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太上镜之映照诸天在线阅读 - 第120章:拜师大典(求订阅)

第120章:拜师大典(求订阅)

        时如逝水,东流不复归。



        属于外门弟子的快乐三月,终究如那东流之逝水一般,一去不复回,转眼之间便到了决定这群外门弟子之生死命运的时刻!



        进,则可拜天墉城内之仙人长老为师,日后除却修行外,再无需担忧其他之事,功法、资源什么的,宗门和师长都会准备好。



        退,则不但无法进入内门,即便日后修出星蕴,也很难获得天墉城正法传承以及资源支持,甚至还要和这些时日以来为他们服务的那些师兄们一样,缠绵于俗物之间难望大道!



        因此在这一日,数十位精挑细选被招收进来的外门弟子们,统一的一大早便来到了早已布置好的白石广场之上,纷纷肃穆以待。



        在这些少年的对面,一处高台隆起,两排华椅以中心之位置为基点,作扇形分列两旁,最为中心的自然是掌门宝座。



        此刻不知有多少少年望着上方的桌椅,目中满是渴望之色。



        当然,叶凝自然不在这些人之中。



        毕竟这次大典不但是外门弟子进入内门之时,亦是众长老收徒之刻,他这个有师承的,自不会去喧宾夺主。



        不过今日,他也来了,只是与几个人站在另一侧,这几个人都是已经得到证明的天才,已经被天墉城内的某几位长老收为弟子。



        只是因为天墉城“薪火大典”之缘故,同叶凝一样,还没正式入门,但大都已经被传下了仙法。



        不过这些弟子虽是天才,可论天赋此地又有何人能够及得上叶凝?



        故此毫无疑问,他自然是名列榜首,位立于第一位。



        此刻的他,既不同于另一边或是满怀期待、或是紧张、或是苦涩等等肃穆以待,并不知晓自己未来究竟会如何的外门弟子。



        也不同于自己身后,那几位正相互交谈、攀交情,因为知道自己已经过了关,并无紧张之感的准内门弟子,而是双目微阖,



        函素真人传授给他的功法,自然而然的在体内自动运转,就如同一枚微小的漩涡一般,不断向外界撕扯、吸取着灵力。



        在这已被叶凝确定为古剑的世界之中,修行体系偏向于先秦之练气士,大致的有六个境界--怡神守形,养形积精,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渡劫飞仙。



        在天墉城内秘传的修炼法中,其实起步就是炼气化神!



        因为在这万山之祖的昆仑山、天下清气聚合之所内,几乎从不缺少清气的存在,完全不用炼精化气,天墉城的修士一修行,就是练天地之气为己用。



        古剑世界也有江湖,也有武林,一般的来说,炼精化气境界便是适用于江湖中的武林高手。



        至于怡神守形,养形积精,炼精化气这三个境界,在练出那一口真气之前,并不需要这么麻烦,但为了门下弟子之未来着想,天墉城内的修士同样也会修持。



        天墉城内有术语百日筑基一说,这所谓的百日筑基,便是在百日内将这三个境界之修行化为习惯,能每时每刻都做到自主遵守。



        目前的叶凝和那几位被长老收为弟子的最内门弟子,便是处于百日筑基之中,修持前三个境界,三个月后无论如何,都会正式开启修仙之路。



        至于最后的渡劫飞仙,则是一个境界,能渡过劫的若是飞升天界就是天仙,不选择飞升的就叫地仙,渡不过十有仈jiǔ身死道消,但也并不绝对。



        一般有渡劫之资格,却畏惧于劫数,又或是有其他原因,迟迟不度劫的,则是人仙。



        天墉城明面上摆出来的势力中,最强的毫无疑问,是已经渡劫成仙的紫胤真人,其次则是掌门函素真人,早已踏入了人仙境界。



        至于其他,以叶凝此时的身份自是不知。



        ……



        当!



        悬于高楼之上的洪钟一响。



        下一刻。



        嗖!嗖!嗖!



        一道道剑光划破天空,随之而来的,则是一位位天墉城内部各位有着收徒之念的高人。



        往年负责此事的一般应该都是威武长老,不过今年因为叶凝的缘故,函素真人也会在大典之上收徒,故此主持大典者,自然而然的便换成了他。



        当!



        当!



        洪钟再响,三响。



        一道道跨越天地的剑光为之一疾,在三道钟音停止之前,纷纷来到了早已部置好的广场,端坐于各自相应的席位上。



        “不错不错,今年这批弟子资质不错啊。”



        “没错,你看那几个,天门之上,有灵光如泉涌,显然修为已是不浅,只可惜咱们下手晚人一步!”



        “也不知是哪几个老家伙先动的手,我一看这些个小娃娃就觉得与我有缘,待会与他们说道说道!”



        ……



        楼台之上,几个长老各自动用独家之法术,观测着下方众多外门弟子,顿时不由与互相之间,轻轻议论起来。



        一位落座在极为靠近中心掌门大位的长老,在那众多长老之中最为显眼,也是台上一直未曾参与讨论的少数几人之一。



        他双目中几许微光闪烁间构成一幅特异的瞳孔之图,当其望着右侧以叶凝为首的几个孩童之时,目中更是精光大放。



        “函晋。”



        一身蓝白长老服饰的白须白眉毛老者紧盯着叶凝,嘴唇微动,一缕声音便飘入威武长老函晋真人的耳中。



        显然这位以特殊的瞳术发现了叶凝的资质,顿时起了收徒之念。



        位置远在其后的函晋真人闻言,侧首向着开口的那位长老望去,这一望,顿时令他不由在心中暗暗叫苦。



        “丹虚长老?您这又是看上了哪位天才弟子?!”



        口中如斯说着,函晋真人却是在暗中暗暗祈祷,希望别又像去年看上紫胤真人收的那个徒弟一样,这次看上掌门收的弟子……



        自家这位师叔修为虽高,星蕴更是特殊无比,能见弟子之天赋,但性子,却着实有些一言难尽,因为上次之事,弄得他现在都不好意思再去见紫胤真人了!



        “先说好,右边最前列的那个弟子,您可不能动,那可是掌门这些年来唯一想要收下的弟子!”



        函晋真人一边率先为他与丹虚长老接下来的话语圈定范围,一边又是嘴唇微动,与其他几位长老进行传音,告诉那些长老,他们所看重弟子之身份等等之事。



        “掌门又如何……”那位丹虚长老撇了撇嘴巴,哼哼着道,“他缺弟子,难道老夫这一生就收过徒弟吗?老夫都这把年纪了,连个传承衣钵的弟子都没有,真是的……”



        “是是是,您老说的对。”



        函晋真人见得那位丹虚长老再未言及其他,顿时不由松了一口气,当下纵然身处于百忙之中,却仍是及时给这位回了一句捧场的话。



        就在楼台之上众多长老对前方之外门弟子品头论足时,一点微澜吹过,水波不兴,然而一身紫色华服、神态端严的函素真人,却是已然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主位之上。



        他目光温和地看了一眼人群之中的叶凝,旋即移动目光扫视了一下下方的众多弟子,在感受着一位位体内之气机,远胜于往年,顿时颇感满意的神色稍稍缓解了些许。



        “诸位,肃静!”



        函素真人淡淡的道,他那威严的声音便如一盆冰水,瞬间止住了两旁正窃窃私语的长老。



        “薪火相传,代代永续,我天墉城自一代祖师立派于昆仑之上,至今已有数千年有余......”



        函素真人神态雍容而语调激昂,立身于高台之上的他,真如古今中外的领导一般,慷慨激词着不知曾说过多少次的话语。



        他从天墉城的光荣历史谈到现在责任,再谈及众弟子之未来,天下之局势和天墉城之身份……



        除了下方那些弟子们听得热血激昂之外,高台之上的众多长老早就已经昏昏欲睡了,若非上方演讲的是天墉城之掌门,叶凝估计他们很有可能就要睡过去!



        “……众弟子需谨记余今日之言,以后努力修行,天墉城未来之荣光,是属于你们的!”



        说了半天之后,函素真人方才察觉自己似乎有些偏题了,当下语音一转,在台下众人的轰然应喏声中,薪火大典拉开了序幕。



        “薪火大典,即刻开始!”



        言罢,函素真人稍稍后退一步,端坐于掌门大位之上,而威武长老函晋真人则起身向前一步!



        “众弟子听令:”



        函晋真人轻叱一声,声如雷鸣,引得台下众人纷纷凝神关注。



        “凝神,戒备!”



        戒备一字刚刚出口,函晋真人背上之古拙长剑瞬间化作一道神虹,穿梭于众弟子之林,淡蓝色的剑气在这其间连绵成线,不断穿梭组合,最终化作一桩阵势。



        呛!



        蓝光与长剑就仿佛蜘蛛网与蜘蛛一般,紧紧将众人笼罩于其间,而长剑则高居于其上,悬于半空之中,待得剑气成阵之后



        剑刃两侧,突然凝练出一道浓郁无比的蓝色剑光,一点一滴的缓慢向下刺去!



        蓝光剑阵之中,众弟子顿时只觉呼吸一室,蔚然剑压自九天之上磅礴压下,皮肤骨骼内脏,毛发血液骨髓,霎时间无所不至、无所不及!



        磅礴之重压,越来越沉重,立时便使得不少弟子汗流双颊,脸色胀得通红。



        但已修炼过星蕴之术的他们,无论境界之高低,都已然承继了部分源自于上古的灵力,他们与凡人时虽仅仅只隔三个月,但,却早已不同。



        凡人根本无法承受的刽压,对于此刻的他们而言,却仅仅只是有些难过而已!



        ……



        “不错,都修炼到初期了。”威武长老函晋真人微微颔首,这一批弟子的资质确实远胜上一批。



        当下他掌指尖法诀一转,流转于白石广场之上的剑阵寂然不动,但那柄长剑之下的蓝色剑光,向下压去的速度却是顿时暴增!



        一厘、两厘、三厘……



        随之而来的、台下众弟子所感受到的威压也因此而爆涨!



        “坚…持……住啊……”



        渐渐的,不少弟子双眼爆突,血丝密布,此刻咬牙切齿地在心中艰难出声,希冀自己能够继续坚持下去,拜得名师。



        这一刻,在这剑阵之中,众弟子之修为一览无余,有人居于其中,坦然若无事,亦有人汗水渐渐成河。



        而某些修为仅仅只是初期的弟子,此刻之身体甚至躬的像个小龙虾似的,周身体表皮肤之红,亦不逊色于龙虾!



        轰!



        一个弟子被压塌着,半跪到了地上,在他眉心之上,一缕微薄的灵光幻化作异猫之形,替他撑起了彻底将他压垮的剑压余波。



        显然这个弟子的星蕴图腾,应该就是此物。



        “修为未踏入小成,星蕴亦是普通,心性一般……资质下等,不合格!”



        高居台上的威武长老,目光锐利如箭,他一边紧盯着那个弟子眉心隐约浮现的星蕴图腾,一边摇头判断,随即他左手之上,几根手指微微一曲。



        下一刻,那位半跪在地上的弟子顿时唰的一声,如一阵疾风般视若无物的穿过蓝光剑阵,出现在白石广场另一侧的角落之中……



        随着这位弟子被移出,没过多久,面对着越来越强大的剑压,又是一连几位弟子在满含不甘之中,无法承受剑阵之威压,被镇倒在地上。



        这几个弟子同样是未曾将星蕴之术修炼到小成的存在,而在其倒下之时,眉心闪现的星蕴图腾,亦是普通寻常。



        因此一个接一个的迅速被函晋真人移到第一个出局者所在之处,与之作伴。



        整整三个月都未曾将星蕴之术修到小成,这等资质,确实不堪培养,台上的众多长老看都不曾看他们一眼。



        他们的目光,尽皆是流连于对这等剑压视若无物的叶凝之上!



        这剑阵的考验并不仅仅只有修为,以往的某些最出彩者也并非是修为最高之人。



        但此刻的广场之上,最为显眼之人,却毫无疑问是在这的剑阵之中仍安然无事,甚至可以淡然修行的叶凝!



        若非定下叶凝这个徒弟的是平生首次收徒的函素真人,而函素真人又是天墉城之掌门……



        感受着那一道道炽热的目光,看着下方的徒弟,得意得笑的满面桃花开的函素真人绝对相信,自己麾下的这些长老们……



        恐怕做得出抢了弟子就跑,强行使之拜师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