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太上镜之映照诸天在线阅读 - 第63章:关陇

第63章:关陇

        太原李阀,地理极佳,除却佛门的投资外,他们更是关陇集团在杨玄感造反失败后,所推出的另一个代表,最终一举鲸吞隋朝,让天下重新归于关陇集团掌控之中。

        但杨广的举动也消耗了关陇集团诸多力量,在隋灭之后,关陇集团已然无力对抗新生的山东集团。

        在李唐三代帝王的努力下,关陇集团的实力被一点一点消磨,直至女帝武则天之时,被之大杀特杀,一举摧毁,煊赫一时的关陇集团彻底消亡。

        可以说第一次亲征高句丽,杨广便是在借助高句丽的刀,挖关陇集团的肉,为此,他特意上前线监督,绝不给关陇集团任何偷梁换柱的机会!

        不过毕竟兔子急了还咬人,狗急还跳墙,一向自信过剩的杨广,最终还是一着不慎,在紧要关头被关陇集团反手一击坑得满脸血。

        叶凝遥望着远方战场之上的烟尘,无尽的血火,蓦然轻轻一叹。

        引得一边闭目打坐的歧晖也不由微微叹息一声,只是不知他究竟是在为此次大战之中死亡的士兵,还是为杨广叹息……

        远方的河岸上,激烈的战斗依旧在继续。

        无论隋军还是高句丽军都已经有杀红眼的趋势,数万精锐的军队在这里碰撞着,厮杀之声响彻天际,兵器与鲜血交织,无数生命在凋逝。

        大地上哀嚎与怒吼声连绵不绝,一寸寸烽火燃烧着,波及数百里,鲜血染红了土地。

        最后终究是隋军兵精将广,准备充足,在这开阔地带上,高句丽军远远不是对手,短短时间就被之诛杀大半。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继续后撤,待得补足物资后,在于其他地方狙击隋军。

        ……

        这附近的战场彻底结束战斗之后,杨广自最中心的御辇之上传下喻令,将所有高丽人斩尽杀绝,不留俘虏!

        第一次征高句丽的失败,其实有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杨广和关陇贵族勾心斗角时下的的个命令——

        一个是:“今吾吊民伐罪,非为功名。不许轻军独进,以致失利败亡。凡是军事进止,皆须奏闻待报,毋得专擅。”

        另一个就是在高句丽连战连败、固守城池的情况下,杨广命令各军攻城,同时又命令诸将,高句丽人若请降,就安抚接纳,不得纵兵劫掠。

        于是高句丽人每每在城将要被攻陷时就诈降,将领们奉杨广旨意,不敢擅作主张,先命人飞马奏报杨广,等到答复回来,城中的防守已调整巩固好了,随即高句丽又开始死守……

        就这样,隋军整整围了辽东城五个月都没有攻下!

        杨广当时究竟是出于何种原因才会宣布这两道旨意,暂且不说,但此时羞怒交加的杨广,肯定不会再犯这种低级错误,各路大军都有着各路最高统帅。

        杨广只亲帅着三万铁骑,如潮水一般涌过宽大的草原,左边两里便是延绵无际约山脉,气象万千,一望无边的旗海,在微风中飘扬,壮观非常。

        大军沿途开赴辽东,在平原的水平线上变成一条颤动的长方形,盔甲严整,秩序森然,军威凛冽,煞气冲天,显然这是一只有百战而还的老兵组织成的精兵部队!

        而这,正是杨广镇压天下的最大本钱所在!

        杨广一面籍此护卫自身,一面继续赤裸裸的向着高句丽以及附近的各个国家,宣示着大隋军力的强大。

        ……

        杨广高踞几近繁华的辇车之上,极目四顾,但见旌旗似海,铁骑如林,众将前呼后拥,顿时志得意满,兴致高昂。

        辇车旁树立着自己高达三丈的帅旗,在呼啸的风中,猎猎作响,大隋的国势就如这面旌旗一般,八面威风。

        宇文述、独孤峰、宇文化及、独孤盛等众将策骑环绕着辇车,如众星拱月一般的将杨广护卫在中间。

        最为精锐的大军,前前后后,一举一动莫不煞气凛冽,此刻的杨广已然达到了人生的又一个巅峰。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二次征讨不成的耻辱,已经即将成为过去。

        这个最难征服的国家的土地,已经在他挥鞭的直指下,在无数大隋健儿的铁蹄下被践踏着,城破国灭指日可待!

        ……

        大军肃然前行,远处的地平线上,已经隐隐出现一道城墙的身影,怀远城赫然在望。

        大军的先锋早已经入城,控制着怀远的各个重要位置,清理好战火后的痕迹,洒扫道路,迎接杨广的到来。

        禁军盔甲整齐,刀剑如林,环绕着杨广的御辇,徐徐来到怀远城楼门下,前来迎接的官员将士尽皆伏地叩拜,残存的百姓每户都设香案无论男女老幼全部跪伏在地所到之处山喊万岁。

        杨广在玉辇上居高临下俯视叩拜的万民。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种铺天盖地而来的“万岁”让杨广有一种趁风而上九天,俯视大地万民的感觉,这种感觉比一样任何一次都来的强烈。

        区区高句丽,以弹丸小国之地两次挡下他的征伐,这即使给他带来了不小的打击,但却更多的,激起了他征服高句丽的雄心壮志。

        他杨广一生,曾遇到过多少困难和大敌?但时至今日,不都给他一一战胜了吗?区区高句丽,虽然想要将之征服颇有难度,但如现在这般,不也是即将完成吗?

        这一瞬间,征服又一困难所带来的欢欣,推动着他直上巅峰,某一个刹那间,他几乎希望人生永远停留在此时!

        无声无息的,一点幽风穿过禁军,穿过众多大臣,缠绵环绕于杨广的御辇之外,最终显现出了一道年轻的道袍人影。

        宇文述、独孤峰、宇文化及、独孤盛等众将目光中,在这一刻皆尽掠过一抹不可思议之事色。

        纵然他们个个在自己心底小心思不断,可在这等战场之中,对于杨广的安危,他们却也是相当注意的。

        只是——任凭他们瞪大了眼睛,想歪了脑子,也想象不到,叶凝究竟是怎么出现、什么时候出现在杨广身边的?!

        过去他们对叶凝列身为第四大宗师,心中还有着些许质疑,四大圣僧成名近百年,又怎会被区区一个毛头小子一一重创、诛杀?

        但此刻,真正的、亲眼目睹到了叶凝的身法后,他们心中的质疑悄然淡去,如斯身法,如此速度,简直如梦似幻般不可思议……

        能有这都连他们都反应不过来的身法速度,四大圣僧栽在他手里,似乎并非不可能……

        “青玄道长,你来了。”此刻踌躇志满的杨广没有回头,更没有注意到他麾下众臣心下暗藏的小心思。

        “青玄道长,你来看看我大隋军势如何?高句丽撮尔小国,连怀远城都落在了朕的手里,已经不足为道尔!”

        叶凝凝望着城内某座钟楼之巅的一个高大宽阔的人影,心下微微叹了一口气,魔门邪功虽然进境极快,但稍有不慎,却是后患无穷,凶险无比……

        帝魔功的反噬,杨广虽然一直没有表现出来,但从此刻就可推算得出,杨广不但在性格方面受到了这门魔功极大的影响。

        甚至在寿元方面,哪怕没有宇文化及起兵作乱,斩杀杨广,他也未必能够顺顺利利的活到大业十五年。

        杨广的身体早已外强中干,外面看着还强壮,可内里却是残败不堪!

        在当初,杨广也曾经行走过几次江湖,闯下过不小的名头,放在江湖中,他在宗师一流中不算顶尖,但有着帝魔功的加持,也算得上是好手。

        可现在,他的内力虽然积蓄得更加深厚了,但目前能够施展出来的战力,恐怕连顶尖一级的先天高手都未必比得上!

        因为——他那残破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帝魔功那愈发浑厚、攻击性极强的邪异内力!

        就如现在,在傅彩林毫不在意的宣泄自己的强大之时,独孤峰、宇文伤、独孤盛等高手虽未发现这位奕剑大师的存在,但他们的手掌已然按在了兵器之上。

        目光之中,一个个更是警惕之心大作,看似与过去相差无几,实则其目光,却是在暗暗的扫视怀远城内的各处。

        然而当年论实力,更胜于他们的杨广,此刻却是一无所知,兴致勃勃的,向叶凝征询着他对于这些大隋禁卫的看法!

        惟草木之凋零兮,恐美人之迟暮。

        只是何止美人,英豪更是!

        望着长发理得一丝不苟的杨广,几许银丝格外刺眼,叶凝微微一叹。

        自古英豪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

        任你风华绝代,艳冠天下,到头来也是红粉骷髅;任你一代天骄,坐拥万里江山,到头来也终将化成一抷黄土……

        无论多么勇猛善战的名将,倾国倾城的美人,当被岁月这把杀猪刀无情斩下,白发满鬓后,都会变得体无全肤。

        天下间任何人在岁月面前,都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不堪一击!

        问世上谁能不死?

        叶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遥望着钟楼之上的傅彩林,望着在他身侧树立的一柄造型古雅的长剑,目光渐渐转冷,变得坚定无比。

        他的右手,缓缓落在了章武剑剑柄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