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床上另有其人

第五百八十九章 床上另有其人

        凌晨3:30分,似乎已来到夜的临界点。

        梁逸绕过艾德里庄园,就来到宽阔的“高尔夫球场”,这座球场已被规划成了一片青葱翠绿的草原,连绵几个小山丘,连续几座小农庄。

        在离开的几个月里,除了无法接收消息的那几天,梁逸从来没和阿娜斯塔断过联系,阿娜斯塔会把每天发生的事情都分享给他,比如哪匹母马待产,哪匹公马难驯,琳娜又惹了什么麻烦,希琳在阳光下奔跑的模样……

        阿娜斯塔总说:“我们的农庄什么都不缺,唯独缺少一个男主人。”

        现在男主人回来了。

        在此期间,梁逸没有和任何提起自己要回来的事,目的就是为了能给她们一个惊喜。

        梁逸寻着阿娜斯塔所给的照片里的场景,一路找到了马场旁的小木屋,为了方便管理,阿娜斯塔平时都住在这里。

        木屋有两层,下面是客厅,上面是卧室。梁逸围绕木屋转了一圈,并没有直接敲门,而是沿着墙体往上攀爬,爬了几歇,他双手吊着窗台,抻着身子往二楼木屋里瞧——木屋里一片漆黑,他并没有开启夜视眼,只因闻到了那股久违的玫瑰清香,这种香味是阿娜斯塔所喜爱的,这扇窗户后就是阿娜斯塔的闺房!

        梁逸从来没干过爬窗盗摄的勾当,也只有奸夫偷腥才会这么做,但今晚他已经想好了要给阿娜斯塔一个猝不及防的惊喜,以这样的方式打开,他的内心还有一些莫名的兴奋。,鬼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卧室里的陈设非常简单,但也无需复杂,只要有一张床就行了。

        梁逸黯然一笑,猫着步伐来到床前,阿娜斯塔侧着身子入眠,均匀的呼吸声证明她睡得非常香甜。

        梁逸轻轻地掀开被子,慢手慢脚钻进被窝,心里早就已经策划好与阿娜斯塔“打一架”的准备,但让他哭笑不得的是,阿娜斯塔竟然睡得那么死,完全没有察觉他的到来,难道是最近的生活太安逸,让她忘记了居安思危?

        梁逸枕着脑袋,就这么躺了一会儿,心想如果主动把她叫醒的话,那就不能叫做惊喜了……就这么过去了10分钟,阿娜斯塔还是睡得异常香甜,连翻身的动作都没有。

        梁逸不堪被动,心里突然冒出个坏点子,转身搂住这个高个子女人,从上到下,由外而内,一点一点地开垦,一点一点地加重力度,一点一点地加快速度……当一切到达了某个高度时,怀中的女人突然一声娇嗔,身体阵阵发颤,并猛然睁开眼,意识到了这一切!

        梁逸眼疾手快,率先捂住她的嘴,在耳旁轻声道:“猜猜我是谁?”

        她显然听出来了梁逸的声音,慢慢地也就停止了挣扎,用那细微沙哑地喉咙说:“你真坏,床单都湿了……”

        梁逸枕着她的香肩,说笑:“是你自己不愿醒来,我才耍了些手段,怎么样?高兴么?”

        “你这些手段都是从哪儿学的?是不是从其她女人身上?”声音依旧沙哑,她就像一条蚯蚓,上下左右蹭啊蹭,蹭啊蹭……

        这该如何是好呢?

        梁逸不免有些奇怪了,阿娜斯塔敏感得就像是一朵含羞草,轻轻触碰就会紧缩,怎么还会这种挑逗的把戏?

        “你在犹豫什么呢?大门已经在你面前敞开了喔……”

        这个声音娇媚又痴怨,更像是有人刻意装出来的。梁逸终于觉得有些不对了,他一把将女人从身前翻过,先不说其它,就凭这一头又长又密的头发就肯定不是阿娜斯塔!

        “啊哈!被发现了?”

        “啪嗒!”

        灯光骤然亮起,一张红扑扑的精致脸蛋儿赫然出现在梁逸面前!

        梁逸内心一震,吓得直接翻下床去,惊呼道:“琳娜!怎么是你?”

        琳娜抱着被子啃咬,埋怨道:“姐夫,你干嘛反应那么激烈,是我又怎么了嘛?难道人家差了嘛?”

        梁逸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右手中指,懊恼地想把它一刀切掉,“你姐姐阿娜斯塔呢?这里应该是她的房间才对!”他咬着牙问。琳娜委屈巴巴:“我一直都是跟琴睡在同一张床的,今晚她有事出去了……姐夫,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明天琴回来了,发现床单是湿的,我该怎么和她解释?该不该实话告诉她——”

        “不行!”梁逸坚决否认,“今晚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

        “那可不行!”琳娜从床上坐了起来,委屈的神情烟消云散,一种狡黠取而代之,她“嘿嘿”发笑:“好不容易抓住了你的把柄,我怎么可能轻易就放手?”

        “你这只小狐狸……”梁逸一声轻叹,“你到底想怎样?”

        琳娜拍了拍身边的床位,嬉笑道:“待会儿我把灯关了,你就当我是琴,我们再玩一次角色扮演怎么样?”

        “你想得倒美!”梁逸坚决反对,“你赶紧告诉我阿娜斯塔去哪儿?都这么晚了,她还有事情要忙么?”

        琳娜微笑着撒娇:“我想玩角色扮演嘛,姐夫……”

        “算了,也用不着你说,我自己找去。”梁逸说完,就要往窗户外翻去——

        “哎哎哎……你别走呀!”琳娜赶紧蹦下床,拉住梁逸道:“跟你开玩笑呢,我把你让给琴,那就绝对不会再跟她抢。”

        梁逸甩开琳娜的手,白眼道:“请你不要把我当物品玩弄!”

        琳娜轻哼了一声,仰坐在床边的懒人沙发上,点了一支女士香烟,一边吞吐一边说:“琴,去看病了。”

        梁逸微微皱眉:“她病了?”

        琳娜说:“是马病了,一个客户家的马,12点的时候,琴接到电话匆匆忙忙就开车出去了。”

        “现在是宵禁时间,她一个人开车出去么?去了哪儿?客户是谁?”梁逸一连三个问。

        “艾尔市里的那些坏蛋,有几个是琴的对手?我也申请过和她一起去,但是她拒绝了,”

        琳娜顿了顿,吐出一个人的名字:“噢,对了,那个客户叫‘兰斯洛特’,她是个相当英俊的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