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吸血鬼传说

第五百八十一章 吸血鬼传说

        如果是有小孩子在的话,那就不能吸烟了,这倒是一件非常让人苦恼的事情,茫茫荒原,景色就像两根平行的铁轨一样,画面重复,永远也不会相交。

        下午1点半,闹腾的小孩子们在吃完食物后相继进入了午觉时间,伊芙琳长吁一口气,做回副驾驶,捶捶肩,敲敲背,拾起一片饼干细嚼慢咽。她一个人要照顾这么多小孩子,肯定也是不轻松的。

        “你风华正茂,为什么要做尼姑……呃,不好意思,是修女。如果我没记错,这应该是义务工种,没有太多属于自己薪资福利。”长途无聊,梁逸却话闲谈。

        伊芙琳说:“不是每一个人生下来就有幸福的家庭,就像身后的这群孩子,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他们拥有一个完美的童年。”

        她说这话时,表情是有些遗憾的,显然,她也有一个不是那么幸福的童年。

        拥有悲惨童年的人,成长后无碍乎两种结果,第一种,自暴自弃,麻痹自己,大多数人生彷徨,在监狱里度过;第二种,发愤图强,不屈命运,在磨难中成长,或干出一番事业,或达到一定的思想境界;这不是梁逸心中的有感而发,而是身边的例子太鲜活,阿娜斯塔,苏菲,海瑟薇,以及眼前的伊芙琳,梁逸认为,这才是现实中,比较活得有水准的女人。

        伊芙琳嚼着饼干说:“修女不是职业,她是神的使者,是一份神圣的荣耀,无法用金钱和薪资来衡量的。”

        梁逸笑着说:“我知道,在我们华夏,也有佛教类似的女教徒,她们叫做‘尼姑’,她们必须减掉头发,呵呵……”

        伊芙琳拥有一头非常美丽的酒红色卷发,她下意识抚了抚自己的头发,叹道:“可能是宗教的差异,我无法接受减掉自己的头发,除非是犯了戒律……”

        梁逸说:“华夏佛教认为,头发代表着烦恼,减掉它会让你放下某些欲望,六根清净,无欲无求……嗯,阿弥陀佛。”

        伊芙琳好奇问:“梁先生是佛教徒?”

        梁逸摇头说:“我没有宗教信仰。”

        信仰是一种精神寄托,关键时刻拿出来求求神、拜拜佛足以,长期念叨在嘴边,他不太习惯。

        伊芙琳很认真地看着梁逸,说:“梁先生不如跟我信上帝吧,你这么善良,我敢保证以后天国大门会为你敞开的。”

        梁逸眯着眼睛问:“天国大门敞开之后,会有什么特殊待遇吗?”

        伊芙琳憧憬道:“上了天堂后就能和神居住在一起,永永远远地幸福生活下去,再也不用理会人世间的痛苦了。”

        如果梁逸真的答应跟伊芙琳信上帝,那他就是一个“手捧十字架的吸血鬼”,这种感觉可能有一点点奇怪。

        “伊芙琳小姐知道吸血鬼么?”

        “噢,请不要叫我‘小姐’,请叫我‘修女’吧,”伊芙琳强调着,又惊讶:“什么?吸血鬼?那可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撒旦的鹰犬,罪恶的开端,活在黑夜里的污秽,应该被消灭的东西。”

        原来每个“神的使徒”都如此憎恨吸血鬼。

        “梁先生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伊芙琳疑惑地望向梁逸。

        梁逸随口说道:“没什么,就是想起问一问而已,这个世界上总不少有吸血鬼的传说对吧?”

        “当然,”伊芙琳回头瞧了一眼熟睡的孩子们,降低声音,悻悻恻恻说道:“这世界上到处都是恶灵在作祟,我祈愿的那一年,亲自和戈登神父去驱过魔,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梁逸降低语气,神秘道:“说说看?”伊芙琳深吸一口气,做好了准备才缓缓开口讲述:“那是3年前的事情了,我还在西欧的圣彼尔大学进修,突然来了一个叫做‘戈登’的神父,说要在学院里挑选一名女助理前往一座恶灵古堡驱魔。这可是实习和提前祈愿的好机会,我就义不容辞地报了名,谁知道报名的修女只有我一个……我当时的确不太聪明,还没了解那座‘恶灵古堡’的背景就报了名。”

        “让我先猜猜,”梁逸暂时打断了伊芙琳的故事,猜测道:“那个‘恶灵古堡’里居住着一位吸血鬼伯爵,它从沉睡中醒来危害人间,对么?”

        “天呐!梁先生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那可是一件绝密档案,新闻都不允许报道的!”伊芙琳惊讶地望着梁逸。

        梁逸笑了笑,“小说故事不都是这么演的么?不难猜,”他又说:“请你继续吧,伊芙琳修女。”

        伊芙琳收回惊讶,继续自述:“梁先生说的大致是对了,但故事远比你想象中的还要曲折。那是一座17世纪就传下来的古堡,哥特式的建筑风格,非常新颖美丽,但到了近代,也不知道为什么,古堡的主人拍卖了这座文化遗迹,从此这座古堡就落在了一个‘克罗斯’的富豪手里,但好景不长,这位富豪仅仅只住了3个月,全家突然暴毙!警察找到他们的尸体时,发现浑身血液被抽干,变成了一具皮包骨的干尸!”

        “这真是个有趣的故事,”梁逸起身打开窗户,趴在窗台上艰难地点燃一支香烟,“伊芙琳修女请继续讲。”

        伊芙琳看着空乏的驾驶座位,试问道:“梁先生,火车不用看着吗?这样会不会很危险?”

        梁逸笑着说:“它有自动驾驶,你不用担心。”

        伊芙琳观察了几秒,才稍稍放下心来,继续讲述故事:“警察包围了整座古堡,并对古堡内外进行了地毯式的搜查,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这样一来,古堡凶杀案就成了一宗悬案,当时曾掀起过一波‘恶灵古堡’的舆论,但很快就被政府打压下去,几年之外人们也已经淡忘了这件事,那座古堡也一直没人去居住。”

        梁逸笑着搭话:“但总有胆子大的人不信这个邪,非要去恶灵古堡里玩一玩探险游戏,结果把自己玩死在了里面,我这样编写故事,会不会更畅销。”

        伊芙琳震惊道:“梁先生肯定是知道内幕的吧?不然怎么能猜得这么准确?”

        梁逸说:“我有一个女朋友,她会一名小说作家,可能是深受她的影响才大开的脑洞。”

        “但这并不是脑洞,而是真实发生的事件,”伊芙琳顿了顿,记忆道:“那是3年前的暑假,一群大学生为了追寻刺激,带着各种设备进古堡里去探险,最后一行5人,死了4个,疯了了1个。疯了的那个男人现在还关在疗养院里,嘴里嚷叫着有吸血鬼,有恶灵……一座古堡前前后后死了17口人,政府被彻底惊动了,他们只好找到教会,申请通过超自然的手段来解决这个案子,戈登神父就是教会里杰出的驱魔人,他领了这项任务,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我进入恶灵古堡。”

        故事听到这儿,梁逸心里也有了个大概,那位“戈登神父”十有八九是个守夜者。如果政府有无法解决的超自然现象,那么就会转手交给守夜者来操办。

        “再我来猜猜看吧,那个侥幸从古堡里逃生的人,他是不是本身就携带了什么疾病,多半是性.病,我猜的对吗?”梁逸转头问向伊芙琳。

        “对!”伊芙琳这次倒不是多么惊讶,有的只是对梁逸的赞美:“梁先生真是料事如神,那个唯一活下来的人,的确是hiv携带者,可能是吸血鬼挑食,嫌弃他的血液肮脏,哈哈哈……噢,不好意思,我太失礼了。”她赶紧捂住自己大笑的嘴巴,强行把笑意憋了回去。

        夜族本来就认为自己要比弱小的人类高贵,他们只是把人类的鲜血当做食物,高贵的夜族人,绝不会吃“垃圾食品”,尤其是对“性.病毒”携带者嗤之以鼻,当然也有一些仗着自己“百毒不侵”就胡作非为的夜鬼,他们通常是卑微的,就跟下水道里臭老鼠一样。

        人类何尝不是呢?人类相比之夜鬼还没有“百毒不侵”的躯体,但淫.乱程度却不必夜鬼要浅,究竟是凭什么呢?真是个令人深思的问题。

        伊芙琳继续讲述故事:“戈登神父戴着圣水与大主教赐予的‘五彩宝石十字架’,曾今在圣子血液中淬炼的棺材钉,左手拿着用银器盛装的圣水,右手持着锋利的银刃,而我,则帮他举着手电筒——”

        “紫外线手电筒对么?”梁逸问道。

        伊芙琳回忆道:“好像……是的。”

        梁逸低声道:“他也真够胆子交给你……”

        “梁先生说什么?”伊芙琳疑惑。

        梁逸摇了摇头,扔掉烟头关好窗户,坐回座位上说:“你继续,我听着呢。”

        伊芙琳表情严肃了起来,大概是到了故事的高潮:“戈登神父果然不愧是首屈一指的驱魔人,他仿佛能预言到那恶魔的位置一样,在后花园的古井里找到一个暗门!那个恶灵果然就藏在暗门之后,他睡在一尊镶嵌了宝石的大棺材里,棺材上记载了古老‘恶魔文字’,棺材旁全是陪葬者的骸骨……戈登神父用圣水灼烧恶魔的皮肤,用棺材钉钉住恶魔的四肢,以圣经的信念抑制恶魔的狂躁,用十字架插入恶魔的心脏!最后戈登神父大喊:‘我以上帝之子的名义送你下地狱’!随着恶魔一阵凄厉的惨叫,在正义的荣耀下飞灰湮灭……”

        伊芙琳难以矜持自己的激动,像是个犯花痴的少女:“当时的戈登神父简直帅呆了……”

        这的确是个很完美的故事,如果能普写成小说一定能赚大钱,但在梁逸的眼里,最后的结局有些不太符合实际,他笑着问:“伊芙琳修女,请问你亲自下到旧井里参与驱魔了吗?”

        伊芙琳摇了摇头:“没有,戈登神父当时给了我一把剑,命令我如果恶魔从井口飞出来时就刺穿恶魔的天灵盖……”

        梁逸又问:“那你怎么知道戈登神父用了圣水和十字架的?”

        伊芙琳认真说:“是神父亲自口述的。这次任务的档案和报告也是由我亲自撰写,也正是因为这次驱魔行动,我4年就从修道院毕业了。”

        戈登神父肯定不想让伊芙琳知道自己身为守夜者的秘密,所以叫她守住井口,并编制了一个驱魔的故事。

        从故事中可以看出,戈登神父所面对的夜鬼肯定是一位沉睡的贵族,因为只有贵族才能有资格在棺材上镶嵌宝石,并用夜族古老的文字篆刻其家族的辉煌……能独自一人面对贵族夜鬼并杀死,如此看来,这位戈登神父还真有两把刷子。

        “伊芙琳修女,那位戈登神父现在在哪儿呢?”梁逸问道。

        伊芙琳想了想,说:“应该是在北欧,教皇院就在北欧,戈登神父平时都在那里就职。”

        “北欧……”

        那不正是自己下一站要去的地方么?如果有机会的话,他倒是很想去和那位“戈登神父”见上一面。

        ……

        (这一卷叫做《黑夜传说》,其实就是讲吸血鬼的,我个人是不太喜欢西方文化的,但为了完善小说的剧情会尽力补习的,但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诸位不要喷我,我现在已经一条咸鱼,难以翻身的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