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一十四章 阿门

第六百一十四章 阿门

        “梁先生,你快过来看!”伊芙琳还没走到布告栏前便大声惊呼起来。

        梁逸赶忙上前查看,“怎么了?”

        “你看这些灰色的东西是什么?”伊芙琳指着地面上一滩滩灰烬疑惑道。

        梁逸定睛一瞧,又蹲下撵了一挫近观了几秒钟,随手扬去道:“普通的灰尘而已,不必惊讶。”

        伊芙琳莫名有些恐惧,声音颤抖道:“可是……可是这些好像烧成了人的形状,而且你看这个……是不是牙齿?”

        “你看错了,并不是,这只是一团普通的灰而已。”

        梁逸无法找到其他理由来掩盖这些“灰烬”的真相,夜鬼在太阳下暴晒,血肉骨骼都会化作灰烬,只有少数人的牙齿得以幸存……这些骨灰中不仅有牙齿,还有一些大口径的子弹。

        想必夜鬼早就入侵过这里,数量不明确,死伤不明确,输赢也不明确。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座“华尔兹大教堂”先前一定驻扎了守夜者。

        守夜者要么是败了,要么是退了,否则绝不会把夜族人的骨灰留在这儿,不清理就匆匆离开。

        “可是梁先生——”

        “布告栏看了吗?”

        梁逸摇了摇头,示意结束这个话题。

        伊芙琳低头说:“布告栏上什么也没有……”

        梁逸说:“去教堂看看吧。”

        伊芙琳拉住梁逸的手,摇头劝道:“梁先生,我有预感这里已经变了,魔鬼或许曾经洗劫过这里,他们或离开,或留在这里,所以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去其他教会看看……”

        梁逸一定是要进去看的,“不如我送你出去,你在车里等我?”

        “这……”伊芙琳犹豫不决。

        “还是跟我一起去吧,就只是去教堂看看。”梁逸将伊芙琳拉至身边,笑道:“我会保护你的。”

        伊芙琳咬着嘴唇,点点头:“希望上帝还没有放弃这里。”

        梁逸笑着问:“这里是你们信教圣地,为什么还会被邪恶污染?”

        伊芙琳无奈道:“邪恶是无孔不入的,即便是神圣的教堂。”

        梁逸摇头说道:“信仰可以深信不疑,但什么驱魔,辟邪,大可摈弃,百无一用,上帝并保护不了你被恶魔侵害。”

        伊芙琳低着头不知脸上什么表情,要是换做以前她一定会冠冕堂皇地反驳,但现在她是不会了,的确,上帝从来没救过她,倒是梁逸救了她很多次。

        梁逸劝道:“别当什么神职人员了,过段日子老老实实跟我回东欧,教孩子们读书,帮阿琴种田喂猪,顺便再学几招杀生的本事,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梁先生!”伊芙琳与梁逸拉开一臂距离,认真且郑重:“你不能劝我这些,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你不能,你不能!”

        梁逸眯了眯眼睛,叹一口气:“好吧……那你今天中午想吃什么?”

        伊芙琳这才回到梁逸身旁:“我想吃华夏饭菜。”

        ……

        上午9:50分,从门口步行到大教堂足足用了20分钟,一路上还遇到过不少“骨灰堆”,以及散落在地上的子弹壳儿。

        伊芙琳几乎瑟缩在梁逸身后,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应该看出来,这里曾经发生过激烈的战斗。

        魔鬼已经彻底入侵了这里!

        一共47具夜族尸体,大部分是c级夜鬼,它们从大门口一路攻打到教堂大门,虽然付出了牺牲但也攻陷了守夜者的阵地。教堂敞开了半扇,阳光整队教堂却照射不进去,整座教堂一片漆黑。

        没有打斗的痕迹,却有夜鬼的气息。

        “梁先生,我们还是别进去了……”

        “跟在我身后,别说话。”

        梁逸将伊芙琳护在身后,既然已走到这儿,岂有退出之理,再说这大白天的,怕它做个甚?

        梁逸缓缓推开另一扇大门,“咯吱……”年久失修的大门有些钝化,刺耳的开门声回荡在空旷漆黑的教堂。阳光被彻底放了进去,直接照耀在正中央的十字架上——圣父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表情痛苦又慈悲。

        “天父,请原谅我的冒失……”

        伊芙琳在门口祷告了好久才敢踏入教堂。

        梁逸用高科技眼镜把教堂扫描了一遍,生命迹象为0。接着他又绕着大教堂转了一圈,每一排桌椅,每一张床帘,地上,墙上,天花板,全都检查了一遍,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连一丝灰尘都没有,更别说夜鬼的踪迹了。

        可为什么却有夜鬼的气息?难不成它们早些天还在这里弥留过?

        梁逸暗自否定脑中的胡思乱想,最根本的问题也是最简单的问题——现在是白天,当然不会有夜鬼了。

        也许应该晚上独自来看看,可黑夜和白天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或许晚上来了就不那么容易出得去了。

        今晚还有更重要的事得做,改夜再来一探。

        梁逸心想着就要招呼伊芙琳离开,可一转身还没开口却发现伊芙琳没了踪影!刚刚他自顾试探周围,完全忘记了身后还有个女人。

        “伊芙琳!”

        他大声呼喊,急忙冲出教堂!

        “梁先生,我在这儿呢!”伊芙琳从门外探出脑袋,笑着与梁逸打招呼。

        “你要去哪儿就跟我说一声,不然——”梁逸刚走出教堂便因眼前的一幕止住了声。

        教堂门口站着一个身材矮小,穿着修道服的五旬老头,他脖子上挂着十字架,手里拿着《圣经》,面带微笑与伊芙琳交谈。是个神父。

        “你出来,应该跟我说一声。”梁逸板着脸对伊芙琳说。

        伊芙琳低头致歉:“不好意思嘛,我是见到神父太兴奋了,没想到这座教堂里还有其他人。”

        神父慈祥地笑了笑,    伸手与梁逸打招呼:“听夫人叫你梁先生是吗?你好,我是哈鲁。”

        梁逸欣然与之握手,并纠正道:“其实我叫里昂,梁是她对我的称呼。”

        “其实我——”伊芙琳正想解释“夫人”这个词,但梁逸一把搂过她的腰,与跟前的哈鲁神父介绍:“这位是我的妻子,伊芙琳。”

        在这座教堂,平白无故出现任何一个人都是可疑的,轻易暴露身份是大忌!

        “梁……”伊芙琳瞥了一眼梁逸,从方方面面都能理解梁逸的用意,她绷紧身体和腰杆,兴奋又抵触地配合梁逸演戏。

        “哈伦神父,华尔兹是圣比尔最大的教堂,为什么它突然荒废了?”伊芙琳迫切问道。

        哈鲁神父遗憾道:“听说是遇到了一群劫匪,他们抢走了教堂里的所有财产,并屠杀了教堂里的所有修士和教务人员……”

        伊芙琳捂嘴惊呼:“天呐……那一路上我们发现的灰烬就是?……”

        哈鲁神父哀叹道:“听说那群劫匪为了毁尸灭迹,将杀死的众人全都烧成了灰烬,这些人肯定是邪教徒!趁着世界爆发灾难做出这种惨绝人寰的事,唉……”

        伊芙琳很快便红了眼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魔鬼降临人间……哈鲁神父,你报警了吗?警察怎么说?”

        哈鲁神父摇头道:“我昨天才从切尔西城赶到圣比尔,还没来得及报警,这毕竟是一件不小的事,根据教会的意思我得先统计伤亡人数……这里太多事情要做了,我根本抽不出空。”

        伊芙琳义正言辞道:“我留下来帮您吧!”

        梁逸搂紧伊芙琳,低声道:“伊芙琳,你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比如照顾我们的孩子,你不能留下来。”

        伊芙琳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梁逸:“可是这儿发生了这么惨烈的一件事,我身为……身为一个虔诚的信徒,我希望为它做点儿什么。”

        梁逸严肃道:“你能留下来做什么?你只会留下来给神父添乱,我们还是回去吧,现在已经是午饭时间了。”

        哈鲁神父也没有留客,轻声致歉:“不好意思里昂先生和太太,我们的物资实在紧缺,不然就留你们吃午饭了。”

        梁逸招呼也没打,拉着伊芙琳就往门外走去,伊芙琳来回打量哈鲁神父,低声问梁逸:“你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我们当着神父的面翻墙出去么?”

        梁逸顿下脚步,“你倒是提醒了我。”他转身礼貌地招呼神父:“哈鲁神父,你能来帮我们开下门吗?我们可不想再翻墙出去了。”

        伊芙琳咬牙羞愤:“你怎么能把这么粗鲁的事说出来呢,虔诚的信徒是不会翻墙的!”

        “嘘……”梁逸只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不要再说话。

        哈鲁神父小跑上前来,笑着说:“其实里昂先生和太太应该按门铃的,我是怕小偷来偷东西,所以把大门关闭了,你们也知道现在外面的情况,干非法勾当的大有人在,他们可一点也不怕上帝的谴责,呵呵……”

        伊芙琳红着脸道歉:“对不起,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才翻墙进来的……唉,幸亏神父您没把我们当成小偷,不然到了警察局还真不好解释。”

        哈鲁神父问:“说起来,二位怎么会来参拜华尔兹教堂呢?”

        梁逸随便找了个借口:“我们前几天才从远方回来,伊芙琳是个虔诚的教徒,她非要在圣父面前还愿,所以迫不得已才用这种方式爬进来,实在不好意思。”

        伊芙琳又问:“哈鲁神父,除了华尔兹教堂,圣比尔城内其它教堂还对外开放吗?我太想去做礼拜了。”

        哈鲁神父遗憾地摇了摇头:“除了华尔兹教堂之外,其它几座大教堂,包括天主和东正都遭到了邪教徒的攻击和掠夺,在5个月前教会下达了禁令。”

        伊芙琳紧搂着梁逸的手臂,悲愤交加!

        很快,3人一起走至大铁门口。哈鲁神父取出钥匙打开铁门,将梁逸和伊芙琳放了出去。

        “哈鲁神父,这是我的电话,如果教堂重新开张,请务必通知我,”梁逸递给哈鲁神父一张写有自己电话的纸条,偏望着身旁饱含泪水的伊芙琳,“毕竟我的妻子是个虔诚的信徒,我很将就她的信仰。”

        哈鲁神父接过纸条,在梁逸和伊芙琳转身之际,恳求道:“里昂先生,这件事情我们教会自己会想办法处理,所以希望你们不要报警,省得再添加麻烦。”

        伊芙琳用梁逸的衣袖擦了擦眼泪,保证道:“你放心哈鲁神父,我会的,我会为死者祈祷,为你们祝福的,”她在胸口画了个十字:“阿门。”

        哈鲁神父也回之一礼:“上帝会祝福你们的,阿门。”

        梁逸暗嗤一声,在他看来,这所谓仁爱仁慈的哈鲁神父,就是个满口谎言的骗子。他言语中的破绽都懒得去挑了,总之快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另寻时间再来一探究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