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一剑倾国在线阅读 - 218、专司典狱释天众

218、专司典狱释天众

        五行大阵只要存在一刻,燕子坞与离恨宫的军队就永无出头之日。

        燕离凭借强大的死怨之力御空而行,偶尔会有玲珑天操控的阵法袭击,都因为距离太远而无成效。但是,从凌啸天死后,就再也没有人来干扰他,仿佛知道普通手段都制不了他,任他在雷霆山游荡,放任不管的态度,就好像没有他这个敌人。

        柳塘被死怨束缚,不得已随他前进。这黑暗的力量,让他从生理与心里觉出双重的厌恶,他像发现了新大陆,以为觉醒了嫉恶如仇的天赋;可是魂灵之境的不断削弱——从神识不断收缩范围可以感觉出来——时刻提醒着他噬魂蝶的存在。他的灵魂快要被吞噬殆尽了。他现在十分虚弱,并且对未来感到绝望。

        他对未来感到绝望,是在得出“燕子坞已经陷入必败之境”的结果,以为五行院已经无碍,而他却即将面临死亡。可他通过不断观察,却发现燕离丝毫没有绝望的样子。

        “方才遇到的那个小孩,她跟你说了什么?”他忽然开口问道。

        “她说她能破阵,但是需要一点时间。”燕离如实相告。

        “她一个字也不说,我也感觉不出她在传音,你如何知道她要表达什么?”柳塘道。

        燕离道:“感觉。”

        “感觉?”柳塘忍不住笑起来道,“你是不是被邪恶力量搅糊涂了,凭她一个小孩,真以为能破坏五行大阵?”

        “我倒是挺相信她的。”燕离道。

        “绝无可能!”柳塘断然道。

        燕离不再开口。

        柳塘一下子抓不到燕离的情绪重心,并且从方向判断,似乎已经到了水字院。水字院是现在战局的核心,不难猜测对方要做什么。他忽然冷笑道:“你以为破坏玲珑天就能挽救败局?那小孩我认识,是李苦身边的,但是即便她的实力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破坏五行大阵。”他想到自己的布置,笑声愈冷,“只要五行大阵不破,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将你们斩尽杀绝。”

        燕离

        忽然停了下来,转头向柳塘看去。柳塘心中一惊,旋即想到自己即将死亡,实在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便淡淡道:“你应该知道,我说这些,没有乱你心神的意思。这些都是事实,你能看到的事实。当然,如果你现在抛弃手下逃走,五行院确实奈何不了你的。”

        “你希望我逃走?”燕离道。

        “你说呢。”柳塘微笑。

        燕离继续走起来,“你当然希望,因为你发现你远远不是我的对手,如果我抛弃手下,同门,好友,不顾他们的性命,然后狼狈逃走,燕十方这个名字,从此就变成了个耻辱;而且,要受到九大的通缉追杀。”

        “是又如何!”柳塘临死,实在也无所谓遮掩。

        “这就是你器量狭小的明证。”燕离道。

        柳塘冷道:“你又如何宽广?”

        燕离道:“你错了,我指的器量,是你胸中所能容纳的局面,所以你看不到更远的地方。”

        “所以更远的是什么?”柳塘道。

        燕离忽然又停下,伸出手去,死怨之力如潮涌出,渐渐形成一个男人的模样。男人约莫有一丈那么高,极瘦,手持火尖枪,脚踩烈焰王座,身穿阴阳袍,神情如一块万古不化的冰。

        柳塘觉出了一种猛烈的压迫感,被这个男人盯住,宛然成了罪犯一样不自在。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形象,不禁喃喃道:“八部天龙中,有个专司典狱的天神,莫非他就是释天众?”

        下一刻,得到海量死怨之力补充的男人身后,轰然膨胀开一道模糊气场,虽然模糊,可却能清楚看出是一个巨大的牢笼,里面关押着数不尽的魔头,在那里嘶吼,叫嚣,挑衅,谩骂。

        燕离凌厉地盯住柳塘,“我不单要杀光你们,我还要断你们香火,抢你们财宝,毁你们祖庙,焚你们绝学,我要这世上再没有一人敢提五行院,谁提一个字,我就灭他十九族!”

        随着说话,释天众往下俯冲而去,巨大监牢紧随其后。狂猛而霸道的气场,直接将五行大阵

        撕开一个裂缝,露出下方的建筑。

        柳塘瞳孔一缩:“玲珑天!”

        巨大的监牢,冲破了一切阻碍,将整个太翁书阁笼在里头,阻断了所有一切对外的气机。

        玲珑天内,霎时间就乱成了一锅粥,除真视之眼外,谍眼阁再也无法利用五行大阵观察外面的情形,五行大阵虽然还在,但只剩张怀山可以控制。

        张怀山正沉浸在击杀敌军的快感中,突然被阻断,十分恼火,大声吼道:“怎么回事,朱无视,快去调查!”

        朱无视便是主持防护大阵的弟子,他迟疑道:“可是弟子一旦退出,太乙神光境的防护之力就十不存一了。”

        张怀山可没有忘记那个戴面具的秦素芳,听到这话,立刻冷静下来,道:“罢了,你继续主持,护我周全要紧,否则玲珑天就瘫痪了。”他不得不先把心思收回来,利用真视之眼探查之后,神色大变,“是燕十方的邪神,这等外相,这等神通,难不成是释天众?他是专司囚禁罪犯的天神,难怪能切断玲珑天与五行大阵的联系。”

        玲珑天的运转几乎陷入了瘫痪,一面倒的屠杀终于暂停。

        “长老,现在怎么办?等等,那个秦素芳好像杀上来了!”朱无视从上层能望见下层,他看到一个戴面具的女人,已经带人杀到了第三层。

        “不要慌!”张怀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是左思右想,又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心中便生了恼意,心说掌教到现在还不出关,究竟在等些什么?难道刺杀苏小剑,真的害他重创至此?

        “怀山师叔,我是柳塘,你且听我说……”

        张怀山脑子里忽然闪出声音,他不禁一怔,“小塘,你,你没事吧?”

        “怀山师叔,你别管我,现在离你们近,才能暗中跟你们对话……我的时间不多,你按我说的做……这是只有历代掌教与传人才有资格知道的事,玲珑天是可以移动的……方法是……”

        张怀山听得眼睛发亮,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