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九章 林荫小道

第五百九十九章 林荫小道

        晚上11:17分,梁逸回到马场,和阿零出去这一趟是非常有意义的,或者说回艾尔市见阿零是极其有必要的,虽然计划还在纸上谈兵,但目的已经有了方向,只剩下慢慢实践与慢慢实现。

        “哒哒哒……”

        敲响小木屋的门。

        “琴小姐,现在还没到11点半,我准时回来了。”梁逸笑着轻喊。

        等了几分钟,却不见人回应。

        “难道是睡着了?”

        梁逸暗自低语,正要推门而入,但同时眼睛一转,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心想,何不爬窗户进去再给她一个惊喜?于是便偷偷绕到木屋后,攀着屋檐的排水管道爬上卧室窗台,吸取上次教训,他开启夜视眼,打算先看清楚再上床,可他刚把头撑起来,还没瞧上一眼——

        “嗖!”

        一柄闪闪发亮的刀刃迎面袭来!

        他赶紧缩身,从窗台上跳了下去,刚一落地,那持刀之人也跟着跳了下来!

        她穿着一件复古的蕾丝短裙,精致美丽的脸庞与凶狠之色完全不搭,她握着一柄寒气逼人的弯刀,看梁逸的眼神全是杀意!

        “金莎?”梁逸微微皱眉。

        金莎一步一步走向梁逸:“你杀了我父亲!”

        梁逸选择性后退,缓缓解释道:“和你父亲的那场对抗一开始是我输了,但后来他自己贪婪地想要喝我的血,才导致死于非命。”

        “放下你的那套说辞!你利用我,玩弄我,羞辱我,还杀了我父亲……我现在要你血债血偿!”

        金莎越说越偏激,红着眼睛冲向梁逸。

        解释不通那就无需再多解释,梁逸很轻松地便抓住了金莎的胳膊,反手一扭将她束缚在身前,再随手一掐——

        “哐当!”

        弯刀落地,这场毫无意义的刺杀也就此落幕。

        “我无法再和你解释太多,但希望你能冷静下来,如果你再这么冒然,凭你丈夫的性格,他肯定会把你休了!”梁逸低声呵道。

        金莎哑然失色,眼泪决堤而出,低声痛哭起来,“不,你不能在剥夺我的爱人了,梁逸,你这个混蛋……”

        梁逸踢开地上的弯刀,缓缓将金莎放开,嘱咐道:“趁他还没发现,你赶紧回去吧,如果你需要人送你,我也很乐意效劳。”

        金莎掩面蹲在地上,哭声可谓撕心裂肺。

        “滴滴滴……”

        一辆轿车从公路上飞驰而来,很快便停在了金莎身旁,车上下来两个身穿西装的魁梧男人,很恭敬地对金莎说:“夫人,公子让我们来请你回去,还说今晚他亲自下厨,做你最喜欢吃的生煎包。”

        金莎咬着嘴唇,随保镖钻进轿车。

        梁逸拾起弯刀走向轿车,“金莎小姐,对于你父亲的死我很抱歉,但这是你和我之间的恩怨,以后你要来尝试着杀我也随时欢迎,但请你不要牵扯到阿零她们身上,她们是无辜的。”说完,便把弯刀递进了车窗。

        金莎瞪了梁逸一眼,“你以为我是你么?你这个骗子!你配不上琴的温柔!”她夺过弯刀,升上车窗,不再理会窗外的梁逸。

        “对不起,梁公子,夫人给您添麻烦了。”两个保镖每人给梁逸来了个90°弯腰大礼。

        梁逸摇头闪躲,“这也是你们公子嘱咐的?”

        一个保镖从轿车后备箱里取出一个纸盒儿递给梁逸,说:“公子一向料事如神,这是他为了表达歉意嘱托我们带来的谢礼,请梁公子趁热。”

        “这是什么东西?”纸盒上什么都没有写,但能感觉到盒子内部的温热与清香。

        保镖话不多说,一句道别,开走了轿车。

        这应该是食物。

        送给我做夜宵的么?阿零这家伙可真有意思……

        “梁?”

        阿娜斯塔骑着一辆“小电驴”从农场方向滑了过来,“你怎么站在这儿?刚刚我好像看见一辆车……你遇见金莎夫人了么?咦……你手里的东西是?披萨!”她急停在梁逸跟前,抢过梁逸手中的盒子,抽了抽鼻子:“好大一份披萨!这是你买的?”

        “呃……”

        该怎么解释呢?

        梁逸浅浅一笑,至少金莎没有伤害阿娜斯塔她们。他随口解释道:“是司机……接走贵妇人的司机,这块披萨也是他们送的。”

        阿娜斯塔低估道:“兰斯先生这一家可真奇怪,每次活动时间都这么晚,金莎夫人刚刚也提着好大几盒披萨过来玩儿,现在司机也送来了披萨,奇怪,可真奇怪……”

        梁逸挑眉:“刚刚你们在吃披萨?”

        “是啊,金莎夫人隔三差五都会带夜宵,早一点8/9点,晚一点11/2点,可能她一个人待在庄园里寂寞吧……”阿娜斯塔揉了揉肚子,“不过这群姑娘都是大胃王,我的那份每次都要让出去……哧溜,哧溜……”她唆了唆口水,兴奋地举着披萨:“这么大一份,今晚我们两个能吃到撑!”

        梁逸轻抚着阿娜斯塔的脸颊,一把将之捧进怀里,大步走进木屋:“好,今晚你一定会吃个够。”

        ……

        往后几天,日子相对平淡。随着秋季的到来,天气逐渐变凉,艾尔市又是沿海城市,海风阵阵吹,晚上的气温一度跌破到10℃。若换做和平年代,不温不热,不急不躁的秋天最让人向往,但紧要时下,越舒坦的天气,危机感就越浓。

        通过梁逸的关系,老将军克罗尔韦斯特成功和阿零会晤,并在大老板罗斯的号召下,艾尔市所有的财阀政客一同坐上会议桌,召开了一场“就艾尔市存亡的座谈会”,梁逸没有参与这场会议,但通过阿零知道这场会议很成功,并且“国王”也会在这群开会的人群中产生。

        当然,最令梁逸满意的还是眼前这座农场,仅仅7天不到就顺利竣工,是他和一群女人的辛勤结晶,而且并非粗制滥造。

        “还差个栅栏,外墙也可以刷个颜色,必要时还可以在旁边打一口水井……”梁逸叉着腰,欣赏着眼前自己的杰作,3间木屋,一间仓库,一个鸡圈,两片良田……其实还可以更完美,但7天小长假就快要结束,他必须要离开了。

        “这些事情,我自己会慢慢去弄的,明天你就要走了,今下午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阿娜斯塔带着一顶浅褐色的渔夫帽,宽松的t恤与七分裤,成熟又俏皮,有了爱情的滋润,她精神饱满,容光焕发,此刻,她牵来了一匹马,翘着鼻子勾引梁逸:“你过来,姐带你出去溜溜。”

        梁逸挑着眉毛说:“你确定她能承受得住我们的体重?”

        阿娜斯塔骑上马背,说:“你在上面乱震都没问题,提伯斯可是很强壮的。”

        “这可是你的说的。”

        梁逸欣然骑上马背,轻轻搂住阿娜斯塔的细腰,搭载她肩上问:“琴小姐,你准备带我去哪儿溜达?”

        “高尔夫球场后很多林荫小道,斑驳的阳光透过缝隙,悠悠的清风拂过脸颊,简直是情侣约会的好去处。”

        阿娜斯塔轻嘘一声,身下的马儿自己就调头往林荫小道走,老马果然识途。

        “我还想在这片区域挖出几块稻田来,我习惯了吃大米,不太习惯吃土豆。”阿娜斯塔指着草原外的一片斜坡说道。

        梁逸枕着阿娜斯塔的香肩,闭眼轻声:“挖田打井都需要工具,这些你都可以找兰斯洛特,甚至让他包办这些活儿。”

        阿娜斯塔说:“兰斯先生虽然很无私,但总不能无偿麻烦他,说实在吧,我可不想亏钱他们两夫妻什么,这两夫妻总是很奇怪,感觉跟平常人不一样。”

        梁逸突然问:“阿琴,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吸血鬼存在?”

        阿娜斯塔敏感道:“你接下来该不会告诉我,兰斯先生和金莎夫人是吸血鬼吧?我可不打算相信。”

        梁逸说:“其实我也是吸血鬼。”

        “哈?”阿娜斯塔歪着脑袋,把玉颈呈现给梁逸,“那么吸血鬼先生,你想不想来一口美味的鲜血?”

        梁逸当真一口含在这白花花的脖颈上,狠狠地吮吸起来。阿娜斯塔身体一颤,显然这种感觉让她有了反应。

        “那么现在我被吸血鬼咬了,我是不是也要变成吸血鬼了?”阿娜斯塔后仰倒在梁逸怀中,即将别离,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要当做享受。

        梁逸把吮吸从脖颈蔓延至这个女人的脸颊,柔声道:“阿琴,你就待在农场里,哪儿都不要去,你现在已经不是战士,你是个温柔娴淑的女人。”

        阿娜斯塔轻叹道:“我现在估计连100m外的静止目标都射不中了,还怎么当战士?你放心……我可不像你这么无私,只有在琳娜她们受到伤害时我才会重新变成枪炮玫瑰。”

        梁逸笑着说:“在我看来,你现在就像是一朵……呃,反正不是玫瑰,玫瑰可比你娇艳多了,呵呵……”

        “我不娇艳?”阿娜斯塔惊诧地回望着梁逸,“难道个子高的女人就一定是熟女么?我只是没化妆而已,待会儿回去我就画个腮红给你看。”

        梁逸大笑着阻止道:“别别别,你脸颊要是再红一点,那就和猴子屁股有得一拼了,哈哈哈……”

        阿娜斯塔反手顶肘,没好气,有娇气:“你的脸才是猴子屁股呢!”

        梁逸把阿娜斯塔紧紧搂在怀里,“我明天早上10点钟走,老韦给我安排了一架战略轰炸机,不出意外的话2小时就能飞到北欧。”

        阿娜斯塔急了:“中午饭都不吃么?我杀一只鸡,再杀一只鸭,然后去鱼塘里抓几条鱼……”

        梁逸说:“我请柳良帮我看过黄历,他说午时前出发最吉利,何况轰炸机是要往返的,来回一趟4个小时,10点走最合适,10-14点天气正热,应该遇不到飞禽。”

        阿娜斯塔沉默了一会儿,“那我早点为你准备午饭,怎么说也要吃饱了再走,对了,”她又问:“你那个什么轰炸机安不安全?怎么听名字不像是装人用的?2个小时就到北欧了,会不会太快了,你要知道在天空中飞得太快,遇到一只鸟儿都有可能出事故的。”

        梁逸笑着说:“你的担心是多余的,战略轰炸机是空中杀器,巡航速度快,在空中能‘隐形’,一般的感染飞禽达不到它的飞行高度,这一趟应该很安全。”

        幽静的林荫,斑驳的树影,平静的日子,唯美的恋人。

        “我真希望你能一直留在庄园里,我甚至希望外面世界更乱一点,我只想    操守着我这温馨的小窝,平平淡淡过日子……”

        情到深处,阿娜斯塔转过身来,含着泪花儿倒在梁逸胸口,“你的假期太奢侈了,能不能留下来多陪我几天?我还有好多话没和你说。”

        梁逸无奈道:“不能。”

        “哼!你不爱我,如果是冯小艺这样撒娇,你肯定会留下来。”

        阿娜斯塔赌气似的,跳下马背一边抹泪一边往回走。

        梁逸笑着也下了马背,不紧不慢地跟在阿娜斯塔身后,也不说话,也不表态。

        走了一会儿,阿娜斯塔突然顿下脚步,也不知她表情如何,心里在想什么,她突然转过身来,飞身扑向梁逸,事发突然,梁逸也没做好准备,仰头就摔进林荫小道旁的草丛中。

        “但冯小艺一定不会这招!”

        阿娜斯塔将梁逸摁在身下,一把撕烂猎物的衬衫,放肆地相拥翻滚,“唰唰唰……”“哗啦啦……”

        “嘶……”

        马儿长鸣,也羞得脸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