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一章 24只装,今晚用光光

第五百七十一章 24只装,今晚用光光

        大事力不从心且无可奈何,小事却好像已经做得差不多,梁逸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呆呆地望着手机屏幕上的时间——2020年8月31日23:49分,还有11分钟就即将来到9月,时间弹指一瞬,从灾难降临到蔓延,不知不觉已经过了8个多月,半片山河沦陷,脚下土地岌岌可危……

        如果世界真的走到终结,那自己又该做点什么?守一群爱人,保一方水土,还是继续为地球的文明做争斗,或者参与守夜组织的“星球移民”计划,去另一个适者生存的星球开拓家园。

        一种力不从的感觉涌上眉梢,沉闷间隐隐作痛。

        “嘎吱——”

        开门声,关门声。

        “哒哒哒……”高跟鞋的声音。

        “差点儿忘了,9点钟之后就断电了……”南希的声音,她利用手机照明,放下手提包,轻轻推开卧室的门。探进脑袋笑着问:“嗨?亲爱的吸血鬼先生,你睡了吗?”

        梁逸就坐在床上,手中的手机隐隐发光,只要不是瞎子都应该看得出他醒着的状态,那么,这个女人是闹哪样?

        “这位先生,你看起来很寂寞,需不需要来点特殊服务?”南希贼霍霍地笑,仿佛并不是在问别人是否需要“特殊服务”,而是她自己在奢求这类“特殊服务”。

        梁逸眯了眯眼睛,问了一句:“你医院的事情忙完了?”

        显然,这并不是南希想要的回答,她声音渐冷:“是啊,专门请了一天假回来休息。你不为这来之不易的陪伴而高兴么?”

        梁逸挑眉,“你想怎么样?”

        南希一只腿跨入门缝,7cm的高跟鞋与肉丝美腿,散发着无尽的诱惑,她挑逗道:“你想怎么样?”

        梁逸点燃一支香烟,拍了拍身旁的床位,招呼:“上来。”

        南希咬着柔唇,眼中欲望深似海洋,却故意刁难:“没有娇嫩牛排和红酒的烛光晚餐,你还想让我陪你睡觉?哼……那可是不行的。”

        梁逸含着香烟,一言不发。

        “你怎么不说话了?”南希忍不住问道。

        梁逸瞥着腕表,淡笑道:“23:58分,从现在开始计时,我倒想看看你能矜持多久。”

        “你……呵……你可不要当我是小姑娘,想用欲擒故纵的手段么?没门!”

        “啪!”

        门重重地关上,屋内屋外陷入沉寂。

        2分53秒,3分钟还不到。

        梁逸刚把手中的烟头触灭——南希推门冲进来,她站在梁逸的床尾,又气又羞,“作为一个有绅士风度的男人,本来就应该主动一些!”

        梁逸展开怀抱,笑道:“来?”

        “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但你根本就没有欲望,太令我失望了,太失望……”南希摇着脑袋,裹紧了身上的白大褂,但由于绷得太近,她那玲珑曼妙的体态与沟壑几乎是一览无余。

        梁逸说:“我猜你的白大褂立肯定穿了一套非常诱惑的衣服。”

        南希惊讶:“你怎么知道?”

        梁逸举起手机,打开手电筒,将南希笼罩在灯光下,嘱咐:“快,给我个惊喜。”

        南希矜持娇羞:“你把灯拿开……”

        梁逸说道:“不开灯就漆黑一片,漆黑一片又怎么会有惊喜?难道还是夜光的不成?”

        “你这家伙……”

        南希咬牙切齿,一把扯开白大褂,飞身扑向梁逸,并放下狠话:“24只一盒装,今晚我要用光光!”

        ……

        凌晨3点过,屋内一片狼藉。

        梁逸枕着背靠,一手托着后脑勺,一手搂着南希的腰,静静地凝望着天花板,虽说翻云覆雨后心情还要畅快些,但心里还是愁,愁那些儿女情长外的家事,国事,天下事。

        南希有节律地喘息着,轻哼着,每抽搐一次,她就在梁逸胳膊上狠狠掐一下,嘴里叽里咕噜地抱怨着什么。

        “我亲爱的南希医生,好像还有23只你没用完,看来待会你得再加把劲儿了。”梁逸笑着提醒道。

        “不!”

        南希仰头瞪着梁逸,眼里满是幽怨与恐惧!

        梁逸继续笑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自己约的炮,含着泪都要打完’。”

        南希怒呵:“不!”

        梁逸搂紧:“不?”

        南希态度坚决:“不!我说不,那就不!”

        “真的不?”

        “真的不,不不不!”

        “那……先发制人!”

        梁逸趁她不注意,回转身法将之摁在身下,邪恶地微笑着:“呵呵呵……”

        “不,不,你不能这么做了……”南希发自内心地恐惧着,摇头晃脑,拼命挣扎!

        梁逸看准时机,一口咬住她晃动的嘴唇,浑身上下,每一个关节都压制得死死的。

        在欲望的催化下,南希渐渐地松软了下来,每一次记忆犹新的疼痛,何尝不是快乐的源泉?

        梁逸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静静地等待着身下的女人睁开眼——南希缓缓睁开眼,事情的发展让她大感意外,她无法逃避这双眼眸的深情,不知为何,一种哭意涌上心头,她紧紧搂住梁逸,开始低声抽泣。                “为什么哭?”

        “因为想哭,这是我的权利,你管不着。”

        “那剩下的23只……”

        “不!”

        “哈哈哈……”

        梁逸大笑着,拉过被子替南希盖上,拥抱道:“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该不该让你继续留在华夏。”

        “你什么意思?你要赶我走么?你这家伙……你知不知道我这双手救了多少病人?我留下来能救多少人?”南希莫名地激动起来。

        梁逸把她拥抱得更紧,语重心长道:“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即将发生一件大事,武丰市不能留人了,你必须离开,哪怕不回亚美也必须往京城转移。”

        南希坚持道:“我的预诊病人都排到下月中旬了,我怎么能说走就走?我可不是一位不负责任的医生。”

        “你这样又得不了诺贝尔和平奖。”

        “可是——”

        “叮叮咚咚……”

        电话铃声响起。

        “是我的电话!”

        “何必让它干扰这个美好的夜晚呢?”

        梁逸抱住几欲下床的南希。

        “指不定是医院有什么情况……”

        “你干嘛这么负责,这又不是你的国家。”

        “我眼中只有世界,没有国家和地域区分。”

        “可你是我的女人,我有权利——”

        “别吵!”

        南希拾起地上的白大褂,取出手机一瞧,“克里斯汀来电?一定是有紧急情况……”她赶紧按下接通按钮。

        “喂?”

        电话那头传来克里斯汀的急切:“喂!南希姐不好了,两天前送来的那位患‘高登热’的病人突然呕吐不止,现在已经休克了,生命迹象垂危,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南希想也没想便回答道:“好,你嘱咐张医生和王医生帮忙看着点,我15分钟后就到!”

        挂断电话,她火急火燎地开始穿衣服。

        “高登热是什么病?危险么?”梁逸紧着眉头问。

        “一种高风险的传染病,致死率很高的,这个病人只是个8岁的孩子,我必须去救他,必须去!”

        南希裹好白大褂,提起高跟鞋就往外冲,在她眼里,救人和上战场打仗没什么区别……

        “你等等我,我送你去。”

        “那你得快点儿了,我现在要下楼了。”

        梁逸胡乱套了条裤子和衬衫,踏着拖鞋赶紧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