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大国名厨在线阅读 - 第059章 冰棍融化会变成糖水,微甜!

第059章 冰棍融化会变成糖水,微甜!

        犬类很聪明,适应力特别强,能迅速在一个圈子里,找准所有人的位置。

        从杂毛比熊“小米”对自己的态度,便可以看出乔智在食堂的绝对领导地位。

        只可惜乔智的家庭地位很堪忧,算上飘无踪影的老丈人,他排在顺位第四,倒数第二。

        最近没那么压抑,通过努力,跟前三位大佬的关系不断缓和,甚至有很惊人的突破。

        陶南芳对自己的考验,他完成得很好。

        第二食堂在他的经营下,已经成为琼金乃至全国最火热的网红地,至于业绩也是超预算完成。

        因为自己救过陶茹霜,所以跟小姨子的关系已经进入全新的阶段,她甚至可以成为自己的盟友。

        至于老婆陶茹雪多次表达善意信号,还答应和自己一起看音乐剧,放在一个月之前,是根本难以想象的。

        乔智知道最大的变化原因,还是来自于实力变强。

        虽然经营食堂特别辛苦,每天起早贪黑,忙得与陀螺般旋转不停,但他觉得特别充实。

        遇到阻碍、刁难、挫折、质疑、毁谤、诬陷时,千万要咬牙忍住,当自己处于糟糕透顶的位置,往往距离绝地反弹不远。

        乔智没有太多的奢望,他只是想做好自己,对得起那些关心自己,自己关心的人。

        父亲的病情虽然稳定,但住院期间每天花费的资金,都是让自己遥不可及的数字。

        乔智对陶家最大的愧疚,便是来自于此。

        虽然陶家从来没有跟自己提起这笔钱,但乔智内心却是告诉自己,这笔钱是暂时从陶家借的。

        他现在拼命赚钱,死命地抠门,便是因为如此。

        乔智小时候的梦想,便是成为一个闲人,每天吃吃喝喝,无忧无虑,但现实似乎不允许他如此。

        他也顺其自然地扛起了一些责任和担子。

        与父亲每周会通两次电话,除了告知自己的状态明显变好之外,父亲更关心他和陶茹雪的关系。

        尽管乔智和陶茹雪仿佛天生犯冲,但父亲对儿媳妇的印象特别好。

        乔智从父亲口中甚至得知,陶茹雪经常会让人捎一些东西给父亲。

        百善孝为先,冲着这一点,陶茹雪便不至于让人嫌弃到地球毁灭的地步。

        乔智觉得很难理解陶茹雪的行为,明明讨厌自己,为什么对他父亲,却又如此的恭敬?

        乔智有一次做了个愚蠢的行为,在某个情感专家的公众账号上留言,询问了自己和陶茹雪现在的情况。

        没想到这个情感专家还真给出结论。

        夫妻之间存在的关系有很多种,相濡以沫的关系概率极少,大部分都是相爱相杀,还有少部分是不打不欢乐的冤家。然而,关系最牢靠的却是最后一种类型。争执得越多,感情越深,越是分不开!

        乔智当即就取消了关注!

        乔智不希望自己和陶茹雪每天见面就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希望和陶茹雪能互相体谅,携手共进,白头到老。

        简单而言,乔智不喜欢看那种虐得死去活来的宫斗剧,喜欢那种腻得倒牙的甜宠剧。

        鲜红的车停在距离食堂百米处,乔智识趣地坐在后排。

        “下车的时候戴上墨镜、口罩还有棒球帽。”陶茹雪指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吩咐道。

        “为什么?咱们去听音乐会,又不是去打劫。”乔智难以理解。

        陶茹雪解释道:“今天你和沐晓直播时露了脸,现在各大网站都报道、视频和图片,你难道想被认出来吗?”

        “咦,没想到我也成名人了。”

        乔智这才反应过来。

        陶茹雪是新闻主播,陶茹霜是网红模特,至于陶南芳是经常刊登在企业家杂志的名人。

        乔智则成了网红食堂的老板!

        车停在地下停车场,乔智和陶茹雪两人都是不敢见人的打扮,不时引来旁人侧目。

        “我觉得你出了个馊主意,太惹眼了。”乔智抱怨道。

        “那是你心虚。”陶茹雪经常这么逛街,镇定自若地说道。

        乔智的确有些心虚,因为他麻着胆子牵起了陶茹雪的手,一开始陶茹雪挣扎了两下,没能摆脱,也就任由乔智握着。

        乔智现在的心情宛如风筝一样,借助着风力,不断地朝空中晃悠悠地飘啊。

        以前也牵过,感觉像是捏了根大猪蹄子。

        现在就像是捧在手心的蜜糖,不敢轻易松开,担心它会随时蒸发。

        陶茹雪脸上带着口罩,看不清她的脸和表情,但她知道自己很紧张。

        一股吸力从手心顺着胳膊抵达心脏位置,慢悠悠地荡漾,她感觉每次呼吸都有些生涩和艰难。

        陶茹雪内心在质问自己,你这是在闹哪样?

        不是很讨厌他吗?

        为什么会让他牵着自己的手?

        检票的时候牵着,进场的时候牵着,坐在位置上的时候还是牵着……

        音乐开始的时候牵着,昏昏欲睡的时候牵着,微微打鼾的时候牵着,被人鄙视的时候还是牵着……

        时间仿佛过得很慢,又过得特别快,手心出了汗,也不松开……

        终于音乐会结束,演奏演员们纷纷站起谢场,大家都纷纷鼓掌,陶茹雪顺利抽出了自己的手。

        乔智被惊醒,被节奏带着本能地鼓掌。

        旁边一对情侣难以自信地望着这个睡了一场音乐会的口罩男。

        好特么的脸皮厚啊!

        “啊?这就结束了?”乔智下意识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一脸懵逼。

        “是啊!”陶茹雪哭笑不得,“你睡得可真香甜。”

        “间接说明演奏老师的水平高,特别安神入眠。”乔智机智地辩解。

        陶茹雪没好气道:“永远有理由。”

        “人生在世,做任何事情都得有理由,这是我的准则。”

        “没劲。”

        陶茹雪加快步伐,自顾自地朝前走。

        乔智连忙从后面追赶,心道,等等我啊,我想牵您的手。

        穿过人群,走入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陶茹雪再也没有给乔智得逞的机会。

        乔智纳闷,感觉刚才就是一场梦。

        返回别墅,亮着灯,陶茹雪换了拖鞋,走上楼梯,顿了顿,转身回眸,“晚安!”

        “哦?安啊!”

        乔智意识到刚才并非是梦!

        冰棍融化了,变成糖水微甜!

        陶茹雪知道乔智的工作很累,因此当他在音乐会睡着,甚至发出鼾声,并没有喊醒他。

        甚至她还主动地借给他肩膀,只希望他能够睡得舒适一些。

        当然,陶茹雪并不承认,与乔智有可能继续往下走。

        只是现在的乔智没那么让人厌恶,她承认自己对乔智一开始有很多误解。

        比如认为乔智是因为觊觎陶家的财富才愿意闪婚;

        又比如认为乔智是一个不求上进的人,安于在淮香酒楼的后厨当个实习工。

        通过诸多事情,陶茹雪慢慢认可乔智的人品并非那么不堪。

        虽然有些直男,但内心深处有温暖的一面。

        如果不是他出手相救,妹妹可能遭遇极度危险的事情。

        如果不是他揭露韩斌的真正嘴脸,自己可能会被蒙在鼓里好一阵。

        陶茹雪洗完澡,换了睡衣,阳台外漂亮吉他的弹奏声。

        和乔智同居分床数月,陶茹雪知道乔智的房间里放了一把历史悠久的吉他,原本一直以为是他从二手市场买入,放在房间里当装饰品顺便装逼的道具。

        没想到,乔智竟然真的会弹吉他,而且好像还挺不错。

        昏暗的灯光下,乔智对着皎洁的月光,不算难看的脸上带着一丝茫然,时而微笑,时而憧憬。

        要多装逼,便有多装逼。

        这是一首从来没听说过的歌曲。

        清亮的嗓音,讲述着关于青春的故事与回忆。

        每个人都有青春,陶茹雪发现自己的青春很短,简单而枯燥,除了堆积成山的功课,以及漠视如同雪花般的情书,她没有特殊的记忆。

        但乔智却唱出沧桑感。

        陶茹雪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是一个心软的人。

        乔智竟然让她涌起心软的感觉。

        “你真是一个混账东西。”

        陶茹雪依旧冷着脸,变成生人勿进的气场。

        一曲终了。

        气氛寂寥。

        能打动一个人的歌曲,往往能打动无数人。

        陶茹雪觉得鼻子酸涩,很不舒服。

        夜晚清冷,没有阳光温暖,心理防线总会崩溃得快而且彻底,尤其当初碰到灵魂深处……

        隔壁传来妹妹和乔智对话的声音。

        “谁的歌,怎么没听过。”

        “当然没听过,原创。”

        “吹牛的水平越来越高了,我信了你的鬼。赶紧老实交代,我要找原唱歌曲。你唱得太难听。”

        “臭妹妹,真的是我原创。如果你能找到其他版本,我把头剁下来给你当凳子坐。”

        “呸,大晚上的发这么狠的誓,你就不怕应验?”

        “不这么发誓,你能信?”

        “也对,现在我信了,没想到你在音乐上面也有这么高的天赋,失敬失敬。”

        “我的潜藏技能还多着呢,你就等着以后慢慢震惊吧。”

        “歌名?”

        “《向上》。”

        “哦,简单但贴切。”

        乔智暗自苦笑,今晚心血来潮,弹唱了一首自己原创的老歌,原本是唱给媳妇听的,没想到招来了小姨子。

        还真是见了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