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九章 草原上的机车党

第五百七十九章 草原上的机车党

        梁逸已经很久没有单独行动,从第一次下火车开始,总有几个小弟跟着,总有几位佳人陪伴,渐渐地,他就习惯了这种感觉,就比如手中燃烧的香烟,以前他是不吸烟的,甚至厌恶这个东西,觉得烟草是腐朽华夏人民意志的鸦.片,但在自己吸食过后,仿佛在寂寞的黑夜中找到了一丝安慰,那种填补空虚的感觉,让每个男人对烟草情有独钟,或是真正内心苦闷,或是麻痹自己,或是装x玩酷……

        火车的轨道是笔直的,也没有什么太多的驾驶乐趣,空闲了就对着一支香烟发呆,越往东欧靠近,天气就越阴沉,手机信号也逐渐薄弱。入夜前最后一通来电是南希的,她抱怨不辞而别,并在信号参差不清时叮嘱注意安全。

        晚上7点,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4点钟准时发的车,距此已全速行驶3个多小时,期间有路过几个小车站,但由于物流的全面停工,一条干线畅通无阻,想开多块就开多快,但为了保证安全,梁逸把速度控制在不超过150km/h,按照这个速度,最多10个小时就能驶出华北进入欧罗联邦地界。

        ……

        2020年9月21日,凌晨2:43分,火车在华夏北部与欧罗西南部的摩河火车站停下,跑了将近10个小时,虽然没拉什么货物,柴油也烧得差不多了。

        摩河火车站已规划到边防军队看守,想必柳良也早就已经打过招呼,梁逸刚一下车,一碗热腾腾汤圆便送了上来。摩河镇作为东欧与华夏的交界,气候四季分明,夏季短,冬季长,这才不到10月,这里的边防战士们就已经披上了厚厚的军棉袄。凌晨,天地寒气归一,吐出的气息汽化成雾,比缭绕的烟丝还要浓郁。

        “长官,你……你一个人啊?”送汤圆来的值班战士脸庞稚嫩,不过20出头的年纪,长相憨厚老实。

        “有心了,”梁逸捧过瓷碗,吃不吃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暖意好,他说:“没错,就我一个人。”

        值班战士为火车加上油,惊讶道:“可是出了摩河镇就是欧联地界了,那边的平原上正闹灾难呢,到处都是发疯的飞禽走兽,你一个人怕不好对付啊。”

        梁逸一口一个大汤圆,甜蜜蜜地笑:“那么小同志,你是打算跟我一起去冒险吗?”

        “啊?这……这……”值班战士挠了挠头,“这我得跟班长申请一下才行!”

        梁逸摇头笑了笑,递过一支香烟:“吸烟不?”

        战士龇牙一笑,接过香烟:“好烟啊!这年头可真难得,谢谢长官!”

        梁逸燃一支,把打火机递了过去,“我姓梁,你呢?叫什么名字?”

        战士说道:“我姓周,叫周行,是hang,不是xing。周行。”

        梁逸环视了一遍火车站,大概是因为它是华夏北部的最后一个火车站,补给物资比较多,规模也就不能太小,“这么大个火车站,就你们一个人在值班么?”

        周行吸了一口香烟,说:“我们的任务就是守着火车站,不让它荒废了,平时哪儿会有货车从这里经过呀,几个月来,梁长官您是第一趟……所以这个火车站就咱一个班,7个大老爷们儿守着,没多的了。”

        梁逸点点头,又问:“那你们在看守的这几个月,有没有发现那些感染者呢?”

        周行摇头道:“没有,从这边再往北上有好几座大山阻隔,这个天气,山顶上怕是已经开始堆雪了吧?”

        高山冰雪,寒风呼啸,再勇猛耐寒的野兽也难以穿行,这样的自然环境,倒很适合作为文明崩塌后重建家园的好去处。

        30分钟后,火车油箱吃饱。

        凌晨3点24分,梁逸与周行告别,在这个小战士的目送下,火车缓缓驶出摩河火车站。

        出站后1个小时,高山的影子已映入眼帘,穿山过洞,速度不宜过快,梁逸便将速度控制在匀速90km/h。

        长隧道穿行,心理不免会产生一种压抑,那隧道就如一个漆黑的无底洞,无限坠落,无限逃离,下一秒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到来?

        越是在这种孤寂的环境下,梁逸越怀念那些温柔的日子,这种漆黑放空的感觉,简直比绝命区域还要让人害怕;一把锋利的剑,杀不了人,往往不是它顿了,而是它已拥有了感情,梁逸正是这样的一把剑,如今的他,完全做不到以往那种冷漠。

        一个有担当的男人是不能冷漠的,你的心要分成好几份,给予亲情温柔,给予妻子温柔,给予孩子温柔,这大概就是一个真正男人的蜕变了。

        3个小时后,天蒙蒙亮。

        一条条漆黑的隧道终于有了盼头,光芒是黑暗中最无私的温柔,也是最准确的使者,它不断地在告诉你,出口不远了,希望不远了。

        清晨7:43分,火车穿过最后一条隧道,接着,眼前便是一片苍茫的欧罗平原,黎明晨曦顷撒在大地,微风摇曳碧草,带来丝丝清香,美丽恬美的草原上,唯一的遗憾就是缺少了生命。

        从华东的东浦再到华北的摩河,最后穿过茫茫大山来到东欧平原,从昨日下午4点到今日清晨8点,一共14个小时的行驶时间,不眠不休,着实有些累了。

        梁逸把火车停在了铁轨上,从后车厢立里找了一罐啤酒,正准备小憩片刻,谁料——

        “啪!”

        一声枪响,在空旷的平原上阵阵回荡。

        “嗖!”

        “嘭!”

        子弹精准地打在了火车铁皮上,如此看来这颗子弹就绝对不是意外,目的也不单纯。

        “嗡嗡嗡……”

        机车的咆哮声!

        地平线外,一排排机车驰骋在平原上,数量越有2-30辆,目的就是停在铁轨上的火车!

        “哔哔哔……”

        狂按喇叭!

        草原暴走族?

        梁逸跳下火车,一边喝酒,一边等着这群“草原暴徒”,开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他的心情也很乏闷,来几个人,找一些乐子,是他是期盼的。

        “嘿!快瞧,这家伙竟然还有啤酒喝!”

        机车党很快便将火车包围了起来,29口人,有男有女,男性居多,穿着狂野,性格乖张,人手各式各样的武器,手臂和小腿上都绑得有铁片,应该是来防御那些感染生物的。

        梁逸一直都有做过假设,灾难彻底爆发后,人为了生存会变成什么样子,显然,眼前这群人已有了“末世求生”的苗头。

        “快去他车厢里看看,没准儿还有更多!”

        机车党的老大是个光头男,穿着暗黄色夹克儿,双臂肌肉发达,袒胸露乳,纹身从胸膛延伸到了脖颈,手持一把纯黑色ak47,态度极为嚣张,跟在他身旁的若干男女,都是肌肉爱好者,纹身,唇钉,耳钉,非常nice。

        梁逸无动于衷,也不说话,任由他们扒上自己的火车,这上面除了一些储备的干粮和酒水之外,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他们抢了。

        “头儿,我发现了2箱啤酒!还有一些零碎的食物,哈哈……这回咱们发达啦!”

        几个“小的们”把火车上能搬走的酒水和食物全都盘了下来,这帮人大概很久没尝过啤酒的滋味儿了,迫不及待,蜂拥而入,也不管过没过期,一人一罐开了就喝。

        他们欢快的模样,就像是开了一场就地派对,很乐天知命,但着实没有什么出息。

        梁逸暗自摇头,嘲讽地笑了笑。

        “你笑什么?华夏人!”光头男身旁一个绿头发的,长相颇为俊俏的小白脸指着梁逸骂道。

        笑都不允许了?

        梁逸淡然道:“我只是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就好比我一个朋友,常年帮助贫困山区的小朋友,看见小朋友们得到礼物开心,便自己也觉得开心。你们懂我的意思吗?”

        机车党面面相觑,他们好像听不懂普通话。

        “你他妈会说欧罗话么?英语!英格里希!”绿毛男呵道。

        梁逸点点头,用一个流利的英语回答:“是的,诸位,我会英语,但我以为你们会普通话的,实在抱歉。”

        绿毛男瞪着梁逸说:“你这家伙,我总感觉你在耍我们……”

        “格里芬,你先别说话,”一旁的光头老大声音浑厚,他沉声问梁逸:“华夏人,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梁逸如实回答道:“我要去艾尔市,必须经过这里,它毕竟是两条笔直的铁轨,我也不能像你们一样随意拐弯是么?”

        光头老大问:“你去艾尔市做什么?”

        梁逸说:“去找人。”

        绿毛男满脸厌恶:“生活在艾尔市里的人都很虚伪,他们就是一群片子和自私鬼!华夏人,我告诉你吧,现在艾尔市已经封城了,你根本就进不去,你的火车要是敢靠近他们竖起的高墙,大口径机枪能把你撕成碎片!”

        梁逸说:“我总有办法能进城去的,”接着他又看向光头老大,问:“你们还有什么事吗?这些食物我可以免费给你,反正我也吃不了这么多,但是我希望你们能给我留两包香烟。”

        “康克,这家伙很奇怪,我们不能放走他。”绿毛男在光头老大耳旁窃窃私语。

        被近30个人持枪围堵,还能做到从容不迫,谈笑风生,这肯定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表现。别看那光头老大五大三粗,但眼神中的狠劲儿也绝非常人能有!

        “让他走吧。”光头老大说道。

        “康克?……?”绿毛男和一众手下都有些惊讶。

        光头老大微怒道:“他已经大度地让出了食物,那还为难他干什么?在这个环境下,没有什么比食物更重要!”

        既然老大发话,手下也不敢有其他意见,纷纷给火车让行。

        梁逸犹豫了一会儿,问道:“我向咨询一下,前面的东欧平原,是个什么情况?”

        光头老大或许是诧异梁逸的问题,皱眉犹豫了几秒,才沉声回答道:“那里白天的情况稍微好一点,但到了晚上就会变成人间地狱。我奉劝你一句别往那个方向去,不然凭你火车的噪音,草原上的飞禽走兽会冲进来把你撕碎!”

        梁逸点点头,“多谢提醒。”接着便爬上火车头,冲机车党众人做了个再见的姿势,启动火车继续前进。

        火车行进了大概1个多小时,上午9点刚过的样子,“哔哔哔……”一阵刺耳的喇叭声从车后传来,通过后视镜可以看到,那群机车党正在全速追赶火车。

        “停下,嘿!停下……再不停下我就开枪了!”绿毛男骑在机车上,用喇叭大喊大叫。

        梁逸考虑了一会儿,凭火车的速度,如果全速前进肯定把机车党甩开,但他认为那个机车党老大为人还可以,便慢慢降缓速度,乃至于停了下来。

        “下车!下车,下车!”绿毛男凶狠地拍打着火车头,举着手枪威胁梁逸下车。

        梁逸欣赏机车党老大,但实在讨厌这个小绿毛,他跳下车,反手一巴掌“啪!”重重地扇在绿毛男的脸上,绿毛男身子一歪,随机车一起摔了个人仰马翻!

        “你他妈——”

        “格里芬你给我住嘴!”

        光头老大一声怒喝,吓得绿毛男赶紧把枪收起来,扶着机车骂骂咧咧地走开了。

        梁逸当着众机车党的面,点燃一支香烟,靠在车门旁笑道:“如果不是你还够礼貌,这片草原就是你们的坟墓。”

        嚣张!

        “你这家伙好大的口气!”

        “头儿,还跟他废什么话?直接开枪干掉他,抢了他的火车不就行了?”

        众喽啰附议,原来是来抢火车的。

        “你们他妈给我闭嘴,谁再说话,我就一枪崩了他,我说到做到!”

        光头老大威慑力超绝,一句话便叫所有手下不敢出声。他冷着神情,试问梁逸:“华夏人,我要跟你做一笔交易。”

        梁逸弹弹烟灰,淡然道:“持枪抢劫,可不是交易的态度。”

        光头老大做个了“抬手放下”的手势,身后手下全部放下枪,接着几个手下开始把先前从车上掠夺的食物和啤酒往车厢里面搬。

        “喝下去的啤酒我会用其他东西来补偿你,现在我说一说我要的交易,”光头老大顿了顿,才说道:“我们要去艾尔市,希望你能载我们一程。”

        梁逸笑了笑,问道:“你们不是说艾尔市里的人都很虚伪么?而且你就这么肯定我能把你们带进去?那里可是有重机枪把守的。””

        光头老大指着身后的一干手下说道:“我是他们的老大,我很清楚继续留在平原上会是个怎样的结果,活下去的机会必须进入艾尔市,要不然冬天一到,就算不被怪物咬死也会被冻死,饿死……”他的表情如冰化水,语气低沉:“这大半年来,一开始有很多人试图从空中飞过东欧平原,但最后全都被飞禽打了下来;我们的机车跑不过狼群,机油也无法穿越草原,你的火车是唯一的希望了。”

        梁逸当然考虑过这些因素,如果空中畅通无阻,或许现在他还搂着阿娜斯塔没有起床。能在大平原上“横行霸道”的,也只有身后的火车头了。

        光头老大继续说:“光凭你一个,是没有办法穿过平原的,如果你带上我们,就等于带了30几把步枪,我们可以守卫你的火车不被怪物侵扰。我见过草原上的水牛,它们发起疯来肯定能把火车头撞出铁轨的。”

        “保护我的火车,让我载你们去艾尔市,这就是我俩的交易对么?”梁逸笑着问道。

        光头老大指着身后的手下说:“我除了这帮手下之外,已没有再多筹码,如果你愿意带我们进入艾尔市,我老大的位置就让出来给你,这几个女人你也可以随便享用。”

        “头儿,我可不愿意服侍这个华夏人……”

        “但他看起来好像很不错,就像是一块白奶油蛋糕。”

        “可我们连他是谁都不清楚,万一这是一条贼船呢?”

        “你们他妈还有选择的余地么?留在这里必死无疑!我们的水和食物已经快没了!”

        ……

        “上车吧,你们浪费我太多的时间了。”梁逸跳进驾驶室,招呼一干机车党。

        光头老大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上前说:“我们的营地就在前面‘维齐小镇’一个破旧的工厂里,麻烦你在那里停一会儿车,我想把家人也带走。”

        梁逸说:“你最好快点骑车回去叫他们做准备,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能冒昧地问下你的姓名么?”光头老大问道。

        梁逸回答道:“我叫梁逸,我是个华夏人,但不喜欢别人口口声声称呼我为‘华夏人’,这样很不礼貌。”

        “感谢你的理解,我会和他们强调的。”

        光头老大说完,召集一众手下,撵着尘土和铁轨急速往前奔袭,梁逸也发动火车继续前进。

        30分钟后,波涛碧海中出现了一片废弃的工业园区,园区背后是一个颇具欧罗建筑风格的小村镇,大约只有6-70户人家。

        让梁逸没想到的是,光头老大口中的“一些家人”,实际数量起码有4-500人!

        他们拎着大包小包,兴致勃勃地站在铁轨旁等候列车,这只有一节车厢的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