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七章 梁逸与阿零(四)

第五百九十七章 梁逸与阿零(四)

        老旧城区,高头大马,很难不吸引人的眼球,何况他们手里还夹着香烟。

        这就是两个贵族老爷,吃完晚饭骑马出来溜达。街区里有形形色色的人,各式各样的眼神,羡慕,嫉妒,憎恨,妩媚,遗憾……

        阿零冷漠道:“我估计华夏城市里也有这样的‘难民’,他们聚集在老旧城区,通过肮脏的手段来换取一口粮食。”

        梁逸面无表情,只是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们应该离开这儿,去别的地方散步,此处人多眼杂。”

        “我刚才邀请过你,去我的庄园喝酒,你害怕金莎刁难你,”阿零笑着问:“不如你邀请我去你家吧?我挺喜欢那群女人的,特别是琴小姐和琳娜,还有刚刚遇见的小修女我也想认识一下。”

        梁逸眯着眼睛说:“她们都是我的女人,你一根头发都没资格碰。”

        “啧啧啧……”阿零轻轻摇头。

        “hi,两位帅哥,有兴趣来玩玩儿吗?”

        一条小巷,两个女人,年龄都不过30,高跟鞋与网纹丝袜,身上只挂了一套内衣,浓妆艳抹十分狂放,一个有经验的失足少妇,她必然懂得裸露得恰到好处才能勾起男人的欲望。

        阿零偏头看向梁逸:“怎么样?感觉她们不错。”

        梁逸冷声道:“请看看你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

        阿零耸了耸肩,“你这家伙可真没风趣,人家好意上前搭讪,哪怕是拒绝也应该回复两句才对。”

        梁逸轻哼一声,加快步频想要离开,但那两个失足少妇赶紧走过来拦下他,笑眯眯地说:“只要3支香烟我就能陪你来一发……这条街可没有谁能开出这么低的条件了,先生真的不来玩玩儿么?”

        “不用了,谢谢。”

        梁逸摇头拒绝,要离开时,女人又轻轻扯住他的胳膊,再开筹码:“2支香烟,我可以用嘴帮你抚平寂寞。”

        混乱的世道,原来一个女人的尊严能这么廉价。梁逸掏出身上剩下的半盒香烟,塞进女人的手里,“今晚是你的幸运日。”说完,便牵着马绕过女人,离去。

        失足少妇愣了几秒,放荡的眼神闪过一丝自卑,想追上去可又不敢迈出步子,她们大概知道,留在原地是自己仅剩的尊严了。

        阿零说:“我还以为你会大发慈悲地拯救她们,没想到只是给了她们一包香烟。”

        这条街上可不止一个失足少妇,之所以说先前那两个女人幸运,是因为她们的出场顺序排在第一位,那半盒香烟全当施舍,后面遇见的乞丐或者妓.女,都在他甚少捞不着好处。

        “因为我口袋里还有一包香烟。”

        梁逸取出一包未开封的香烟,拆了,点上一支,笑着吞云吐雾,并缓缓道:“和平世界中女人为了金钱出卖身子,混乱时代里却为了几支香烟就能脱裤子,治标不治本,又干嘛要做好人呢?”

        越往旧城区里走,街上的失足女人就越多,年龄最小的也不过14-5岁,有些经验丰富懂得拉客,有的技艺生疏,唯唯诺诺不敢开腔,与和平年代的红灯区不同,这里并没有看场子的“打手”,也就是说,女人全都是自愿出来拉客,为了什么?为了食物与香烟,没人再提及“金钱”二字。

        “这里虽然肮脏,但比中心城市来得真实,呵呵呵,我喜欢这里,它让我想起了自己年轻时生活的那个年代,”阿零一点也不认生,凡是有人上前打招呼,他都要莫名调侃儿两句,他对梁逸说:“可惜你生在华夏,华夏的古代王朝是全世界最富饶的,但欧罗就不一样了,贵族与地主想尽办法剥削平民,平民为了能填饱肚子,要么当奴,要么当妓……你猜猜我那个时代的妓.女是怎么招揽客人的?”

        梁逸对这个问题一点都不感兴趣,随口答道:“难道她们是用脚招揽的?”

        “不完全,但也是一种方式,”阿零说,“她们往往只会穿裙子,凡是有男人路过时就会撩起裙摆,高高地抬起脚,把自己最诱人的东西展现给男人……大多数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哪怕身上只有一枚银币,一块面包,他都在所不惜,事后索然无味,才慢慢开始后悔,他没了银币,没了面包,就只能被活活饿死在街上。”

        “就跟他们一样?”

        路边,垃圾堆旁,倒着许多满脸胡茬的流浪汉,有的一息尚存,有的已经归于尘埃,还有的保留了几分力气,冷冷地盯着路过的高头大马。

        “不许动!不许动!把你们的马交出来!”

        终于有人按奈不住,掏出手枪指着梁逸和阿零,奄奄一息的流浪汉,变成了一个凶恶的抢劫犯!

        “嘶……”马儿受了惊吓,显得有些不安。

        “你该不会是想吃了我的马?”阿零从容地面对枪口,眯着眼睛问。

        “该死的,别废话,把你们的马交出来,不然我杀了你!”流浪汉用枪口指点着阿零和梁逸,他也害怕,害怕到疯狂。

        阿零从容地安抚着受惊的马儿,轻声细语:“这匹马是用来骑的,不是用来吃的,就跟你们人类一样,血不是用来吸的,不要因为饥饿就把弱小的生物当成食物,那样会丢失人性……”

        “看来我真该杀了你——”

        扳机还没扣动,阿零已经出招,不过眨眼睛的功夫,流浪汉就已经被阿零单手掐住脖子,高高地举了起来。

        街上看热闹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惊呼太不可思议。

        “我原本可以拧断你的脖子,但显然你还有其她用处。”

        阿零伸出锋利的指甲,在流浪汉的臂膀上刻了个“s”字母,缴了手枪,丢在一旁,转身骑上白马,招呼身后的梁逸:“走吧,我看还是离开这儿,人多眼杂,不适合聊天。”

        梁逸瞟了一眼流浪汉臂膀上的血印字母,眯了眯眼,翻身上马,追着阿零离开旧城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