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太上镜之映照诸天在线阅读 - 第112章:记忆(求订阅求票!)

第112章:记忆(求订阅求票!)

        先前叶凝的开局是真的苦,因为那枚红白两色珠子的缘故,原身被坑得简直五劳七伤。

        气血、寿命甚至灵魂,在这三个方面都受到了极大的损伤!

        那时他的修为虽未倒退,但体内之绝大多数的灵气和气血都被那红白两色的珠子给抽走了,由于这两者损失之多,甚至影响到他这具身体未来的寿元。

        其次就是灵魂,原身的灵魂虽然称不彻底残破,但却也是东一个裂口,西一个裂口,时不时还缺斤少两。

        若不是因为太镜将前世的叶凝彻底打包炼为本源,融入了这具身体,那时的他根本不可能撑得下去,甚至还能连续几天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如今这部分损失被太镜从红白珠子中取出后还给他,叶凝虽然面不显,可心中却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有了这段记忆,他终于可以修仙了!

        虽然来自于大唐世界的修炼法也不错,但毕竟已经没有了前路,若纯靠他去开辟,那得到何时何月才能功成?

        日后若是等他成圣成帝了,或许可以去考虑这一事情,但现在,还是老老实实的入乡随俗吧!

        ……

        叶凝闭眼睛,如同妖族运转自己的天赋神通之本能一般,他触摸着自己体内,来自于大唐世界青玄真人那一份本源中,某个不可知之之处的开关

        顿时,他的身体渐渐开始发热,如被融化的蜡一般,不断发生着变化,他的五官在重塑,身体在拔高,肤色亦随之转变,骨骼、骨龄、指纹、瞳孔……

        他身的一切,都在渐渐发生着改天换地的变化!

        他变得不像他,不像原身那个少年,而是渐渐变成了那个实际三十多岁,看起来却稚嫩若少年的青玄真人!

        这不但是从面貌的变化,更是他身之气息的变化,自身之岁数的变化,因缘因果的变化,甚至是命理层次的变化……

        他彻头彻尾、彻彻底底的变为了另一个人,变成了融入他体内那一团本源中青玄真人!

        随着体内那一股热意的退散,叶凝的形象渐渐稳定了下来,他彻底变身为了青玄真人,原先紧锁在他眉心灵台之的一重重锁链,某种危机预感,在这一刻彻底成空。

        显然,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叶家肯定还有能针对或者伤害到他的手段,可如今在他彻头彻尾的变为另一个人后,这一份威胁便自然而然的不再存在。

        叶凝心中涌起了一股摆脱危机的愉悦,他静静的感受着自己的这一变化

        很快他便察觉,虽然看似他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跟以前完全不同,可实际他这具身体虽然实际之寿元变成了三十余岁,

        但是若是推演他此身以后之寿元,却是与未曾变化前一般无二!

        其次,他的身体仍是他的身体,不可能像什么身外化身秘法,又或者九命猫之类的特殊神兽那样拥有两命……

        又或者变换一次,一具身体所受到的伤势直接清空什么的……

        其次如他体内之灵气修为,依旧是原先那般,丝毫境界不存,但体内所汲取的天地灵气,却是相当庞大。

        再者,这种变身之术并不会凭空产生什么,减少什么,只会在他原来的基础进行变化……

        ……

        最后,最后的一种限制却是令他神色变得极其古怪因为在他尝试沟通前世本源,转变为前世之形象时,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成功……

        明明在冥冥之中,这种神通赋予他一种感觉,只要拥有异世界同位体之完整本源,它便可以随意变化。

        可这前世化身却仿佛是禁忌一般,没有丝毫的原因,可就是不能变!

        就仿佛他在前世之电脑打字,一切因素都具备了,这些字能很顺利的打出,但偏偏因为河蟹的缘故,发出去后,却无法显示出来!

        叶凝神色微沉,脑海中的思绪急转,一连数种念头不断出现又消失,隐隐约约间他似乎是把握住了什么,却又一无所知……

        ……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三生之记忆,此时在识海之中,在太镜的镇压下,仿佛化为了三段河流,虽是徐徐流淌,但却各具特色。

        位于最流的,是他前世在水星的之记忆,其水最为澄澈;位于中流的,是原身之记忆,其水颜色最为深沉。

        位于下流的,则是大唐世界的记忆,这一段记忆如虚如幻,既似不存在,又仿佛似这条记忆之河的另一支流……

        每一滴微小的水滴之中,都蕴藏着叶凝这三生记忆的的某一个片段,甚至是他在某一个瞬间所瞥了一眼,连他自己都未曾放在心的事物,在这里却是清晰可见!

        在这方能横渡虚空的强大世界中,修行和力量始终是第一位,故此在叶凝思索了片刻,却是一无所获,便果断放弃了无用功,开始在记忆中寻找修行法。

        叶凝将自己的意识缓缓投入到这段小流的中流,迅速的搜寻着一切有关于修行的记忆,修行的理念,修行的功法、神通

        不知几时,他似乎听到了一声声模糊的道音,玄之又玄,令叶凝忍不住停下意识的搜索,驻足细细侧耳倾听。

        “一草一天堂,一花一净土。天地间有无尽尘埃,而每一粒尘都是一个世界。同样,我们的身体亦如此,看不到什么,

        但却包含无尽的‘门’,犹如天地间的尘埃那么多。看似渺小的躯体,却蕴有数不清的‘门’,不断打开这些门,发现‘真我’,这就是修行……”

        静静的倾听完、这道阐述着遮天世界以身为种之法的基础理论的严肃话语后,叶凝心中一动,便立刻将自己的意识撞向了发出这道声音的“水滴”。

        唰!

        在叶凝的一阵晕头转向中,环境无声无息的发生了变化。

        在一间素白洁净、遍布着种种玄奥道纹的青石宫殿之内,朦朦胧胧的精纯灵气凝聚成的白雾充斥着整个殿堂。

        静心木制成的木床位于最深之处,在朦胧白雾中实隐实现,仔细一看便可发现,床正端坐着一大一小两个人。

        赫然,叶凝目光一紧

        但见其一者,正是年幼的叶凝,而另一个人则是原身之父,一个面目英俊,身材匀称,气息颇为宏大的青年男子!

        对于进入这方宫殿的叶凝,二者似乎并不知晓,然则也是如此,这里的一切看似真实,实则只不过是那记忆水滴所形成的往昔之幻境罢了。

        很快,叶凝便思索到了这层缘故,让他忍不住为之松了一口气,开始继续倾听他目前最为缺少的这方世界之修行理论。

        “万物皆有初生发始之地,而我们人体内也有这样一个地方,它是生命活力的根本所在,蕴藏全身之精气,被称作生命源轮,亦可以叫做生命之轮;

        生命之轮何在?”

        青年男子的话语幽深而淡漠,显得威严十足,原身似乎是颇为惧怕自己这个父亲似的,一直不敢过于靠近,甚至称得是聚精会神,不敢有丝毫分心。

        “它所在的位置,恰是人身的身与下身最完美的分割点,以脐下那点为中心,形成一个圆,足有巴掌那么大,是藏精之所!”

        “轮海,是修炼之初的第一个秘境,轮,指的便是生命之轮,为修士生机之所在;而海,则指的是轮海秘境中的第一个小境界苦海,即覆盖生命之轮的死亡之海!”

        ……

        “修士修行首先要开辟苦海,让其逐渐壮大起来,只有如此,才能摸索生命之轮……”

        “为了增长寿命,在苦海开辟到一定的境界后,便要从苦海开辟一条道路,直达海底,沟通生命之轮,让海量生命精气蓬勃而出,阻止苦海侵蚀……”

        “轮海秘境中的第二境界名为命泉,即在苦海之中发掘一口生命之泉……”

        “第三境界为神桥……”

        ……

        “苦海、命泉、神桥、彼岸,这四个小境界,相互隔绝,彼此如天,想要突破,难而又难。每一大境界,都有诸多细节,需要积累与沉淀,才有蜕变的可能。”

        “在轮海境界中,随着修士对苦海的不断开发,无尽的生命精气会在苦海中渐渐凝成一道道晶莹剔透的神纹。”

        ……

        彷若幽灵一般,在一边旁观的叶凝暗暗点头,这叶家他前世虽然没听说过,可不愧是占据一城,并向外辐射极广的世家。

        一桩桩、一件件有关于修炼的小技巧,小窍门,在外界那是不二传、不立文字的隐秘传承,不知曾经坑了多少散修,可此刻在叶父口中,却根本不是事。

        就连外界少有人知的铸大“器”和唯一“器”之法,叶父也曾在口中浅尝辄止。

        据叶凝所知,遮天世界后期真正的几大巅峰强者都铸的是大“器”和唯一之“器”,帝尊的是万物源鼎;冥尊段德昔日铸成的乃是通天冥宝;

        不死天皇的是‘不死天刀’,谐音天道;无始大帝铸成的则是无始钟;狠人大帝铸就的是吞天魔罐;而后来的叶凡则铸成了万物母气鼎。

        这几件兵器到最后,个个都是仙器一级的存在!

        当然,越复杂的“器”越难以成型,花费无尽精力与时间,都不见得锤炼出一个轮廓来,对于寻常修士而言如此行事,只会白白蹉跎了岁月。

        且,纵然是侥幸成功,苦修到后期,也难以得到回报。

        毕竟,出现“道的轨迹”的希望太渺茫了,对于众多修士来说那只是一个传说,只专属于极个别惊才绝艳的人物。

        因此即便是在叶家,绝大部分的人都不是走这一条路,而走的是凝聚四件可以相互搭配的“器”……

        不过对于叶凝来说,他要祭炼的,自然是那种特殊的‘器’!

        毕竟他的机遇不同他人,有着太镜在身,又能穿梭诸天世界,对他来说,祭炼出“道的轨迹”,这并不是一件非常难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