离,并指着天上的星星和月亮说:“月亮身旁有那么多星星围绕,它们吃醋了吗?”

        薇尔莉特擦拭着嘴唇,低声道:“里昂,你太滥情了。”

        梁逸认真问道:“那你的态度呢?你将就,还是不将就?”

        薇尔莉特思考了一会儿,倒进梁逸怀中,轻声道:“总有那么一次,你会因为我而觉得其她女人不过如此。”

        梁逸微微皱眉:“奇怪的话,总让我无法心安。”                薇尔莉特跳下窗台,揭开腰带脱去薄纱,细腻的肌肤在夜色下就好像裹了一层银装,她背对着梁逸,偏头提醒:“记得把窗帘拉上。”

        梁逸跳下窗台,拉上窗帘,走至薇尔莉特身后,拾起地上的纱衣,轻轻为她披上:“如果你非要认为自己在服侍我,那我以后再也不会碰你。”

        薇尔莉特轻哼:“不然呢?你不来找我,我又怎么敢去找你,让你的那个女人看见了,她肯定会骂我是个婊子。”

        “走。”

        梁逸拉着薇尔莉特就往门外走。

        “去哪儿……?”薇尔莉特有些慌张。

        梁逸说:“跟我回家,我带你去见苏菲,看她会不会骂你是婊子。”

        薇尔莉特大吃一惊:“什么?……”

        梁逸说:“你没见过苏菲,又怎么知道她的态度?”

        “我不去。”薇尔莉特甩开梁逸的手,低头说:“至少现在还不行,我还没做好准备。”

        梁逸笑问:“你怕了?你在逃避?”

        “我会怕?一个弱小的人类女人,我哪方面都比她强!我不去只是暂时给她面子!”薇尔莉特扬起下巴,又说:“事实上,我根本就不在意你的那些人类女友,她们最多只能活100年,而我的寿命是她们的好几倍。”

        梁逸戳了戳薇尔莉特的额头:“你很会算账。”

        薇尔莉特目色一狠,飞身扑倒梁逸,狼性本能暴露无遗:“我摊牌了,今晚其实是要你服侍我!”

        梁逸闭上眼睛,张开一个“大”字,笑道:“请放肆,满足你之后,我再跟你说正事。”

        “还有正事?”

        “是关于3天后的行动计划,你们也是一股庞大的力量,好钢用在刀刃上。”

        “那是当然了,在各大家族没来之前,我们曼兰酒吧的女人一直都是女王。”

        “那么女王陛下,请赐教。”

        薇尔莉特不像苏菲会耍一些“虎鹤双形”,“大鹏展翅”的高难度招式,她往往只会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排水泄洪。

        ……

        第二天上午,梁逸被一阵电话铃音所吵醒,迷糊中拿起手机一瞧,苏菲来电,并且在此之前有16个未接电话!

        估计是昨夜太操劳,以至于忘记了时间。

        薇尔莉特睁大眼睛,幸灾乐祸地望着梁逸:“你完蛋了。”

        梁逸苦涩道:“你为什么不提醒我?”

        薇尔莉特表示:“你自己震动忘记调回来,这可跟我没关系。”

        梁逸怀着忐忑的心情接听电话:

        “嗯?”

        “你到哪儿去了?这里有一位叫做帕特里奇的先生,从8点开始就一直在等你。”

        “我马上回来!”

        梁逸跳下床,胡乱穿衣,匆忙出门!

        ……

        苏菲不能跟一个来历不明的夜族人相处这么久,何况帕特里奇是个很让梁逸忌惮的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非敌非友更非阿零那样的对手。

        推开门,帕特里奇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巴赫也坐在一方,高高地翘着二郎腿,一边啃着饼干,一边看电视。桌上用来招待客人的小饼干吃得只剩下一块。

        看见这两个不速之客的作态梁逸并没有生气,但当看到盘子里的“爱心小饼干”只剩一块时,心里的怒火噌噌噌地往眉头上冒!

        帕特里奇并没有放下报纸,单单瞥了一眼梁逸,继续阅读,至于巴赫,完全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上的动画片。

        “梁,你回来啦?”苏菲捆着围腰,持着锅铲从厨房里跑出来迎接。

        梁逸眯着眼睛问:“你在干什么?”

        “当然是准备午饭了,谁叫你的早上不接电话的,害得这两位先生等你那么久,所以我就留他们吃午饭了,还有,我把托维斯和莫莉他们也叫上了,估计待会儿他们就来了……”苏菲紧张地看了一眼手表:“都11点过了,莫莉和吉姆怎么还不来,明明说好来帮忙的,菜品太多,我一个人忙不过来,”说到这儿,他又笑眯眯地看向梁逸:“正好你回来了,要不,你来帮我切菜?”

        梁逸斜了一眼桌上的那块小饼干,心里横竖不是滋味儿,本想开口拒绝,谁料苏菲拉着他就往厨房里赶:“快点,快点,用你的刀工来帮我切肉片,每片都只要0.1cm!”

        “等一等!”

        梁逸甩开苏菲的手,冲进客厅夺下最后一块饼干塞进嘴里,并顺势瞪了一眼帕特里奇,才转身走进厨房。

        “真没想到,基地里的人造湖里还有鱼虾养殖,你瞧这条团鱼多大呀,还有这一盘基围虾,全都是最鲜活的,在五星级饭店里都吃不到这么原生态的呢。”

        苏菲抹着额头上的汗水,安逸地看着今早上自己忙碌的成果,所有材料都已经备齐,就差下锅烹饪了。

        梁逸手持一把菜刀,极不情愿地在菜板上切牛肉,好男儿,要么仗剑天涯,行侠仗义,要么横刀立马,马革裹尸。此等刀功,用来切菜是几个意思,而且还是切给他不喜欢的人吃。他喃喃抱怨:

        “我不会告诉你,基地这么深,说不定粪便就排泄在人工湖泊里,这些鱼虾之所以能长得这么肥,就是因为吃了——”

        “闭嘴!”

        一块小饼干,堵住了梁逸的嘴。

        “嘀嘀咕咕什么呢?像个小娘们儿一样,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你可别搅黄了。”苏菲叉着腰警告道。

        梁逸嚼着饼干,甜到了心窝里去,“算你还识相,懂得给我留着。”

        苏菲笑着说:“我真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活了2000多年,就因为一盘小饼干就吃醋了?唉……瞧你那幽怨的小眼神,啧啧,真是太可爱了!”

        梁逸轻哼,扔掉手里的刀,说道:“看样子已经有10几道菜,我看差不多了,他们没打算多吃的。”

        苏菲说道:“加上甜点的话,一共13道菜,其实不也不多,帕特里奇和巴赫先生看起来都很壮实,应该能吃很多饭才对,还有我那几个朋友都是大胃王……再说,我也已经好久没做菜了,都快忘记自己的本事了。”

        梁逸偷偷关闭厨房的门,压低声音问苏菲:“外面那两个人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事?”

        苏菲狐疑道:“你干嘛这么鬼鬼祟祟的?搞得人家认为我们俩在里面干什么呢……”她过后才说:“那两位先生什么也没说,很有绅士风度,怎么?难道他们不是你的朋友吗?”

        梁逸想了想,决定告诉苏菲真相,这也让她好有个防范,便凑近苏菲耳边,轻声道:“我告诉你,他们两个其实是……同性恋!”

        话要出口时,梁逸又后悔了,凭苏菲对夜鬼的憎恨,要是在饭菜里吐口水,下毒怎么办?

        “哈?”苏菲嫌弃地瞥着梁逸,“你这人啊,怎么变成这样了,难道你歧视别人?虽然我也很不理解,不过我还是祝福他们滴!”

        “哒哒哒……”

        敲门声,随之一声提醒从门外响起:“苏菲,你们搞定了吗?别把菜品搞脏了喔……”

        “莫莉!?”

        苏菲满脸黑线,赶紧跑去开门,并向门外的吉姆和莫莉解释:“刚刚是有东西掉进门缝里了我们才把门关着的,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呵呵呵……”

        门外的人,半信半疑。

        “看样子这里不需要我了,我先出去了。”

        梁逸提了提裤子,趾高气扬地走出厨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