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北欧守夜组织分部

第六百一十八章 北欧守夜组织分部

        “你如果再不露头,会被憋死的。”梁逸轻拍了拍坐在副驾驶的“春卷”。

        薇尔莉特“鬼鬼祟祟”地探出头,可刚一睁开眼睛又缩了回去:“是光!”

        梁逸笑道:“是隔开了紫外线的光,虽然能见度很低,但不会灼伤你的。”

        薇尔莉特又做了一会儿思想挣扎,大概是真的呼吸不过来了,才探出头来大口呼吸,白皙的脸蛋儿红扑扑,可爱至极。

        “真的不会被灼伤……”薇尔莉特兴奋地趴在车窗玻璃上,努力地想要望穿整个世界。

        梁逸问道:“你没在白天活动过?”

        薇尔莉特说:“你这不是废话么,夜族人哪儿有资格在白天活动,瞅一眼太阳就会瞎……虽然这么看世界是灰色的,但白天的世界真的好漂亮,什么东西都能看清楚,而且还不用照明。”

        梁逸笑着说:“白天是懂黑夜的,只是不完全懂而已。”

        “里昂,你经常在白天活动吗?你刚刚抱我出来的时候是不是顶着太阳的?”薇尔莉特好奇地问。

        “这个问题……我还是展示一下吧,你先把头缩进春卷里,我能给你个surprise。”

        “春卷……ok,我期待着。”薇尔莉特低头钻进被窝,“好了,开始吧。”

        梁逸把劳斯莱斯停在路边,随即开门下车,绕到副驾驶旁的车门,轻轻敲响车窗:“好了,你可以钻出来看看真相了。”

        薇尔莉特满怀期待睁开眼睛——细雨下的梁逸,就算没有阳光做陪衬也显得那么光彩夺目。

        “oh    my    god!你……你竟然能在白天里活动!”薇尔莉特几乎是将脸贴在玻璃上,眼睛睁得齐大!

        “我说过,这世上总有奇迹发生,以后你应该百分之百相信我,”梁逸又敲了敲窗,“现在你再把头缩回去,我要开门上车了,免得待会儿阳光跑进来。”

        薇尔莉特重新缩回春卷儿,梁逸也开门上了车,然而就在关门的瞬间,前者如弹簧一样猛然窜出,深情地搂住梁逸,激动到哭泣:“是你,真的是你……”

        有的人穷极一生都无法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她却等到了,那个既负责任又温柔还能在阳光下行走的男人。

        梁逸苦笑道:“你先放手,我还要开车呢……”

        “不!我等了80多年,80多年……万一放手你又走了怎么办?!”薇尔莉特紧紧地搂住梁逸,一时半会儿估计是不愿撒手了。

        “呼……”梁逸笑叹一口气,“我再给你一个惊喜,你放手怎么样?”

        薇尔莉特相信梁逸的惊喜,抬头泪眼汪汪:“那要看惊喜的程度,如果不是真正的惊喜我绝不会放手。”

        “其实我不叫里昂,我姓梁,只是把它的拼音拆开来念,liang,梁,我真实姓名叫做梁逸,我是个华夏人。”

        梁逸取出手机,解锁面部变装,恢复了原来的华夏面孔,棱角分明的五官,原装搭配的笑容,坚毅果敢又不是温柔的气质,这回不谦虚了,他就是个十足的大帅哥!

        “这个惊喜,你满意了?”他眯着眼笑问道。

        薇尔莉特说:“这就是个梦!”

        梁逸将女人从怀中抽离,“这个梦很真实,并且永远不会醒来。”随即发动车辆继续往前行驶。

        “可为什么呢?为什么你能在阳光下行走?能教教我么?我也想拥有和你一样的能力。”薇尔莉特完全化身成了“小迷妹”,目不转睛地看着梁逸,仿佛永远都看不够。

        梁逸说:“等下次吧,马上就要到曼兰酒吧了,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解决。”

        薇尔莉特也把思想拉回现实,“乔纳森是埃尔文家族的世子爷,你就算没留下痕迹,他们也会顺藤摸瓜找上门来,况且其他家族的事情还没完全解决,”她忧心忡忡看着梁逸,“里昂,白天能相安无事,可今晚我们该怎么办?”

        梁逸淡然道:“埃尔文家族不会那么快反应过来的,至于其它家族,他们比谁都希望看到乔纳森的死,埃尔文家族的覆灭,只是谁都不愿意对这件事情负责,”他又轻哼:“不想负责又想受益,想得到挺美。这个黑锅总会有人来背,但绝不是我。”

        乔纳森的死只不过是个导火索,相持了几个月的大家族就等着谁来点燃这条导火索,现在梁逸作为一个局外人出现,顺便帮了各大家族一把,那么接下来的“地盘争夺战”也就顺理成章了。

        “对了,为什么罗森家族的人没在酒吧里出现过?”梁逸突然想起问道。

        薇尔莉特“呵呵”一笑:“罗森家族自持高人一等,觉得夜店这种娱乐场所只有莽夫才去,所以你在圣比尔城各大夜场中都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洁身自好是好事,但自持清高,贬低别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先前听提伯斯说,艾丽卡的父亲好像是菲茨将军,是么?是真的么?”梁逸又问。

        “嗯嗯,”薇尔莉特点点头,“艾丽卡就是菲茨将军的女儿,她曾经也是官僚家族的千金,只不过半年前她父亲菲茨将军在华夏西部战死,没有了强大的后盾,很多贵族也就不买账了,”她冷哼道:“反正夜族就这样子,从古自今都是贵族之间权力的游戏。”

        也难怪阿零当初让梁逸不要暴露身份,原来是这个原因,菲茨将军的死好说歹说也该由他来负责,“我听说菲茨将军不是还有个女儿么?她的丈夫就是罗森零。”

        薇尔莉特苦涩道:“那又怎么样呢?零公子虽然很优秀,但始终只是个私生子,期间关系很复杂的,不过金莎是嫁对人了,她现在应该很幸福吧?”她瞟了一眼梁逸,摇头感慨:“同样是两姐妹,艾丽卡不认命,想要追求自己的生活和爱,可结果呢?还不如金莎嫁对了如意郎君……所以一个女人呢,混得好真不如嫁得好。”

        梁逸笑道:“没错。”

        沉默。

        沉默了一小小会儿。

        “那个叫做‘苏菲’的守夜者一定很漂亮吧?”薇尔莉特开口打破沉默。

        梁逸反问薇尔莉特:“为什么你会突然问起她?”

        薇尔莉特说:“因为我羡慕她。我在你的眼中读到了对她的浓浓爱意,以及那种迫切想要找到她的心情。你一定很爱很爱她……”

        梁逸点头承认:“嗯,因为我们一起出生入死过。”

        薇尔莉特低下头,眼神充满了悲伤与无奈。

        梁逸很想解释什么,心里的长篇大论却不知该怎么出口,直到最后他言简意赅:“我是个多情的人。”

        薇尔莉特大概是明白了梁逸的意思,只是叹息:“谁又能凭爱意将富士山私有呢?”

        ……

        am7:30分,梁逸把薇尔莉特送回曼兰酒吧,却没有跟着进屋,只是嘱咐一声:“天黑之前我会来接你们。”随后便驱车离开了。

        am8:03分,梁逸回到森罗酒店,今日的行程很繁琐,他准备自己一个人单干,回来打算和伊芙琳交代一声。

        可谁知刚回到房间,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打翻了茶几,撞倒了桌子,手枪遗落在地上,一颗子弹也没能射出……种种一切都能表明,伊芙琳被人掳走了!

        梁逸试探了一番被窝,没有任何余温,伊芙琳被拐走的时候肯定在天亮之前,夜族人干的?

        伊芙琳心思单纯,心地善良,来圣彼尔城仅仅只有两天,除了和梁逸有过接触,那么只剩下昨天在华尔兹教堂遇见的哈鲁神父……

        梁逸不敢多想,开车直奔华尔兹大教堂!

        ……

        am8:30分,梁逸开车来到华尔兹教堂。

        铁门敞开着,哈鲁神父含笑站在门前,似乎早已等候多时。

        梁逸把车驶近哈鲁神父,冷声说道:“你该给一个解释。”

        哈鲁神父笑着指了指副驾驶:“方便我上车吗?里昂先生。”

        梁逸警惕道:“让我知道你的身份,并且让我相信你。”

        哈鲁神父从口袋里取出一枚徽章,h-icpo,高级搜查官,他笑问:“这样够证明我的身份了吗?”

        梁逸偏了偏头,示意让他上车。

        哈鲁神父坐上副驾驶,给梁逸指路:“往前开吧,在礼拜教堂前停下就行。”

        “伊芙琳是被你们抓走的?”梁逸还是不能够完全信任身旁这人,哪怕是守夜者也很有可能叛变,比如顾以诚。

        哈鲁神父说:“说‘抓走’就太粗鲁了,我们是把她请了过来。”

        梁逸冷声道:“可是我在酒店房间里看到的情形并不是‘请’。”

        哈鲁神父说:“我知道事先不打招呼就请走伊芙琳小姐有些冒然,但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她好,现在圣彼尔城已经被夜族人所占据,像她那样的神职人员活不了多久的。”

        梁逸说:“她最好毫发无损,不然你们会付出代价。”

        哈鲁神父笑道:“老实说,昨天我还真以为你们两个是夫妻,但后来把你们的面孔给了同事们做调查,才发现伊芙琳也是个神职人员,而且她还是在这座教堂受洗的。”

        “你应该解释这一切。”

        “请不要着急,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

        教堂还是那个教堂,但在哈鲁神父的带领下它就变成了一座充满机关和暗室的秘密城堡——在巨大的十字架下竟隐藏着一个地下入口,就如同进出地铁站一般,一尊扶梯直通地底,洁白无瑕的通道,人工智能手臂,从古朴的教堂穿越到先进的科技领域。

        “欢迎来到守夜组织在圣彼尔的分部。”

        掌握现代核心科技的守夜组织,怎么可能会被夜族人所覆灭,想想都觉得不太现实。

        梁逸把激动藏进心间,问哈鲁神父:“这座地下基地一共有多少守夜者?”

        哈鲁神父说:“以前是43人,但在和夜族人的对抗中死去了一部分,现在真正的守夜者只有37人。”

        梁逸疑惑:“真正的守夜者?难不成还有假的?”

        哈鲁神父摇头道:“不不不,地底下除了守夜者之外,还有夜族人,以及像伊芙琳修女这样的神职人员……我知道里昂先生心中有很多疑惑,等到了基地之后,你会明白一切的。”

        梁逸心里还真有种说不出的期待,守夜者和夜族人合作?这不就是他迫切想要寻找渠道么?

        华尔兹教堂的地底下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科技工厂,下了扶梯后,哈鲁神父又叫来一辆摆渡车,环绕走廊穿行了10分钟,最后在一处山清水秀的模拟花园里停下。

        地底下的生活不乏压抑,模拟花园便成了缓解压力的必要设施。此刻,花园中寥寥几人在散步,其中就包括伊芙琳。

        “梁先生!”

        伊芙琳提着裙子,像是多年不见主人回家的狗子,激动飞奔而来。她一头撞进梁逸的怀抱,“我还以为他们是绑架犯呢,没想到你真的来了!”

        梁逸全身上下打量着伊芙琳,“没受伤对不对?”

        伊芙琳摇头说:“没有,他们还请了我吃早饭……”随后他便拉着梁逸往人群走,“梁先生你跟我来,我介绍好朋友阿卡丽,还有戈登神父给你认识。”

        花园中除了伊芙琳,另外还有3男2女,他们一起朝梁逸走了过来。

        “这就是我和你提起过,在仁爱医院当医生的阿卡丽,怎么样,她是不是漂亮?”

        阿卡丽有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美丽的西欧人面孔,个子比伊芙琳高一些,眼睛里的杂糅要比伊芙琳多一些,她一定是个有城府的女人。

        “你也是守夜者?”梁逸眯着眼睛问。

        阿卡丽回答:“北欧中级搜查官。”

        伊芙琳捧着脸颊吃惊道:“阿卡丽,要不是今天来,我都不知道你是一名特工呢,以前和你一起上学的时候我怎么没发现……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阿卡丽微微一笑,把眼光停留在梁逸和伊芙琳之间,没有多说话。

        “你好,北欧特级搜查官,戈登。”

        戈登神父主动伸出手向梁逸问候,他留着大胡子,鼻子又大又挺,戴着一副无框小眼镜,长发乱糟糟的,块儿头比梁逸还要高大一些……总之给人的感觉是,身材壮硕却个人卫生水平不是很高的一名神父。

        梁逸欣然与之握手,“戈登神父的大名,早就听伊芙琳提起过。”

        戈登神父又把身旁其他几个人分别介绍了一遍:

        艾尔莎。一个成熟大方的中年女人,是分部生物部的高级科研组长,职别相当于高级搜查官。

        塞洛。一个精干爱笑,留着狂乱碎发的时髦中年男人,职别高级搜查官。

        本杰明。这群人中,唯一一个夜族人,b3级实力,不苟言笑,眼神中对梁逸充满了怀疑。他问:“能被主动邀请到基地里来,我想这位客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能做个自我介绍让我惊讶一下么?”

        梁逸微微一笑,取出自己的玫瑰金徽章:

        “华夏sss特级搜查官,梁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