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灵台仙缘在线阅读 - 第375章 天王徐不弃

第375章 天王徐不弃

        巴托的拳头上有着一道伤痕,鲜血滴答滴答的流下,那是成鸣飞释放的风刃切割所致,但是巴托那一拳太钢,竟然轰碎了风刃,继而和成鸣飞仓促轰出的拳头碰撞在一起。

        巴托收回了拳头,望着正从地上爬起来的成鸣飞道:“我想知道,像你这样垃圾的武者,为什么还要加入国家队?难道在国内丢人还不够,还想要丢到国外去?”

        “哈哈哈……”

        周围的猎人发出肆意的狂笑,实在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一届的国家队这么强,竟然在同样的修为下,没有人是这些国家队队员的对手。如今成鸣飞被巴托击败,总算有了让他们宣泄的地方。

        猎人!

        是一个骄傲的职业!

        如今这个世界,有着很多职业。

        有炼丹的,有制符的,但是这些职业都不是战斗职业。但是,猎人协会不同,这个职业就是战斗职业,常年在生死间徘徊。所以,他们骄傲。他们看不起其它的职业,也看不起国家队。在他们看来,那就是小孩子过家家。

        只是他们忽略了如今的国家队和以往不同!

        以往的国家队确实有些像过家家,因为不允许使用兵器,没有出现过死亡。但是,这一届不同。这一届国家队允许使用兵器,而是至今为止,已经出现了无数的死亡。

        “你很强吗?”杨光走下了台阶:“你觉得以武士四层的修为击败武士二层,很骄傲?”

        “怎么?你不服?”巴托望向杨光:“不要说什么公平,难道你在魔鬼域,碰到比你厉害的灵兽,那灵兽会因为你的修为低,而放过你?”

        “哈哈哈……”周围的猎人又发出了肆意的狂笑。

        杨光此时已经站在了巴托的对面,微微眯起了眼睛道:“那让我来见识见识。”

        “你想我和打?”

        巴托两只手臂向着两侧伸展,胸门大开,这是一种极具侮辱的姿势,但是更加侮辱的是他的语言:

        “来吧,而且你们这些国家队队员可以一起上。”

        “哈哈哈……”周围的猎人又大笑了起来。

        杨光眸光一冷道:“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你今年三十几了?”

        “小子!”巴托脸色一红,随即眼中现出怒气:“我三十几了又怎么样?一样把你打趴下。”

        眼光晒然一笑道:“都是奔四的人了,才武士四层,很优秀吗?很值得骄傲吗?”

        说到这里,杨光一挑大拇指,指尖对着此时已经回到杨光身后台阶上的成鸣飞道:“知道她多大吗?

        十八岁!

        你一个奔四的人,打败一个十八岁的人,很骄傲吗?”

        巴托双手握拳,骨节咯嘣咯嘣爆响:“你们如果不是进入到龙幕,会有现在的修为?”

        “是啊,如果我们没有进入龙幕,是没有现在的修为。”杨光毫不掩饰自己的骄傲:“那你知道我们选我们进入龙幕吗?

        那是因为在同龄人当中,我们是最优秀的。你在我们这个年龄是什么修为?

        武生?还是武者?”

        巴托的脑门上青筋暴起,武士四层的灵力在体内运转,然后在拳头上全部绽放。

        “小子,我看你的实力是不是和你的牙尖嘴利一样。”

        巴托一拳轰向了杨光的小腹,杨光错步,闪过了一圈。一圈斜击。击向了巴托的左肋,口中也不闲着:

        “羞恼成怒了?”

        “嗡……”

        巴托大长腿一迈,便躲过了杨光的一拳,同时面对了杨光,巅峰的山势全力绽放,锁定了杨光。

        在巴托山势全力绽放的一瞬间,杨光便感觉到自己仿佛被镇压了一般,动作都变得滞重。巴托的脸上现出了怒意,一拳如排山一般向着杨光直击。

        “锵!”

        耳边仿佛听到了一身剑鸣,从杨光的身上冲宵而起一股剑势。

        巴托眼中的怒意化作了惊讶,在他的眼帘中,仿佛看到了华山……

        不!

        是一柄如同华山一般的巨剑,剖开了他的山势,然后便见到那柄巨剑向着他的咽喉刺来。

        那是杨光的手指!

        “这剑势……”杨晨目光微微一缩:“也达到了巅峰。看来小光很努力啊!”

        “砰!”

        巴托抬臂横举,挡在自己的咽喉前。杨光的手指刺在了他的小臂上,让他的小臂感觉到剧烈的疼痛。

        “砰!”

        小腹被杨光一脚踹中,庞大的身躯倒飞了出去。

        杨光虽然只是武士三层,但是别忘记了,可是被杨晨的淬体药液淬炼过,而且还用打铁锤法淬炼过,虽然没有杨晨那么彪悍,但也不是一个普通的武士四层能够相比的。杨家当初可是将所有的心血放在了杨光的身上,他的实力证明可能差?

        “好快!”

        周围的猎人望着杨光点指,出腿,谁也没有想到刚才给他们牙尖嘴利感觉的杨光,出手会这么干脆利落。

        巴托踉跄后退,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上,一只手掌在后面托住了他。巴托回头望去,眼中露出亢奋之色:

        “天王!”

        徐不弃扶住了巴托,目光越过了杨光,望向了台阶上的杨晨:

        “杨晨!”

        杨晨走下了台阶,站在了杨光的身侧:“是,你是?”

        “徐不弃,你也可以叫我天王。”徐不弃放开了扶着巴托的手,上前了两步:“别介意,我们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对龙墓的事情,感觉有些不公平罢了。”

        杨晨拍了拍杨光的肩膀,杨光收起了望向徐不弃那跃跃欲试的目光,回到了台阶上。杨晨淡淡地说道:

        “这个世界原本就没有公平,从来都是人去适应环境,而不是环境去适应人。更何况,有得到就有付出。我们已经牺牲了五个人。”

        “那是他们弱!”巴托的脸上还带着不服气:“如果让我进入龙墓,国家队现在不会是老二。”

        “你太老了!”杨晨淡淡道。

        “那我呢?”徐不弃笑眯眯道:“我和你一样,十七岁。”

        杨晨望向徐不弃的神色郑重了许多:“大学生联赛上,没有见过你。你是哪所大学的?”

        “没上过大学!”徐不弃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我不认为哪所大学值得我去上。”

        “那就没有办法了!”杨晨耸了耸肩:“只有大学生才能够参加世界杯,这是规则。”

        徐不弃脸色一僵,随后又展颜一笑道:“我们两个练练!”

        “行吧!”

        两个人不再言语,气氛瞬间变得肃然。徐不弃不疾不徐地逼近杨晨,杨晨静立在原地,体内的灵力已经奔腾起来。对面的徐不弃给他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只是简单的逼近,却给他一种猛虎下山的感觉。

        “砰!”

        不疾不徐的徐不弃猛然一跃,一拳轰向了杨晨。

        没有幻步,没有诡身,杨晨根本没有躲。而是上前半步成弓步,一拳迎向了徐不弃的拳头。

        “轰……”

        一声闷响,两个人的拳头碰撞在一起,杨晨的身形未动,徐不弃倒退了一步,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

        “再来!”

        “轰……”

        两个人再度碰撞了一拳,杨晨不动,徐不弃再度倒退了一步。

        徐不弃再次冲了上来,一拳轰向了杨晨的面门,杨晨也是一拳迎向了对方的拳头。但是,就在两个人的拳头即将相撞的瞬间,徐不弃的拳头突然变掌,抓住了杨晨的手腕,身形飘逸的一闪,已经欺进了杨晨的怀里,膝盖提起,狠狠地撞向了杨晨的小腹。

        周围的猎人脸上都现出了兴奋之色,他们都了解徐不弃。徐不弃强的不是他的力量,而是他的武技。

        杨光等国家队队员都不由一闭眼,仿佛看到了杨晨佝偻着身子被击倒的模样。

        “砰!”

        一声闷响,周围的猎人发出了一声惊呼。杨光等人睁开了眼睛,随后眼睛不由睁大到极致。

        在他们的视野中,徐不弃金鸡独立,右膝撞击在杨晨的小腹上。但是,却没有他们想象中的佝偻,依旧腰杆笔直地站在那里。

        徐不弃的眼中现出了震惊之色,想要后撤,却发现自己在方才扣住杨晨手腕的同时,杨晨的手也扣住了他的手腕,只感觉一股大力死死地扣住他的手腕,让他挣脱后退不得。

        杨晨并没有趁机攻击,只是淡淡地望着他:“你的力量太弱了。”

        徐不弃盯着杨晨脸的目光下移,望向杨晨的小腹,然后又望向杨晨的脸:

        “你是妖兽啊!”

        实际上,此时杨晨心中也有些惊讶,徐不弃的身法非常快。方才那一下欺进,即便是杨晨,闪避起来也会有些仓促,继而会被徐不弃夺取一丝优势。和徐不弃对了两拳,他对徐不弃的力量已经有了认知,所以干脆没有多,生受了对方一膝。心中不免有些遗憾,如果徐不弃的力量足够强,会是一个恐怖的对手。

        徐不弃现在还有些懵,自己这一膝盖撞过去,便是武士六七层的人,也会佝偻呕吐倒在地上。但是杨晨这是什么鬼?

        怎么连点儿表情都没有?

        金钟罩超强防御力,让杨晨并没有太大的感觉。直视着徐不弃道:

        “还打吗?”

        “不打了!”徐不弃很光棍。

        杨晨松开了手腕,目光扫过周围的猎人。周围的猎人不由都躲闪着杨晨的目光。

        魔鬼域,神农架,地狱之门。

        魔鬼域是一个危险度最低的地方,所以在这里磨砺的人,修为都不是很高。只要有追求的武者,大多在自己进入到武士后期,都会前往神农架,或者地狱之门。徐不弃在这里,几乎就是王者,徐不弃都不和杨晨打了,他们哪里还敢打?

        “走了!”

        杨晨向着杨光等人喊了一声,向着旅店走去。杨光等人也趾高气昂地从围观的猎人中间走了出去。

        “妈+的,要是玉帝在,打出杨晨屎来!”巴托低声骂道。

        黄昏。

        残阳如血。

        杨晨站在旅店的屋顶上,望着最后一抹残阳消失,缓缓地坐在了屋脊上,眸中现出思索之色。

        “这夕阳势怎么仿佛没有止境?”

        一个人从对面的饭店走了出来,走到了杨晨所在的楼下。

        “嗖……”

        那条人影拔地而起,落在了屋脊之上,坐在了杨晨的身边,一只手拎着两条烧烤好的,不知道什么妖兽腿,一只手拎着两瓶酒,坐在了杨晨的身旁:

        “给!”

        杨晨接过了一条兽腿和一瓶酒。

        “喝!”

        徐不弃拧开了酒瓶盖,向着杨晨举了过来。杨晨也拧开了瓶盖,和徐不弃碰了一下,然后仰首喝了一口。徐不弃咬了一口烤肉,一边咀嚼着一边说道:

        “我在对面看你很久了,你在领悟势?”

        “嗯!”

        杨晨点头,然后皱了一下眉头,将手中那瓶酒放在了屋脊上,然后将手伸进了背包内,实际上是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两瓶灵果酒,递给了徐不弃一瓶。

        “这是什么?”徐不弃看着普通的饮料瓶:“你不会告诉我,你像个娘们一样,不喝酒,只喝饮料吧?”

        杨晨拧开了瓶盖,喝了一口说道:“不喝就还给我。”

        闻到了从杨晨手中的饮料瓶内散溢出来的酒香,徐不弃眼睛就是一亮:

        “喝!必须喝!”

        “咕咚!”徐不弃喝了一大口,脸上现出了一抹潮红:“好酒!”

        然后徐不弃就不再言语,元转功法,炼化灵果酒中的灵气。杨晨坐在一旁一边啃着烤肉,一边小口地喝着灵果酒,同时运转混沌诀,炼化着酒中的灵气。

        大约一刻钟后,徐不弃炼化了那一大口酒,啃了一口烤肉,小口地喝一口酒。

        “谢谢啊!”

        “谢谢?”杨晨偏过头望着他:“谢我在战斗的时候,对你手下留情?”

        徐不弃的两条眉毛立刻扬了起来:“手下留情?说得好像你不手下留情,就能够打得过我似的。”

        “你说呢?”杨晨转过头,又开始啃烤肉。

        “切!你也不过就是皮糙肉厚一些,真打起来,你也就是抗揍的货。”

        “你的意思是你的身形步法很厉害?”

        “当然,真打起来,你都摸不到我的衣角。”

        “我记得你的手腕好像被我扣住了。”

        “那是……是我先扣住你的手腕。”

        “你没有听说过,一力降十会?”

        “都达不到我,有力气有个屁用。”

        杨晨好笑地看着他:“那你谢我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