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大国名厨在线阅读 - 第一卷:网红食堂 第065章 让女人满血复活的办法!

第一卷:网红食堂 第065章 让女人满血复活的办法!

        “老板,有几家媒体想要采访你。”

        “要钱吗?”

        “不用。”

        “那约个时间吧,最好在下午四点以后。”

        伴随着名气越来越响亮,乔智每天都能接到约访的媒体。

        既然打算做网红食堂,肯定还是要保持一定的曝光度,但也得注意有效曝光。

        现在媒体很多,尤其是自媒体泛滥,质量层次不齐,挑选几个有名气有影响力的就行,不能什么都接。

        乔智看似抠门,但真正媒体到了之后,还是表现得很得体,采访结束之后,会给记者封上一个大红包。

        采访的邀约有很多,甚至还有一些代言或者广告。

        因为金额不是很大,乔智都采取回绝,他是一个厨师,必须要将精力放在正经事,而不能让其他事情过多干扰自己。

        沐晓果然答应自己的请求,安排公司将陶茹霜“租借”到她公司,预期会在近期带着她去参加一些剧组选角或者综艺通告。

        沐晓觉得陶茹霜的条件不错,有机会在娱乐圈冒头,至于断掉她的梦想,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娱乐圈的淘汰率很高,如果陶茹霜自身条件不足,不用自己做什么,她自己就会先泄气。

        因为陶茹霜改变了工作性质,经常要在全国各地奔走,参加各种各样的节目或者剧组,所以现在是乔智和陶茹雪夫妻俩二人世界。

        不过,上次一起听音乐会之后,两人的关系似乎再也没有新的进展。

        见面的机会不多,而且就算见面了,也不会拌嘴掐架,只会像是陌路人一样,点头致意或者微微一笑,这种气氛要多古怪,便有多古怪。

        乔智竟然有点怀念,当初见面就掐的感觉,仔细想想,自己真有些小贱。

        徐鹤翔返回燕京之后,经常会给乔智打个电话,聊得都是生活或者工作中的琐碎小事。

        他最大的烦恼便是,女儿徐慧还是拒绝相亲,口口声声要自己寻找爱情。

        聊熟了之后,乔智也将自己的问题告诉了徐鹤翔。

        徐鹤翔偶尔也会出点注意。

        “我觉得,你媳妇对你现在已经有了一点感情基础,偶尔还是得穷追猛打,不能这么不温不火。否则一阵风过来,刚起来的火势就灭了。”

        “徐老师,她的性格我太了解,你对她越是追的凶,她越是觉得你烦人。相反,你对她不理不睬,她反而会更在意你。”

        “哦?你确定不是在自我幻想?”

        “她昨天送给我两套保暖内衣。”

        “感动得稀里哗啦?”

        “那倒没有,我决定也送她两套内衣。”

        “唔,好机会,要不我推荐你几套那种超级性感的。”

        “嘟嘟”电话里传来忙音,徐鹤翔自言自语道,“糟糕,这小子肯定把我当成老流氓了。”

        徐鹤翔为人正派,否则也不会妻子死了这么多年,没有再娶。

        徐鹤翔除了众所周知的美食家之外,还兼有很多荣誉职位,他的年收入并不低。

        徐慧也曾劝说徐鹤翔放开心怀,来一场黄昏恋,但被徐鹤翔拒绝。

        徐鹤翔想起年轻时每天跟亡妻斗嘴的场景,当时觉得婚姻如此无味,现在除了失落之外,只剩下遗憾。

        陶茹雪从录播室走出,伸了个懒腰,身边的男主播东岳笑着说道:“今天多亏了你,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肚子特别疼。”

        刚才差点经历了一段直播事故,男主播东岳突然腹痛,陶茹雪发现得及时,将东岳即将播报的新闻给抢了过来。

        东岳赶紧去了一趟卫生间。

        陶茹雪谦虚笑道:“师父,刚才我表现得也很慌乱,幸好没有出什么大事故。”

        东岳是陶茹雪的师父,当初她进入电视台之后,东岳对她一直照顾有加,言传身教很多业务知识,陶茹雪一直对东岳很感激。

        东岳对陶茹雪的实习能力很认可,“你现在已经青胜于蓝了啊。可惜咱们是市电视台,发展空间有限。而且以你的素质,不当新闻主播,当个综艺主持人会更加有前景。”

        如今主持人界的行情便是如此。

        虽说电视台的工资大家都差不多,但综艺节目主持人的观众更多更加年轻化,除了时常能被邀请主持婚礼或者晚会之外,偶尔还能接到一些广告代言。

        跟东岳同期进入电视台的几个朋友,现在都住了别墅,东岳前几年才买了一套三居室,每个月在还月供。

        “每个人都需要有自己的理想。”陶茹雪微笑着说道,她的梦想便是当一个新闻女主播。

        陶南芳给她的时间原本有五年,但随着陶南芳大病一场,陶茹雪知道自己的主持生涯已经进入倒计时阶段,所以她每天都在努力,珍惜每一次上节目的机会。

        “十点多有个饭局,你跟我一起去吧。”东岳笑着邀请道,“有几个省电视台的同行。”

        陶茹雪知道师父是帮自己引荐,原本打算拒绝,但还是没有好意思。

        来到包厢,一一介绍。

        陶茹雪的到来,让包厢内的氛围瞬间改变,大家都没有想到东岳会带着她前来,纷纷上来搭讪。

        陶茹雪一开始是看在师父的面子上,但久而久之觉得有些厌烦。

        她借助上洗手间的机会,拨通了乔智的电话。

        手机铃声响了好几声,终于接通了。

        “喂?”

        “能来接我吗?”

        “你喝酒了?”

        “嗯,喝了一点。”

        “等着。”

        陶茹雪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松了口气,她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自然地给乔智打了这么一通电话。

        在她的脑海当中,也找不到比乔智更加可靠的人。

        “茹雪,你随意,我干了。”省电视台一个业界同行主动过来敬酒。

        陶茹雪挨不过面子,拿起酒杯,正准备喝完,包厢的门突然被撞开,出现一张焦虑熟悉的脸。

        陶茹雪很惊讶,距离自己打电话给乔智,好像没有多久。

        乔智见陶茹雪没事,松了口气,“喝完这杯酒,咱们回家吧。”

        “好。”陶茹雪扬起修长的脖颈一饮而尽,“不好意思,我得回家了。大家继续喝吧,今天我买单。”

        乔智在衣架上取下风衣,帮陶茹雪披上。

        陶茹雪虽然没有醉,但走路有些飘,时不时地挨一下乔智。

        陶茹雪的离开,让包厢内的众人有些扫兴。

        “东岳,你这个美女徒弟,据说不是单身吗?”

        东岳歪着头,仔细想了好久,“好像是单身啊,难道最近刚谈的?”

        乔智的面容明明很熟悉,但东岳却始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乔智在楼下的停车场找到了陶茹雪的红色轿车,陶茹雪将钥匙捏在手心,突然警惕问道:“会不会开车?”

        乔智从口袋掏出钱夹,亮了一下驾驶证,“有驾照,虽然不常开,但自动挡没问题。如果你害怕的话,就找个代驾。”

        “你来开,我信你。”陶茹雪钻入副驾驶,打开车窗,呼呼地吐着酒气。

        乔智坐在驾驶座上,很久没开车,尤其对一辆新车,需要适应的过程,花费十多分钟,才将车开出停车场。

        陶茹雪在旁边不时地指点,“方向往右打一点,太笨了。你这个驾照是不是偷来的啊?”

        乔智额头满是汗水,努力按照陶茹雪的指示控制汽车。

        “前面有行人,赶紧刹车。”

        “我的天哪,你简直就是个马路杀手。”

        “我现在真后悔了,早知道不让你开了。”

        乔智狠狠地刹车,打起转向灯,将车靠在路边,走到路口,深吸几口空气。

        陶茹雪半晌才从副驾驶走出,“又生气了?”

        “要是你,有个蜜蜂在你的耳边不停地嚷嚷。你会是什么感觉?”

        “咦,你说话挺客气,将我比作蜜蜂,我以为会是苍蝇呢。”

        “我知道自己不擅长开车,但我在认真开好。你应该给我一点时间。”

        陶茹雪沉默数秒,低声道:“是啊,我应该给你时间。”

        乔智凝视着月光下的陶茹雪,清风袭来,她的风衣轻轻飘动,宛如从天而降的仙女。

        “那边好像是个公园,咱们顺着街道走一圈吧?我正好散散酒气。”陶茹雪主动邀请。

        “嗯,也好。我的驾驶技术不好,免得你难受,在车上呕吐。”乔智豁然站起身。

        虽然已经很晚,公园里依然又不少人,大多男女结伴而行,偶尔可以看到夜跑健身者。

        乔智找了个机会,顺利牵住了陶茹雪的柔荑。

        她没有拒绝,身体微微倾斜,靠在了乔智的肩膀上。

        秀发上传来的清淡香气,让朦胧灯光漫射下的公园似乎清晰了很多。

        重新上了车,陶茹雪没有在旁边絮叨,乔智开车也越来越稳。

        终于抵达别墅,乔智先下车打开别墅的大门,喊住了陶茹雪,“等会我有个东西送给你。”

        “东西?”陶茹雪意外地望着乔智

        乔智先奔上楼,取出一个纸袋,递给陶茹雪,“回房间再打开。”

        陶茹雪不动声色,“神神秘秘的。”

        返回房间,陶茹雪打开纸袋,只见一双手套还有袜子,另外还有一张卡片。

        “冬天快到了,听说你每年都会长冻疮,希望手套和袜子能保护你的手和脚,始终暖和。”

        陶茹雪忍不住笑出声。

        直男的礼物,不仅便宜,还很实用!

        突然觉得那些被折断的口红,似乎并没那么重要了!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