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一十三章 华尔兹教堂

第六百一十三章 华尔兹教堂

        这条裙子上有些几何碎花图案,五彩缤纷,非常前卫。灰姑娘往往都需要装饰才能变得无与伦比。

        梁逸也换了一件白衬衫,遮挡满背的伤口。等做完这最后一件事,时间已来到凌晨5:43分,黎明晨曦已经在蓄力,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迸发而出。

        “要不你就留在酒吧,上面反正有很多空房间。”薇尔莉特望着天边的晨曦,眉宇间隐隐有些担忧。

        梁逸说:“我对阳光无所畏惧。”

        薇尔莉特皱眉道:“你又何必逞强呢?你的背再不治疗可能会永远烂掉,紫外线对夜族人的杀伤力不同于其它,伤口是无法痊愈的。”

        “走了,谢谢你的裙子。”

        梁逸不想再多耽搁时间,如果黎明真的出来了,他再离开岂不是暴露了身份?

        薇尔莉特犹豫了一会儿,没有相送也没有再见,就静静地站在门口望着梁逸的背影消失在走廊。过后,她的心就空了,独自一人坐上吧台,捂着额头一边饮酒一边啜泣。

        一夜之间,她的心判若两人。

        ……

        清晨6:13分,梁逸回到森罗酒店。

        房中的伊芙琳还在熟睡,她双手搭在小腹间,安详地平躺在床上,呼吸均匀,静若处子。修身养性十几年,她培养了一种难得可贵的气质。

        梁逸在行李箱中找了一瓶血色药丸,仰头灌下大半瓶,静待了几分钟,背部灼烧的皮肤开始重新生长,又痒又疼。

        或许是疼痛导致的喘息太急促,吵醒了睡得安静的伊芙琳。

        伊芙琳猛然睁开眼,抓过藏在台灯后的手枪就瞄准梁逸,“你……你是谁!”

        梁逸好像忘记取下自己脸上的面具了,他用手机控制变脸,恢复了原先英俊的模样,叹道:“我是梁逸。”

        “梁先生……”伊芙琳顾不得穿衣服,蹦下床冲到梁逸跟前,盯着他的脸想摸又不敢伸出手:“你刚刚怎么是那副模样?吓得我差点开枪了。”

        “你已经学会警惕了不是么?”梁逸笑着坐回沙发,点燃一支香烟,吩咐:“帮我烧一壶茶,我送你一件礼物。”

        伊芙琳欣然而为之,随后坐在的梁逸身旁,睁大眼睛,满怀期待。

        梁逸从挎包里取出哪件折叠好的碎花痒裙递给伊芙琳:“我不知道你认不认识这款,但听她说,这是去年最流行的限量版,虽然花花绿绿了些,却是最好看的一件。”

        伊芙琳敞开裙子,在领口后找到了商标,惊讶兴奋到飞起:“天呐……这是……这是……每个女人都应该知道的国际名牌,这真的是送给我的?”

        梁逸笑道:“换上看一看吧,等吃完早饭,我们还要去教堂。”                “请允许我亲吻你的脸颊,表示由衷的感谢。可以吗梁先生?”伊芙琳闪烁着目光。

        梁逸侧过脸颊:“亲。”

        伊芙琳柔唇还没触碰到梁逸,她的脸颊先是红了起来,轻轻一蹭,抱着裙子跑进卫生间。

        很纯很暧昧对么?

        ……

        伊芙琳穿上这条裙子非常美丽,她就像是一颗含苞待放的花朵,正常的时候是百合花,脸红的时候像朵郁金香。她还差一点气质,成熟女人的知性美。

        “我必须换上刚刚那张面具才能出去,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我只能说,圣比尔城里的人太虚伪了,华夏面孔又怎么了?我就觉得华夏男人又帅又有魅力。”

        梁逸温尔一笑,用手机控制变脸,戴上眼镜的他其实与伊芙琳非常般配,两个人都像是20出头的学生。

        “走,去华尔兹教堂。”

        ……

        早上8:30分,梁逸开车从罗森酒店出发,一路上他的心是杂乱的,薇尔莉特说过,守夜者已经全部被清除——圣比尔的守夜者多数会伪装成神父或神职人员,那么教堂里的人难免会成为夜族人的严打对象,此去会不会发生意外?那所谓的圣殿之门到底又是什么?

        “能在华尔兹教堂修道,是作为一名神职人员的最高荣誉,我的好朋友阿卡丽就居住在这里,她平时会在教堂旁的仁爱医院里当医生,她是一名妇科医生,呵呵……”

        伊芙琳一路都保持着亢奋的状态,回家归乡,怕是现世最难得可贵的事情了。

        “你不打算回艾尔市了吗?”梁逸问道。

        伊芙琳说:“肯定要回去啊,我还有一群可爱的孩子们要照顾呢,算起来我已经有10个月没回教堂里报告自己的教务了,等完成自己的工作后,我就回去见孩子们。”

        梁逸笑道:“你也把来来回回想得太轻松了。”

        伊芙琳闭眼祷告:“我相信灾难一定会过去,美好的很快就会到来的。”

        梁逸说:“这个时候,盲目乐观不如理性悲观,这样才能让你更加适应环境和接受现实。”

        伊芙琳说:“不要。”

        她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了梁逸,从今往后任性也不用担心受到伤害。

        梁逸点燃一支香烟,驾驶轿车穿梭在空旷的外环街道,道路两旁是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森林,一望无际的绿海中间穿插了一条笔直的公路,即便感觉没有尽头,也不会觉得视觉疲劳。

        圣比尔的森林,实在是个美丽的地方。

        苏菲,你在哪儿呢?你在哪儿呢……

        ……上午9:20分,轿车在华尔兹大教堂的正门停下。

        教堂大铁门完全关闭,杂草已从砖缝中生长而出,四周的花卉早已凋零枯萎,银杏的落叶与灰垢重叠,淡淡的忧伤,浅浅的幽静,让纤瘦尖峭的哥特式建筑更加空灵和神秘。

        “看样子,这座寺庙已经荒废很久了。”

        “这里是教堂,可不是寺庙。”

        “性质差不多,洋和尚住的地方。”

        梁逸试着拉了拉铁门,“哗哗哗……”地响动,黑色的漆面有些已经破损,露出腐蚀的铁锈。

        “怎么会这样呢……今天是礼拜天呢,教堂不会关门的,难道只开了侧门?”伊芙琳紧着脸颊,满怀期待却吃了闭门羹,心里非常失落。

        梁逸摇头说道:“大门都不开,你还指望它开侧门?看地上的痕迹就知道,它已经关闭很久了。”

        “会不会转移到其它教堂了?毕竟现在经济不景气,维持这么大一座教堂是需要资本的,我们找找看附近有没有贴公告……”伊芙琳焦急地想要从围墙上寻找线索,可越是这样她越是紧张,墙壁上除了厚厚一层灰垢之外,便再也没有其它信息了。

        “梁先生,我们该怎么办?”她悲伤地求助梁逸。

        梁逸提议道:“教堂没有电话么?或者你联系一下你的好闺蜜?”

        伊芙琳摇着脑袋:“打不通,阿卡丽的所有联系方式都下线了,我也不知道原因。”

        “那回去吃午饭?找当地政府问一问?或者我们进去看一看?”

        伊芙琳思考了一会儿,决定道:“我想进去看看,说不定他们的公告是贴在布告栏上的。”

        “good,idea.”

        “可是我们怎么进去?铁门锁得这么严实。”

        “一脚踹开。”

        “不能破坏公共财产的。”

        “爬墙。”

        伊芙琳望着3m多高还没有落脚地的外围墙,心里有些胆怯:“虽然我小时候也干过不少翻墙的勾当,但是我这条裙子……万一被刮坏了怎么办?”

        梁逸轻笑一声,二话没说,一把抱起伊芙琳,一步两步三步,徒步蹬墙如蜻蜓点水,不过眨眼的功夫便悄然落在了内围,他轻轻放下伊芙琳:“搞定了。”

        伊芙琳搓了搓自己惊讶的脸蛋儿,反正也不是头一次见识梁逸的本领了。

        “找找看?”

        “我知道布告栏在哪儿,跟我来。”

        伊芙琳提起裙子,奔跑的样子非常狂野。或许她内心就是个狂野的女人呢?

        梁逸快步跟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