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四章 买醉

第六百二十四章 买醉

        pm20:18分,城北金科区,中转大雨,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金科区是一片老式居民区,没有林立的高楼大厦,全都是7层高的小洋房,交通错综复杂,也没有规划地下停车场,各式各样的车辆停在路边,只留进出两条单行道,行车速度十分缓慢。

        老式居民区生活比较悠闲,各项设施也比较齐全,相比中心城市租金也会便宜很多,城市的物价飞起,失业率大大增加,于是退居廉价的地方就成人们的唯一选择。这里生活着许多因生活所迫的“穷人”。

        梁逸静默站在天桥上,俯瞰一望无际的老旧洋房,他对这里是很满意的,嘈杂和混乱的地方往往都利于隐藏,如今圣彼尔城被夜族人所控制,幸存的守夜者肯定不敢露头。

        “那你就给我好好地藏好,我马上就能找到你了……”

        梁逸坚定地自言着,抹去脸上的雨水,转身走下天桥,走向老旧城区。

        由于城市危机,店铺普遍都会在8点之后关门,今夜又下着大雨,人流量少得可怜。

        梁逸漫无目的地行走在大雨中,偶尔遇见几个人,想上前询问,人们都人认为这个不撑雨伞,不穿雨衣的人是个疯子或流浪汉,纷纷避让,他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梁逸仰头望着越下越大的雨,寂寞黑夜与冰冷雨滴让他的内心百感交集,他终于忍不住放声咆哮:“苏菲!你在哪儿!你在哪儿!”

        “闭嘴你这个疯子!吵着我孩子睡觉了!”

        “谁在叫我?”

        一个短发女孩儿从3楼打开窗户,俯瞰街道上的梁逸,“苏菲”这个名字满大街都有,但她并不是梁逸要找的苏菲,因为她只有15-6岁。

        “嘿,大帅哥,你是在叫我吗?”她笑着冲梁逸打招呼。

        “苏菲,你在干什么,快把窗户关上,他……是个华夏人!”女孩儿的父母将女孩拖进屋并关好门窗,言语中充满了对歧视。

        街坊领居都站在窗户边冷漠地注视着站在街道中央淋雨的男人,八成是希望他早点离开。

        梁逸突然开始怀念那些温暖的被窝了,如果不是为了寻找一个失去消息的人,他绝不会这么狼狈。

        患得患失,大起大落……他失落地笑了一声,转身往街外走去,今晚应该是找不到了,以后也应该是找不到了——

        “救命,救命,强.奸啊,强.奸啊,谁来救救我……”

        一个女人的呼救声突然从街外传来。

        梁逸装作听而不见,今天他的心已很疲惫,不想再做好事了。

        “滚开!你这红着眼睛的魔鬼!滚开……”

        红眼睛的魔鬼?

        梁逸停顿思考了半秒,寻着求救声跑了过去。

        ……

        一条阴暗的胡同里,一个衣着暴露的年轻女人被推到在地,两个红着眼睛的高大的男人步步紧逼,口中污言秽语:

        “臭婊子,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货色,强.奸你?”

        “别和她废话,也只有这种女人死了不会引起警察的注意,我都快饿死了!”

        显然这是一个十足女郎和两只饥渴夜鬼的故事。

        夜鬼也有自己的食物列表,纯洁美丽的人鲜血最美味,肮脏下贱的人则难以下咽。

        “啪啪!”

        两声枪响,子弹准确命中夜鬼的心脏。击中夜鬼心脏虽不会快速死亡,但会让他们彻底失去行动力。两只夜鬼倒在污水中,身体僵硬不停地抽搐着。

        “离开这里。”梁逸握着手枪走进胡同,对瑟缩在角落里的女人说。

        “谢谢……”女人起身跑出胡同。

        梁逸蹲在其中一只夜鬼身旁,揪起他的领口,把苏菲的照片给他看,“你们在附近见过这个女人么?她是守夜者。”

        夜鬼狠狠地瞪着梁逸:“你敢伤害我们?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梅尔会找到你,吸干你的——”

        “咔嚓!”

        “废话。”

        梁逸直接掰断这只夜鬼的脊椎,转身看向另外一只,仍是淡淡的语气,把照片给他看:“你呢?见过她么?不要自作聪明答非所问,否则就跟他一个下场。”

        另一只夜鬼显然要识趣得多,他捧着梁逸的手腕把照片看得很仔细,摇头说:“没见过,但是梅尔说不定见过,他和贵族之间有交易,负责管理这片旧城区……这个女人很漂亮,以梅尔的性格肯定不会那么轻易杀了她。”

        梁逸深吸一口气,颤声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梅尔’?”

        夜鬼说:“7区出公路的那栋楼,有一家桑拿中心,梅尔和他的手下晚上一般都在那里。”

        梁逸没有杀这只夜鬼,起身直接走出胡同。

        梁逸走到十字路口,前面是1-3区,后面是6区,左边是4-5区,右边是他要找的7区……他偏头看向右侧,朦胧的雨雾中的确有一道闪烁的霓虹灯光,那里大概就是下一个目标了,可踌蹴了一会儿,他始终没能迈开脚步——

        如果梅尔认得苏菲,那说明苏菲已经遇难,如果梅尔不认识,那苦苦寻找的线索就又断了。

        梁逸在十字路口徘徊了很久,最后在附近找了一家还没打烊的小餐馆,决定先喝个烂醉如泥,等午夜之后再去寻找真相……

        小餐馆里非常温馨,即使没有顾客光临,它也把灯光照得亮堂堂。

        梁逸走进餐馆,就近找了个作为,扔下一把湿漉漉的钞票,呵道:

        “老板,上酒,最烈的酒。”

        很快,一个围着白色围腰的中年男人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有客上门,他当然热情招待,又看见梁逸是个华夏人,随手就拿起两瓶高浓度白酒递了上去:“62°高粱酒,再烈的话就只有喝酒精了,呵呵呵……”

        梁逸扒开瓶盖,二话不说就往嘴里灌酒,他需要那种灼烧喉咙与五脏六腑的刺激,更追寻的是烈酒冲脑的飘飘然!

        两瓶600ml的高浓度白酒灌下,酒量再好这世界也会模糊颠倒。

        梁逸一只手托着脑袋,另一只手把钱推给店老板,说:“钱拿去,酒再来。”

        老板虽然脸上很惊讶,但也没有达到震惊的程度,他淡声劝道:“你给我这么多钱,也包括将你送进医院的费用?”

        梁逸笑着点燃一支香烟,醉声醉语:“我喜欢你的服务态度,可惜我今天没带够钱,不然我一定把这间餐馆买下来!”

        老板摇头笑了笑,“你等着,我再去给你拿点菜品来。”

        不一会儿,老板端着一盘花生米,一盘春卷,一盘牛肉,2瓶高度白酒,外加一条干毛巾递给梁逸,“拿去擦擦吧,你浑身都湿透了。”

        梁逸把毛巾扔在一旁,拿起酒瓶继续买醉,不是香烟就是烈酒,桌上的菜品没动一口。

        “男人可真苦,不是么?我看你在路口徘徊很久了,是在找什么东西吗?还是说和老婆吵架被撵出来了?”老板背靠着另一张桌子,点燃一支香烟试着与梁逸聊天。

        梁逸冷声道:“你虽然很有趣,但并不适合当心理医生,还是忙你的去吧,如果酒店要打烊了,我按时薪加算给你……我有的是钱,我怎么会因为这些小事发愁,呵呵……”

        “你别误会,我只是在这里履行义务而已,我可不想一个不留神你就倒在地上,如果你死在我的饭馆里,只会让我的生活雪上加霜,”店老板语气十分平淡,估计也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他又笑着说:“酗酒的男人我见过很多,但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能喝的人,呵呵……”

        梁逸轻嗤一声,劝道:“趁早关门吧,把食物储存起来。”

        “嗯?”

        “往后的一段日子里,一块面包都会变得比金子还要值钱。”

        “面包和金子?我还以为你没喝醉呢……”

        梁逸自嘲一笑:“呵呵,没错,我醉了,你别理我,只管拿酒来就行……”

        “你是为了女人?”

        “女人?哼,我身边的女人太多了,有公司白领,有小说作家,有模特,有老板,有高官……不瞒你说,我最近还对一个修女产生过想法,呵呵,我简直疯了,敢和上帝抢女人!”

        “你是一名警察?”

        梁逸眼睛一横,醉意全无,冷冷地盯着店老板:“你也不像是个普通人。”

        店老板神色中闪过一丝慌张,但很快就重新回到了若无其事的模样,指着腰间说:“我只是看见了你的配枪,难道这就不像普通人了?”

        梁逸快速拔出手枪,比对着店老板的额头,厉声呵道:“就因为我是警察,所以我才直觉你不是普通人,说!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