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六章 不好意思,我是警察

第五百六十六章 不好意思,我是警察

        城市的街道冷冷清清,医院的过道人满为患。候诊室里的病人们都戴着口罩,一个个无精打采面如死灰,咳嗽声,呻吟声,抱怨声,叹息声……在悲怜世人时,梁逸也开始心疼起自己的女人,照顾这么多患者,难怪夜不能寐。

        “你好,我找人。”梁逸走到门诊前台,很有礼貌地问:“请问,南希医生在哪个诊室?”

        引导站的护士小妹清纯可人,很有礼貌地递给梁逸一只口罩,又拿起体温计:“这位先生,医院里如果不戴口罩是不准进入的,现在请您配合将手腕露出来,我好测量你的体温。”

        梁逸照做,挽起袖口。

        “滴!”

        “34.2℃?”护士小妹惊讶得看着体温计上的数值,有些不太相信:“是不是体温计坏了?”

        梁逸带好口罩,笑道:“护士小姐,我是来找南希医生的,你能带我去见她或者告诉我她在哪个诊室吗?”

        护士小妹也没追究,放下体温计又递给梁逸一个表单:“如果是找人的话,请先做出入登记吧?先生不要觉得麻烦,最近很多呼吸道感染疾病,emmm……所以要戴口罩,勤洗手,测体温哟。”

        梁逸按照流程填完姓名电话,递还表单:“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南希医生她在哪儿了吧?”

        护士小妹不紧不慢地说:“先生如果是找南希医生问诊的话,必须先去窗口预约挂号的。你如果找南希医生有私事的话,建议您中午12点-12:30分再来,并提前和南希医生预约好,我们这里的所有值班医生都只有吃饭时间有空。”

        梁逸苦笑道:“我是他男朋友,能不能给我走个后门?”

        “南希医生的男朋友啊?”护士小妹打量了一眼梁逸,递给一个工作证,笑道:“疫情防控期间,非医务人员出入都有严格限制,请先生佩戴好这个叭,南希医生现在我估计,大概,八成是在住院部3号楼里,她上午一般都在体察患者病情,”说完,她又笑着补充了一句:“南希医生是一个美丽又温柔的好医生,先生能找到她那样仁慈善良的女人做女朋友,可真是幸运。”

        梁逸在这个护士小妹的身上浪费太多时间了,便不失礼貌地笑了笑,戴上工作证朝住院部走去。

        南希在住院部3号楼,那海瑟薇八成也在那里,梁逸曾几次掏出手机想给南希打电话,但最后都放弃了,自己来医院毕竟是为了私事,怎么能因为私事阻止大夫救人呢?

        “你好,请帮我查一下,一名叫做‘海瑟薇’的病人住院房号,她是一个欧罗女人,金色卷发。”梁逸来到3号住院部的护士站前咨询。

        “海瑟薇?她在6楼的13号病房。”护士直接脱口而出。

        梁逸笑着问:“是什么让你们对她记忆那么深刻?”

        “一个这么漂亮的欧罗阔太太,竟然断了7根肋骨,还住的是单独病房,这能不让人注意嘛?”护士说着,好奇问梁逸:“冒昧地问一下,先生你是患者的谁?”

        梁逸坦然一句,“我是她的战火情人。”也没理会护士的表情,笑着就要往楼上走,可刚到楼梯口,一声极其难听的谩骂声从一楼过道里传来:

        “塞你母***,这他妈是什么医院,饭菜难吃就算了,连水都不给喝饱,****……”

        一个留着大光头年轻人,宛如疯狗一般在医院走廊里大喊大叫,假设这里不是医院,他穿病号服的模样真相是个牢饭。

        “哎呀,这家伙到底烦不烦,每天都大吵大闹的,仗着家里有点关系无法无天了还不是……”护士推了推眼镜,骂骂咧咧朝光头男走了去,态度恭敬:“黄先生,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找前台,大吵大闹会影响其他病人休息的。”

        那光头男八成是豪横惯了,声音不减反增,指着护士的鼻子就骂:“不吼你们有用吗?老子要喝水,老子要喝水,喝纯净水!”

        护士年纪稍长,30出头,应对这种老赖经验十足,她从容道:“黄先生,现在水资源有限,住院部里的病人又多,每个人都是足量的,您既然口渴的话还是少说话得好,不然会更渴的……”

        “尼玛,这是什么社会,世界末日了吗?连水都没了?那给老子来瓶冰可乐怎么样?”

        “黄先生,您刚做完肾结石手术,不宜喝碳酸饮料。”

        “那我要喝哇哈哈!

        “全市的娃哈哈都已经统一收回,只分发给年龄12周岁以下的孩子,您是没有资格喝的。”

        “你们他妈——”

        “你马勒戈壁,吵死你爹了!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骂响,3号病房里摔门而出一个小伙子,大概16-7岁的样子,1.8m的大个子,左手臂打着石膏,用一根绷带吊在脖子上;小伙子初生牛犊不怕虎,飞身一脚踹在大光头的肚子上!这一脚的力度可真不小,直接把大光头踹出了走廊!

        “我尼玛,你爹要是不来看病,还不知道住院部里有你这么一号儿人呢!狗都知道医院里不能大声喧哗!你他妈还是人不?”

        少年嘴巴不饶人,句句口吐芬芳,要不是他以暴制暴在做正义的事,大声喧哗,骂得可就是自己了。

        梁逸靠在楼梯口,笑眯眯地看着这场闹剧,对半路杀出来的小伙子颇为欣赏。

        光头男被这一脚踹得不轻,捂着肚子嚷嚷道:“保安呢,保安去哪儿来,这里有人打人了,哎哟……我的肚子好疼,医生!医生我要照个ct,我感觉我的场子断了……”

        少年瞪大眼睛继续喷:“照你妈    的ct呢!怎么没把你踹死呢,好吃懒做的家伙,华夏社会的蛀米虫,你牛逼你出院去啊,干嘛还留在医院?噢……是不是医院里可以白吃白喝,起居有人照顾,不用担心安全,还有漂亮的外国女医生可以看?”

        一席话,怕是说出了住院部大部分人的心思。现在如果能在医院立赖一张病床,那比什么公务员铁饭碗还吃香,包吃包住还有人照顾,花国家的钱还不用操心国家的安危。

        梁逸真的开始欣赏这个三观很正的小伙子了。

        光头男子捂着肚子,恶狠狠地瞪着小伙子,“小子,你tm想当出头鸟么?我会让你后悔的!”

        “呀?!”小伙子满脸不屑,招呼一旁看戏的病人们,“大家都听见了,这家伙刚刚是在威胁我吧?”他又看向那光头,神秘一笑:“我们连长说了,这个节骨眼儿上,如果有人要找咱军人的麻烦,直接一顿胖揍,只要不打死了,所有责任他来抗!”

        走廊里议论纷纷:

        “我说这小伙子咋一生正气呢,原来是个当兵的啊!”

        “军人好啊,保家卫国,为咱们抵抗怪物!”

        ……

        少年郎心高气傲,经群众这么一夸,顿时有些飘飘然,他扬起下巴,挥舞打着石膏的手臂,哼声道:“我的手臂,就是在防线外对抗那些怪物受伤的!”

        他仿佛觉得自己是大英雄。

        旁人的目光也觉得他是个大英雄。

        可谁又知道,真正的大英雄其实就站在楼梯口看戏……

        梁逸点点头,称赞道:“这小伙子精气神很足,是个可造之材。”

        光头直起身,肚子不疼了,嗓子不干了,肠子也不断了,他一边后退,一边呵止少年:“你……你是军人怎样?军人就能随便打人了?你别乱,我不然我报警了!”

        少年郎笑眯眯:“军警一家亲,你不知道啊,沙雕!”

        “谁来管管他!现在都能随便打人了么!?护士!护士!保安!保安!”

        光头男惊慌失措,大声呼救时才发现自己得罪了太多人,护士不搭理,保安也视而不见。

        少年一拳头,砸向光头男脸颊,看得出来,这一拳头是带有泄愤和玩味之举。

        少年是个可造之材,但十七八岁,稚气未脱,戾气太重!

        梁逸闪身拦在光头男面前,随手一抓,扼住少年的手腕,淡声道:“做什么事情都得有个度,你已经打过他一次了。”

        少年想抽出手腕,可用足了力,尝试了好几次也无法挣脱,难免有些生气:“你是谁?也是来找麻烦的?”

        梁逸轻声道:“你这样的性格,还得多遭几次难才行。但现在这个情形,遭一次难就有可能会死,你懂我的意思吗?”他甩开少年的手腕,轻轻吐出两个字:“反思。”

        少年眯了眯眼睛,傲着下巴不服,问:“你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有没有兴趣加入军队?”

        梁逸抬起icpo的警.徽,笑道:“不好意思,我是警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