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黎明边缘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七章 绝命区域(四)

第五百零七章 绝命区域(四)

        “面对这种情况,要是我,直接一脚油门就撞了上去,刻意避开还真是麻烦!”

        “该死的,这车窗还是手摇的!”

        海瑟薇抱怨着,快速摇下车窗,半截身子伸出窗外,持枪瞄准100m外趴在公路中央的腐烂得只剩下上半身的感染者,“咻!”一枪直接爆头,后赶紧缩回车内,摇上车窗挡住哄哄热气。

        开车的吕大鹏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海瑟薇,笑着称赞道:“部长真不愧是女中豪杰,这么远的距离移动射击都能正中那尸体的脑袋,厉害厉害!”

        海瑟薇哼声道:“没点本事敢闯龙潭虎穴?”

        吕大鹏笑着问:“部长这么优秀,有没有男朋友哇?”

        海瑟薇一挑眉梢,目色挑逗:“嗯?你想追我?”

        吕大鹏赶紧摇头:“不敢高攀,不敢高攀,我的意思是,部长你这么优秀,应该没有男人配得上才对。”

        海瑟薇通过后视镜瞥了一眼,靠着窗台,注视在窗外的梁逸,道:“知道没有你还问,专心开车。”

        “梁长官,你在想什么呢?”陈亮凑过来问。

        梁逸轻声道:“从下飞机遇见的第一只感染者开始,这已是第14只半身不遂——两件事,第一,感染者在高温下腐烂,它们的生存周期可能也就只有半年或者最多一年,当然这只是普通感染者的耐高温情况;第二,感染者的数量越来越频繁,我们要更加警惕。”

        科菲霍尔全程都捧着一只小本子,胸口挂着一个微型相机,凡是遇见有关感染者的东西,不论是腐烂成骨头的,还是半身不遂的,他都要抓拍一张照片,然后用手稿记录。他说:“感染者本来就不属于地球上的物种,它们机体已经停止工作,没有新陈代谢,犹如一具行尸走肉,最终的命运只能被大自然所淘汰,因此,它们开始了进化和变异,寻找另一种能抵抗身体腐烂的生存方式,或是环境,或是自身。环境这个就很好理解了,比如说找阴凉的地方休眠,补充血肉与蛋白质,但环境是它们不能长久依靠的,也没有持续的血肉来源,所以它们几乎是‘被迫’变异,而就算变异也不能违反自然规律,它们想要活得更久就必须拥有一套新陈代谢的生活方式,也就是说它们如果持续变异,终端会往‘新人类’的方向发展,它们身体里必须拥有一套完整的能量转换系统。”

        杨誉惊讶道:”你的意思是说,任由这些感染者变异下去,它们也能和我们人一样吃饭睡觉,使用工具吗?”

        科菲霍尔点头道:“没错,这是所有单细胞动物走向多细胞动物所经历的一条路,适者生存,物竞天择,我可以把话放在这里,不论是地球生物还是外太空的生物,都将遵守达尔文先生的《进化论》。”

        杨誉叹气:“唉,到时候这些行尸都懂得使用武器了,那咱们还玩个蛋?”

        科菲霍尔笑道:“不不不,这个你全然不必担心,假设这些感染者真的进化到了‘新人类’的地步,它们也会和人类一样脆弱的。”

        陈亮反驳道:“可这些感染者奔跑速度和耐力都要比普通人高太多,它们进化成‘新人类’肯定会比普通人类强吧?”

        科菲霍尔摇头微笑:“或许在某一方面它们真的会比人类强一些,但我敢肯定,它们有一点会和人类相同——恐惧!它们一定会从无知变得‘人性化’,它们的器官复苏,那就一定会进化出感官,有感官就有感觉,有感觉就有疼痛,疼痛就会产生恐惧。无法面对任何恐惧的任何物种都是脆弱的,”

        他顿了顿,继续说:“守夜组织如果剖析出了x病毒的作用,将它用于强化人体,那新兴的超级战士就会出现,比如陈长官你的朋友叶秋,当然了,他是属于另外一种意义的进化,解释起来很麻烦。况且你们不要忘了,我们地球还有生活在黑暗中的夜族人……呵呵,夜族和人类几乎争斗了几千年,他们绝不会允许自家有‘第三者’出现,要打也是自家人打,外人根本没资格来分一杯羹,”说到这儿,他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身旁的梁逸,笑着问:

        “你说对么,梁长官?”

        梁逸点头道:“你说得对。”

        尼克松凑过头来,专门拍梁逸的马屁:“对啊,我觉得梁长官简直就是superman!”

        海瑟薇也转过头来质疑,“说到底,我也很疑惑,梁逸你一次都没经历过强化,为什么格斗能力还这么强?并且能掌控纳米级武器,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够触碰的,难道你是天降之子?”

        “我也是母亲十月怀胎所生,你们不用乱猜疑,如果非要让我给出一个答案,那么……”梁逸嘴角微微一翘,“因为我是男主角,是救世主,是未来的领袖……怎么样?这个理由够不够呢?”

        “吹吧你,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可不敢太骄傲了。”海瑟薇语气虽然质疑,但表情似乎深信不疑。

        跟梁逸共事过的人都会对他深信不疑,只有不了解他的人才会觉得这是一句玩笑话。

        pm17:43分,日光依旧,强度却薄弱了许多,太阳已经降落到了迟暮节点,可能再过十来二十分钟,黄昏就要来了。

        南郊的绕城省道早已堵得水泄不通,大家只能下车步行,建筑群就在前方最多3km处,南郊荒城的一角。

        太阳虽已西斜,但残留在地表的温度依旧滚烫,空气燥热又浑浊,隐隐吹起的风中夹杂着腐臭味儿,似浅又浓,令人不适。

        “大家注意,尽量不要靠近车辆,以免被感染生物跳出来咬一口。遇见感染生物尽量用手解决,不要制造噪音。”

        梁逸一如既往地走在前面,身旁分别是科菲霍尔与海瑟薇,陈亮和尼克松在左侧,吕大鹏和蔡鸣在右边,邓凡和杨誉走在最后。

        尼克松手捧辐射监测仪,长吁一口气说:“呼……还好,还好,这里的辐射只有100多usv,再往前面一点估计也不会太高,咱们今晚至少不用穿着防辐射服过夜啦。”

        梁逸紧盯着远处城市上空,一团灰色的阴霾,问道:“那东西,是什么?”

        尼克松解释道:“原子弹爆炸,3个阶段,破坏,污染,影响。破坏先前我们说过;污染,我们正处于放射性核辐射中;影响,这个概念很笼统了,小环境影响大环境,质变引起量变,爆炸越惊天动地,那对天气的影响就越明显,这就是著名的‘蝴蝶效应’。”

        海瑟薇问:“是会下酸雨么?”

        尼克松摇头道:“不不不,不会下酸雨,但是会下比酸雨更恶心的‘脏雨’,雨珠儿里夹杂着放射性坠尘,黑色的雨,一级致癌!”

        不管会下什么雨,这都将是个不幸的消息,大片雾霾盖住了阳光,大环境的温度下降,感染者活性增加,那么这场“游戏”的难度也在增加。

        “吼唔!……”

        感染者吼叫!

        大约20只高矮不等、腐烂程度不同的感染者缓慢地对众人发起冲锋,黄昏日光下,它们就像是刚从棺材里蹦出来的“诈尸人”,慢悠悠散步,完全狂暴不起来。

        “切断脊椎或破坏大脑,记住不要被咬伤,也不要让血液溅入你的眼睛里,去吧,没杀过感染者的体验一下感觉。”梁逸冲身旁一干人嘱咐道。

        这只9个人的队伍里,好像除了陈亮和梁逸之外,其他人都没有亲手宰杀过感染者。大家纷纷抽出军刺,与那20来只的感染者进行博弈。

        “陈亮,你去看着尼克松,文弱书生,估计没怎么杀过人。”梁逸指声道。

        尼克松各项合格训练都是达标的,身体素质也不差,但一把杀过人的剑始终要比没杀过人的锋利一些——勇气,不仅是一鼓作气,还有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实践和磨砺!

        陈亮比了个“ok”的手势,前去协助尼克松上“第一颗”。

        感染者还在增加,渐渐地已经聚集了上百只,它们大部分都来自于堵塞在公路上的汽车的彻底,天气稍微凉爽了一些,便醒来“觅食”。

        梁逸背靠着公路边的告示牌,连点两只香烟,刚刚车内有空调不好污染,烟瘾儿憋得难受,趁着大伙儿练习杀戮,赶紧吸两只过过瘾——他叼着香烟,眼睛观察着所有人的练习情况,手里的手枪已经上膛开保险,假设稍有意外,他的子弹一定会比感染者的爪子更快!

        “感染者不断再增加,你就真打算让他们这么一直杀下去么?”

        海瑟薇杀了几只感染者后,觉得索然无味,便走了过来,从梁逸嘴唇上摘下一支香烟,小口小口地吮吸起来。

        梁逸说道:“你不把它们杀光的话,它们会一直跟着你,直到夜晚来临,化身成狂暴者来追逐你。”

        海瑟薇疑惑:“它们还能变化形态?”

        梁逸点了点头:“嗯,温度降低之后,它们会狂暴,速度应该是现在的7-8倍,力量也会增加很多,爬楼,挖墙,掏门,就像得了疯牛病。”

        海瑟薇低声说:“那的确该杀光,不然今晚肯定没办法消停……”

        梁逸深吸一口香烟,缓缓吐出一句话:“今晚我想做点事。”

        海瑟薇投来了暧昧的目光,试问:“做……什么事?”

        梁逸咋就觉得这个女人的语气有些奇怪呢?他挑眉问:“你觉得是做什么事?”

        海瑟薇斜眼笑了笑,用拳头锤了锤梁逸的胳膊,不失可爱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敢胡思乱想?真是个十足的色狼!”

        梁逸眯了眯眼睛,“那可能会让你失望了,今晚我得把心思放在这群感染者的身上。”

        海瑟薇拍了拍自己丰满的胸器,说道:“有什么想法跟我说,我可以为你提供最中肯的意见。”

        梁逸抿着嘴唇,思考了几秒,心中确定了一个方案,丢掉烟头并碾熄,轻声对海瑟薇说:“先把这些感染者解决掉再说。”

        “快速清理战场!”

        “咻!”海瑟薇打响了第一枪,接着所有人都开始使用热武器,对聚集过来的尸群进行清扫。

        5分钟后,枪响戛然而止。

        大约300多具感染着尸体,横七竖八躺在公路上,腐臭味熏天,令人作呕。

        陈亮提议道:“梁长官,咱要不要把这些尸体烧了?摆在这里万一被动物吃了咋办?”

        梁逸摇头道:“不了,焚烧尸体,方圆十里估计都有臭味儿,这里本就阴霾严重,再加热我怕会下雨。”

        下雨就等于降温,降温就会有大麻烦。

        “走吧,大家先离开这儿,都把眼睛放间一点,找一栋独立的楼房,今晚我们就潜伏在里面观察情况。”

        梁逸继续在前带路,他又叫来尼克松,说道:“在找到落脚点后,我这边有一个想法,在距房屋1.5-2km左右的地方安装一个吸引装置,晚上的时候吸引整个南郊的感染者,然后有可能的话再设置一个摄像头,观察一下它们的情况,等观察完毕后,还能大范围杀伤,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

        尼克松点头道:“我明白梁长官的意思,我可以安装一个诱捕装置,比如说报警信号之类的高分贝效果器,然后再在效果器附近安装一台‘量子共振机’,监视器的话,因地制宜,实在不行我就用无人机或者机器人地空勘测。等观察完毕后,启动量子共振机,按半径范围灭杀感染者。”

        梁逸问道:“量子共振机,杀伤形式是怎样的?”

        尼克松说:“量子爆炸,以光辐射进行杀伤,也就是说,咱用了这个武器,就不用再替感染者收尸了,因为它们几乎烧成了灰烬。”

        梁逸眉头微微皱起,“有没有其它杀伤性武器?最好是那种能致死但又能将尸体保存完全的武器,这样也方便霍尔科长收集信息。”

        科菲霍尔出声道:“梁长官的这个想法我非常赞同,但相对于解决麻烦,我这边也就不值得一提了,况且经过这一路的观察,我发现南郊这边的感染者太过普通,实验价值并不没有我预期的那么高,杀了也无所谓。”

        梁逸点头道:“那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话说,尼克兄弟,听你那个什么‘量子共振机’好像很牛逼的样子,你这里都有些啥武器啊?”陈亮突然好奇道。

        尼克松“嘿嘿”一笑,揉了揉鼻子,欣然地与大家介绍:“我这背包里的杀伤性武器可多嘞,‘量子共振机’只是其中的一种,而且威力还不算是最大的;我这边有‘激光守卫’,利用激光对指定区域的敌人进行激光攻击;还有激光武器的衍生产品,‘三位一体’激光武器,1080°全方位无死角切割,但安装和调试起来比较麻烦,需要提前2个小时调试;还有‘小型地震器’,利用冲击波使附近区域的地面塌陷,这个仪器杀伤性很低,一般都用来挖坑和建筑防御措施的;还有‘超声波武器’,利用高能超声波发生器产生高频声波,造成强大的空气压力,可以轻松穿过20米的混凝土墙与坦克钢板,属于‘隔山打牛’招式;当然了,还有最常规的c20塑.胶.炸.药。”

        杨誉拍了拍自己的背包,苦涩笑道:“我这里面也是一口袋的杀伤性武器,但跟博士你的这些武器比起来,唉……太他妈不够看了。”

        尼克松笑着说:“只要能发挥作用的都是好武器。”

        陈亮摁着尼克松的背包,问道:“你背了这么多牛批的武器,难道不觉得沉吗?而且你这背包看起来这么小,真装了这么多东西?该不会是乾坤储物袋吧?!”

        尼克松笑着解释:“武器不仅要作用大,还要短小精悍易携带,上述科技武器的能源除了塑.胶.炸.药之外其它全都是‘能量水晶’——一颗小小的水晶的能量甚至比几卡车的火药还要多,那么这就大大地增加了科技武器续航和携带的问题了……哎呀,总之解释起来很麻烦的,反正我刚刚说的武器,我背包里全都有的,”他又看向陈亮说:“还有陈长官你刚刚提到的‘空间储物袋’,我们科技部也有研究,将其称之为‘虫洞技术’,利用‘微虫洞技术’在同样维度的空间中搭建‘时空桥梁’,达到短暂时空穿梭的效果,这也是咱们俗话说的‘瞬间移动’,所以说在空间中储物也不是不可,只是平衡点非常难找,我们曾经将一只兔子,身绑着感应器和绳子送进微虫洞中,但它再也没有出来过……”

        杨誉和邓凡知晓守夜组织有强大的黑科技,也就没有表露出太多惊讶,倒是两个飞行员,听得一头雾水,“卧草”连连!

        吕大鹏挠着脑袋惊呼:“没想到人类的科技水平都高到这种地步了嘛,我他妈还在用4g手机嘞!”他又问尼克松:“那博士……那只兔子它去哪儿啦?”

        尼克松耸了耸肩,“不知道呢,可能在时空节点里颠沛流离,也或许穿越到了其它维度世界,你可开开脑洞,一个全部都是et的国家,突然从天而降了一只兔子,这是它们从来没见过的物种,它们或许会把这只‘兔子’供奉为自己的神呢,哈哈哈……科学就是这么有趣,也是我为它而疯狂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