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一十二章 白天不懂夜的黑

第六百一十二章 白天不懂夜的黑

        杀人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觉?这个问题对于梁逸而言似乎已经麻木了,他以前是当过将军的,虽然多数在营帐里沙盘点兵,但偶尔鼓舞士气的时候也会带头冲锋,每一次亲临战场,杀敌少则数百,多则上千上万。他的宝剑实在太锋利,手起刀落就是一颗人头,一抹鲜血,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后来的麻木,再到最后无所畏惧,久而久之,杀生也就成了家常便饭。

        梁逸不能把自己杀人的经历说给薇尔莉特听,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迹。把杀人数拿来炫耀的人,这辈子是屠夫,下辈子可能就会变成被屠宰的畜生,天道是有轮回的。

        400多个夜族人,在一瞬间便烧被成了飞灰,除非是梁逸这样把杀人当做家常便饭的人,不然谁都会感到恐惧。

        艾丽卡虽然是酒吧老板娘,但几乎是一杯倒的酒量,这次她一口气灌下了一整瓶伏特加,当场就醉得不省人事,倒下前她高喊了一句话:“希望我就在睡梦中死去,晚安!”

        佩西扶着艾丽卡回房间休息,天真烂漫已变得愁眉苦脸,薇尔莉特亲吻着她的额头,安慰她:“佩西,我们不会有事的,你相信我……”

        梁逸坐在泳池门口默默吸烟,现在是凌晨4点钟,最多还有2个小时太阳就会从东边升起。他虽然扮演着夜族人的角色,但他从没遗失过对黎明的渴望。

        薇尔莉特站在走廊里,和梁逸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她就像是个监视者,监视着梁逸的一举一动,哪怕是梁逸抬一抬手,她都会显得十分紧张。

        “为什么不过来坐?怕我强.奸你么?”梁逸开口问道。

        这肯定是薇尔莉特担心的一部分,如果梁逸想要伤害她,几乎是易如反掌的。她说:“我无法做到像你那样,坐在屠宰场里还镇定自若。”

        梁逸有些惊讶:“你没杀过人?”

        薇尔莉特说:“为什么要杀人?”

        梁逸有些质疑:“人类你都没杀过?或者说是抱着他们的脖子吸血都没有么?”

        薇尔莉特摇头道:“我从没喝过热血,我不喜欢喝血。”

        梁逸摇头笑道:“这说明你还年轻,你还有一颗叛逆的心。”

        薇尔莉特没说话了,继续监视梁逸。

        梁逸掐灭一支烟,又点燃一支新的,回头招呼道:“你站得那么远不累么?靠我近一些,这样我们的谈话才不会被第三个人知道……如果我们的谈话被其他人知道,他把这些秘密泄露了出去,会死很多人。”

        薇尔莉特硬着头皮走向梁逸,但还是在门口停下了脚步,她问梁逸:“你不相信这世界上有灵魂存在么?我甚至能听到被你所杀的那些亡灵再咆哮!”

        梁逸说:“我听得见,还看得见。”

        薇尔莉特紧张起来:“你……看得见?”

        梁逸“嗯”了一声,含着香烟乱指一通:“这边是西尔维族人的鬼魂,这边是那个什么侯爵家的鬼魂,这边还有个穿3点比基尼的女人,她阴气森森的完全没了性感的韵味,还有那只叫做‘基巴’的狗……他们全都在向我咆哮:‘我要拉你下地狱,你要为我的死负责,我要杀了你’!”

        薇尔莉特吓得步步后退,嘴唇颤抖不知道说些什么。

        梁逸长长吐出一口烟气,冷笑道:“但我就坐在这儿,舒服地吸着香烟,试问我杀了他们,他们又能耐我何?”

        薇尔莉特颤声骂道:“你这个疯子……”

        梁逸笑了笑,继续招呼道:“过来坐吧,人是我杀的,它们不会伤害你,我在这儿它们也不敢伤害你。”

        薇尔莉特厌恶道:“这不可能,我无法与恶魔同行。”

        “你看我这儿。”

        梁逸侧过自己的背部,整块皮肉全被紫外线烤成了焦红色,血色药丸已经赠送给艾丽卡,他无法及时复原,现在已疼得没了知觉。不致命的伤,都是小伤,他能忍。

        薇尔莉特瞳孔放缩,暗自捂着嘴巴,那一句到喉咙的“偶买噶”被硬生生地憋了回去,换成了一句:“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如果不放紫外线炸弹,没人能伤得了你。”

        “其实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但偏偏这个时候你出现了,你如果和艾丽卡与佩西走得一样慢的话,也会毫发无损的,可谁又知道你这么有责任心?我不知道你有责任心,但我有仁慈之心,我不希望一个手都没被男人碰过的女人就这么死去,于是救了你,受了伤,被你看穿了身份……蝴蝶扇动翅膀引发一场风暴,今天我如果再多出几次意外,就很可能会改变世界的命运,”梁逸转过身来,静悄悄地看着薇尔莉特,问道:“那么请思考,最终的问题出在哪里?”

        最终的问题出在梁逸拯救了这个女人,如果他不救这个女人,说不定他已经回到酒店,更可能已经和伊芙琳干柴烈火缠绵得尽性了。

        薇尔莉特咬了咬嘴唇,低声骂道:“疯子,乱七八糟的疯子……”

        “过来坐?”梁逸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位,再次邀请。

        “疯子,真是个疯子……”薇尔莉特骂骂咧咧地走进了游泳池,在梁逸身旁轻轻坐下。

        “会沁屁股么?”梁逸笑着问。

        “什么?”薇尔莉特压了压自己的裙边,又薄又紧,完美挤出了沟壑与轮廓。

        “没什么,”梁逸摇了摇头,隔了一会儿才问:“我很好奇,你们这么漂亮,为什么不嫁人?难道非要贵族公子所不嫁?”

        薇尔莉特笑道:“呵……你觉得我漂亮?就算是漂亮,但又有什么用,这个世上实在不缺少漂亮的女人,缺的是好男人。”

        梁逸开玩笑道:“我为了救你被烧得体无完肤,你都舍不得夸我是个好男人。看来你心中对‘好男人’的要求很高。”

        薇尔莉特低头冷笑了一声,“里昂先生,我不想跟你谈这些个人情感问题,对不起。”

        长时间不谈恋爱的女人,内心要比常人敏感得多,梁逸不好问薇尔莉特年龄问题,但活了7-80年那是肯定有的。守身如玉80年,这样的女人能有多狠?

        梁逸丢掉烟头,接着再续一支,“现在是凌晨4:47分,5点30分我就要离开,我知道你内心与很多疑惑,你问,我答,抓紧了,时间是不经磨的。”

        “都快天亮了,你要去哪儿?”薇尔莉特有些紧张。

        “怎么?你是担心我会被太阳晒死,还是怕我一去不回?”梁逸反问道。

        薇尔莉特说:“你做哪件事都不对……”

        梁逸承诺道:“明天晚上我会来,具体时间不确定。”

        薇尔莉特焦急道:“你要怎么帮我们?明天晚上各大家族肯定会来找人,即便这件事情可以推给守夜者,但事情发生在我们酒吧,总有人会借机找麻烦……”

        梁逸将手搭上薇尔莉特肩膀,轻声道:“你该相信我。”

        薇尔莉特挪了挪位置,抖开梁逸的手,擦了擦被梁逸碰过的位置,脸上写满了嫌弃。

        梁逸弹弹烟灰,苦笑道:“至于这样么……”

        薇尔莉特直言道:“你的手表面上虽然不脏,但背地里沾了太多污血……我既没有洁癖也并不矫情,可就是讨厌你这样的人,而且你的长相也是我讨厌的类型,缠表面看起来斯斯文文,其实比谁都狠毒。”

        她以为撕开了梁逸的所有伪装,其实不然,还有最后一层也是最基础的面具没有揭开。

        梁逸笑而不语,总有一天这个性格直率、爱恨分明的女人会对他刮目相看,或者以身相许?

        阿零说过,想要提高血脉传承的概率,夜族男人应该和夜族女人共同孕育结晶;以往的梁逸决不会考虑什么血脉传承问题,但现在他的思想完全发生了改变,既然他是人族和夜族所创造的奇迹,那为什么不让这个奇迹继续传承下去?

        不论是外星虫族还是蛮荒者,它们的基因都太强了,没有科技的人类根本无法和它们硬碰硬……未来需要一批更强的基因战士来引导人类胜利,守夜组织的强化舱只是皮毛,想要塑造真正的超级战士,还需要融合夜族的力量,就比如梁逸这样的人。

        虽然把自己当成“小白鼠”是一件很可悲的事,但一切都是为了人类的未来,咬咬牙也能忍耐!

        “你是守夜者么?”薇尔莉特又问。

        梁逸眯了眯眼,把问题又抛了回去:“你觉得呢。”

        薇尔莉特猜测:“你应该不是,守夜者已经有好几个月没在圣彼尔城出现过了,听每次来喝酒的贵族人说,守夜者已经被全部清缴。”

        梁逸低头默默地吸着烟,口中喃喃:“苏菲……”

        “她是你的爱人?”薇尔莉特听到了。

        梁逸说:“她是一个守夜者。”

        “你竟然爱上了一个守夜者,”薇尔莉特眼睛闪亮,但很快又变得暗淡,她偏头问梁逸:“她不仅是人类,还是个守夜者,而且是我们的天敌……你爱她一定不容易。”

        梁逸笑道:“现在你总该知道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男人了?”

        薇尔莉特说:“可我还是很反感你,你城府太深了,适合当主宰者,不适合做普通人。而我是个普通人,我只想和普通人交流。”

        梁逸问:“你喜欢人类?”

        薇尔莉特点了点头,但随后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愫,以前酒吧招过几个年轻的人类小伙子,我们都喜欢和他们开玩笑,但也仅仅局限于玩笑。”

        不难听出,她的语气中捎带了丝丝遗憾。

        梁逸说道:“人类的生命很短暂,他们没办法复杂。如果给他们和夜族一样的生命,一样的能力,也许他们会比夜族人更疯狂,就比如1楼和2楼里的那些年轻人,明明可以享受明媚温暖的阳光,却偏偏喜欢在黑夜里沉沦。”

        薇尔莉特遗憾地叹了口气:“可惜这世界上没有能活过夜族的人类,就算有也无法走到一起,一个注定属于黑夜,一个只能习惯白天。黑夜不知天的白,白天不懂夜的黑。”

        梁逸掐灭最后一支烟头,凌晨5点了,他起身问道:“你信不信,这个世界上有和夜族一样长寿,既能在白天行走,又能读懂夜的黑的人。”

        薇尔莉特“呵呵”一笑,也跟着站起身来,全当这是个笑话。

        “这世界上总有奇迹发生的。”

        梁逸伸了个懒腰,转头对薇尔莉特说:“对了,我还有一件私事想请你帮忙。”

        “你不应该伸懒腰的,这样会撕扯背部肌肉……”薇尔莉特皱眉一句关心,随后才说:“你要帮的忙我只能力所能及。”

        梁逸说道:“我需要一条裙子,领口高一些,裙摆就算不过膝盖也要和膝盖持平。”

        薇尔莉特眼眸中闪过一丝笑意,说:“你只需要告诉我她的身高和体重,最好腰围也提供一下。”

        梁逸轻抚着下巴,一边比对着薇尔莉特一边说:“她可能比你矮一些,165cm左右,体重大概50-53kg之间,腰围……腰围大概这么大!”

        他顺着记忆比划出了一个椭圆形,但概念始终太笼统了,他自己都摇头:“她的腰围没有这么细,还得再粗一些,臀围比一般女人的要翘一些,”他又不经意地瞟了一眼薇尔莉特:“但还是比你小一点,毕竟她人比你矮……至于胸围么?”她又看着自己的手掌,没抓过哪儿知道形状?况且伊芙琳总是深藏不露,难以估算。

        “行了行了,我正好有一件偏小的裙子,给佩西穿又显大了一些,可能正适合你那位。”

        “什么颜色?”

        “五彩斑斓。”

        “有没有低调一点的?”

        “那可是去年最流行的一款,还是限量版的,送给你就偷着乐吧!”

        二人聊着聊着,似乎也变得熟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