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章 乳色乳香

第五百八十章 乳色乳香

        救,肯定是得救,那不然几百人的性命就此抛弃?可车厢只有一节,车顶也不能坐人,梁逸想了想,只有冲众人道:

        “麻烦各位乡亲父老,把该扔的东西都扔了,并解决好自己的生理问题,几百个人在一节车厢的话,也许会比较拥挤……”

        光头老大康克也冲民众说:“大家全都听列车长先生的,富贵已经与我们没有关系了,现在我们最珍惜的应该是生命,坐不上这趟列车我们就死在这片草原上,请大家好好配合……列车上有软卧座位,首先让给老弱病残,所有成年男人都留在最后,我会把武器全都分发给你们,以防应对突发情况。”

        光头老大一点儿也不像好人,但做的事却比一些衣着光鲜的伪君子来得耿直,乡亲父老都尊他为领袖,便按照吩咐扔掉了行礼与随身武器,解决好大小内急,依次排队上车。

        一节车厢如果要硬塞的话,4-500人也勉勉强强挤得下,小孩和瘦弱的人可以坐在健壮的腿上,横着竖着都能坐人,更有人突发奇想从车厢中间安置一张吊床,这样又可以利用一些空间。

        老弱妇孺靠着墙壁,持枪的男人们想办法坐在窗边,“幽灵列车”别看它款式老旧,但车身全都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火车头的马力也比一般火车还要枪强大,结实,耐撞;客厢的车窗全都是防弹材料,每一扇都能从下面往上抽开。

        梁逸背靠火车头,紧盯着手腕上的表,万万没想到就只是个简单装人就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直到现在都还有将近30来人腾不出位置。

        “不行,乔治大叔,你应该跟妇孺们坐在一起,把窗户边的位置让给更年轻的枪手吧?”

        “瞧你说的小伙子,我30年前在部队可是神枪手,我手里的这把猎枪还从来没虚发过呢……”

        “夫人,请你把宠物扔下,它太占位置了。”

        “它不过是一只小猫咪,你们忍心让它变成怪物么?没事,我把它塞进我的胸口,它比我的胸还小,这样就不占位置了不是么……”

        ……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时间就是在处理这些小摩擦上所流失的,在这么耽搁下去马上就要12点了,哪怕按最快的速度来算,火车还需要在草原上行驶6-8个小时,草原天黑前和天黑后是完全两个性质,为了整车人的安全,时间不能再拖延了。

        正当梁逸下定决心要提醒发车时,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

        “叔叔,给,美丽的花朵送给你。”

        是,一个7-8岁    的小女孩手捧着一束野花,笑盈盈地递给梁逸,以示感激之情么?

        看见这孩子天真纯洁的脸,梁逸内心的浮躁瞬间烟消云散,他赶紧掐灭烟丝,笑着接过花朵,“蟹蟹你的花,手有余香喔。”

        可孩子应该第一批就上了火车,为什么她还在这儿?

        “小朋友,你的父母呢?你怎么还没上火车?”梁逸问道。

        小女孩扪着胸口说:“叔叔,我叫做苏西,你可以叫我花帽子的苏西,”她的确带着一朵碎花遮阳帽,“我从出生后父母就已经离开人世了,我的祖母前天也病死了,”但她并没有觉得不幸,笑着举起胸口的“气雾剂”,说道:“我有哮喘病,无法跟他们挤在一起,伊芙琳姐姐说了,叔叔你是个善良的人,一定会帮我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

        苏西抬起糯米般的小手,指向那方——

        不远处,一个20岁出头的年轻女人正时不时地往这边打量,她身旁还围绕着一群年纪都不大的孩子,作为最后一批排队上车的乘客。

        有时候孩子的话的确要比大人的恳求更管用。

        “伊芙琳就是她么?为什么她身边会有那么多孩子?”梁逸看着那年轻女人问。

        苏西用稚嫩的声音说:“伊芙琳是一位虔诚的修女,也是孤儿院的老师。她就像天使一样美丽大方。”

        梁逸想了想,对苏西说,“你去把她叫过来,和孩子们一起。”

        “好的叔叔,”苏西蹦跶着步伐,一边跑一边欢呼:“伊芙琳老师,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那个叫伊芙琳的年轻修女微微一笑,牵着孩子们就朝梁逸走来,等到了梁逸跟前,她低着头先是一句道歉:“对不起先生,我不该利用苏西的病情来博取您的同情,这些都是不幸的孩子,我希望他们能有一个更好的乘车环境,车厢后面实在太拥挤了,不知道您能不能帮忙想个办法呢?”

        年轻修女从裹得严严实实的胸膛里掏出一只“十字架”,真挚地望着梁逸,“您是一个善良的人,上帝会保佑您的。”

        她如果知道对面的这个男人是个“吸血鬼”,她绝对不会掏出十字架这么虔诚。

        梁逸笑了笑,修女,就是西方的尼姑了,可眼前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像是持戒的人,凭她的容貌和身材,一定会成为众多男人追求的目标。

        可能是“吸血鬼”遇上了“宿敌”,梁逸楞得有些出神,一只小手扯了扯他的上衣,接着便是一声稚嫩的提醒:“叔叔,伊芙琳老师是不能嫁人的,尽管有很多男人向她示过爱。”

        “苏西,你在胡言乱语什么呢?”年轻女人瞪了一眼苏西。

        苏西赶紧躲进梁逸背后,笑着说:“当然,伊芙琳老师的坏脾气没有哪个男人能受得了。”

        “你这个小坏蛋……”年轻女人咬了咬嘴唇,低头脸色绯红。

        这样一个含苞待放的修女,身体里流淌的鲜血往往是夜鬼最喜欢的。

        梁逸浅浅一笑,指着火车头的驾驶舱说:“驾驶室还有比较宽敞的位置,你可以铺一张地毯让孩子们坐上去。”

        年轻女人兴奋道:“可以吗?”

        梁逸欣然道:“of    course.”

        “大家快点谢谢叔叔。”

        “谢谢列车长叔叔……”

        孩子的声音如同天籁般纯净,梁逸嗅着手中的野花香,会心一笑:“谢谢你们的鲜花,它很香。”

        很快,年轻女人就抱来了两床厚厚的毛毯,在梁逸的帮助下,一床铺在地上,一床当做被子,8个孩子相靠坐下,空间充足还有余。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梁先生您的慷慨,我将这只充满祝福的十字架送给您,它跟随我听了10年的福音,一定能保佑先生这一路平安的。”

        伊芙琳把十字架吊坠从脖颈上解下,转手硬塞进梁逸的手中,“这一趟列车关系到大家的生死,所以请梁先生务必收下这一份祝福。”

        梁逸暗自笑了笑,将这串还带着余温的十字架举在鼻尖轻轻嗅了嗅,吐出4个字:

        “乳色乳香。”

        它不仅听了10年的福音,它还在这个年轻女人的夹缝中生存了10年。

        伊芙琳低头默念:“噢,哈利路亚,请原谅他的亵渎,他是无心之举……”随后她抬头对梁逸说:“还请梁长官帮忙照顾这群孩子,我也要抓紧上车了。”

        梁逸把十字架揣进裤兜儿,招手邀请道:“你为什么不自己去照顾呢?”

        伊芙琳惊喜:“还有我的位置吗?”

        梁逸说:“驾驶室一般都有2个位置,你甚至可以靠在座椅上喝咖啡。”

        伊芙琳感激道:“感谢你梁先生,的确不能让这群孩子打扰你开火车的。”

        “上车吧,你能不能爬上去?”梁逸笑着问。

        “我可以的,我会一点点马术……”伊芙琳拉着门把手,脚下轻轻一蹬,直接钻进了驾驶室。

        驾驶室里,孩子加大人一共装载了9人,这也为后车厢节省了很多空间,没多久,最后一位镇民也顺利挤上火车,此刻时间已经过了中午12点。

        光头老大实力不赖,把镇民全部装下的同时还给枪手预留了射击位,一节车厢被他安排得妥妥当当。

        “那么诸位,我马上就要开车了,几个注意事项提醒一下,”梁逸站在车厢外,大声告诫:“除了必要的通风之外,请大家把窗户关闭,我们在掠过平原时很可能会遇到飞禽的袭击,别给它们留空子了;到了晚上大家一定要注意,一些大型动物很有可能会撞击火车头,这时候就要考验各位枪手的准确度了,在不被飞禽钻空子的情况下尽量把威胁降到最低……剩下的也就没什么好讲的,请大家随时做好应对意外的准备,并为此趟列车进行祝福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午夜12点后我们就能抵达安全区域。”

        交代完毕,梁逸爬上驾驶室,争分夺秒驶入荒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