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太上镜之映照诸天在线阅读 - 第46章:长安(求票求投资)

第46章:长安(求票求投资)

        辟守玄、边不负、旦梅、霞长老、还有闻采婷!

        阴癸派极重尊卑之分,派内以“天、地、人“分为三个级别,所传武功亦截然不同,天白、地黑、人黄,是为白、黑、黄三色。

        只有获授白色的弟子始有机会进窥天魔秘技,在阴癸派内除祝玉妍的亲传弟子外,来到此地的这五大阴癸派元老级高手,便曾获此殊荣,修为深不可测!

        而整个阴葵派之内,能获此殊荣的,不论什么时候,都只会有九个,只少不多!

        ……

        “阴后“祝玉妍没有回答,她姿态优雅的伴出左足,从容轻点地面,诡秘阴柔的天魔气一震,狼狈不堪的席应尸体轻轻弹起、连翻了几圈后方才落回地面。

        她仔细辨别了一下后,抬头望向先前开口说话辟守玄,声音温柔好似妙韵:“这小道士的确了不得,这才几个月?他的功夫较之于之前至少已经翻了两三番,这次竟是连席应在他剑下都没挨过三招!”

        “没挨过三招?怎么会?!老席这次敢回来,定是已经修成了‘紫瞳火睛’,有从宋缺的手中保命的本事,要不然按他的性格,哪怕再过十年也绝不会踏入中原一步!”

        边不负先是看着席应眉心的那一缕剑痕,后又双目神光闪闪的扫视四方,声音冰冷至极,杀气暗藏。

        他和席应曾有一段时间往来甚密,一起在青楼花丛中胡天胡帝,狼狈为奸,结下过不菲的交情,此刻见得席应惨死于此,他虽谈不上难过,却也兔死狐悲,很是看叶凝不顺眼。

        “边师侄,你莫要因过去和席应的交情蒙蔽了你的眼睛,席应已经死了,你们的交情可以结束了。”

        手握铜萧的辟守玄皱了皱眉头,“从席应尸体和这周围的剑痕足可判断得出,那青玄道士第一剑就让席应受了不小的伤势,第二剑便让他大败亏输,那第三剑更是让席应毫无反抗之力的束手待亡!”

        说着他转过头望向祝玉妍,目中凝重至极的道,

        “宗主,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做?继续跟上去吗?现在看来,那青玄道士也不是好惹的,能三剑砍死席应,他的修为绝对不容小觑,恐怕也是宗主你和邪王一级的高手!”

        “楼观道修行之法,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这个小道士虽然妖孽,但辟师叔你暂时无需将这个小道士看得太高。”

        祝玉妍慵懒的移动娇躯,其婀娜多姿使辟守玄、旦梅等五人,一瞬间都忍不住流露出意乱情迷之态,如此魅力,男女通杀,能教铁石心肠的人,或修练至凡心尽去的佛门高僧亦破戒动心。

        “神剑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他能在这云台山上,集天时地利人和挥出那三剑斩了席应,却并不代表还能在他处,将那三式套用在你我身上。”

        “宗主所言甚是,这些守尸鬼某些地方确实很难缠!”

        如斯魅力,一言一行便可奇人心智,即便是身为女子的旦梅、霞长老、闻采婷三人,虽较之于辟守玄、边不负二人要好出不少,但却也不能免俗。

        早有经验,迅速回过神来的霞长老漆黑秀眸之中,显出一抹深思与赞同之色,她曾多次与楼观道等其他道门强者战斗,

        倒也曾见过几次类似的情况,甚至她自己在某一次都差点不小心被人反杀,因此记尤其深刻!

        “不闻不见,觉险而闭……能有这般心性境界,这小道士实在有些了不得,动了他,楼观道的那些老道士恐怕都要发疯……”

        祝玉妍幽幽叹息一声,语调莫测难明,“不过既然都跟了这么久,那就跟到长安去吧,不论石之轩出不出现,到了长安咱们就立刻放弃,去处理其他的事情。”

        “是!”

        辟守玄、旦梅等五人心中暗下松了一口气,当下齐齐应是。

        祝玉妍那一对美眸射出深邃难言的神色,似真似幻的回望了一眼小丘和席应,的确深具勾魂摄魄的奇异力量,使人魂为之销。

        但这一眼过后,祝玉妍微一晃动,便已是魔踪飘渺,没入云台山曲径通幽的竹林深处。

        嗖!嗖!嗖!嗖!

        辟守玄、旦梅、霞长老、闻采婷四人紧跟着祝玉妍远去的背影,如幽魂般飘飘离去。

        “曹应龙……石之轩!迟早有一天,我要师姐看着你,死在我的手上!”

        仅剩下来的边不负一边随意的挖了个坑将席应埋葬,一边回忆着提起“石之轩”后陡然神色转冷的祝玉妍,目中嫉恨之色直至他倏忽消失后,也未曾敛去!

        ………………

        数日之后,叶凝已经穿过河南,临近关中。

        长安所在处的渭河平原区之所以被称为关中,因为东有潼关,西有大散关,南有武关,北有萧关,居四关之内,故称关中。

        其中潼关为四关之首,为战国时秦人所建。

        北临黄河,甫靠大山,东西百馀里,开路於断裂的山石缝中,号称“车不容方轨,马不得并骑”,有一夫当关,万夫莫过之险,本名函谷关,东汉後才改名为潼关。

        战国时期,六国屡屡合纵西向攻秦,但亦只落得屡屡饮恨於函谷的凄惨下场。

        双峰高耸大河旁,自古函谷一战场!

        就是这险峻的兵家必争之地,令长安稳如泰山,避过关外的烽火战乱!

        潼关距离长安不过三百余里地,叶凝乃是为避险而回,故而在这座天下闻名的雄关之前,并未停留,而是继续一路疾行,不过半日功夫就赶到了长安。

        正所谓山河千里国,城阙九重门:不睹皇都壮,安知天子尊!

        文物荟萃,千秋帝都。长安位於有“八百里秦川”之称的关中平原渭河南岸,周、秦、汉、西晋、前赵、前秦、後秦、西魏、北周、隋、唐均建都於此。

        长安南是秦岭山脉中段的终南山,重峦叠嶂,陡峭峻拔,成为南面的天然屏障,有“重峦俯渭水,碧嶂插遥天”的磅礴气势。

        北则有尧山、黄龙山、嵯峨山、梁山等构成逶迤延绵的北山山系,与秦岭遥相对峙。

        在这些山岭界划出来的大片沃原上,长安城雄据其中,泾、渭、刿、灞、澧、涝诸水宛如晶莹闪烁、流苏飘荡的珠串般环绕萦回,形成“八水绕长安”之局。

        这些河流犹如一道道的血脉,既给长安提供丰富的水源,也使长安充满活力!

        “秦中自古帝王州”,正因种种战略和经济上的有利条件,自古以来,长安便得到历代君主的垂青。

        秦始皇赢政以之收拾战国诸雄割据的乱局,开创出中央集权大一统的局面。

        到西汉张骞两次出西域,开辟了长安至西域的丝绸之路,促进东西方经济和文化的交流,长安更升格为国际级的名城,联结中外文明的纽带。其况之感,只有东都洛阳堪与比拟。

        隋朝建立后,创建新都,名为大兴,并不断修建扩充,使之更为宏伟壮丽。时至于今日,长安的城墙高达三十丈,连绵数十里,墙上宽阔可跑马,每个一段距离便有一座城楼耸立。

        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一座三十丈高的城墙极其突兀的突出地平线,傲然耸立,有一种说不出的庄严肃穆之感。

        便是叶凝第一次得见此景,心下亦是不由感慨万分,这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是没看过的人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的震撼人心!

        俯视着这一段宏伟的城墙与热闹繁华的城池,叶凝目光幽深,思绪莫测,任何人来到这里看到这堵城墙都会自心内油然而生起一股敬畏之感。

        而这,也正式建造这座城池的大匠故意营造出来的!

        这个世界的机关巧匠,尽管没有蒸汽机、内燃机这些动力,但是凭着传承悠久的墨家、公输家那精妙至极的技术,亦赫然发展出了一条神鬼莫测的机关术。

        这个世界对于水力等自然力量的利用,已经达到了巅峰,甚至产生了一套借助水力系统发动各种机关,用于营造坟墓城池等等的技术……

        凭借着这套超乎想象机关技术和武者的伟力,那些机关大匠们才在这个看似落后的世界里,建设处了如长安、洛阳、江都这样壮丽雄伟的巨城!

        长安城由外郭城、宫城和皇城三部份组成。宫城和皇城位於都城北部中央,外郭城内的各坊从左、右、南三面拱卫宫城和皇城。以正中的朱雀大街为界,东西分属万年,长安两县。

        宫城和皇城乃唐室皇族的居所,郭城则为百姓聚居生活的地方,各有布局。

        千百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田。

        长安郭城共有南北十一条大街和东西十四条大街,纵横交错地把郭城内部划分为一百一十坊。

        其中贯穿城门之间的三条南北向大街和三条东西向大街构成长安城内的交通主干。

        其中最宽敞的是等若洛阳天街的朱雀大街,阔达四十丈,馀者虽不及朱雀大街的宽阔,其规模亦可想见。

        顺着车水马龙的人群,叶凝向着明德门行去,在这关中之地,穿着这一身楼观道的紫金道衣,纵然是千古帝都长安,楼观道的弟子依旧是来去自如。

        无需任何的验证,他直接进入长安城内,踏足朱雀大街,此时距大隋开国已三十余年,正是物华民丰的盛世之时,人来人往,一派生平,繁华热闹之处更胜洛阳。

        长安之内最为著名的首选朱雀大街,其次就是位於皇城东南和西南的都会市和利人市,各占两坊之地。

        市内各有四街,形成交叉“井“字形的布局,把整个市界划为九个区,每区四面临街,各种行业的店铺临街而设。

        每区之内,尚有小的巷道,便其内部通行。两市为长安城最热闹的地方,酒楼食肆不少更是通宵营业,为长安城不夜天的繁华胜地。

        走在这条贯通长安城南北的主轴上,叶凝心中微微叹息,得了鲁妙子机关建筑传承的她、见识过前世高楼大厦的她——

        此刻步行在这座集墨家、公输家机关造诣大成的巨城之内,在两方都有所了解的同时,亦不由深深的为此世机关术之强大,机关大匠手笔之恢宏而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