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太上镜之映照诸天在线阅读 - 第62章:高句丽

第62章:高句丽

        洛河之侧,一战之下,崔凤举与诸多骁果卫士大为惶恐,连忙加快前进之速度,竟是不过区区数日便带着叶凝二人,赶至洛阳。

        经洛河一战之后,叶凝之声名已然席卷至之前所未有的巅峰,虽然他踩的是佛门四大圣僧上位,而四大圣僧又隐为白道支柱,

        乃是名震天下近百年的高手,不知曾出手降伏过多少妖魔,如今一下子全部折损,所产生的影响力简直比十级大地震还要恐怖与可怕!

        可楼观道不但势力不小,而且洗地的手段也很高的,再加上此战本就是四大圣僧所挑起,而落幕又是三位圣僧身死,一位即将坐化。

        一时间,随着这个惊悚的消息被人传开后,除了慈航静斋与净念禅院,在那一刻充满了惶恐与不可置信,以及暗地里汹涌澎湃的潮水和慈般静斋中“请宁大师”之类的话语外,举世沸腾!

        天下原本还有很多江湖中人不信此事,因此不知有多少豪杰武士纷纷向着洛河赶去,先到的,甚至有不少人亲眼目睹过智慧、嘉祥以及帝心三者之尸体!

        后到者,亦曾看见三论宗、天台宗、华严宗的和尚,前去为嘉祥三人收尸……

        再加上不知如何传出去的,道信大师即将坐化以及其坐化前的话语,更是再令得整个武林都陷入了失声之中的同时,

        一举将叶凝的声名推至最巅峰,不逊色于三大宗师。甚至,从现在开始,他便是天下第四大宗师——道尊!

        不曾知晓楼观道有天人出的普通江湖客们,自然以为似叶凝这般三招两式,便如斩瓜切菜般轻易斩杀天下声威赫赫的四大圣僧之武力,已可谓是天下之巅。

        就是昔日的邪王石之轩,天刀宋缺等人,此时也被许多老一辈的江湖人拿出来与这位新晋的道尊相比。

        然邪王即便是在最巅峰之时,号称不逊色于大宗师,纵是当年宁道奇亲自出手,也未曾拿下他,可饶是如此,他依旧给四大圣僧给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从此处以邪王石之轩为记量单位,分别对比四大圣僧和宁道奇,再以之为参照,与叶凝相比——毫无疑问,几人之中,叶凝的实力应该是最为强大的!

        如此一来,道尊之名,不径而出,却是迅速传遍天下,为世人所共尊。

        更是在数日之后,伴随着三论宗、华严宗,天台宗乃至于禅宗,纷纷表示封闭宗门,退隐江湖,叶凝和楼观道的声势,一举被推上了最巅峰!

        ……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若真正计较起来的话,此时南方的佛寺、尼姑庵,又何止四百八十所?

        而这,还是杨广在极力压制佛门发展后的成果!

        四大圣僧活了100多年,他们四人被共尊为圣僧,可不仅仅只是因为实力强大的原因,更是因为他们广泛传法,这天底下受过他们指点与恩惠的和尚,不知凡凡……

        有着实打实的恩惠在前,他们这才被诸多佛门之人捧上神坛。

        此刻四大圣僧为叶凝所杀后,多年苦心经营的声名,尽皆一举成了叶凝的踏脚石,如此情景,那些佛门之人怎能忍受?

        即便是受过四大圣僧恩惠的人中只有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的人出手,可依旧给楼观道带来了不小的烦恼!

        要知道,佛门最强的从来不是最顶尖的那一批强者。而是那遍及天下各处的几千处寺院!

        每一个寺院有几十上百个僧众,天下合起来就是十万之众,这些人大都不事生产,却练有禅功,只需稍稍训练,配有甲有刀,配合宝马,立即就是一支精兵!

        在这个方面,道门比之佛门,那可是差远了。

        佛门僧众不敢正面和叶凝这位斩杀了四大圣僧的凶徒做对,可暗地里能够用的手段,却是一一不少。

        各地都有佛寺煽动平民百姓反抗道门,冲击道观,有的还有当地名流大户参与其中,甚至他们聚拢而来的一批批信众不下万数,而且疯狂“参战”、声势浩大。

        如此一举,便是连杨广都被之惊动了,无数有志于皇位者,更是对佛门纷纷起了警惕之心。

        至于杨广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大喜过望,他同样和佛门相当不对付,此刻只要给他抓到了证据,无论是和尚还是寺庙,他可从不知道什么是放过二字!

        此外,道门虽然不争不抢,可他们的势力和信众同样不少,特别是其信众大多都属于上层人士,在道门有天人和大宗师齐出之消息传出后。

        不知有多少信道之人,自带干粮、手下,愿意护卫道观,驱散平民百姓,因而此次佛门所掀起的动乱,并未坚持多久,很快就被人彻底平定。

        这一役,道门固然损失不少,可佛门诸多寺庙在此次动乱中的损失,更是惨重!

        可谓是既输了里子,又跌了面子!

        ………………

        “歧道长,青玄道长,请!”

        行至洛阳皇宫,骁果卫士已然回军复命,崔凤举神色谦卑的带着叶凝与歧晖二人,穿过一座座规模宏大、富丽堂皇的大殿,百花齐放、争奇斗艳的花坛,向着杨广所在的曲水殿行去。

        曲水殿亦非十六院之内,但自成风格,临曲水池,其间有山石相缀,殿上有漆渠九曲,从陶光园引水入渠,其静之美、其动之奇,令人恋而忘返。

        一路之上,纵然崔凤举出生清河崔氏,可却依旧相当明智的将自己的身份摆的极低,言语动作之间无不恭恭敬敬,小心翼翼。

        而这一切,都是自那一个早晨开始,显然,他应该是曾见过四大圣僧,更是知晓他们的实力,因此才会敬畏,知大小。

        甚至……叶凝他们的前进路线,之所以为四大圣僧所知,或许他身上就有一部分原因……

        “福生无量天尊,多谢崔施主了!”

        临近曲水殿,歧晖长喧一声道号,一个谢字刚出口,崔凤便举慌忙连连摇手,不敢承受,随后更是迅速退开。

        叶凝与歧晖二人所乘的乃是隋炀帝杨广的御辇,因此即便是进入皇宫,依旧无需下辇,可坐于其上直入皇宫各处!

        临到殿前时,二人缓缓行下辇座,徐步穿过织锦铺陈的玉阶,在更多宫人瞩目之中,歧晖挺胸含背,神色肃穆的走在正前,叶凝紧跟在后。

        二人缓步走入殿堂,背靠正午的阳光,将他们的身影投在明亮的宫砖之上,显得格外的庄重严肃。

        不多时,容颜如昔,只是再度苍白了些许的杨广,身着龙袍,头戴紫金冠,面容尊贵,气质高华,在诸人簇拥之下,自殿外直接向着歧晖二人迎了上来。

        “道长,自长安一别后,咱们已经十来年没见了吧,当初您于高台之上辨经讲法三日,折服天师道主之事,现在回想起来,一切道历历在目啊。”

        歧晖慌忙上前行礼,“陛下英武神圣,日夜操劳,持掌苍生社稷,万民生死,竟还记得贫道当年之丑事,真是羞煞贫道也!”

        “这怎是丑事?道长当年英姿飒爽,长安诸公子有谁不倾羡之?便是广当年若非身负重任,也愿追随道长于终南神山,楼观道中!”

        杨广半带回忆,半带感慨的道。

        “这……”歧晖语气微转,看着杨广的目光仿佛大为感动,叹道:“陛下乃万金之躯,怎能出家为道?十数年前旧事,陛下却能记得如此清楚,甚至对我一个老道尚且如此尊重,更何况天下百姓?这实为万民之福啊!”

        “道长缪赞了,朕要做的还有许多不足呢,要不然这天下也不会呈如此之象,道长这次前来竟会被四个毛贼骚扰。”杨广这般说着,目光却是看向叶凝,和声问道:“青玄道长近来可好?”

        叶凝微微一笑,旋即作揖道:“山野小道青玄见过陛下,小道近来尚好,陛下圣明烛照,万事皆囊括于胸怀之中,所谓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今日之小小磨难,陛下无需忧心,这实乃上天将降大任于陛下的先兆也,自当有人为陛下平定。”

        杨广双目微亮,立时函首道:“免礼免礼,青玄道长之神通,朕早已听崔凤举说过了,天下有道长这等神通广大之辈,实在是朕之福,大隋之福,天下百姓之福啊!”

        “陛下过奖了,贫道不过一点微末道行,但不得如此夸赞。”

        叶凝收手矗立,声音惶恐的道。

        杨广却是摇了摇头:“智慧、嘉祥、帝心、道信这四个老和尚表面上看上去仁慈和善,实际上在暗地之下排斥异己,大力打击非佛门修士,甚至既是联手袭击我大隋官员。

        此僚实是罪大恶极,若非这四人百年苦修之功力,少有人及,早已被朕明正典刑,以彰国法之下,不容妖邪!”

        这样说着,杨广忽然侧身叫道:“来人,给二位道长赐坐。”

        显然,杨广对叶凝斩杀四大圣僧之事,感到相当的高兴!

        当即就有人送来两张椅子,叶凝二人推辞了一二,最后还是在杨广强硬的要求下坐了上去。

        随后,杨广回到大殿最上处的龙椅上,笑着看向歧晖:“不知道长近来可好?”

        歧晖顿时拱手道:“托陛下之鸿福,贫道在终南山上苦修二十余载,近些日子又是得到了吾师之指点,虽还比不得我这师弟的仙体,但也不是凡尘俗病可染。”

        杨广闻言,顿时双目一亮,“道长之道行日益高深,着实可喜可贺,想来成道飞升之日已然不远……不知令师近来如何?”

        “吾师道行高深,万事皆好,如今已臻至水火不侵之地步,证得天人道果,只需把握天机,便可飞仙而去。

        故而这些日子,一直在忙于演算天机之事,因羞于无力为国奉献,所以派我等师兄弟请来听令于陛下座下。”

        “好!好!好!”

        杨广病态白暂的脸上,俄尔浮现出一抹红潮,他语态激动的道,“令师有此之言,当真不愧为道家老一辈的神仙级高人!朕需道长久矣!高句丽之地,竟敢反抗我大隋之领导,实乃罪大恶极!

        自古以来,高同丽便是我中原不可分割之领土,只是晋末以来天下混乱,才被其趁机独立而出,我大隋既是自汉之后第一个统一中原之朝,朕就有义务一举收回高句丽,不使国土流失。”

        “陛下所言甚是。”

        此情此境,歧晖与叶凝顿时毫不犹豫的恭声应是。

        杨广此言,确实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