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寻人启事

第六百二十二章 寻人启事

        往后的10天里,梁逸起早贪黑,从城南到城北,从大商场到小店铺,从繁华地带到市井村镇,不辞辛苦,不知疲惫,散布那张“寻人启事”。

        到了店铺之后,他首先拿出苏菲的照片,问店主:“请问你对这个女人有印象么?她喜欢薰衣草香水。”

        得到的所有回答都是摇摇头:“对不起先生,一天人流量那么多,谁会刻意去记得一个女人?”

        如果第一次得到否认的话,梁逸就会把照片递给店长一张,说:“麻烦你们多留意以后的顾客,如果和照片上的她相符就立刻通知我,我的电话和联信号就写在照片后——如果你能提供她的消息,我会给你10万元的报酬,如果你能带我找到她,我将给你50万元的报酬,”

        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几十万欧币无疑是一笔巨款,店长一般都会答应下来,然而这时,梁逸还会掏出自己的警.徽,郑重警告道:“我的公务非常繁忙,请你们务必确认清楚了再打电话给我,如果你们为了奖金提供虚假信息,一定会得到惩罚,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属于私人寻人启事,请不要大肆传播,不然就算找到了人我也会取消奖金。”

        “这位警长,照片上的女人是你的谁?”不少香水店长都是女性,对梁逸这个帅气又多金的男人有些着迷。

        梁逸会摇头拒绝搭讪,抓紧开车去往下一家,哪怕他再怎么挤时间,一天造访100家已是极限。

        圣彼尔城别称‘浪漫之都’,很多国际名牌香水都出自于这里。苏菲又是守夜者,在夜鬼横行的圣彼尔城又不能大规模张贴寻人启事,所近8000家香水店,只能一张一张地嘱咐传递。

        10月16日,凌晨4:49分,梁逸在加油站停车,这已是今天所加的第4箱汽油,他打算让轿车休息一个小时,等天亮之后再继续今天的业务。

        他在加油站旁的24小时便利店找了个空位,买了一瓶白酒,一盒香烟,随后取出一叠专门冲洗的苏菲彩色照片,用铅笔在背后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

        “先生,你应该去刻个章的,这样手写实在太麻烦了。”

        便利店除了梁逸之外就只剩下一个体态臃肿的店老板,40出头的模样,他端来一盒丰盛的快餐,递给梁逸说:“你需要下酒菜。”

        手写的确很麻烦,但至少是一笔一画,能多浪费些时间,还能多添几分执念,更能填补一些内心的失落。10天,除了几个骚扰电话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一个稍微可靠的消息。说不失落,那肯定是假的。

        一想到这儿,他心里就越不舒服,600ml的白酒一口就闷下半瓶,放下酒瓶,才对凉老板表明谢意:“谢谢款待,我喝酒一般不吃东西。”

        店老板靠在一旁,笑着问:“老实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我看你今天都加好几次油了,就算现在经济不景气那也不用这么拼吧?而且我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为生活奔波的人啊。”

        梁逸没有说话,翻过照片点了点其中的人物——这是他和苏菲第一次合作任务,在庆祝艾利福德举办婚宴的游轮上,一个摄影师为苏菲拍摄的写真照片。他当时也很纳闷,这个保守的女人,竟然挑了一件最性感的泳衣,等过了一段时间后,他才突然想明白,原来苏菲要的并不是万众瞩目,而是他一个人的青睐。

        “喔……真是个性感的尤物,”店老板由衷称赞,又问梁逸:“她是你的女人?”

        梁逸点点头,苦笑:“她失踪了。”

        店老板笑着说:“如果我老婆能有这么漂亮,我也会夜以继日地寻找她,老兄,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就像我老婆临产的那一天,我宁愿她所有的痛苦都转移到我身上,好结果是母子平安,第二天我老婆拉着我的手,认真地说了一句话:托尼,我从来不知道你竟然这么爱我。”

        人总是在失去的前一刻才能领悟到爱的真谛,人总是在失去后才会懂得珍惜。

        梁逸递给店老板一支香烟,“陪我来一支?”

        店老板一开始是拒绝的,“其实我从孩子出生后就戒烟戒酒了,但今天是个例外,”他欣然接过香烟,“说出来你可能不信,10年前我可是附近一带有名的帅哥,呵呵……”

        梁逸为店老板点燃香烟,自己也含了一支,低头继续“工作”,并问道:“近来生意可好?”

        店老板叹道:“别提了,亏到拉稀啊……这该死的灾难,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梁逸提议道:“听我的,把商店里的食物搬到家里藏好,备好枪支和弹药,以后你会感谢我的。”

        店老板思考了一会儿,点头道:“其实我早就萌生过这个念头……不瞒你说,这家小店这个月已经被抢了7回,前面两回我没准备,被抢去了不少东西,现在我特意购买了一把冲锋枪,谁敢来抢劫我就和他火拼!”

        连香水店的老板都随时把枪背在身上,何况是这些便利商店?

        “北欧为了不引起你们的恐慌,故意封锁了外面的消息,”梁逸很真诚地看着店老板,劝道:“托尼,为了你的老婆和孩子,早点做准备吧,这个世界坚持不了多久了。”

        托尼沉声道:“我会考虑的。”

        “嗡嗡嗡……”

        一阵摩托引擎声突然从便利店外传来!

        “是抢劫犯!”

        店老板都被抢出经验来了,飞身奔向前台,可他才刚把冲锋枪端起,两个黑人小伙子便持枪冲了进来:

        “肥佬,这次你给再多钱也没用了,以后这间便利店就是——”

        “啪啪!”

        两声枪响,弹无虚发,两个黑人小伙子还没把嘲讽的话说完,后脑勺就开了个大血洞,红白之物溅了一地。

        梁逸把手枪别回腰间,继续进行手写工作,并劝道:“托尼,等我出去后你就应该把这间店铺关了,不然总有一天你的孩子会失去父亲,你的妻子也会守寡。”

        “我的上帝啊……”托尼惊恐地望着扑趴在地上的两具尸体,咬牙切齿道:“该死的讨厌鬼,他们还没成年!噢,谢特……怎么会这样!”

        梁逸又出声提醒道:“我看你还是抓紧尸体和血迹清理一下,天还没亮,免得再惹出什么麻烦。”

        加油站这个地段儿又偏又暗,把便利店开在这里,就算不会被抢也很可能被夜族人盯上,是时候该关门了。

        “法克,今天真是倒没透了,两个熊孩子,他们平时就只会来抢几袋方便面的!”托尼招来了两床棉被,将尸体包裹装上货车,嘱咐梁逸一句:“这位先生,麻烦你帮我看着店铺,我很快就回来。”

        梁逸比了个“ok”的手势。

        托尼开车走后不久,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加油站侧面摸了过来,他们冲进便利店,瞧了一眼地上的血迹,“他妈,的,血都有,尸体呢?!”

        另一个男人俯身,贪婪地用舌头舔了舔地上的鲜血,“德瑞,这血还是热的!应该是刚刚那两个孩子的!”

        “法克,理查德,你现在就像是一只狗,给我起来,你这丢人的家伙!”

        “德瑞你快瞧,那里还坐着一个活人!我发誓,我肚子真的饿了!”

        “这家伙的血一看就不好喝!”

        “那也总比没有得强,咱们抓紧时间吧,马上就要天亮了!”

        两个八辈子没喝过血的夜鬼一前一后冲向梁逸,梁逸开启高贵的血瞳,用眼角冷冷一瞥,单凭气场当即便把两只夜鬼吓得不敢动弹!

        他轻轻吐出两个字:“跪下。”

        “噗通!”

        两只夜鬼一起跪在梁逸跟前,惊恐求饶:“公子饶命,公子饶命……”

        梁逸继续书写,随口问:“你们属于哪个家族?”

        一人回答:“我们是低贱的夜族人,没有家族属姓的……”

        梁逸把苏菲的照片在他们眼前晃了晃,询问:“这是一个守夜者,你们见过她?”

        两只夜鬼纷纷摇头,其中一人说:“圣彼尔城中早就没有守夜者了。”

        梁逸掌心一紧,盯着照片说:“也许她就藏在城市里,你们并没有发现。”

        一个人说:“这种可能性太小了——”

        另一个人赶紧出声打断前者的话,认真地对梁逸说:“公子说得对,是有这种可能性的,她肯定藏在某个城市的角落里,其实守夜者只要不露头,我们是找不到他们的。”

        梁逸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你很聪明,我饶你们不死,但你们必须帮我一个忙。”

        聪明的夜鬼俯首称臣:“能帮公子的忙,是我们至高的荣幸。”

        梁逸指着便利店门口那一滩血迹说:“小忙,去把血迹清理一下,只给你们5分钟的时间。”

        “公子放心,我们可以把它们舔得一干二净!”

        两只夜鬼真的就像土狗一样,趴在地上贪婪地舔食血迹,神色中竟还有一丝丝享受。

        这是两只b1级夜鬼,但由于长期猎食人类而变得嗜血,或因为血液摄取量不够变得佝偻,它们脸色苍白,易怒的同时控制不住身体,这是典型的退化为c级夜鬼的前兆。

        夜族中同样有黑暗一面存在,富贵贫贱的差距,权力与阴谋的游戏。

        5分钟到,两只夜鬼就把地上的血迹舔了个一干二净,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以后不准来找这间便利店老板的麻烦,懂了?”

        “好的公子!”

        “滚吧,别让我再看见你们。”

        两只夜鬼连滚带爬冲出便利店。

        不久,托尼开车货车回到便利店,凌晨5:37分,天还是很黑很黑。

        “呼……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干过的最疯狂的事,god……可惜教堂都不开门了,不然我一定要去上帝面前赎罪,”托尼抹着汗水走进便利店,瞧着干干净净的地面,愣了几秒后问梁逸:“先生,你帮我清理了地面?”

        梁逸点点头:“算是吧。”

        “那我可得多谢你了,”店老板拿了一小瓶威士忌,边喝边走向梁逸:“其实那两个孩子跟我挺熟的……”

        梁逸轻声问道:“所以你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吗?在饥饿和欲望的催化下,熟识的人也开始抢你,这就是人性,人性很复杂,也很可怕对么?”

        店老板耸了耸肩,“在抛尸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做了决定,你将成为这家便利店的最后一名顾客。”

        梁逸点头以示回应,手中不停地抄写着那串数字,嘴上的香烟也从没熄灭过。

        “我猜你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能冒昧地问一下你的名字么?”店老板问着,自我介绍:“我叫托尼·塔克,你可以叫我托尼。”

        梁逸轻吐自己的名字:“梁逸。”

        托尼举起威士忌晃了晃:“愿意跟我走一个?我是个运气不错的人,每个跟我喝了酒的朋友都会交好运。”

        梁逸欣然举起酒瓶,苦涩感慨:“托尼,我现在真的真的需要交好运……”

        “你会的,老兄,我以便利店破产为代价,把好运传给你!”

        “干杯。”

        “干杯!”

        白酒与威士忌,华夏人与欧罗人,一个失心人和善良人的友谊。

        “咕噜咕噜……”梁逸把剩下的半瓶白酒一干二净。

        托尼为之感叹:“谢特,华夏人这么能喝的么?”

        一整瓶白酒下肚,梁逸那颗本就浮沉的心变得更加迷离了,他把酒瓶往桌上一搁,收拾好照片准备离开——

        “oh,my,love,my,heart……”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一串数字,陌生来电,梁逸赶紧接通电话:

        “喂?是……liang,里昂先生么?”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我。”

        “你好,我是城北时代广场‘amz香水专卖店’的店长,前段时间你造访过我们,还留下了一张照片对么?你说只要提供线索就有10万元的奖金,请问照片上的这个人你找到了吗?”

        梁逸压制住内心的激动,努力保持平静:“还没找到,你有她的线索?”

        “是的,你方便过来一趟么?最好把承诺的奖金也带上。”

        “等我!”

        梁逸挂断电话,欣喜若狂地抱着托尼,感激道:“谢谢你托尼,你真的是个幸运星,等着收我的大红包吧!”说完便冲出了便利店。

        “嘿!老兄,你喝了那么多酒,最好不要开车——”

        当托尼冲出便利店时,梁逸已经把速度踩到了100多迈!

        “这家伙……真该去参加奥运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