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太上镜之映照诸天在线阅读 - 第108章:御尽万法根源智经(求订阅求票)

第108章:御尽万法根源智经(求订阅求票)

        要说伏难陀的梵我如一,除却‘梵’外,首先要解释‘我’之概念,这个‘我’,指的便是人之本质,可以称为‘真如’,又或者‘灵神’!



        所谓的‘我’,是由五重识构成,由下至上依次是物质、感官、心意、智性和灵神,而以灵神为主宰的核心。



        灵神虽是无影无形,形上难测,却非感觉不到。



        叶凝目光朦胧,被他以心灵降服后,伏难陀的话语此时再度在他的心中回响……



        “所谓的真如之我,冥冥中的灵神,其实每天晚上我们均可感应到它的存在!”



        伏难陀翘起嘴巴,枯黑瘦瞿的脸容露出一丝令人莫测高深的笑意,油然道:“当我们做梦,身体仍在床上,但‘我’却到了另外一些地方去,作某些千奇百怪的活动,



        从而晓得‘我’和身体是有区别的。晚上我们忘记醒着时的‘我’,日间我们却忘记睡梦中的‘我’。由此推知真正的‘我’是超然于肉身之上,这就是灵神真如。”



        “‘自我’以生气为质,以生命为身,以光明为体,以空为性,以梵为本原,遍布一切,贯通一切。



        其细小处如米黍,大处比天大,心空大,心万有大。但在本性而言则毫无所异,还梵归一,发见真我,皆因梵我不二!”



        回忆着伏难陀的话语和他所表露出来的气息和境界,叶凝心下暗忖,伏难陀说的道理与中原古代大圣哲的庄周说的: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



        可谓异曲同工,但伏难陀则说得更简单实在和容易理解。



        “梵是梵天,是创造诸神和天地空三界的力量,神并非人,而是某种超然于物质但又能操控物质的力量,是创造、护持和破坏的力量。”



        适才的场景一幕接一幕的在叶凝面前重现,他渐渐陷入了深思之中,伏难陀口中的‘梵我如一’,道士与道家思想中的坐忘有很多相似之处。



        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



        ‘我’则如那一点先天灵光,本来真我,人人具备的慧根。



        无论人的肉窍发生怎样的变化,苍老、破损、毁坏……



        既在人体内,又超乎于人本身的那一点先天灵光,却始终不变,因为那是超乎物质之上,超越我们物质感官的范畴,超越修行者心智推考的极限,触摸不到,量度不到。



        生死只是一种转移,就像苏醒是睡觉的转移,令人恐惧害怕的死亡,只是开放另一段生命,另一度空间,另一个天地的一道门。那不是终结,而是另一个机会……



        伏难陀的梵我如一,指的便是作为外在的、宇宙终极的梵天,与作为内在的,人的本质或灵神在本性上是同一的。



        所以只有通过对物质、心意、感官、智性的驾驭,才有机会直指真如,通过灵神与梵天结合。



        只可惜……梵天之力虽然广阔,但比起真正的天来,还是逊之远矣,所谓的梵天不过是集天竺一地之信仰神话而成的造物。



        而叶凝所参悟的天,却是这一方世界的主宰,生发万物之本源,二者间看似只是多了一字,甚至双方有许多重叠之处,可实际上,其中之差别仿若云壤。



        不过对于叶凝来说,这其中的价值仍旧不低,伏难陀的梵我如一之道,同样也是一条通向天人境界的大道。



        道无高低,人有穷尽,说不得未来若有天才将伏难陀的梵我如一之道发挥至巅峰,或可取得不逊色于叶凝的成就。



        甚至籍着伏难陀的梵我如一之道,叶凝却是对他身上所具备的、来至于许开山脑海的域外传承,有了丝丝将之改造强化的灵感。



        大明尊教源于波斯‘祖尊’摩尼创的‘二宗三际论’,讲的是明暗对待的两种终极力量,修持之法是通过这两种敌对的力量,由明转暗,从暗归明,通过明暗的斗争,还原太初天地未开之际明暗各自独立存在的平衡情况。



        《御尽万法根源智经》顾名思义,乃是开启自身智慧,驾驭万千法门的根源大法。许开山用其化虚为实,将空气、水流变成铜墙铁壁般进行攻击或防守。



        而杨虚彦则是以其融汇不死印法,创出扭曲空间,错乱思维的黑手魔功只是取战斗之法,却舍弃了这门武功最为神妙的增长智慧灵觉之妙用。



        大明尊教武学起源的《娑布罗乾》一书,倡说“二宗三际论”,认为最高的神祗是大明尊神,乃神位、光明、威力和智慧四种德性的最高表现。



        其中这一卷《御尽万法根源智经》,就是让人修炼之后,得到大明尊神通彻天地,遍观古今的无上智慧。



        而仓皇出逃的大明尊教以各种黑暗手段方才立足于塞外,早就忘却了其中最根本的精义。



        一直到了叶凝的手中,这一卷无上智经才恢复了最原始的面目。



        只可惜这卷武功的立足点虽然玄奇,但对于天人强者而言,用处却并不大,毕竟天人强者的蜕变是整体的,智慧在蜕变过程中同样的到了一定的提升,抵消了部分《御尽万法根源智经》的效果!



        “《御尽万法根源智经》来自于波斯,其中以光明及黑暗为主的教义思想却是有些浅薄了,若我以阴阳互生,衍化无穷之理,掺杂部分来自于伏难陀的天竺智慧之道,重新编写此书,或能令我别有所获……”



        叶凝心中闪过一抹灵光,忽而喃喃自语。



        因心而动,随心而至,遥遥把握着那一点灵光,当下,在这陌生的域外之地,叶凝开始了自己漫漫无期的修订武功之路。



        ………………



        大业十八年。



        天下之局势渐渐向着两极划分,大唐或者大隋周围,虽仍然有着一些小型的势力或者义军,但在愈发庞大的两大巨无霸面前,却也只不过是星星点点的糕点罢了。



        大隋!



        大唐!



        大隋和大唐,一南一北,两极分割整个天下,而那些割地自守的小型势力则仿佛是两者之间的缓冲带,使得这两个巨无霸级的势力至今未曾发生过大型的战争。



        不过在明眼人看来,大隋在新皇手上虽颇有中兴之势,可终究难脱旧王朝之窠臼,起初虽占有优势,但随着时间的推迟,大隋的发展只会越来越慢。



        而好似出生的太阳一般缓缓升起的大唐,则无需担忧前朝的弊端,虽然起家发家较为艰难,可在双方之对恃过程中,越到后期发展便越为迅速,甚至可反超大隋!



        【    更新快】    若大隋不能在大唐彻底超越自己之前,挥军北上,攻克大唐,最后势必只有被拖死一条路可走……



        塞外。



        随着中原的乱局,塞外之地同样不甚安宁,再兼新皇为了迅速提升国力,逐渐将四散边疆之际的兵力收归中央,更是为塞外各族的入侵去除了一大威胁。



        突厥、契丹、室韦、吐谷浑……



        大业十八年四月。



        塞外联军号称百万大军,大举叩关。



        当天,身在大军中央的武尊毕玄,被人天外飞来一道剑气,一剑贯胸而入,一身之修为付诸东流,天下人始知,那位名压天下数载有余的天下第一高人同样也在关注着这一战。



        而且在这段时日之中,较之于当初斩杀傅采林的实力,显然如今那位青玄真人已然再进一步,不过于远处挥出一道剑气,便让武尊毕立这种大宗师级的高手喋血其下。



        在这位青玄真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稍露锋芒之后。



        草原联军,在唐皇李渊和大隋新皇的共同号召下,天下共击之,佛道两门齐齐出手,以暗杀之手段为主,大军推进为辅……



        前后不过数日,草原联军虽在初期攻破了几个城池,最后便因为中层官员乃至于部分高级官员大面积死亡,无法指挥庞大的阵型和数以十万计的大军。



        大隋和大唐的军队从两侧同时出售,以逸待劳,以不足对方十分之一的损失,彻底击退草原联军,甚至打入了草原之中。



        若非那无边无际的茫茫草原成了草原联军的天然助力,使得不少军队迷失方向,迨误战机,这才令那些草原联军逃得一命,大唐和大隋的军队,没有像世宗皇帝那样,将之“郡县之”!



        ……



        茫茫草原。



        废掉了武尊毕玄之后的叶凝便在草原之中随意行走,每当有所感悟之时,便会停下脚步,修改《御尽万法根源智经》根本经义,并在其中填充其他内容。



        如此这般,岁月如沙,自掌间滑落。



        这一日,便是自己也不知行到了哪一处的叶凝,忽然在遥望星穹之时灵感大发,遂连夜对《御尽万法根源智经》进行删改、增减……



        直至东天大白之时,彻底删除的最后一段,被他用崭新的奥妙将之代替后,述尽阴阳至理,变化之妙,天竺修智慧之秘……



        随着一次吐气,最后一个圆在他脑海划下,这门武功的修订至此落下了帷幕。



        叶凝再将整篇经文从前到后仔仔细细的阅读,并且修订了一遍,再在心中默默推演了数次之后,他开始修行这一崭新且更为强大的《御尽万法根源智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