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太上镜之映照诸天在线阅读 - 第93章:坐化(求订阅求票!)

第93章:坐化(求订阅求票!)

        大凡比武交锋,下乘者比拳脚功夫,你来我往中乘者比的是速度战略,不能有丝毫大意

        上乘者比的便是精神、智慧及气势,无所不用其极,利用一切对自己的有利因素,甚至可以达至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大唐双龙传世界不同于射雕、神雕之类的世界,这个世界中的高手极其讲究心灵之道。

        故而高手交战之时,常常会有口舌之争,这等机锋交击,对于大唐世界主要走上心灵精神道路的人物来说,有时候比拳击更加凶险,一着不慎,原先经营好的局面并有可能满盘皆输。

        甚至一旦心灵境界被破,轻则功力大退,重则永无窥破天人大道之奥秘的机会。

        “和尚虽不想,但身在这红尘之中,诸般杂念油然自起。”

        灰衣僧人面上不悲不喜,古井不波的平静道。

        论志向这灰衣僧人自然有破碎虚空,成仙成佛的心思,只不过他的出身决定他有许多事情都无可奈何。

        尘世的因果,从来不是、神话中那么好斩断的。

        天道无情,天道无私,天道无我。

        可作为一个人,将要去追寻天道,这自无不可,也并不是要磨灭七情六欲,释迦摩尼入灭之前亦曾流下眼泪,悲悯世人。

        佛陀尚不是真正的断情绝性,又何况这位灰衣僧人?

        灰衣僧人仍在聚集一身之功力,欲要将自身之状态在大战前调整到最巅峰。

        他老了,实在是太老了!

        即便心灵境界无双,却也难耐岁月的刻痕,他的躯体早已腐朽,唯一没曾与岁月同去,反而愈发深厚的,则是其一身之真气。

        此刻面对着叶凝这样一尊正值青春年华体力巅峰的青年大宗师,即便他有秘法,能够以真气刺激身体恢复巅峰,可依旧处境不妙。

        不仅是腐朽的,虽如回光返照般回到巅峰,却难以承受他最为极致之力,更因为无论如何,此战之后,他必死无疑!

        叶凝静静的看着对方将一身功力提至巅峰,仿佛向天窃得甲子寿元般,苍老的有些吓人的面容渐渐恢复自壮年。

        他没有出手,反而轻赞,“空而不空,非想非非常,和尚此言大妙,贫道还是小看了你一层,厉害厉害!”

        一流高手彼此之间比的是各自之奇功秘技的厉害,临机应变之手段,但到了超一流高手这种层次,谁都是天下一等一的天才,

        谁都不会逊色于谁,彼此之间比的,更多的是心胸气度!

        叶凝自出山以来逢战必胜,自然也于这腥风血雨之中,养出了一股自信之心,强者气度。

        “阿弥陀佛,智顗谢过道友,请!”

        灰衣僧人智顗双手合十,长念了一声佛号,时至于此刻,他与之前简直如换了一个人般,皮肤微黄泛光,眸光空空淡漠,身高七尺,体格微壮,简直如四十许人一般。

        叶凝淡淡一笑,他知对方不愿承他的情,故也不勉强,章武剑剑鞘一震,三尺青锋便自动落入他的掌控之中,剑光如月华,锋利绝伦,宛若青泓。

        天际一缕乌云忽然在这落日霞光下,潜行至此地,遮住了艳红的阳光,似乎给这一战染了一丝不祥之意。

        智顗双眸空洞,静静的等候对方的攻击。

        他是知道这绝非只巧合,而是对方这境界还在传说之上,道心之精微,精神之坚定,己然可以影响到外在,干涉到天气。

        如此之修为,简直如神如魔,已涉超凡之途!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悠悠清吟,如轻歌漫舞,在此地足可绕梁三日而不绝。

        霜白的剑体,此刻仿若化作了一泓秋水,在叶凝手中挥出后,一剑分割了两方世界,将两人置于两个不同的维度。

        这一刻即便以灰衣僧人智顗的修为和境界,可此刻在他的灵觉中,却也再没了叶凝的存在,眼中更没有了章武剑。

        这是幻觉也是真实!

        智顗双目之中依旧空洞如木,此着奇招若是放在其他人处,定可令叶凝一剑功成,可放在这已修得无想无念的老僧手上,破之却不过探囊取物尔。

        真真假假,这世上还有谁比这尊、年纪大得早已走到韶光尽头的老僧更加清楚呢?

        一颗道心似明月浮出海面,光耀乾坤,在气劲的浪潮中,月华洋洋洒洒,激起波光万点。

        虚空中一道道剑气显现出来,有皓皓之白,剑气冲霄。

        一只肤色泛黄的手掌,轻轻向前探出。

        一道道剑气带着凌厉无比之气势破空而来,却只能被这一只简单朴素,似乎并未用力、用劲的手掌,瞬间一一捏碎,化作元气溢散于天地之间。

        无数的剑气,前前后后虽遍布智顗老僧的周身,可在他那一只看似简单,实则疏而不漏的手掌下,却始终挨不上智顗半片衣角。

        智顗悠悠一叹,周身上下催发出如长江大河一般的气劲,汹涌澎湃:“贫僧尚有一法,还请道友品鉴。”

        智顗言罢,神色依旧木然不变,只是周身之天地元气俱被他以佛门秘术收束在双掌之间,甚至连周遭的空气也似乎没能幸免于难,天地也似乎在这一刻出现了停滞。

        唯有握着章武剑的叶凝打破了时空的束缚,面上露出了丝丝惊叹之色。

        智顗的这一招乃是他一生所学之中最为惨烈的一招,看似平静无害,其实是将功力凝聚在双掌之间,同时他还不知足,向着四面方鲸吞天地元气。

        这一招不是纯粹的杀招,更包含着智顗一生无念禅功的禅心,讲究念随敌动,而本心寂然。

        只要叶凝气机勃发,他随即便能爆发出强大的掌力,刚猛无俦,绝非人力可以抵挡。

        “老和尚的手段,到是出乎贫道预料的厉害,不知是佛家哪一门哪一派的祖师?”

        叶凝诧异的开口问道,此人手段之高明,在他平生所经历的战斗中,足可排在第一列,是以二人交锋致此,他始有想要了解一下对方的心思。

        毕竟这名叫做智顗的灰衣僧人功夫、境界之高明如斯,已得他之尊重,却是不该埋骨于这无名之处。

        智顗没再开口,其一身功力于转瞬之间便如火山爆发一般轰出,却是不等叶凝先行出剑,违背了既定的战略和创立这门武功者的初衷。

        狂猛无俦的劲气,借着天地之势,从四面方朝着叶凝攻去,而不是单方面从一个方向。

        可见智顗的这一道掌力,既至大至刚,又能曲直如意,分化掌力,控制方向。

        叶凝此刻之四周便如四面铜墙铁壁席卷过来,势必要将他压成肉饼,无有丝毫逃脱之机。这等压力就如同身处暴风眼之中,非外人所能明了感受。

        叶凝目光凝重,周身上下,渐渐向外同时化出阵阵紫气,如烟如雾,却有如实质,不使智顗的拳劲迫近自身。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佛兄且接我一击造化阴阳罢。”

        语气悠悠,快如闪电,回荡在天际,同时章武剑迎空一抖,先是仿佛一匹绢布般,爆出一团紫芒,后又演化出千重万重的剑光,洒然而至,竟是同时与智顗先挥出的无数道劲气争锋相对!

        此句出自贾谊的鹏鸟赋,这一句和后面的合散消息兮,安有常则千变万化兮,未始有极,正是这招剑法的精妙要旨。

        此句即是说叶凝自诩他的剑法已自成天地,包含造化阴阳,外力一入他的剑势,就不由自主,只能生死由他。

        而事实也相差不远。

        在短短一个呼吸间,剑气和遍布虚空的劲气便交击无数次,周遭空气不住炸响,四面树林乃至于地上黄土、青石之上,遍布着一道道深刻的痕迹!

        叶凝的每一道剑气之中,都蕴含着正反两种截然不同的漩涡劲力,此刻虽是有着碰撞,可却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漩涡劲力下,将智顗挥出的无数道劲气逼至一处。

        万千剑光随着智顗的劲气变化归为一道,紫芒大涨,若高崖上飞瀑流泉,势若万钧,这一剑将术、法、势熔于一炉,乃是入道之剑。

        一剑,破万法!

        “小心点,你们小心点,唉唉唉,你你你,还有你,你们放的时候小心点!”

        望着玄都观外,来来往往、搬弄着一本又一本古朴道经的带甲兵士,歧晖一边笑得满脸菊花开,一边又紧张兮兮的这些大手大脚的士兵们轻拿轻放,勿要损伤这些贵逾黄金的道经。

        显然,一下子得到了这么多珍贵的、来自于各门各派的道经、典籍,此时的歧晖已经乐疯了!

        特别是在他看见自家几位核心弟子,手上小心翼翼的捧着的灵宝渡人经、天师雷法、周易参同契、太平经时

        灰袍僧人智顗灰衣染血,此时的他也恢复了来时的佝偻、苍老。

        他的唇角挂着一丝笑意,此刻的他苍老得极为丑陋,可若是有人得见他此刻之笑容,非但不会有半分厌恶,反而会从心灵深处升起一丝喜悦。

        被他的心灵所感染!

        此刻他的左手微微合什,右手无力的垂在下方,其之食指已然在先前的交锋中消失。他的眉心有一道深刻的剑痕,正是这道剑痕结果了他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