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七章 Surprise

第五百七十七章 Surprise

        “他们给你安排住处了么?”梁逸问。

        阿加莎说:“你们华夏还算大方,专门清空了一个园区供我们办公,母舰把东西卸载完毕后就会离开的,我要留在华夏,直到灾难出现转折点。”

        梁逸摇头道:“你还是没告诉我,你住处在哪儿。”

        阿加莎背过身,撇着嘴:“反正不在你床上就对了。”

        梁逸问道:“是因为床上有别的女人?”

        阿加莎不屑道:“那个亚美女医生?哼……她算什么东西?只有你才会对这些廉价的东西下得去嘴。”

        梁逸平淡地问:“在你心中,评判人是否廉价,是基于哪个标准?”

        阿加莎悉数道:“家世,背景,身材,头发……多了去。那些廉价的女人,你和她们在一起除了能得到一些肉体上的欢愉之外,其它什么也得不到。”

        梁逸语气依旧平淡:“你的意思是说,我只能有你一个女人了?”

        阿加莎皱眉道:“爱情,难道不应该忠贞么?”

        梁逸摇了摇头:“我做不到。”

        “你还想不想当部长了?”阿加莎像是在威胁。

        “不想当了。”梁逸直言道。

        “你不怕失去我?”阿加莎露出一个“不敢置信”的眼神。

        梁逸说:“你应该做一个纯粹的女人,介意就放弃,不介意就继续,我这里无所谓,身边不缺女人。”

        阿加莎失望摇头:“你在向我索求特级搜查官的时候可不是这种态度……你是个骗子!”

        梁逸道:“可每一个吻都那么逼真不是吗?”

        “不……这不是我要的感觉,这不是——”

        不等阿加莎把话说完,梁逸提着她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下去,阿加莎连挣扎都已没了动劲,身体柔软得像一块海绵,软在梁逸的怀中,这才是她想要的感觉,一种被征服的快感!

        “混蛋!快放开阿加莎小姐!”

        一个熟悉的骂声突然响起,梁逸刚想抬头查看,谁知肋下突然一疼,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海瑟薇保持着那记“飞踹”的动作,狠狠地瞪着梁逸,骂道:“你这家伙找死么?敢欺负阿加莎小姐!”

        “小薇……”阿加莎意犹未尽的同时又不知所措。

        海瑟薇一把将阿加莎搂进怀里,安慰道:“小姐你别怕,我会时刻保护你的,这家伙……明明都是未婚夫了,还敢用强的?!简直无法无天!”

        她一边骂,一边冲梁逸挤眉,并用口型催促:“快走,快走……”

        梁逸扶着腰从地上爬起,幽怨地看着海瑟薇,这么重的一脚肯定有报复心理,绝对是报复!

        “再见!”

        梁逸一边搓着腰杆,一边往宴会厅里跑去。

        “小姐,你别怕,在你们没正式结婚之前,他要是敢欺负你,我一定会让他后悔做男人的!”

        “小薇……其实……其实……唉!”阿加莎摇头道,“算了,算了,带我回去休息吧……”

        “好的小姐,我开车送你回酒店。”

        海瑟薇冷冷一笑,露出一种得意的姿态,领着阿加莎往停车场走去。

        ……

        晚上8点,宴会结束,3个成熟的老男人都懂得饮酒不贪杯,几个年轻人则充当海量,喝得人事不省。

        一辆suv,徐哲开车,梁逸副驾,柳良则负责在后座照顾几个醉酒的年轻人。

        “你注意点儿啊,这可是我跟别人借的好车,别让他们吐里头了……这帮小子,不能喝还要当酒桶,比不上我当年半点。”徐哲含着香烟,摇头表示太弱。

        “那么,老梁,这一次你真的决定单干了?”柳良问道。

        梁逸点头道:“嗯,这次的目的非常特殊,我懂得量力而行。”

        徐哲苦笑道:“这事儿还真不好办,夜鬼又不是感染者,b级还能过几招,他妈要是来个a级夜鬼,打不赢啊我操……”

        柳良说:“倒也不是说打不赢,守夜组织有很多专治夜鬼的高科技武器,一个a级夜鬼同样挡不住几颗紫外线炸弹。只是现在欧罗已经被他们控制,强龙压不住地头蛇的。”

        梁逸笑了笑,轻松道:“你们不用跟我瞎惨祸,现在阿加莎的位置很尴尬,肉食者鄙,未能远谋。所以必要的时候,还请你们帮帮她吧。”

        徐哲笑道:“哎,有点未婚夫的样子了啊。”

        “现在东欧的防线卡得死死的,平原上到处都是感染飞禽,艾尔市几乎被孤立了,你该怎么去?”柳良担忧道。

        梁逸说:“开火车。”

        柳良问:“你确定好路线了么?”

        梁逸点了点头:“我明天下午坐飞机到东浦火车站,火车头最多只挂一节车厢,再从华东方向进入东欧平原,华东和东欧有一条物流干线,畅通无阻的话最多只需要10个小时就能穿过危险地带,最多3天就能抵达东欧的艾尔市。”

        柳良想了想,说:“但计划总赶不上变化,虽然我完全不担心你的安全,但在庞大的数量面前,难免会不如意。”

        梁逸淡然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明天我和徐哲亲自送你一程。”

        “这——”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

        回到天籁酒店,3个没醉酒的老男人将5个醉得人事不省的年轻人分别抬回房间,随后也各自回房休息。

        晚上9点,整个世界都静下来了,京城的霓虹不再璀璨,路上鲜见车辆与行人。

        梁逸又试着拨打了一次南希的电话,还是得到那句:“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明天下午就要远赴东欧,虽然不愁离别,但是……一条留言也没有,这样总是不好的,总是惹人失落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梁逸就已迷恋上了那种拥抱和缠绵的感觉,以及每天早上醒来搂着爱人的充实感,    不同女人的身体,不同女人的唇,不同女人的呻吟,不同女人的腰,每一种女人都有不一样的感觉,他几乎是完全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他冲了个冷水澡,靠在窗台吸了一支烟,随后打开床头的小桔灯,准备上床再把《金瓶梅》读几篇,可谁知一掀开被单,那个将电话关机的亚美女人赤条条地出现在眼前。

        “surprise!”

        可能是躲在被窝里太久,白嫩的肌肤溢出香汗,俏脸因缺氧变得异常红润,她说:“你要是再晚掀开被子,我估计就要被憋死了。”

        梁逸深吸了一口气,如灵魂得到了升华,“我仿佛闻到了一块可口的糕点,你说我是细嚼慢咽,还是一口吞了它?”

        “是我一口吞了你才对!”

        南希一把将梁逸扯上床,狂放得像一头老虎,撕咬猎物的每一口都用尽了全力!

        ……

        尽兴得忘记了时间,也可能是午夜刚过,门外突然传来“滴”一声,门被人缓缓推开。

        梁逸的房间有两张门卡,一张在自己身上,另一张给了海瑟薇,如此一来,是谁进房,不难猜。

        海瑟薇鬼鬼祟祟地缩进房间,再悄悄咪咪地关门,化作一只穿着睡衣去偷腥的猫,一边脱衣服,一边兴奋地掠过隔断,幻想冲进去给梁逸来个surprise!可谁知早有人捷足先登,不仅霸占了床位,还推到了男人!

        “oh!怎么是你!”南希赶紧抓过被褥裹住自己走光的身体,怒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你快出去!”

        海瑟薇摁着肚脐上那最后一颗还没解开的纽扣,又羞又怒又尴尬,她狠狠地咬着牙,挤出一句话:“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的好事……”说完,低头转身灰溜溜往门外跑去,可到了门口,却听南希的一句话:“别理她,我们继续。”

        好强的内心,让她本能止住了步伐,她猫着脚步躲在隔断后,偷偷地观察着床上自由飞翔的南希,嫉妒她那畅快的神色,不屑她那生疏的技艺,更不满自己心火难平!

        她咬了咬唇,头脑一发热,大步冲出隔断,直接跳上了床,推开南希道:“让开!根本就不是你这么做的,应该这样!”

        “你……你不是走了么?”

        “南希医生,好东西是不能独吞的,请你在一边学着点,不然久了他会厌倦你的!”

        “你这个荒唐的女人,你究竟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如果你看不下去就请滚出去,你的使用时间到了!”

        “凭什么?”

        “凭我这根手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