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大国战隼在线阅读 - 第302章 加油,嗯,空中加油

第302章 加油,嗯,空中加油

        低空通场一次之后,李战询问成达,“老成,要不我飞几个特技动作?”

        “好运来,不要急于求成。”塔台指挥员的声音直接切进来拒绝了李战的请求。

        李战无奈道,“明白,完毕。”

        成达说,“别着急,今天主要熟悉战机的操纵,再绕几圈吧。”

        “那我拉个超音速吧?”李战又问。

        成达想了想,答应了下来,“行,上高度八千。”

        他是带训教员队的队长,今天组织的全是针对鹰隼大队飞行员的带训工作,他在天上飞可以反过来指挥塔台,塔台要按照他的指令来组织训练。

        除了李战,鹰隼大队还有三名进度较快的飞行员也实机飞行训练了,另外有三架歼-10S在这片空域飞行。当然,都规规矩矩万般谨慎地在教员的指示下飞着,唯有他李战是完全脱离了教员教学的状态下飞行。

        成达真发现没有更多的东西可以交给李战的了。本身有SU-27SK的飞行经验再改装歼-10的话难度不没有从二代机跨越到三代机那么大,其次李战此人的飞行天赋惊人。不管开什么战机,训练内容是一样的,大家飞的动作都一样。那成窗户纸捅破了,也就不存在所谓的困难了。

        这里是善良场站,是别人的地盘,李战是想低调行事的,可他终于和梦寐以求的她结合到了一起,他真的难以控制在空中来一出不可一世狂乱舞蹈的欲望。那种感觉旁人难以体会——一直以来是歼-10在支撑着他从事战斗飞行事业,他的所有向往都源自于她身上。

        终于有一天得到了,得偿所愿了,他的情感要爆晒出来不是人之常情吗?

        油门杆到底开加力舵面零度笔直朝南飞,剩下的交给三姨夫你(AL-31FN)和时间吧。

        八千米的高空,对于平均海拔不过数百米的这片地域来说,海高差不多就是地高了。歼-10S尽管加长塞进了一个后舱座位对整体的气动布局产生了一点点影响,但性能并无遭到很大的拖累。很快的空速管就刺破了空气,从空速管尖头开始,战机的空速开始超过音速,整架战机从头到尾破开了音障,巨大的音爆一阵阵的产生抛向大地,人们只听见天空上有滚雷一般沉闷噪音连续不停的覆盖过来却看不到云层之上的战机。

        李战激情澎湃,歼-10A优异的加速性能和超音速状态下的可操纵性让他惊喜万分。他情不自禁的缓缓拉杆垂直爬升,紧接着连续垂直向上滚桶,一直到战机表速下降到音速以下,他才猛然压杆俯冲向下迅速下降高度,在可允许高度恢复平飞。

        成达被李战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准备介入的时候发现战机状态十分好,于是便打消了念头,让李战完成以上的机动动作。

        “我能做个眼镜蛇机动吗?”李战请示道。

        “不行。”成达果断地拒绝了,“你才第一天飞行,绝对不允许做高风险特技动作的。”

        李战说,“我开苏两七表速六百多进入做过超级眼镜蛇。”

        “苏两七是苏两七歼十是歼十,两个机型的飞行特征是不同的……等等,你刚才说什么?表速六百多进入?”成达猛地刹住话头,怀疑自己听错了。

        李战说,“是的,表速六百多进入,很成功的超级眼镜蛇。”

        “不可能!”成达说,“苏两七顶多承载九个G的过载,你表速六百多进入G数都达到十个了,怎么可能!”

        塔台的值班人员也都傻了,你看我我看你。眼镜蛇机动过载在六个到七个之间,一般能承载七个G过载的飞行员算厉害的,歼-10也不过能承载十个G的过载,SU-27SK要少一个G。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战说,“真的,过段时间应该有战例通报的。”

        “不可能!六百多表速进入飞机不空中解体了才怪。”成达断然不相信,道,“眼镜蛇机动暂时不要想了,等你单飞后了再说吧,你回到北库后的事情了。”

        无人相信李战的话,哪怕他名声在外。

        李战也不好坚持了,毕竟01号SU-27SK虽然没有空中解体但降落后散架了,只不过是没在空中散架罢了,他还得谢谢01号SU-27SK的救命之恩。

        尽管未能淋漓尽致,但飞了将近两个小时已经是931团队李战的优待了。成达问李战,“降落的时候注点意,带杆的时机要掌握好,我这边随时会介入。”

        “明白。”李战直接进入降落航线,把自动驾驶仪的辅助降落功能关闭掉。

        成达没有说什么。

        这位鹰隼大队大队长做事有极强的针对性,知道哪一个环节需要加强学习。歼-10系列战机有先进的航电系统,这里面就包括了类似于现代客机的盲降辅助系统,实际上就包含在自动驾驶系统里面。飞行员在该系统的辅助下,只需要监控飞行数据的变化,完成简单的杆上操作就能够顺利实现降落。

        好比有自动泊车功能的汽车。

        成达精神高度集中,随时准备在李战动作做不到位的情况下迅速介入接管对战机的操纵权。新飞行员必须要熟练掌握手动降落技术,这是作战要求提出来的冗余度,否则自动驾驶仪失灵或者故障飞机难道就不要了?

        开了那么久歼-7,李战在这方面的经验比成达要丰富多了,毕竟成达下部队没多久就改装歼-11A早批次,然后改装了歼-10A,二代机的使用经验是仅限于航校学习期间的。现在越来越多的新飞行员在训练基地学习期间直接改装三代机,一来这是未来的培训趋势,二来是部队装备的三代机数量在不断增加,除了作战部队使用的,也多多少少有那么几架配发给训练基地了。

        二代机的淘汰速度和三代机的产量呈现反比,能在多长时间之内淘汰掉现役中的歼-7、歼-8系列战机,主要看歼-10和歼11这两个系列战机的产量。前几年歼-7和歼-8的最新改型依然在生产,根本原因就是三代机的产能跟不上。

        歼-10系列的产量在稳步增加,可是歼-11B的产能还是存在着很大的问题,沈霍伊另一面又要全力搞歼-15,还有搞歼-16……可以说一个头两个大。

        相信未来一段时间里中国空军是要依靠大量的歼-10系列战机来充实整个编制的,来承担更多更重的作战和训练任务。

        稳如泰山的落地,前起落架触地后放出减速伞,战机平稳向前滑行,成达甚至有乘坐民航班机的感觉,他不得不在心里给李战的这个降落动作打了一个高分,真的无可挑剔。

        下飞机后,成达认真地对李战说,“小李,我基本上肯定我没有什么能够教你的了,你挨个动作的飞一边,也许比很多老飞都要熟练了。”

        李战笑道,“成达兄,瞧你说的,你能够教我的有很多,比如空中加油。”

        “空中加油?”成达一愣,随即苦笑,“你知道我们团有多少飞行员有空中加油资格吗?”

        李战不解。

        成达说出一个数量来。

        李战大吃一惊。

        成达说,“再说了,我们场站不具备培训空中加油的能力,全军应该就只有几个地方吧,是了,你老部队二师有这个资格,他们的空中加油能力全军最强,比三百师还要强一些。”

        “这样的吗?歼十有空中受油能力,我以为你们自己就可以进行训练的。”李战说。

        成达摘下飞行头盔提在手里,交接飞机签字后登上通勤车,说,“但是我们没有加油机啊,全军拢共就那么几架加油机,多少部队排队,除了二师三百师这样大牌,其他部队的飞行员是要去指定的训练基地接受空中加油训练的。”

        “这么麻烦的啊。”李战全然不知道流程这么复杂的,他还以为就像是该装训练一样,有个教员带着开几回就会了。

        成达心里暗暗说,你怕是对空中加油这种世界级高难度科目有什么误解,原来你也是有真的需要别人真的教你的科目的,是了,鹰隼大队肯定不懂空中加油啊,他们的战机没空中受油能力。

        这么一想,成达心里平衡多了。

        他开玩笑说,“过一个星期我要去湘南担任空中加油教官,如果你可以通过我们师的考核,你们师又帮忙联系的话,可以跟我去那边接受空中加油训练的。”

        李战顿时来了兴趣,问,“你们师什么考核?”

        “全面的考核,只有通过的飞行员才有资格接受空中加油训练。”成达说。

        说到底还是资源短缺造成的,不得不通过优中择优来限制受训飞行员的数量。若是有成百上千的加油机机队,保持每天都有至少一个大队在天上飞行,还需要这么做吗?

        另一个方面,空中加油这个科目是世界公认的顶级难度科目,世界各国空军为了让部队成建制形成这方面的作战能力牺牲了多少飞行员摔了多少飞机,统计起来都是个麻烦事。

        相反李战之前遇到的歼-7E座舱断电这种百年不遇的空中险情,空中加油过程中出现意外或者险情的几率简直是垂直式上升态势。

        李战说,“那我试试。”

        “嗯,加油。”

        “嗯,空中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