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章 佳人美眷,似水流年

第六百二十章 佳人美眷,似水流年

        在梁逸的科技眼镜下,帕特里奇的信息暴露无遗,181cm,86kg,体温34.3℃,威胁度极高……这家伙绝不是普通的夜族人,能力等级起码在a2以上!

        帕特里奇走进会议室之后,一个身材高大的光头中年人跟着走了近来,195cm,97kg,体温36.5摄氏度,他强壮得就像一块儿石头,脸上的表情却很和蔼,梁逸见过这么多光头,眼前这个男人是唯一一个不让他所反感的。

        “你好,我是北欧分部长拜伦·克拉夫,梁长官大名如雷贯耳,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拜伦很热情地上前和梁逸打招呼。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梁逸很有礼貌地与帕特里奇,拜伦握手。

        帕特里奇,拜伦相继入座。

        拜伦问:“那么,梁长官想了解什么?或者说我把目前的情况大概和你简述一遍?”

        “不用了,情况我刚刚已跟戈登神父了解过,”梁逸说着,又问:“现在我只想知道,你们下一步打算该怎么办?”

        帕特里奇简言:“等消息,等时机。”

        梁逸说:“你总要估算一个周期。”

        帕特里奇脱口而出:“半年以上。”

        梁逸说:“太久了。”

        帕特里奇说:“机会总是留给等待的人,半年实在不久。”

        对于他们来说并不久,但对于梁逸而言实在太久了,现在已是10月初,最迟12月份北方就会大雪纷飞,他必须在2个月内赶回华夏。

        帕特里奇看出了梁逸眼中的焦灼,解释道:“圣彼尔城中盘踞着十几股夜族势力,就算一个吞一个也是需要时间的。”

        梁逸说:“我制造了矛盾。”

        帕特里奇皱眉道:“希望你不是惹了麻烦。”

        梁逸说:“我杀了埃尔文家族的乔纳森及鹰犬,并放火烧了他们的庄园,确认过了,一个不留。”

        “哦……谢特!”

        “god……”

        拜伦和戈登都表露出一副震惊的模样。

        梁逸淡然道:“等下你们关注新闻,电视上会有报道的。”

        拜伦哈哈大笑:“梁长官不愧为3s搜查官,一来就解决了埃尔文家族在圣彼尔的实力,你真是个英雄!”

        戈登神父质疑道:“乔纳森和他管家都有a级以上的实力,你是怎么做到的?”

        梁逸说:“我有我的方法,”他又看向沉默的帕特里奇:“怎么?这算不算制造矛盾?不仅如此,我还在曼兰酒吧解决了400多个b级以上的夜鬼,手脚都很干净。”

        戈登神父惊讶道:“曼兰酒吧?我认识那儿的老板娘,她们每个月都会准时上交保护费,虽然我没向她们要过。”

        帕特里奇对梁逸说:“我不是你,我不能站在你的角度思考和揣测你的内心,更不能批评你所做的一切,只是这一切太疯狂了,争夺地盘不是战争,即便存在杀戮也不会发生在贵族世子身上,现在乔纳森死了,总有人要出来背黑锅的。”

        梁逸看着帕特里奇说:“你如果无法帮我们背黑锅,或者没有办法把这口黑锅转移,那你就不配和我们分享鹬蚌。”

        梁逸这席话是说得很有道理的,拜伦和戈登都默认并一起看向帕特里奇,希望他能给出个答案。

        帕特里奇尴尬地笑了笑,“梁长官果然不同凡响,你才刚来不到一个小时就给我下了一个套。”

        梁逸不失礼貌回之一笑:“或者你还有个选择,告诉我们你背后的势力,我不能因为你提供了‘鹬蚌相争’的方案就和你分享鹬蚌,谁知道你是鹬蚌相争中的渔翁,还是螳螂捕蝉在后窥探的黄雀?”

        帕特里奇赞扬道:“梁逸,你是一个阴谋家。”

        梁逸眯了眯眼睛,“我似乎从来没跟你说我的名字,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拜伦部长,戈登神父,你们跟他说过我的名字么?”

        拜伦和戈登相继摇头。

        帕特里奇摇头笑道:“呵呵……你可真是有趣,一个名字就能加那么多戏,是哈鲁神父跟我说的,不信你可以去问他。”

        梁逸冷声道:“你放心,我肯定会去问他,因为我就是不信,哪怕是他告诉你的,你的任何一句话我都会谨慎分析,你的每一步棋我都会仔细斟酌。”

        “唉……”帕特里奇长叹一口气,“好吧,我答应你们解决‘黑锅’问题。”

        梁逸说道:“你想分一杯肉羹,那就必须出一些力气,除了解决黑锅问题之外,我希望你还能多煽风点火,最好让那些夜族人拼个你死我活。”

        拜伦部长突然问道:“那么二位不妨推测一下,哪个家族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梁逸和帕特里奇不约而同地吐出一个名字:“西尔维家族。”

        英雄自然所见略同。

        梁逸问道:“你的理由呢?”

        帕特里奇摇头道:“你先说你的理由,然后我再说我的,以免你再给我下套。”

        梁逸轻哼道:“因为我希望他们能赢,然后再由我亲自覆灭它们。”

        “可真是个自私的理由,”帕特里奇说道:“根据我的情报,西尔维家族在圣彼尔城投入的精力最多,各种手段也用得最狠,绝大多数王侯都在向他们倒戈,如今埃尔家族算是退出争夺,罗森家族对圣彼尔城一直都不是很感冒,奥地利家族相对来说是四大家族最弱的一方……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各大夜族之间还差一次大规模群斗,只要矛盾激化得好,要不多久就会出结果。”

        梁逸问:“一个月怎么样?”

        帕特里奇摇头笑道:“梁长官,时间可不是我能定的,你这是在为难我。”

        梁逸眯着眼睛笑:“我只是在提醒你,不要以为夜族人寿命漫长就能浪费时间,电视和报纸上的报道都是删减过的,目的只是为了不引起人民恐慌,但作为一个曾经在灾难中几度求生的过来人,可以很认真地告诉你,如果北欧再不居安思危,不到明年春季,病毒将会蔓延至各大城市。”

        帕特里奇面带微笑,“如果我们的第一次合作成功,把其他夜族人赶出圣彼尔,那我相信肯定也能有第二次合作,保护圣彼尔不受灾难的侵害。”

        “我很期待那一天。”

        梁逸点了点头,从座位上站起,“还有一件事,是关于曼兰酒吧的那群女人,我要把她们接到基地里来,她们知道一些内幕,最好不要让她们落入其他夜族人手里,而且她们的实力都在b级以上,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帕特里奇笑着说:“我猜你一定是睡过那群女人了,不然绝不会把基地当成收容所。”

        拜伦表示:“既然是梁长官嘱咐的事,那我们就只能当命令来执行了,但事先说好,我们可不会免费给他们提供鲜血。”

        梁逸点了点头,“散会。”转身走出会议室。

        ……

        梁逸守在哈鲁神父的电脑旁,一遍又一遍地寻找着关于“苏菲”的出入记录,很遗憾,资料库里并没有留下苏菲的半点信息。

        “不论是搜索‘苏菲’或者‘索菲亚’都没有她的资料,也许她从一开始就没来过基地,在我个人印象中也没有她的造访记录……女性守夜者本来就少得可怜,我想我不会弄错的。”

        哈鲁神父带着遗憾的口吻告诉梁逸。

        梁逸沉思了几分钟,突然又问:“每个守夜者都会配备一台卫星电话,你能帮我查一查她的电话号码么?”

        “请稍等。”

        哈鲁神父登入守夜者系统,很快便找到了‘苏菲’的一切信息,以及卫星电话传呼码:“033491,梁长官,要不要我现在就帮你呼叫?”

        梁逸紧盯着电脑屏幕:“呼叫。”

        哈鲁神父利用电脑拨号,但号码打出去后3秒便传来“嘟嘟嘟……”的声音。哈鲁神父摇头道:“这条线路已经停用了,无法接通。”

        梁逸皱眉道:“为什么?”

        “两个原因,”哈鲁神父说:“要么是苏菲换了电话线路,要么是她已经死亡。”

        梁逸愣了几秒,深吸一口气,“不,她肯定不会有事,领走前我已经叮嘱过她。”

        哈鲁神父安慰道:“这条线路十几年前就已经登记了,她有很大一种可能是换了线路,因为守夜组织每隔几年都会发射通话频率更高的卫星。”

        梁逸挣扎在失落与希望之间,深深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了,谢谢你哈鲁神父。”

        哈鲁神父看着梁逸:“梁长官你确定她就在圣彼尔城么?”

        梁逸清晰记得,自己当初在机场还撕毁了苏菲的一张机票,重新补办的机票从艾尔市出发,再到南泽市中转高铁,最后抵达北欧圣彼尔城……苏菲,你到底在哪儿?

        梁逸很生气,如果再见到这个女人,一定要狠狠地教训她一顿才行!

        “没事了,你们继续监视圣比尔的情况,这属于我个人私事,我自己会去找到她。”

        “愿上帝保佑你,梁长官。”

        梁逸轻嗯一声,点点头,离开。

        ……

        下午6点钟,因为雨天的缘故,黑夜来得要比平时早一些。

        梁逸找了一辆大巴车,按照承诺来接送曼兰酒吧的女人。

        下午6点半,在光明消失的前一刻,所有女人顺利上车。

        晚上7点钟,夜幕已然降临,大巴穿梭在寂静的外环公路,女人们不用再担心被光芒灼烧,纷纷靠在窗边探望,一半欢喜一边忧。欢喜的是她们保住了性命,忧伤的是离开了自己的家园。

        “没想到梁先生是这么这么帅的一个华夏男人,简直是恋爱了呢……”佩西蹲在梁逸身边,双手捧着脸蛋儿,露出一脸花痴像。

        梁逸笑而不答,通过后照镜时不时地瞥向艾丽卡,金莎或许已经告诉她父亲的死讯和死因:“父亲是被一个叫做梁逸的华夏守业者杀的。”没错,现在他就是那个华夏守夜者。

        艾丽卡只能把恨意藏进心里,看梁逸的眼神更多是恐惧和无奈,她该怎么办?替父报仇就等于葬送这整车女人的性命。

        “佩西,你不要干扰里昂开车,”薇尔莉特拉走佩西,自己却取代了那个位置,俯身问梁逸:“里昂,你这是要带我们出城吗?”

        梁逸也不想隐瞒即将到达的目的地,说道:“我要带你们去守夜者的基地。”

        “什么!”

        “守夜者!他们还有人活着?”

        “里昂先生,你是要把我们囚禁起来么?”

        女人们开始慌张。

        梁逸笑着解释道:“当然不是,那里除了没有鲜血之外,还有模拟生态系统,你们可以在花园中散步,也能在沙滩上晒太阳。”

        薇尔莉特担忧道:“守夜者能接受我们么?我们可是宿敌。”

        梁逸笑着说道:“我是北欧守夜组织的最高领导人,我的决定没人敢反驳。”

        薇尔莉特眼神中是浓浓的尊敬与爱意,低声感叹:“我真是个幸运的女人……”

        有了最高指挥官的亲口保证,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压抑的气氛逐渐被欢声笑语所转化。

        梁逸很满意自己的所作所为,一个守夜者不单单要懂得杀戮,更要明白人情世故与救赎。也正因如此,身旁的尊敬和感激从来不断,欢声笑语络绎不绝,佳人美眷似水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