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太上镜之映照诸天在线阅读 - 第72章:佛难之始(二合一,五千字大章,补昨天)

第72章:佛难之始(二合一,五千字大章,补昨天)

        既然已经攻克下了高句丽,生性喜好豪奢的杨广,自不会在这穷乡僻壤之地多留。

        当下他首先便赦封了在这次战役之中最为显眼的来户儿。

        ——此君首败高句丽屯以重兵的奢卑城,再破别都汉城,兵围高句丽首都平壤城,多次击败平壤内部婴阳王高元组织破围的军队……

        杨广能如此轻易的大破高句丽,将之“郡县制”、“汉化”,此人战绩之彪炳,功不可没,再加上来户儿又一直对杨广忠心耿耿,乃是他麾下之得力臂助,深得杨广信任。

        因此,在回军之前,杨广便赦封来户儿为上柱国,左翊卫大将军,以太常少卿裴蕴佐之,率麾下八万精锐,以及十余万新兵镇压辽东六郡!

        随着杨广的御辇和大军以及数十万“奴隶”渐渐自高句丽南返,裹挟着大破高句丽、开疆拓土之威势,大隋境内之乱局,此时也不由为之一清。

        不要说原本只是在暗中蠢蠢欲动的各路世家豪强了,就算是强如宇文阀、宋阀这等四大门阀级势力,此刻都不由渐渐平息了昔日之举动,重新潜伏起来,不敢在杨广如日中天之时,直面他的锋芒。

        而随着在高句丽境内渐渐磨砺成精锐的众多士兵回国,杨广令张须陀等大将携精锐士兵,剿灭乱匪。

        不过十余日,王薄、刘霸道、孙祖安、张金称等等声势较大的义军,便在大隋铁骑之下纷纷被剿灭一空。

        ……

        杨广是个聪明人,但他从来与好人这两个字没有丝毫关系,因此高句丽虽已被他征服,但此时高句丽百姓之生死,即与他似乎没有任何关系。

        他在高句丽境内除了掠夺了许多奇珍异宝之外,从各处传来的、不断被运送至大隋境内最多的,其实还是粮草和奴隶!

        俗话说口中有粮,心中不慌,随着这一批批粮草被运往大隋各处缺粮之地,再兼之因为有了几十万奴隶,无需再动用民力,杨广大赦天下,废除过去之苛政、旧政。

        原本民不聊生,活不下去老百姓,在这时渐渐有了活下去的希望,有了对未来的盼望,自然也不会再去冒着杀头之险,做造反之事。

        因此,原本如火如荼,即将席卷天下的造反义军之势,首先是领头已经被打掉,再则——义军底端基础又因为杨广的政策被平息……

        如此诸般手段连连施展开来,顿时举国欢庆,原先前途辉煌的造反大业,此刻一下子陷入了低潮;

        而原本风雨飘摇、摇摇欲坠的大隋江山,在这时,却又露出几分中兴的曙光起来!

        ………………

        随着百万大军南返而来的,不只是有了活下去指望的百姓,渐渐平息下来的暗潮和局势,以及大隋江山的稳固。

        来得更快,更凶猛,更迅速席卷天下的,还是叶凝与傅采林于怀远城内一战的消息!

        叶凝与傅采林一战,在杨广的有心宣传之下,于极短的时间之内,就轰传天下。

        叶凝将傅采林打得只剩下一团血雾的故事被编的绘声绘色,在平壤城还未被攻打下来之前,便随着众人口口相传,自来往高句丽、塞外的商旅和辅兵传到了中原、乃至于域外草原。

        这条消息,迅速在天下上至达官贵族、中至武林英豪、下至平民百姓之中,掀起了一阵阵惊涛骇浪!

        在出征高句丽前,叶凝因为斩杀四大圣僧而一举名列第四大宗师,虽然在中原有很多高手清楚,能够斩杀四大圣僧之人,论战力绝对是大宗师级别中最顶尖的。

        但四大圣僧在中原固然名气极大,被人尊崇,可在如草原等等域外各国,却是不被认可的!

        天下三大宗师向来被视为中土域外武林的丰碑,傲然屹立于千万武者巅峰数十年不倒,以往也不是没有人挑战过三大宗师,

        但是无一例外,全都是败在三大宗师手下,成为显示三大宗师无可匹敌之地位的基石!

        在中原之外的很多地方,如之前的高句丽,现在的突厥等等,很多蛮夷小国,都将大宗师级别的强者捧上神坛。

        宗师距离大宗师虽然只有一步,可在域外各国看来,这其间的距离却是由人到神!

        再加上叶凝年龄极小,不过双十之数,相较之于三大宗师百余年的积累,这更让很多人先天性的就对他心中颇为轻视。

        这位来自中原、新出的年轻武者,未来或许有希望踏入“神”的境界,但现在却是决然不可能!

        但是当叶凝斩杀傅采林的消息轰传天下之后,却彻底颠覆了各国所有人的印象。

        叶凝斩杀傅采林于怀远,一开始只是大隋官方的宣传,来往商旅口中的话语,起初天下人只是将信将疑。

        可随后等了许久,他们都打听不到任何有关傅采林的消息,甚至就连高句丽亡国,被杨广化为辽东六郡,都再未传出过一丝有关于傅采林踪迹的消息……

        天下各国、无数人顿时在惊得目瞪口呆的同时,心中渐渐明白过来,大隋的宣传不是假的,傅采林确实已经陨落了……

        要不然身为高句丽守护神的他,也不会在高丽风雨飘摇,甚至被杨广挥军亡国、纵兵屠杀平壤城的时候,还能够龟缩不出。

        而这,倒也从侧面正式坐实了叶凝斩杀傅采林之传闻,天下第一剑客易主,第四位大宗师出世,“道尊”之名彻底的变得实至名归,响彻域内域外!

        而叶凝出身的楼观道乃至于大隋的声势,在这一刻,在域外各国心中都有水涨船高之势!

        毕竟,一位天资盖代、年纪轻轻的“神”出现,谁也不知道他最后能够走到哪一步,至少他现在,单论战绩,已是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剑客!天下第一强者!

        随着这十二个字出现之后,“道尊”之名更是迅速变得崇高起来,甚至要远远超过“散真人”“武尊”在天下各国心目中的印象,成为武林新崛起的一代神话。

        一代,更在三大宗师之上的神话!

        天下间,在这一刻,不知有多少初出茅庐的少年侠客们,纷纷开始抛弃过去的武器转修剑道,在自己的腰下,悬上一柄长剑,模仿“道尊”……

        一切,只为叶凝这个新出炉的天下第一强者,乃是一位剑客!

        ………………

        扬州,临朔宫。

        杨广极少见的一身简单服饰,未着龙袍,他高居于上方龙案之上,纵使其面色愈发苍白,隐有青色闪过,但其虎踞龙蟠之势,目中深冷之色,依旧令人震撼。

        在扬州众行宫之中,临朔宫各个方面都很一般,没有什么特别的风景,因此杨广一般很少来此,此地大多都是由他赐予信任的大臣居住——这相当于是一种亲近与荣耀。

        而这一次,入住临朔宫的,则是一路跟随着杨广从高句丽回到中原的歧晖、叶凝师兄弟二人。

        自当初叶凝剑斩奕剑大师傅采林之后,一个是为了疗伤,一个也是感悟在两人交锋对剑之际,所获得的那些灵感……

        因此在杨广后面的战斗中,叶凝均未参与,只是一心在杨广当初赐予的御辇之中闭关苦修,感悟大道、剑法;

        至于歧晖,在震撼于自家师弟剑斩名震天下百余年的奕剑大师傅采林之际,则是主要为叶凝的闭关护法,顺便继续担任杨广的“供奉、护卫”,保护杨广的安全。

        在这数月以来,特别是自傅采林死后,前前后后不知有多少高句丽间刺客前来刺王杀架或者刺杀大臣,歧晖跟着杨广,倒也混了几个救驾之功。

        ……

        此刻的临朔宫,除了杨广,叶宁,歧晖这三人之外,再无他人,所有的太监、宫女都已被歧晖提前驱走。

        “青玄道长,数月不见,较之于当初与傅采林一战之时,你之风采,可谓是更胜往昔啊!”

        高居龙案之上的杨广,目光看似浑浊,实则依旧相当犀利,此时他面带笑容的看向叶凝,心中却是难免感慨,如叶凝这般妖孽之修为进境,让他实在是目瞪口呆。

        与傅采林一战之后数月未见的叶凝,较之于过去,此刻却是多了一分返璞归真,一点雍容尔雅。

        如果说过去的叶凝,就仿佛崇山峻岭之上飞卷而下的激流瀑布,气势雄伟,凌然迫人。

        哪怕是宗师级高手,站在他的面前,都会产生一种被压迫的感觉,不由自主的想要避开他的长剑之锋芒。

        因此即便是心高如杨广,也从不愿在他面前多待。

        而现在,不过数月未见的叶凝,却仿佛是某个风景优美的深山老林之中,一道蜿蜒流淌于山间的溪流,既清且亮,清清亮亮之中透出一种如琉璃一般透明的纯粹,让人见之忘俗。

        同他处在一起,此刻不但不会感觉到压迫,反而会有一种心灵的轻松之感、宁静平和之感。

        就连这恢宏中难免带着几分阴暗气息的临朔宫,在这一刻,在叶凝之气质的影响下,竟给杨广以一种晴空万里、风和日丽的感觉!

        阳光洒下,光影斑驳,一切自自然然,令他有种舒服的味道。

        甚至就算在他身上缠绵多年的旧伤,于这一刻虽不敢说好转,却也没再继续严重下去!

        “托陛下之鸿福,贫道在斩了傅采林之后心有所感,因此于御辇之中闭关数月,此刻稍有进益,倒是让陛下见笑了。”

        叶凝淡淡一笑,声音恬静平和的道,他的笑容便仿佛拥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一般,令杨广和歧晖不由从心底的感觉到一种满意和欢喜。

        这不是慈航静斋和阳癸派的魅惑之术,而是一种实打实的心灵境界,能以心灵感染他人,感染虚空灵气,演化心灵磁场。

        于他周身数丈之地,仿若神话传说之中的洞天福地一般,凡人居之亦能亦寿延年!

        这是一种境界,一种极其高深的心灵境界,证得这一境界之人,居地皆善,可谓之福地,故在道家被称为驻世真仙,又名地仙!

        对于从自己心底升起的欢喜,杨广好似未曾察觉一般,他微微舒缓了一下身体,随即摒弃了先前准备的话语,而是直接坦然言道。

        “青玄道长,歧道长。”

        一直神色恍惚的歧晖,此刻随着杨广那凝重的话语,半是迷糊半是茫然地回过神来,一边用着难以置信的目光望向叶凝,一边怔怔地倾听着杨广接下来的话语。

        “今有一教,盗国害人,实乃国家五蠹之虫,我大隋气运转衰之罪魁祸首,青玄道长,歧道长,你们二人和苏天人都是朕极为钦佩之人,

        然此大贼声势浩大、势力遍布天下,朕虽有心,却无力革之……两位道长可是此贼为何?不知可否为朕,为大隋,为这天下黎明,苍生百姓除此大贼?”

        杨广自龙案之上而下,向着歧晖与叶凝长身一拜,声音诚恳、态度恭敬的说道。

        此言、此举,顿时骇得歧晖背后、掌心冷汗直冒,几乎就要魂飞魄散。

        杨广是何等人物,他又岂有不知之理?如今杨广摆出这般姿态,言辞诚恳恭敬的请他为国、为百姓出一份力……不用想都知道,这其中绝对没什么好事!

        “陛下所言,难道是……”

        歧晖瞪大了眼睛,仿佛不可置信的说道,实际上他心底此刻好似乱麻一般,根本就没深思杨广的话语,而是在脑海中急速思考着怎么不伤了两家之和气、有理有据的、拒绝掉这件事情。

        “歧道长果然知我。”

        杨广叹息一声,也不管叶凝和歧晖究竟是不是真的知道,继续开口问道:“自佛教传至中原以来,两位道长可知历朝历代以来,诸位有为君王,均有限佛乃至灭佛之举?”

        正在思考推拒之法的歧晖一愣,忍不住一边侧身望了一眼长身而立的叶凝,一边回答道,“这个,贫道倒是略有所知!”

        叶凝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说话,只是稍稍向着歧晖施了个眼色,不言之意,尽在其中。

        实际上杨广有此行径,固然不乏他与佛门之间的某些积蓄已久的仇恨瓜葛,此刻随着他大破高句丽所带来的骄傲、自信一举爆发,想要彻底报复回来。

        除此之外,叶凝在这其中,同样也起了个推动的作用!

        历史上著名的灭梵事件主要有三武一宗灭梵,即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和周世宗,至于现在杨广所说的,自然是前两个。

        得了叶凝的暗示之后,歧晖顿时心中大定,他长施一礼后,缓缓从容答道:“陛下所言,可是北魏太武帝和北周武帝灭佛?”

        “那道长可知这两位谥号为“武”的帝王,为何要忍痛行那灭佛之举?”杨广沉重的道。

        “这个,贫道倒是略有所知,一个是佛门之教义,不许人结婚生子,二者则是佛门不事生产,但其贪婪之心,却是难以遏制,不但世俗征收香油钱,更是大肆侵占土地,阻碍天下发展。”

        歧晖顿时精神抖擞的道,“最为可恶的还是他们之势力上可及王公贵族,即便破家荡产,也有人出家为僧,下可至百姓黎明,纵使自己吃不上饭,也不肯少了佛前那一盏香油……”

        “故而佛门即便是不造反,也是这天下第一的大毒瘤!天下间之寺庙至少有千余,庙内和尚少说数十,多则成百上千,

        然而每个寺庙的僧人都是不事生产,无需缴税,都要靠所谓的化缘生存,此实是暗损朝廷之财税收入,已肥已身——

        毕竟哪一个寺庙不是富得流油,香火日夜不灭,占据方圆数十上百亩之地?”

        见的杨广听的入神,歧晖说得更是起劲,这个时代的佛门还比较原始,并不如后世那般经过多方汉化改造,此刻想要抓佛门之黑点,可谓是一抓一个准。

        “洛阳净念禅院,其声势何其浩大?寺内建筑加起来达数百余间,俨如一座小城,正中处有七座大殿及一座阔深各达三丈,高达丈半的小铜殿,可知其财力之深,又收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然净念禅院之建立,距今不过百数年,便有如此之豪富,而那些建立了数百年、上千年的寺院,寺内真资产又是何其雄厚?”

        最可恶的是,他们大肆侵占百姓之土地,却不交朝廷税收,这样一长期积累,他们不知囤积了多少财产,又使得朝廷之财政收入不断退步,是故当今佛门不灭,必祸国殃民!”

        前面几个杨广听的还不置可否,可后面佛门之势力,以及一句阻碍朝廷财政收入一出,却是让他顿时大怒。

        平民百姓和其他贵族出不出家与他干系不大,正他如今征服了高句丽,不缺那几个人,可佛门阻碍朝廷财政收入,这却是让他却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再加上后面歧晖见得他神色变化,立时改变说辞,在此方面大说特说,顿时便让杨广在垂涎佛门豪富之余,眼底之凶光,已然杀机大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