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八章 这东西我当饭吃

第六百零八章 这东西我当饭吃

        梁逸坐在吧台椅上,都要比眼前的短发女人高上一些,他眯着眼问:“怎么?你对我的名字有些特别的见解吗?”

        短发女人就坐在梁逸身旁,说:“没呢,里昂一般都是亚美男人才会取的名字,你是亚美人吗?”

        梁逸摇头说:“我来自艾尔市。”

        “艾尔市以前可是西尔维家族的地盘。”

        金发老板娘猫着诱人的步伐走向梁逸,酒红色短裙,大胆张扬的低胸v领,似火烈焰红唇,一双暗红色的瞳装点了她身上所有的美。还能怎么形容?天上娇娥,地上尤物。

        老板娘对着梁逸坐下,高高地翘起二郎腿,当然这是必要的一种姿势,否则她裙底的风光会一览无余。

        3个夜族女人,每一个都有她们独特的气质。夜族女人的确比人类女人美丽一些,岁月会沉淀智慧,智慧会增加知性美。

        梁逸唆了口白开水,声音一点儿也不优雅,“可那是以前不是么?现在艾尔市是罗森家族的七公子掌权。”

        “零少爷?噢……他真是个英俊,儒雅,帅气,智慧,完美的男人。”佩西像个少女般对着天花板憧憬。

        “零的确是个有才能的好男人,他终于实现自己的梦想,雄霸一方了,呵呵……”老板娘艾丽卡抿了一口葡萄酒,语气中带着由衷的祝福。

        也许老板娘是阿零的“旧情人”?情人最后难免沦为了朋友。

        艾丽卡展颜一笑,伸手欢迎梁逸:“既然你是零的朋友,那也就是我们的朋友,很高兴见到你,我叫艾丽卡。”

        艾丽卡其实很年轻,如果她不化浓浓的妆容,不穿显成熟的裙子,年龄不会比薇尔莉特大多少,30出头但绝不会太多,成熟赋予了她几乎完美的气质和容貌,特别是这一笑,更加风情万种。

        梁逸握了握艾丽卡的手,自我介绍道:“我叫里昂,很高兴见到你。”

        “哇哦!这家伙是个直男耶!”佩西惊呼地指着梁逸和艾丽卡相握的手,“平常男人巴不得亲吻我们美丽的艾丽卡,你却只是握个手,真是奇怪呢!”

        薇尔莉特瞟了一眼梁逸,冷声说:“佩西,你别忘了他是东边艾尔市的人,那里的人靠养殖种田起家,一向不太懂得礼仪。”

        傲慢与偏见无处不在,甚至说在这只“黑天鹅”的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薇尔莉特,你得改改你的性格,只是一个礼节而已,”艾丽卡带着责备的语气说,“你这么懂礼貌,但你从来没有让哪个男人吻过你的手对么?”

        佩西咬着汽水吸管说:“我可以证明,上次乔纳森公子亲自邀请她跳舞,却碰了一鼻子灰,哈哈哈,我想那位世家公子这辈子都没遇到这么尴尬的事情吧?”

        艾丽卡轻叹:“可那一段时间,导致我们损失了很多钱。”

        薇尔莉特冷声道:“但我们不是招待女郎?应该懂得拒绝,这是尊严问题。”

        佩西托着腮憧憬道:“可那是跳舞,而且还是和帅气迷人的贵族世子跳舞,深情的对视,优雅的华尔兹,然后坠入爱河,去缠绵去放纵……”

        薇尔莉特指着门外说:“你现在可以去参加他们的派对,这几天总有不同家族的在,哪怕没有贵族公子也有他们最忠诚的部下,你在他们身上一样能收获到快感,但如果他掐着你的脖子,让你窒息时可不要后悔。”

        佩西低头喝汽水,不敢说话了。

        梁逸问:“为什么会这样?”

        话音还没落下,薇尔莉特便说:“这不是你们男人的通性么?”

        梁逸说:“你不能以偏概全。”

        没错,夜族男人和人族男人是不一样的,夜族的男人似乎从骨子里就有歧视女性的想法,包括像阿零这样的人也有略微倾向,夜族男人多数认为女人就是他们发泄    欲望的胯/下玩物。

        这3个女人能维持这么大一间酒吧,应该是不容易的。

        “自从那该死的病毒爆发开始,圣彼尔的夜族人就无缘无故地多了起来,这段时间来,每天都有夜族人来我的酒吧买醉,他们酗酒,暴力,但同时有温柔,英俊,常常有一些小姑娘认为陪们跳一支舞,睡一觉就能变成贵妇,呵呵……”

        艾丽卡递给梁逸一支香烟,自己也燃上一支,一边吞吐一边说:“结果第二天醒来,夜族女招待普遍伤痕累累,而人类女招待多数会被吸干血液。在贵族公子的眼中,女人要么成为玩具,要么成为食物。”

        薇尔莉特扔掉抹布,认真地对艾丽卡说:“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把这间酒吧关了,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出大事的。”

        佩西托着腮,噘着嘴巴说:“现在外面买瓶水都要十几倍的价格,我们的鲜血来源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像那些低等夜族人一样把流浪汉当成食物么?不……艾丽卡,那些过街老鼠的血是臭的,我宁愿喝羊血都不喝他们的血。”

        梁逸从挎包里取出装满“血色药丸”的药瓶,在3个大美人儿的眼前晃了晃,问道:“你们平时有吃这个么?”

        3个大美人儿对视了一眼,由佩西抢过梁逸手中的药瓶,揭开瓶塞,大惊失色:“天呐,里昂先生,你一定是隐藏的贵族吧?这么多药丸你是从哪儿来的?”

        梁逸疑惑道:“它难道不是代替血液的食物?”

        薇尔莉秀眉微蹙,高冷的眼神终于有了别样情愫,她问:“你平时都把这东西当饭吃?”

        梁逸眯着眼睛,瞧着3个女人惊讶的样子,心里估约这玩意儿非常难得,但他一直都在吃这个东西,酒店的大箱子里还放着十来瓶——

        西尔维家族在东桑偷偷秘制这些药丸,然后售卖给娱乐场所,牟取暴利的同时还能转化血徒。梁逸和野原一夫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海上毒窝”拔出,西尔维家族的三公子威克斯·维克托就死在了那艘船上……在逃出生天之前,野原一夫获取了“制毒配方”,并用垃圾船带回来整整一船血色药丸。

        梁逸手中的血色药丸就是从东桑带出来的,因为根本不用担心损耗,平时都是拿来当饭吃、当糖嚼的……难不成在圣彼尔城里,只有贵族才有资格吃血色药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