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太上镜之映照诸天在线阅读 - 第51章:元精

第51章:元精

        虽说叶凝先前已经有所介绍,但歧晖此刻仍是有些不敢置信。

        若不是他已稍稍接触过邪帝舍利的诡异,更是深深知晓自己这个师弟的性格,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枚小小的圆球,竟有如此神鬼莫测之能!

        这等异能实是非同小可,若是传出去的话,必然会在大隋江湖上惊起一番腥风血雨。

        要知道真元和元精乃是人体所生,如人的生命一般,具有独特的活性,一般离开人体后就自动消散。

        区区一件容器能够如同人类一般储存元精和真元,这在大唐双龙世界史上,可是蝎子拉粑粑——独一份的事!

        从某种意义上讲,大唐世界中出了邪帝舍利这样的宝物,或可以表示——

        无论是元精还是真元都是一种实质性的物质或能量存在,能够被物体储存,其形象再非以前武者对其认知中那种虚无缥缈的模样……

        这对于任何武者来说,这都绝对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大消息!

        ……

        此外。

        在魔门中,早流传有吸取别人功力的各种邪功异法……

        但不论施术者如何高明,吸取他人真气只属辅助或暂时性质,从没有人能真的把别人数十年功力永久性的据为己有,并大幅和无休止地增加自己的功力。

        就算能办到,由于真气本质的差异,只会是有害无益,动辄有走火入魔之祸!

        就以十数年前名震天下的邪王石之轩为例,他的不死印法讲究生死二道相互轮转,死之极为生,生之极为死,轮转生死,故而可以以精妙绝伦的手段,将他人真气玩弄于鼓掌之上。

        这等手段,天下间的顶尖武者或多或少有之,但邪王石之轩在这一方面做的却是最为出色,即便是他人攻过来的真气,他也能够短暂的操纵为己用、得心应手!

        不过这种操纵并不意味着就是将他人的真气炼化为己用,而仅仅只是短时间的操纵,就像是通过修改河道改变河流的运转一般……

        叶凝所创造的北冥神功,虽然汲取了两世智慧,对于吞噬他人功力这一方面做得极妙,只要身体能够撑得住,便可以一直吸收。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有许多的弊端根扎于他人真气深处,在他没涉及到精神灵魂之道前,却是无法彻底抹除、只能尽量削减压制。

        ……

        此方世界,较高明是通过男女采补之术,吸取对方元阴元阳,但仍只是辅助性质,其中不无风险,非是上乘之道。

        但元精却是玄之又玄的另一回事。

        道家有所谓三元,其在天为日月星之三光,在地为水火土之三要,在人为精气神之三物。

        而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这一十二个字短小精悍,所总结的,正是整个道家的修炼过程!

        在元精、元气、元神的三元中,元精乃一切的根本,元气和元神是把元精修炼提升而得。

        元气和元神因每个修行之士际遇和方法不同,各有差异,但堪称人生命是根本的元精,却并无分歧。

        因此,这一发现令谢泊欣喜若狂,经多年的钻研后,他终于创出一种把元精注入晶球得方法!

        只是那时他离大归之期不远,遂在临终前把元精尽注球内,并嘱下一代找出提取球内元精的方法。

        自此,这枚晶球被命名为“圣帝舍利“。

        邪帝既给魔门两派六道中天邪道带来了希望,也带来了最头痛的问题,像谢泊这样博学多才,识见超凡,拥有大智大慧的人实属百年难得一见。

        历代继承者虽殚思竭力,千方百计,仍像坐拥宝山,分享不到半个子儿好处。

        且因不得其法,令舍利不断吸取各式各样有害或无害的元气,令问题更趋复杂,更难解决。

        不过历代邪帝,只要非是横死者,临终前均依遗训把元精注进舍利内,这亦成为天邪道历代宗主所选择的辞世方式。

        因为种种变化,研究如何提取舍利元精成为高度危险的事,一个不好,动辄有走火入魔之险。

        间或有人能提取舍利内有益的元气,确能令功力倍增,这事实使历代传人更是锲而不舍!

        至于如何提取舍利内的元精,则仍是一筹莫展……

        天邪道邪极宗的势力何其之强,可千百年来对于邪帝舍利的探究却始终一无所获,由此也可看出,这邪帝舍利的神秘与强悍!

        生生死死,历代邪帝轮转,直至向雨田出,以天纵之才,修炼“道心种魔大法“,忽然悟出提取舍利元精之法,谢泊的梦想才得以实现。

        这时向雨田却因修种魔大法出岔子,又见尤鸟倦四徒没有一个是成材的,临终前把舍利交于鲁妙子,嘱他寻觅魔门其他派系有能之士,传予舍利,便可统一魔道,结束魔门数百年来四分五裂,内斗不休之局。

        最后鲁妙子认为魔门暂时无人有资格承受舍利,遂把舍利密藏杨公宝库之内。

        ……

        歧晖神色恍惚,好似仍在梦中一般,此刻他的三观都被邪帝舍利这种存在动摇了,在他过去的观念中元精关乎人之本源,无处不在,但却是一种缥缈虚无的东西,并没有实际的形体。

        他从未想到,人身三宝之一的元精竟然可以储存在一件物品之中!

        既然元精可以储存,那剩下来的元气和元神呢?

        所谓的仙家法宝,动辄拥有开山裂地之感,自我思考之智,莫不是其中储存着一位仙神的元气或者元神之力……

        如武者将真气灌注在手中兵刃之上一般,从而使一般的铁器都可以轻易斩钢断铁?!

        这一刻,这位心智坚定,一心想到的歧道主有些懵了,所谓的漫天神佛,难道就是强大无比、掌控着传输元精、元气、元神之力的武者?

        元气可使普通铁器拥有超凡之力,元神可以“点石成精”,元精之中蕴含着无尽的活力,可以生死人肉白骨……

        仙神之能,不过如斯?

        ………………

        “师……师弟……”

        看着一脸木然、恍惚,三观破灭,凄凄惨惨的机会,叶凝恍惚间隐约感觉这种情况似曾相识……

        ‘这怎么可能!’

        叶凝立刻撇掉这种因为心魔入侵而突然出现的感觉,面色庄重神圣,甚至带着一丝怜悯的望着歧晖缓缓说道。

        “师兄何需做出如此小儿之态,咱们这些宗师在普通百姓眼里就已是超凡脱俗的‘半神’、‘半仙’,更别提那些高高在上的天人,甚至是破碎强者了!”

        “师兄,你执争咱们楼观道,难道没听过类似的仙神传说吗?师弟我虽然没下过几次山,可却也曾听闻咱们道家史上不知多少悟通天人大道的前辈,如今已被诸多百姓奉为下凡神仙!”

        “这……这……这不一,一样!”

        歧晖木然的转动眼睛,显然叶凝方才对他所说的话语,似乎对他有些触动,只是一时间他的脑袋转不过弯来。

        不过歧晖自数十年前时开始执掌楼观道,所识所见所闻之事数不胜数,今日之事,虽是动摇了他的三观,

        可在他的竭力收一只之下,还是渐渐的恢复了他原来的模样,只是在言谈举止间多了一分僵硬与复杂。

        叶凝摇了摇头,知道这种情况他再多说也无意,只有等歧晖自己想通才行。

        “师,师弟,邪,邪帝舍利虽然已经被……被摆在了咱们面前,可咱们又不通、通元精提取和注入之法,

        而,而且这邪帝舍利之中,充斥着历、历代邪帝留下来的死气和邪气,与人体有害,咱们得到了,目前又有什么用呢?!”

        邪帝舍利可令人得益无穷,也可令人万劫不复,内中蕴藏着天邪道历代宗主临终前注入的精气神,充盈能令人功力增强的元气精华,也充斥各种死气、杂气和邪气。

        天邪道历代传人之中因误吸邪气发了疯,走火入魔的从不在少数!

        想要吸取邪帝舍利内的元精,主要的难题是舍利内的杂气是开放的,只有元精才是封闭,与舍利内庞大杂气交通的方法,就是通过真气的交流。

        要汲取舍利内的杂气实非困难,问题是无法控制杂气输来的份量和没法子过滤随之而来有害无益的死气和邪气。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的历代天邪道中人,直到向雨田天才纵横,通过修炼道心种魔大法,才真正创出吸收邪帝舍利内元精的法门!

        世人都以为邪帝向雨田虽然悟出了法门,但因为自身的原因,从没有吸取过邪帝舍利内的元气元精,但是叶凝从边荒集中却知道,向雨田在年轻时代就已经领悟出从中提取元气的法门。

        这才借助邪帝舍利短短七年之内练成了道心种魔大*法,成为与开挂的主角燕飞相媲美的绝代高手!

        其后更从燕飞的阳神重生之法中领悟到了提取元精的法门,因此寿元大涨,一直从晋末活到了隋初,寿元近三百岁,已经远远超过了人的天年之寿。

        “无妨,舍利内部的邪气最好应付,只因它是开放的,可随意流动,咱们花点时间和心力,不用费多大的功夫,就能够凭借自己的心灵道行将之磨灭。”

        在原著中涌入寇仲和徐子陵体内的邪气,虽给他们造成了一些麻烦,但实则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损伤,甚至还先后传给了香玉山又或者其他突厥战士……

        由此来看,这些邪气虽然引人致幻,但实则威胁并不是很大,真正的问题是邪气和舍利内的元精混杂。

        如此一来,往往在想要汲取元精的时候,邪气忽然发动冲击,这才只是许多心性不佳,道心不稳的天邪道的前人功败垂成。

        叶凝放下石桌,那石桌便自行转动着复归原位,方才下陷的地板亦复升起,将地洞重新遮盖后,方才向着歧晖道。

        “魔门中人觉得这些邪气、死气难以应付,可对于咱们这些精通度人化煞,消灾禳祸的道家高人却是未必,甚至若是以这些邪气、死气磨练咱们的心灵和意志,反而还是一种不小的机缘!”

        “这,此法似是颇为可行……”

        渐渐恢复过来的歧晖暂时放下先前心中那复杂的思绪,开始尽心的思考延寿之事,“那,那这里面的元精呢,据我所知,从古至今也就一个向雨田悟出了提取元精之法。”

        “这也不是什么问题。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叶凝胸有成竹的笑着道。

        “将咱们的文始心诀、先天紫气修炼到巅峰,便可打开玄牝之门,连天接地,从此便可提取天地元气化作元精,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咱们现在从邪帝舍利中提取元精之力,与这是不是很相像?咱们基于那一篇法门稍作修改,即便境界不够也没什么,毕竟邪帝舍利之中直接就是元精,无需自己凝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