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二章 半年魔鬼,半面天使

第五百八十二章 半年魔鬼,半面天使

        梁逸已经很就没听过儿歌了,或者说在他们那个年代只有童谣,还没有“哆瑞咪发嗦啦西”这样悦耳的旋律。但不论那个时代,那个国家,童声儿歌都是天籁,孩子是这世界上最应该善待的东西,即使她们调皮捣蛋。

        “梁叔叔,这个按钮是什么呀?”苏西坐在梁逸款实的肩膀上,指着操作台上的红色按钮好奇地问道。

        梁逸笑着说:“那个是急停按钮,你们如果不想甩跟头的话,那就千万不要去碰。”

        如果梁逸直接告诉苏西这个是急停按钮,但小孩子的脑海中并没有“急停按钮”的具体概念,她们指不定会因为好奇去按一下。可你要是提醒她们“按了会摔跟头”,小孩子都知道摔跟头很疼,那她们就绝不会再去触碰。

        诸如梁逸这类的人,大风大浪,尸山血海已经历经过太多,他们期望的更多是平平淡淡,譬如徐哲已衍生出当个“爸爸”的念头,柳良则一直想当一名小学老师,其他的华夏守夜者可能觉悟得比他们还要早,比如一心搞研究只为救自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妻子的顾以诚,比如干完最后一票就准备金盆洗手的邓韵……大鱼大肉食之畅快,却不如小米熬粥清淡素雅,大概人活到了境界。

        “梁先生,真是给你添麻烦了,您看到的,这群孩子我有时候管不了……”伊芙琳无奈笑道。

        苏西却说:“梁叔叔,伊芙琳老师平时可严厉了,她只是在你面前才不发脾气的,要是换做平时早就板着脸了。”

        “是么?”梁逸笑道。

        看得出来,伊芙琳并不是个“熟练”的修女,其绝大部分原因可能是跟她的年龄有关,20出头的年纪,在大都市里应该尽情地燃烧青春,她胸怀一片草原,心里却没有敢于驰骋的野马。

        伊芙琳脸色微红,将苏西从梁逸的肩膀上抱了下来,轻责道:“不许妨碍梁先生开车。”

        梁逸笑道:“其实没关系。”

        “梁叔叔,你快看,是大野熊!”一个趴在窗户边的孩子突然兴奋大叫道。

        pm17:56分,蓝天白云依旧,太阳火力大大减少,气温降低,某些感染生物便有了活动的迹象。

        感染者是有饥饿效应的,它们同样需要新鲜蛋白质来维持生命,相比之人,动物的思想就很简单,某些肉食动物哪怕没感染x病毒,它们在饥饿的时候也会以人类为食物。

        梁逸提醒道:“伊芙琳修女,请你看好这群孩子,不要让他们靠近窗边,接下来的杀戮会很血腥。”

        “愿上帝保佑你们。”

        伊芙琳一改严肃的表情,招呼孩子们依次做好,并以自己为中心,双手握拳,低头颔首,嘱咐道:“大家跟我一起祈祷,不安分的人,今晚可能会没有晚餐。”

        老师如果严肃起来,孩子们理应害怕的。况且如果今晚好运没有眷顾他们,他们很有可能会成为外面那些感染者的晚餐。

        梁逸掏出腰间的手枪,打开窗户瞄准那3头快速靠近火车的灰熊——“啪啪啪!”3声枪响,列无虚发,惊得伊芙琳和孩子们身体打颤!

        3头熊倒在了荒原中,枪响回荡在荒原,惊得“作鸟兽散”,草丛中一片晃荡,若干禽兽相竞自由。梁逸通过驾驶室通知后车厢众人,道:“大家注意,太阳很快就会下山,感染生物已经有躁动的迹象,自由开火,解决一起企图靠近火车的大型食肉动物,严防窗户出现纰漏,一只感染飞禽进入车厢,整车人都会遭殃!”

        通知完毕不久,后车厢边传来了“噼里啪啦”的枪声,一些试图靠近火车头的食肉动物全都被击毙在铁轨之外,而一些小动物企图作那“螳臂当车”之法,全都被火车碾成了肉泥。

        “天呐,太恐怖了,太恐怖了……”伊芙琳平复着跌宕起伏的胸口,脸色苍白如纸,修女,十有八九都有圣母心。

        梁逸淡然道:“你比孩子都还胆小。”

        孩子们低着头,只顾默默祈祷,没有人敢睁开眼睛去瞧外面的血腥屠戮。

        “梁先生,我们……我们还有多久才能离开这儿?”伊芙琳用颤抖的声音问。

        梁逸瞟了一眼屏幕上的导航,说:“不出意外的话,还有3个小时才能驶出这片荒原,但并不是过了荒原之后就没有危险了,在抵达艾尔市之前,还会经过几个不小的镇子,那里很可能有感染者,它们更加难缠。”

        “真是个魔鬼横行的世界啊……”伊芙琳又低头抱着孩子们继续祷告。

        ……

        pm19:21分,太阳落下帷幕,荒原埋入黑夜。

        野兽咆哮四起,飞禽密密麻麻,疯狂地撞击火车头,即便粉身碎骨!

        通过控制,梁逸为火车头加持了一张“铁壳面具”,面具的下颚安装了一把锋利的铁铲,原本是用来清扫铁轨上的路障的,现在却成了“切割机”的刀片。火车头时速破白,冲撞力势不可挡,除非有犀牛和大象这样的庞然大物,否则荒原上没有任何一种生物能与之匹敌。

        从入夜之后,梁逸就下达了关紧窗户的命令,后车厢里的枪手全部熄火,也许都和伊芙琳一样,默默地在为自己祈祷。

        幽灵列车横行霸道,几百人的信念之力又为它加持了一层“无形的保护罩”,pm20:43分,火车顺利穿过荒原,一路有惊无险。

        小镇的模样在月光下若隐若现,梁逸倒是忘了,马上就要临近中秋,天上的月亮应该会越来越圆,越来越亮。他降低了行车速度,并提醒众人:“我们虽然已经穿过荒原,但危险并没有解除,请大家小心黑夜里的感染者。”

        孩子们睡了,或是因为喧嚣后的宁静,或是紧张后的放松。伊芙琳为孩子们盖好被子,自己才坐回椅子上,一开始掐着眉头叹气,随后揉着天灵伤神,最后竟抱着脑袋低声抽泣起来。

        对于一个充满仁慈之心的“上帝之女”,前几个小时所发生的一切似乎压垮了她对美好世界的幻想,人世间到处都是恶魔,上帝已经抛弃了人类……

        梁逸见空中已没了飞禽的威胁,打开窗户点了一支香烟,随口问道:“伊芙琳修女有没有想过转职?”

        人在心情低落的时候,应该找个知心人聊聊。伊芙琳忍着泪水,疑惑道:“转职?”

        梁逸解释道:“就是不做修女了,转行做其它职业,现在世界格局已经崩塌,每个人都追求自保,也不会有福利社为你们捐款,这些孩子以后的衣食住行都需要你来承担……你是不是该考虑考虑以后了?”

        一席话,点醒了哭泣的修女,对啊,到了艾尔市该怎么办?大家都深陷于灾难之中,谁又有多余的爱心捐赠出来?多现实的一个问题……她试着说:“艾尔市里有很多富豪,他们一定会怜悯这些孩子。”

        “呵呵呵……”梁逸仿佛是听了一个笑话,“如果你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盛世之中,富豪捐钱多数是为了名誉,逆世之时,他们哪儿会管你们的死活?我深知不能以偏概全,但十有八九的资本家都是自私的。”

        艾尔市里最大的富豪不就是“whec”集团的董事长罗斯·切尔斯特,梁逸与这位老狐狸可谓是熟得不能再熟了,就艾尔市现在这个情况,再以这老狐狸自私的性格,一块饼干他都不会施舍给别人。

        伊芙琳认真道:“梁先生你真的以偏概全了,我相信就算真正的世界末日来临,也总会有救世主出现,在圣经历史上,人类曾经出现过好几次灭亡,但最后都挺了过来,这群人都是善良的人,是上帝虔诚的信徒,上帝将拯救他们与水生火热之中——我会找到艾尔市里最大的慈善家,企业家,罗斯·切尔斯特,以他的慷慨仁义一定会——”

        “嗤……”梁逸轻轻地不屑。

        “梁先生?”伊芙琳眼睛都瞪圆了,质问道:“你是在亵渎我的信仰么?”

        梁逸赶紧摇头解释:“没有,没有,我只是不小心被烟灰烫了手。”

        伊芙琳问道:“梁先生,你难道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善良的人么?”

        梁逸说:“我相信,但我不相信你能遇得到。”

        伊芙琳说:“梁先生你就不是这样的人么?”

        “我……”梁逸几欲脱口而出,但话到一半又憋回了肚子里。

        梁逸善不善良,这根本就不用解释太多,从故事一开始他就在救人,救人,救人,救人,救人,救人……不是在救人,就是在救人的路上,但偏偏是这样一个谦逊的人,还有人会在他头上扣一顶“圣母”的帽子,他对兄弟情深义重,对爱人无微不至,即便是对素不相识的,善良的陌生人,他也会给予最大的帮助;他会因为错杀一人而愧疚到发疯,也会因为旁人的不理解而感到悲伤……

        “唉……”梁逸长叹一口气,笑着说:“我不收回自己的话,但我承认你是个非常幸运的女人,或许是这一帮小天使给你带来的好运,呵呵……”

        伊芙琳眼中闪过一丝胜利的喜悦,期盼道:“那这么说来,梁先生你愿意对这群孩子施以援助了吗?”

        梁逸淡笑道:“尽力而为之。”

        伊芙琳扪着自己的胸口,起誓道:“梁先生你放心,如果你真的帮这群孩子找到了一个家,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力量满足你的要求!”

        对于女人而言,哪怕是修女,这也是一句很危险的誓言,就好比在受孕期不做安全措施一样。

        梁逸长吐一口烟气,扔掉手中的烟头,转身问:“伊芙琳修女除了知道我的姓氏之外,其它信息一概不知,就立下这样的誓言,会不会太轻率了?”

        伊芙琳认真地说:“只要梁先生是个好人,那我心中的一切疑惑都能得到解释。”

        梁逸笑着坐回座位上,问:“你能还俗么?”

        “还俗?”伊芙琳疑惑。

        梁逸说:“在我们华夏,信仰佛教的女教徒可以选择回家,结婚生子,这个就叫做还俗。”

        伊芙琳摇头说:“在新教中,修女是不能结婚的,准确的说,修女已经嫁给了‘上帝’,虽然教会中没有明确修女不可以离开神职,但像我这样起过誓言的修女如果还俗,我自认为是一种……背叛!”

        她说出“背叛”二字是,表情是极认真极认真的!

        “梁先生为什么要问我还不还俗?”伊芙琳偏过头望着梁逸,眼神和语气都有些敏感。

        梁逸摆手笑道:“没什么,我只是好奇地想要了解一些有关于你们的宗教文化。”

        “那梁先生为什么不直接信仰我们的宗教呢?”伊芙琳眨眨眼,稚气未脱,十分可爱。

        梁逸摇头道:“梁某一生杀伐,剑下亡魂数不胜数,虽一直在做好事积阴德,但若有朝一日撒手归西,一定是阎王看不下去了,叫我下去陪他喝茶。”

        伊芙琳说:“不太懂梁先生话里的其他意思,但你提到了下地狱,只有魔鬼和恶灵才会下地狱,那里是它们邪恶灵魂的归宿。”

        梁逸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此话题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浩瀚世人,哪个不是半面魔鬼,半面天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