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冯小艺的弟弟

第五百六十九章 冯小艺的弟弟

        在华夏南方,男人的平均身高只有169cm,个头儿能上180cm的,已算得上是人群中拔尖儿的。

        梁逸在华南受了一些重伤,血液提供不足,身形几乎瘦了一圈儿,但即使他再单调,苍白俊秀的脸廓,深邃忧郁的眼眸,不怒自威的神态,以及184cm的海拔身高,行走在人群中还是非常亮眼的。

        南希搂着梁逸的胳膊,穿梭在各界人士的目光中,羡慕,嫉妒,祝福,应有尽有,可没有人会觉得他们俩不般配。

        “原来南希医生名花有主了啊……”

        “失恋了,失恋了。”

        “这男人怎么一副肾气不足的样子啊,脸这么白……”

        “别酸了,你有这样的女朋友,你会更虚的……”

        议论纷纷,形形色色。

        南希是援助华夏的医生,人长得温柔漂亮不说,医术高明又负责,放在和平年代,那可是一等一的社会精英。

        梁逸谦虚地认为,自己不过一介武夫,能携手良人收揽目光,实在是荣幸之极。

        “我在综合科室,什么病都能看,但最主要的还是外科。”

        “动手术吗?”

        “嘿嘿,那种要动大手术的人就直接就放弃啦,太费时间了精力了,小手术还能接受得了。”

        “也就是说,受了严重的伤,基本上活不成了对么?”

        “基本上是这样咯。”

        “我实在无法清楚,大家都关在家里禁足,怎么还会有这么多病人?”

        “这个说来可就话长了,现在我们接收的病人主要分以下几类:第一,原本就有病的,你们华夏啥都不错,就是生病的人太多,平常都有看不完的病人,何况是现在呢?第二,流感和传染病,一般呼吸道感染居多,你能看到,大家都戴上了口罩,谨防唾沫飞溅引发感染;第三种,打架斗殴所致的外伤,以及性病的传播,这边是市中心,每晚上都有警察巡逻,治安规划得还算好,但在市区外的一些城郊,城中村地带,打架斗殴,抢劫卖.淫,屡见不鲜,而且能送到市中心医院来的病人,十有八九是重伤患者,断手断脚都是常事啦,你们华夏虽然禁枪,但是疯子们都拿刀砍,上次一帮团伙还冲到医院里来呢,保安都吓蒙了,最后被我两下就收拾掉了;最后一种,就是那些没病装病,来医院蹭吃蹭喝的家伙,反正他们在我这儿是捞不到甜头的,至于其他医生那里有没有后门走,我也不清楚。”

        闲谈间,梁逸和南希已来到5楼的综合诊室,门外已排起了长龙般的队伍,大多数为中年男性,形形色色的都有,其中一个吊着绷带的年轻小伙子吸引了梁逸的目光。他不就是那自称“军警一家亲”的正义青年么?

        “好了,梁,我得工作了,今晚又不知道会忙到几——”

        “等一等,”梁逸叫住南希,指着队伍中目光的小伙子问:“他也是你的病人么?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南希顺着梁逸指尖瞧去,下一秒便笑道:“这个小伙子啊,是个年轻有为的士官呢,他和队友在执行任务时出了意外,队友伤势比较严重,军部医院没办法接手,就转到市中心医院来做手术了,这小伙子也一起跟了过来……噢,对了,他的名字好像叫……叫冯天泽。”

        “冯天泽……冯天泽!”

        梁逸少有失态地惊呼出这个名字。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冯小艺的亲弟弟就叫冯天泽,他还亲自去银蓝高中找过。

        南希疑惑:“怎么了?你认识他?”

        梁逸还不能太确定:“算是吧,早有耳闻,但一直都没机会见到,或许这就是天意吧。”

        梁逸其实内心暗骂:他妈这小子,老子曾经为了找你,穿过尸潮,趟过尸海,没想到今天自己出现了。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世事皆是如此,你越是刻意去寻找的东西他越找不到,你越是不找的东西,不经意就会出现在你面前。

        冯小艺如果知道自己都唯一亲弟弟还活着,失忆症指不定就好了呢?

        “唉,不和你聊了,我得上班了,都迟到7分钟了,我有空了会给你打电话的。”南希推门走进综合诊室,不一会儿,广播中便响起了语音播报:“请001号患者彭雪到综合1部就诊……”

        梁逸朝冯天泽走了过去,世上也不止一人叫冯天泽,希望不要这么巧,得确认一下才行。

        青年从梁逸出现后便一直在尝试着闪躲,但他近180的大个子,在队伍中是那么拔尖儿,长得还有几分俊俏,吊着绷带手,很难不引起人的注意。

        “小子你——”

        “警察老哥,你没必要这么小气吧?我承认我是在一些荒废的城区里拿了一些比较昂贵的东西,大不了我上交就是了,现在的黄金洒在地上都没人要……”

        冯天泽一顿噼里啪啦地解释,在执行任务中去金店里摸了个大钻戒,用钱币擦屁股之类的无聊事迹。

        梁逸面带三分微笑,捞过青年的肩膀就往外拉,并告知:“你放心,我不是来抓你的,我只是来跟你确认几件事而已……你吸烟么?”他又拿出香烟,递给青年一只。

        青年犹豫了一会儿,接过香烟含在嘴上:“我戒烟很久了,但是按照规矩,你递我烟是看得起我,何况你还是个警察,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抽一根了……”他眨了眨圆鼓鼓的大眼睛,伸手讨要:“有烟无火,难成正果。”

        梁逸把青年拉到抽烟时才递过了打火机,问道:“你叫冯天泽?家住在华南大学城的白杨小区?”

        “你怎么知道?难道偷看了我档案的?”冯天泽手里香烟顿时就不抽了,眼神惊疑又忌惮。

        梁逸心里算是有了个准确的答案,便自燃一支香烟,继续说道:“你有个在北欧工作的姐姐叫做冯小艺,你有个对门的邻居叫江秋瑾,你是银兰高中2019级高二6班的学生,坐在倒数第一排中间位置,你是体训生……”

        “你……你……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档案上我可从来没写这些!”冯天泽的情绪逐渐激动。

        “这些事情可就说来话长了,等我哪天空了再慢慢告诉你,你现在必须知道一些事,”梁逸降低语气,遗憾道:“你的父母已经安详地离去了,你姐姐在东桑,现在很安全,以后我会亲自带你去见她。”

        冯天泽咬着烟头,低头伤心了好一会儿,抬头再问时已红了眼眶:“你说,我爸妈走得很安详,他们没变成那些怪物对么?”

        梁逸点头道:“对,他们安然入眠,临走时还给你和你姐姐各写了一封信,现在收录在你姐姐那儿,等你去了东桑就可以看到。”

        “姐姐她……”小伙子抹了抹溢出的泪花儿,带着哭腔继续问:“警察老哥,你不能骗我,我一直以为她们都遇难了,连姐姐也是……”

        梁逸掏出手机,交给冯天泽核对道:“这款手机你应该认得,以及上面的联信,电话号码都是你姐姐冯小艺的,你早就应该打给我的。”

        看见手机的那一刻,美好的家庭时光涌入记忆,小伙子眼泪忍不住决堤而出,嚎啕道:“真是她的手机,我还以为……还以为你们都离开我了,我连联信都不敢登录,就是怕再也接收不到亲朋好友的消息……”

        梁逸靠在一旁默默吸烟,哭是发泄的一种方式。毕竟,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5分钟后,再多流泪也无济于事,该来的已经来了,该走的还是走了。

        冯天泽抹了一把眼泪,把手机交还给梁逸,由衷感谢道:“谢谢你,警察老哥……其实我早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姐姐还活着,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好的消息……”

        梁逸再抽出一直香烟递给冯天泽,“那么,讲一讲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又怎会出现在这里?”

        “不抽了不抽了,姐姐不让我抽烟的,以后惹了烟瘾会被骂死,呵呵……”冯天泽拒绝了香烟,开始讲述:

        “我能活下来,其实还得多亏我们的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