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大叛贼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六章 让城?

第四百三十六章 让城?

        “外城守不住还有内城!何况如今这城墙还没到破的程度,康亲王是否危言耸听了?”马齐当即站了出来,虽说在上书房内张廷玉职位比自己高,可是刚才反驳他的是康亲王崇安,在这种时候,马齐开口更为合适。

        “马相,您这话说的轻巧,一旦外城破了,难道您还觉得靠这内城能守住北京?这天下本王还从来没有听说过靠内城守城成功的例子呢。”庄亲王博果铎也站了出来,这可是一位老资格,他的身份可比康亲王还高,而且年龄又大,说话份量更重。

        “依庄亲王之见,如今又该如何呢?”马齐以退为进反问道。

        庄亲王博果铎上前两步,先朝着上位的康熙拱手道:“皇上,奴才年老体衰,在这世上的日子已不多了,但如今我大清基业已到了危急时刻,奴才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祖宗的江山就这样毁了,奴才斗胆,想说几句肺腑之言,还请皇上恕罪。”

        “老亲王不必如此,今天朝会都是朝中重臣,朕的股肱之臣,老亲王更不是外人,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奴才谢过皇上!”

        庄亲王博果铎行礼后道:“皇上,可知前明是如何亡的么?”

        “前明?”康熙听了这话顿时一愣,紧接着若有所思起来。

        “皇上深知史,而诸位大人也都是熟读史书之人,有人说前明亡于流寇,也有人说前明亡于我大清,更有人说前明亡于党争,这些说法诸位以为呢?”

        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庄亲王博果铎究竟是什么意思。而他的这三个问题抛出来都不算错,当然其中所谓亡于大清,大清是从来没有承认过的,因为在官方的宣传中大清是打着为崇祯皇帝报仇的口号入的关,而且康熙还几次以大清皇帝身份去祭拜过前明皇陵。

        当然了,现在大家关起门来说话,所以也不必弄这些自欺欺人的事。无论是亡于流寇还是亡于党争或者说是亡于大清,反正这三者应该都有。

        庄亲王博果铎继续道:“这三者固然是原因,但前明崇祯皇帝刚愎自用却是更主要的原因。试想一下,如果当年李自成逼近北京城,崇祯明知北京守不住而弃城而走,带宗室南下南京的话这又将如何?要知道前明可是两京并重,在南京原本就有另一套班底在,如果崇祯抵达南京,以江南富饶重整旗鼓,后来哪里会有我大清入关之举?更不用说后来南明诸王争位,内耗而亡的结果了。”

        说到这,庄亲王博果铎对康熙道:“所以,奴才以为前明之所以亡是亡在不懂舍弃之上,崇祯刚愎自用,又好大喜功,活活逼死了自己,他一死导致前明人心涣散没了主心骨而亡。如今敌军已兵临城下,明军战力凶狠,炮火凶猛,以北京城防御能防得一时却防不了太久,一旦城墙被打破,这明军必然就能攻进城来,到时候城中部队虽多却无一可挡明军。此时,奴才觉得皇上应该早做打算,先避其锋芒,所谓舍得二字,有舍才有得!当年我太祖在关外以……。”

        “住口!”

        兵部尚书殷特布突然喝道,站出身来:“庄亲王说了如此一通,无非就是见贼势大想劝皇上弃京而走?北京城乃我大清京师,皇上更是我大清的皇上,难道你想让皇上在大敌当前之时让出京师出走不成?如此,这京师沦陷,天下震动!到时候我大清失了正统又将如何?皇上!庄亲王博果铎妖言惑众,居心叵测,奴才恳请皇上诛杀此僚,以安军心!”

        “皇上,臣以为殷大人说的有理,庄亲王博果铎大逆不道当杀!”

        “皇上!庄亲王虽有失言,但还请皇上念其一片赤诚,放过他吧。”

        “皇上,不杀博果铎如何能安天下人之心?奴才附议殷大人……。”

        “皇上……臣以为庄亲王所言虽有夸大其词,但也未必无商榷之处,还请皇上三思……。”

        随着庄亲王博果铎和兵部尚书殷特布的争论,朝中顿时乱成一团,众人你说你有理,我说我有理,相互间辩论不休。

        而坐在上首的康熙却一直没发话,因为他的心中同样乱的很。

        实际上,庄亲王博果铎说的话并非没有道理,康熙不是糊涂蛋,他是一个明白人。对于前明之亡,庄亲王博果铎说的非常在理,如果当年崇祯皇帝脸皮子厚一点,不那么刚愎自用的话早一点带着宗室跑到南京去,那么说不定大清根本就得不了这个天下。

        正是因为崇祯迟疑不决,一直留在了北京,导致最后被李自成在北京城一锅端,等崇祯死后,南明没了正统,弄得什么鲁王、桂王、唐王什么全跑了出来,再加上党争才至使前明最终丢了天下。

        现在,历史是多么相像呀,北京城又到了兵临城下的时候,如果真的被明军打破北京城,而那时候自己又没有跑掉的话,那么大清弄不好就在他康熙手里彻底亡了。

        所以说,庄亲王博果铎建议康熙提前离开北京,这实际上还是有道理的,只要康熙在,这大清就在,一旦康熙陷于北京城,那么大清也就没了。

        可是,说是一回事,要做又是另一回事。以康熙的骄傲如何能做出这种事来?此时此刻,康熙突然觉得他理解当年崇祯的想法了,或许那时候的崇祯就和现在的他是一样的。作为一个皇帝,一个至高无上的九五之尊,很难做出这样的决断。

        众人的争吵还在继续,但康熙已经没心思去听他们争吵的内容了,而离他不远处,太子八阿哥同样没有说话,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似乎也在思索着什么。

        “够了!”

        康熙威严的声音传来,顿时令殿中争吵的声音瞬间消失,他扫了众人一眼,随后把目光落在兵部尚书殷特布和大阿哥身上,询问道:“各处勤王之兵何时能到?北京城还能否守住?你们二人能否给朕一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