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太上镜之映照诸天在线阅读 - 第65章:奕剑大师

第65章:奕剑大师

        傅采林转过头,略带惊异的向着叶凝望来,随着此时叶凝心绪的动荡,一缕剑意自他身上传出,锋锐无匹,世所莫敌。

        便是名震天下数十年的奕剑大师傅来林也不得不承认,这一道剑意的主人之剑法境界,绝不在自己之下,甚至——具备着斩杀他的力量!

        此时叶凝亦是抬首,直至这一刻,他方才真正看清了这位奕剑大师的尊荣。

        他有一张窄长得异乎常人的脸孔,上面的五官无一不是任何人不希望拥有的缺点,更像全挤往一堆似的,

        令他额头显得特别高,下颔修长外兜得有点儿浪赘,弯曲起折的鼻梁却不合乎出例的高耸巨大,令他的双目和嘴巴相形下更显细小……

        幸好有一头长披两肩的乌黑头发,调和了宽肩和窄面的不协调,否则会更增别扭怪异!

        但就是这副丑陋到极点的面容,却是令顺着叶凝的目光,向着钟楼之上望去的独孤峰、宇文伤、独孤盛等高手,紧张不已!

        没听得叶凝的回话,甚至就连昔日阿谀奉承的一帮臣子,此刻也是一字未出,杨广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种情况,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杨广的面前,却是史无前例的,令杨广的痛恨之心达到了巅峰!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难道就不能让他堂堂大隋圣皇,好好显圣一次吗?!

        回首看着战战兢兢的众臣,再看了一眼剑意冲霄,正替他接下这一着,向傅采林发出挑战的叶凝,杨广在惶恐与震怒之极,心中却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虽然花费了不小的代价,才请得叶凝二人来此,但毫无疑问,在这一刻,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甚至在惊、怒、恨、杀、满意等诸般情绪交替出现之时,杨广时刻的心中,却是隐隐出现了丝丝喜意。

        大宗师这一境界的强者,无论是放在何地,何门,何派,都是镇压气运的最强者,一般很少会因外力而动。

        所以即便杨广身为大隋皇帝,邪极宗之主,可除却石之轩外,他几乎从未招揽到过任何一位大宗师级别的强者!

        但此刻的叶凝,却是因为他的许诺而动,甚至会那一点在他看来并不大的代价,对上了名震天下数十年的傅采林,斩杀了四大圣僧……

        第一次合作,楼观道和这位青便是如此给力,那么接下来呢?

        毫无疑问,这位年轻大宗师之所以能被他驱动,便是为了光大楼观道传承……那么他若是从这一方面出手,以后岂不是可以继续合作愉快?

        反正相较于眼底下势力最大的佛门,他对道门更有好感,再加上楼观道又出来一阵天人,楼观大兴是必然的“天命”。

        既是如此,那么他推上一把也没什么,反正目前双方可还是合作关系嘛。

        而且即便有他的推动,可楼观道想要大兴,首先要对付的便是佛门,这和他的利益依旧是一致的……

        ……

        心中之思绪,电光急转,一切便掩藏在心中,杨广身的顺着身边众人所看的方向,望着那一道他痛恨至极,绝不想再见的身影,虎目之中阴郁与杀意交集。

        “傅采林!!!”

        此言一出,人影翻飞,独孤峰、宇文伤、独孤盛等高手纷纷飞掠上前,将杨广守护起来,掌中兵刃出鞘,谨慎的面对着钟楼方向。

        下一刻,周围护卫的禁军在身具武功的将领的带领下,兵器纷纷出手,一排一排的箭手,同时弯弓搭箭,千百支长矛,一齐指向钟楼,登时间,气氛紧张至极致,怀远城内杀气腾腾。

        这批跟随杨广的大将高手,以及绝大部分禁卫,昔日都曾亲见傅采林大展神威,在千万军马中,如入无人之境。

        此刻见得傅采林忽然出现在近处,个个不待吩咐,便摆出攻击与防御之阵势,在杨广与傅采林之间,布下一层严密的防线,严阵以待。

        傅采林此来的目的,众人用脚板想都知道,肯定是来刺王杀架的,而且其目标绝对是杨广!

        傅采林张开深凹下去、眼皮搭拉的细长双目,转瞬的变化,令许多人不禁看呆了眼。

        他那原本因翕聚而显得局促和比例不当的五官,竟一下子像蜷曲的人舒展四肢变成昂藏汉子般,整张脸孔立时脱胎换骨般化成极具性格的形相!

        虽然鼻仍是那个鼻,嘴仍是那张嘴,眼仍是细而长,额过高颔较朝,可是此时凑合起来后再不难看,令人感到极美和极丑间的界线不但可以含糊,更可以逾越。

        而造成如此效果的最大功臣,肯定是眼眶内灵动如神的一双眸珠,有如夜空上最明亮的星儿,嵌进恰如其份的长眼内,天衣无缝。

        原本丑陋到极点的一张脸,在这一刻,随着微微移动的五官,突然露出一种奇异的魅力。

        这等手段,简直比亚洲四大邪术还要强大!

        傅采林像适于此时活过来般,目光从叶凝身上投向夜空,以丝毫不含任何情绪波动的平静语调道:

        “这是一个充斥着疯子和无知的世界,没有足够的力量,你将被剥夺享受生命神迹的权利。国与国间如是,人与人间如是……”

        像是吟诗一般轻轻说罢,他沉厚的声音像长风般绵绵送入全场所有人的耳鼓内。

        傅采林的目光最终还是落在了、被重重人墙隔开的杨广脸上,他淡淡道:“我从不喜欢战争,且厌恶战争,可是在亡国亡族的威胁下,却不得不如此……高丽傅采林,借君六阳魁首一用!”

        名传天下的奕剑忽然平握在他的手中,长四尺五寸,阔两寸,剑体泛着荧荧青光,他那素白右手握着满布螺花纹握柄和护手,不轻不重,却又合宜无比。

        奕剑忽然跳起来,如有灵性一般的弹向天空,划出一条微微斜移的直线,向着杨广所在的方向刺去。

        而这一刻,傅采林也动了,他的身形优美好看,仿佛不是在完全从中,而是在花丛深处,跳着这世上最美丽的舞蹈一般……

        他素手轻探,人与剑在这一刻,宛若两条直线在半空之中相交,融为一体!

        剑似长虹东来去,一点寒光显锋芒!

        傅采林的这一剑,伴同着他,整个人宛如飞鸟掠过天空,快到惊乎不可思议,也灵巧到不可思议,转瞬便横越了十余丈距离。

        他这一剑蓄势已久,承载着高句丽的未来与命运,在这等强大的压力或者责任下,傅采林的心灵好似升华了一般,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地,彻底融入了他的长剑!

        这一剑是那样的快,那样的准,那样的灵巧,那样的玄妙,就中剑意藏于剑尖一点,若隐若现间,连虚空都似乎在此剑之下,可能会被一分为二!

        傅采林知道,这应该就是他一生中最强的一剑了,或许此剑之后,他这一辈子也未必能再现此剑之威,他也不愿,此剑再现,因为……

        那或许就是高句丽再一次的大祸,已经兵临城下!

        嗖!嗖!嗖!

        这一刻,无需杨广下令,禁军军阵中万箭齐发,满天箭雨,直向傅采林射去,密密麻麻的箭矢一发接一发,宛若黑云一般,虽隐隐有白光闪现,但却使得地下一片漆黑。

        在箭矢还未来临之前,傅采林那雄壮的身躯微动,既好似鸟儿在天空之中转换方向,又如同鱼儿在水底四向游泳,灵动而又自然,那奕剑之上的剑压,此时更盛!

        嗖!嗖!嗖!

        杨广麾下的数万禁军中,本有许多射箭高手,可此刻却仿佛是齐齐变成了新人一般,一根根激射的箭矢带起的劲风,扬起了他的衣角,微微带起了他满头的乌发……

        但,却始终环绕着他的身体而过,没给他带来半点的威胁!

        相较于射箭精准的他们,此刻对傅采林威胁更大的似乎是那些禁军,他们所射出的数万根箭矢,密密麻麻,错乱不堪……

        纵然是以奕剑大师的“奕术”,即便能计算出这些箭矢射来的角度和方位,可却无法如先前那般避开!

        九玄真气鼓荡,傅采林深色肃穆而又庄严,宽大的袍袖飘带当风,微微鼓起,那一根根箭矢来到他附近三尺左右,仿佛受到了一个引力场般的牵引和束缚,指的无数箭矢偏移方向,无法伤及他身。

        而他便在这万箭丛中,好似闲庭散步一般,自在轻松的向着杨广电射而来。

        “来人,护卫!护卫!给朕杀了他!”

        一点锋锐无匹的剑意,未发先至,此刻便似乎已点落至杨广的眉心深处,刺得他的灵魂生疼,就好似有一柄长剑,正在缓缓刺进他的头颅一般!

        在这一刻,什么阳谋阴谋,什么皇权地位,什么财富兵将,通通化为虚无,再也不起丝毫用处……

        傅采林的这一剑,就好似判官一笔勾销了他生死簿上的阳寿,注定了他的命运,即将在片刻之后亡于此剑之下!

        这让杨广又惊又怒,凶残与惶恐交替出现,但最终,无比残暴的杀念自他心底涌出,最终还是打破了这似乎存在于生死之间的幻境,得见真实。

        看着周围众多高手,将他团团护卫在最中心之处,杨广狂吼出声,这些人无法给他带来丝毫的安全之感。

        他迅速移动身子,一步踏出后,却是站在了那一袭道袍的年轻身影之侧。

        此时此刻,也就只有这道青衣飘然的身影,周身剑意笼罩方圆,去除了傅采林所带来的一切压迫,会杨广得了丝丝安全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