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一章 我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了

第五百九十一章 我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了

        “我们离开这儿。”

        梁逸知道情形不对,拉起阿娜斯塔就往庄园外走。

        “零,不能让他走,他是,他是——”

        阿零也知道情形不对,抱住金莎不让她上前追究,并对梁逸说:“明天太阳落山后,我会来艾德里庄园找你。”

        梁逸没有回话,反之步频更快了几分。

        “梁,这是怎么了?你……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还有金沙夫人她为什么看见你那么激动?”阿娜斯塔把心里的疑惑全都问了出来。

        “这一切解释起来很麻烦,先跟我回去再说。”梁逸把阿娜斯塔塞进跑车,快速驶离了贝尔庄园。

        ……

        凌晨5:20分,天边已有了日出的痕迹。

        梁逸并没有直接把跑车开进车库,而是停在高尔夫球场的一处小山丘上,静静地等待朝阳初升。

        阿娜斯塔头发长长了,几乎与肩持平,经过几个月的保养她原本粗糙的皮肤也变得白皙嫩滑,谁又能看得出,这么个美丽的女人竟然以前是恐怖分子的小头目?

        “你要回来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我也好准备一下,你瞧我,浑身脏兮兮的。”她扯了扯自己泛黄褶皱的白衬衫,神情有些埋怨。

        “你可真是有够敬业的,都大半夜了还跑去帮人家的马治病,急诊科医生都没你这么勤快。”梁逸的语气夹杂着稍许责备。

        “兰斯洛特先生和他的夫人都是我的好朋友,他们一次性团购了3匹马,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送来一些日用品,那些东西可都是花钱买不到的,面对这样大度的客户,我也不能小气对吧?”阿娜斯塔凑近梁逸问,“难道说,你吃醋了?”

        梁逸现在也无法定位自己与阿零的关系,是利益上的伙伴,还是真心相交的朋友?他可是间接造成金莎父亲的凶手,而金沙又是阿零的妻子,这一来二去的关系,实在太复杂了!

        “看来你并没有吃醋,而是有一些事情瞒着我。”阿娜斯塔敏感地察觉了出来。

        梁逸郑重说道:“这些事情,我会完美解决好。”

        “我当然相信你,因为你是个大英雄。”

        阿娜斯塔解开自己的安全带,转身扑向梁逸,迎头献上一记热吻,再一颗一颗地解开衬衫的纽扣,笑道:“希望你不要介意我身上有马粪的气味儿……”

        梁逸欠了欠身体,苦笑道:“这辆跑车里,可容不下两个身高180cm的人……”

        阿娜斯塔用脚趾头轻轻摁下了座椅旁的那颗红色按钮,随之,一阵机械声从头顶传来,很快,封闭的天窗变成了敞篷,她再轻轻摇下座椅,把它办成一张舒适的床,低头匍匐道:“这样合不合适?”

        梁逸摊开双手,示意:“先说好,我身上可没有任何安全措施……”

        “那就铤而走险一回……”

        “不如你先把手刹拉好,以免震荡太过激烈它从坡上滚落下去……”

        ……

        阿娜斯塔脸上的红晕和朝阳有得一拼,她静悄悄地枕靠在梁逸大腿上,细细回味着那份期盼已久的感觉。

        梁逸坐在草坪上,嘴里含着一支香烟,暴风骤雨后的平静,正如眼前初生的朝阳,耀眼但不刺眼。

        “你的冯小艺找到了么?”阿娜斯塔事后的第一句话竟是这么个问候。

        梁逸说:“找到了。”

        阿娜斯塔又问:“她怎么样?好不好呢?”

        梁逸摇头道:“她一点也不好,差点害死我,同样也差点死在我手里。”

        阿娜斯塔抬起头说:“我想听你离开东欧之后的故事。”

        梁逸笑道:“这些故事很长,我觉得留在睡觉之前跟你讲可能比较好。”

        阿娜斯塔又躺了回去,呢喃:“我知道你这次回来不会待太久……”“你咋知道?”梁逸问道。

        阿娜斯塔说:“急匆匆地来,肯定要急匆匆地走,现在外面都乱成什么样了?你这种自以为是的好人绝不会停下来安贫守道的是吧?”

        梁逸想了想,说道:“3天,我能在艾尔市里待3天。”

        “3天?”阿娜斯塔显然不满足,撇着嘴说:“都快赶上普通节假日了不是?3天……你干脆别回来得了。”

        梁逸斟酌了一番,补充道:“7天吧,多加4天,这可是我能请到的最长假期了。”

        “唉……”阿娜斯塔长叹一口气,又很认真地说:“7天也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

        梁逸说:“在我能力范围的话,义不容辞。”

        阿娜斯塔抬手一指山丘远处的密林,说道:“我原本规划把那里的树砍了,新盖一间农庄,但是光凭我一个人的力气远远不够,琳娜那只小狐狸挥两下锄头就喊腰酸背痛,其她女人就更不用说了……嗯,我们迫切需要一个男主人,刚好你又回来了,不就有免费劳动力了?”

        梁逸轻轻握住阿娜斯塔的手,已不是一次两次感受到她掌心间的老茧了。

        如果你发现一个女人手上有茧,第一时间想到的不会是她的手多么难看,而是会联想这个女人背后得有多艰辛。她生得这么漂亮,却有着一双和她漂亮脸蛋不匹配的粗糙的手。

        “别看了,丑死了。”

        阿娜斯塔含着嘴唇,想把手抽回去。梁逸却紧紧抓着不放,并握得炽热,说:“这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第二双手。”

        “花言巧语……”阿娜斯塔目中闪过一丝喜悦,又好奇:“你说是第二双手,那第一双手是谁的?”

        梁逸喃喃细语:“是我母亲的……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阿娜斯塔满足地说:“能在你心中成为和你母亲相提并论的女人,我还真是挺幸福的,原本我心里还有点委屈来者,但现在想起来一切都值得了。”

        梁逸轻咬着阿娜斯塔的手指,问:“你打算在这片草原上盖多少间农场?”

        提及这个,阿娜斯塔仿佛来了兴趣,兴致勃勃地说:“预计18间呢,马场,牛棚,羊圈,鸡圈,瓜果大棚,蔬菜大棚……如果妮可小姐同意的话,我还能盖更多。”

        “那你实际盖了几间?”梁逸问道。

        阿娜斯塔轻叹:“唉……实际才盖了第3间,第3间都还没完工呢,因为是牛棚嘛,生产的牛粪得从别墅区运出去,邻居们都反应非常激烈,私底下还贬称我们是乡下人……”

        梁逸说:“可他们吃着你送去的牛肉却很开心,你说他们是不是很贱?”

        阿娜斯塔掩住梁逸的唇,嘘声道:“能把高尔夫球场规划成草原来放牧已是他们最大的恩赐,要是能用一点牛羊肉堵住他们的嘴,其实也没什么损失。”

        梁逸摇头道:“这些人迟早有一天会变成蛀米虫,渐渐地你会发现他们已不满足你的那点肉食,他们会狮子大开口,索要更多。”

        阿娜斯塔信心满满道:“我早就想好对策了,他们想要更多,那就必须来我的农场工作,不工作休想得到一颗米粒儿,让他们也体验体验‘乡下人’的滋味儿!”

        梁逸笑着打趣:“看来以后我还要尊称你一声‘地主夫人’了?”

        阿娜斯塔娇声:“地主夫人的一切还不是你这个地主的?哼……没想到头来竟然便宜了你。”

        梁逸笑了笑,问:“这种‘末世营销策略’真的是你自己一个人想出来的?”

        阿娜斯塔摇头说:“我原本计划只是盖几间小农场,那琳娜那一家子姐妹养活就行了,但有一天我和兰斯洛特先生聊天,他给我提了意见,说马上就要世界末日了,第一生产力比什么都重要,大家都需要填饱肚子的嘛,所以就叫我兴修农场咯,”说到这儿,她话锋一转,又说道:“对了,罗斯先生也有参与这个项目,还很正式地跟我签了一份合同,由他投资,我来经营,然后产出的农作物再按比例瓜分,连税收都不要呢。”

        这一切的一切都反应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阿零已经在艾尔市发展自己的战略,他真的想成为这个东欧大都市的国王。

        梁逸心想:如果阿零真的有才能将艾尔市维护好,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艾尔市地大物博,北面临海,完完全全具备自给自足,“闭关锁国”的硬性条件,它或许会成为末日来临后为数不多的现代城市。

        相比之艾尔市,野原一夫所控制的小岛就要紧张得多,一个连淡水都紧缺的岛屿,其它物资就更不用说了。

        单单从长远的战略上来看,这家伙的眼光比谁都要毒辣!

        “梁,兰斯洛特先生挺好的,你别去为难人家。”阿娜斯塔轻声相劝。

        梁逸摇头说道:“我哪儿有资格去为难他?这家伙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茬儿,对么?”

        “那样最好……”阿娜斯塔伸了个懒腰,打呵欠:“昨夜12点就起来往贝尔庄园跑,现在好困了,我想睡觉。”

        “好,你睡觉,我干活儿。”

        梁逸抚起阿娜斯塔,漫步往马场走去。

        ……

        阿娜斯塔确实困乏了,沾床不过1分钟就响起了细微的鼾声,梁逸为她盖好被子,又在房间中停留了一会儿,等到早晨7点才从木屋里走出去。

        哪儿知一开门,三十来个女人围在门口窃窃私语,琳娜拨开人群钻了出来,第一句话便问梁逸:“姐夫,新婚之夜,一针见血了没?”

        这群女人全都是琳娜培养的风尘女子,对于男女之间的这种性.事,早就见怪不怪了,哪个不是捂着嘴偷笑?

        梁逸的脸一阵红一阵黑,可对一群女人他又能怎么办?他对女人一向没辙,只能叹息:“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们能不能正式欢迎我一下?”

        琳娜叉着腰说:“如果要她们正式欢迎你,一是怕姐姐会吃醋,二是怕你吃不消,你的腿要是软了,谁来帮我们挖土砍树干农活儿?”

        梁逸摁着自己的胸口,大声对女人们说:“只要你们把我伺候好,今天的活儿梁某人全包了。”

        女人们簇拥而上,围着梁逸嘘寒问暖:

        “梁先生饿了吗?我为你去做烤面包……”

        “梁先生渴了吧?我去给你挤新鲜的牛奶,羊奶,马奶……如果梁先生对人.奶有兴趣,可以叫玛姬滋滋滋给你!”

        “去你的,我早就不生产了!”

        ……

        早上8:30分,太阳的黄金时刻,正是出门干活儿的好时辰。

        梁逸被迫吃了两块烤面包,喝了两杯热乎乎的不知道是从哪儿挤出来的奶,又被女人们拉扯着剪了个时髦的发型,胡茬儿与耳垢也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在这里他被完完全全享受着男主人的待遇。

        “梁先生说了,只干累活儿,不干脏活儿,所以脏活儿还得你们去干……记住了,别把粪车往别墅区推,省得老娘再费嗓子和她们对骂!”

        琳娜的穿着永远是光鲜亮丽的,她就像是个农场主,鞭策着,指点着一众女人们干活儿。

        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在自给自足的末日里,这是个很好的习惯。

        “走吧,姐夫,我带你去砍树。”

        琳娜吩咐完其她女人的工作,自己扛起一把斧头,大摇大摆地在前面带路,并说:“清理出来的地方可以修建农庄,砍掉的树木可以当作建筑材料,刮掉的树枝和树皮,晒干以后可以作为柴火……我们农场没有木工,所以这些事情都需要你去做……那么,你准备好了吗?”

        和深入绝命区域砍杀感染者比起来,伐树建屋就像是一种老年的休闲生活,梁逸将纳米粒子聚成一把砍刀,缓缓道:“我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