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灵台仙缘在线阅读 - 第354章 现场采访

第354章 现场采访

        周度笑眯眯地说道:“梁馆长,劳师动众的应该是你们吧?说说吧,来做什么?”

        “周馆长!”梁馆长爽朗地大笑道:“这不是我们几个武馆内的学生最近进步很大,便想着英才武馆的学生很厉害,想要前来和英才武馆的学生切磋一下,让英才武馆的学生指点一下,免得那些小崽子骄傲自满。你也知道,学无止境,骄傲自满是要不得的。周馆长,英才武馆一定会不吝指教吧?”

        “这是要比试了。”周围的观众开始议论起来。

        “他们经常比试吗?”有的路过这里,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的观众问道。

        “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他们这些武馆想要生存,想要做得好,就需要名声。比试最好的方法。只要击败同行武馆,不仅是获得名声,让自己武馆的学生更加坚定,更是能够将对方武馆的学生拉走。”

        “这……属于抢人钱财,是大仇啊!”

        “谁说不是?有热闹看了!”

        “那不应战可以吗?”

        “那就是认输,谁还会去那样的武馆学武?武馆的学生就会跑光。所以,即便是不敌,也要应战。这是一个武馆的脊梁。”

        “看看,英才武馆会不会应战!”

        门口的周度依旧笑眯眯:“梁兄,你这是突然袭击啊!”

        “哈哈哈……这不是听说了,你们英才武馆重视学员基础嘛。我想基础修炼的那么好,实力一定惊人,便带着武馆的学员来向你们学习学习。”

        “哦?”

        周度脸上现出兴奋之色,开始巴拉巴拉地讲述着基础的重要性,说得那叫一个连贯,那四个馆长想要插一句话,都插不进去,原本的笑脸渐渐地变得僵硬。这一巴拉,就巴拉了将近十分钟,正当那四个馆长脸上现出不耐烦,准备强行打断周度的时候,那周度眼中闪过了一丝喜色,向着他们四个道:

        “各位,不知道你们想要比试什么级别的学员?”

        “我们……”

        梁馆长刚刚说出了两个字,便听到一个急刹车的声音,然后便是开门上,急促的脚步声,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快,快。各位请让让,我们是上沪电视台的记者。”

        围观的群众让开了一条道,两个人快步走了过来。一个男子扛着一个摄像机,一个女子拿着话筒快步跑了过来。将话筒递到周度的面前:

        “我是上沪电视台的记者杨薇薇,请问你是这家英才武馆的馆长吗?”

        “是!”周度含笑点头,神色亲切。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杨记者,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洪武武馆的馆长梁彻,这位是……”

        周度将四个馆长介绍了一遍,此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杨薇薇将话筒递到了梁彻的面前:

        “梁馆长,请问你们来英才武馆的目的是什么?”

        梁馆长四个人对视了一眼,眼中都现出了兴奋之色。他们没有想到会有记者来采访,而且还是上沪电视台的记者,这要是击败了英才武馆,被报纸和电视,再加上网络这么一宣扬,自己武馆的名声就亮了,别说英才武馆的学员会加入自己的武馆,就是整个上沪不知道会有多少学员来自己的武馆学习!

        “切磋!”梁馆长声音都有点儿发颤道:“我们来和英才武馆切磋,这是我们这个行业经常做的事情,这样做可以相互提升,增加学生实战的机会,对学生有着难以想象的好处。”

        “是这样吗?”杨薇薇又将话筒递给了周度。

        周度点头道:“不错,习武不能闭门造车,武者之间的切磋是必要的。”

        梁馆长四个人开心地笑了起来,站在他们背后的学生也都激动了。以往他们不少去别的武馆切磋,但是从来没有记者在啊!

        这还是电视台的记者,在录像,会不会在电视上播放?会不会有自己的镜头?

        够和同学吹半年的了!

        “说得好!”梁馆长赞道:“周馆长,你看我们是不是这就开始?”

        “行啊!”周度笑眯眯道:“你是想要高中补习生级别的切磋,还是社会学员的切磋?”

        “嗯?”梁馆长神色一愣,随后眼中闪过了一丝冷笑,摆摆手道:“不不,我们这次只带来的小学和初中补习生,让这两个层次的学员切磋一下。”

        周度那笑眯眯的神色一下子就消失了,变得严肃,而且还夹杂着一些愤怒,大手在身前用力的一挥道:

        “对不起,我拒绝!”

        梁馆长神色就是一愣,脱口而出:“为什么?难道你怕了?”

        “是啊!这就怕了?”周围观看的人开始起哄了,他们看了这么长时间,周度突然说不比了,这不是浪费他们的时间吗?

        “人家都打上门了,你竟然萎了?还开什么武馆?”

        “还英才武馆,比都不敢比,我看叫蠢材武馆吧!”

        “周馆长,干他,不能退!”

        “我们要看比赛!”

        “…………”

        梁彻开心的笑了起来:“周馆长,这就是民意,我看你还是从了吧,哈哈哈……”

        “这两个年级的学生,我是不会和你比的。”周度愤怒地说道。

        “周馆长!”还没有等梁彻说话,杨薇薇就开口了:“请问,为什么你不让你的学员和他们的学员切磋?”

        “不是不让,而是不让小学和初中学员切磋,如果是高中和社会学员,我英才武馆乐意奉陪。”

        “这有什么区别吗?”杨薇薇紧随问道。

        “当然有区别!”周度愤怒地说道:“我们英才武馆,从来就不会允许小学和初中学员参加格斗切磋。”

        梁彻撇撇嘴,心中暗道:“你上个月还让你们武馆的小学生和天涯武馆的小学生切磋过,好不好?”

        “从来没有!”而就在这个时候,周度有愤怒地高喊了一声。

        “为什么?”杨薇薇问道。

        “因为这是在毁孩子!”周度脸上的愤怒变成了悲痛:“很多家长不是武者,他们将自己一生的希望,对未来的憧憬,都寄托在孩子身上,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强者。但是,正因为他们不是武者,所以他们不明白,习武的基础十分重要。”

        说到这里,周度面向围观的群众道:“也许我这么说你们不明白,我举个例子,这就好比盖楼,只有基础越深,越牢固,大楼才能够盖得越高。我想问一下大家,大楼的基础讲究什么造型和风格吗?讲究好看吗?”

        周围的观众一片寂静,都若有所思,有的是武者的人,脸上现出赞同之色。周度声音变得高昂:

        “大楼的基础就相当于武者的基础,而大楼的造型和风格就相当于武者的格斗武技。我这么说,你们明白吗?”

        围观的群众纷纷点头,这么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而且心中十分认同。

        “华丽的造型只有在基础打牢之后,才能够建造。同理的是,强悍的格斗武技,只有在武者的基础牢固之后,才能够学习。

        “我想问一下,如果大楼的基础打得不够牢固,大楼的结果会是什么?”

        “塌了!”有人高喊!

        周度赞同地点头道:“不错,或者是主动将楼盖得矮一些,也就是说,这个大楼盖不高。换成武者,基础打不牢固,也就走的不远,修为不会高,一辈子就滞留在低阶的层次。

        而那些望子成龙的父母,省吃俭用,将孩子送到武馆,为的是什么?就是想要考进一个好的大学,将来在武者的道路上走得更远,变得更强。

        所以,我们英才武馆,本着为孩子,为孩子的家长负责的态度,针对小学和初中学员,着重传授基础,只是很少地传授一些格斗技巧。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孩子的基础打得更牢固,让他们能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好的大学,能够在未来走得更远,变得更强。为此,我们特意邀请了沪大的学生来我们武馆任教。

        沪大是什么地方?

        十大名校之一!

        每一个考进沪大的学生,他们都是同龄的强者,也会比同龄走得更远,变得更强。

        为什么?

        因为他们在小学,还有初中的时候,就知道基础的重要性,他们没有去学那些格斗武技,而是重视基础。

        但是……”周度的脸上现出了极度愤怒之色:“现在我们上沪的武馆行业风气非常不好。武馆为了赚钱,便需要更多的学生。他们利用孩子家长不懂的心理,他们不顾那些小学和初中补习生的未来,便传授给他们格斗武技,而且还用全部的补习时间,来训练他们武技,然后带着基础完全没有打牢的小学和初中补习生,去其它武馆挑战。如此,他们自然能够获胜,胜利之后,他们就宣扬自己武馆如何如何,那些不懂的家长,便被欺骗,重视基础,为了孩子未来一心着想的武馆,却被那些武馆抢走了学生。因为那些不懂的家长,看到了自己的孩子被击败了,自然就认为自己孩子学习的武馆不好,去了获胜的武馆。

        这种风气就在充满铜臭的味道中蔓延开来,为了孩子着想的武馆,渐渐开不下去了,而赚黑心钱,在毁孩子未来的武馆,却蒸蒸日上,一代一代的孩子就这么被毁了。

        但是,我是一个有良心的武者,英才武馆也是一个有良心的武馆。哪怕最终武馆为之倒闭,我也不会学习这种风气,更不会助长这种风气,我英才武馆会一直坚持重视基础的方向。这也就是我今天拒绝梁馆长切磋的理由!

        我不是怕……

        不!

        我就是怕!

        怕毁了孩子!”

        周围的观众寂静了一瞬,然后……

        “啪啪啪……”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鼓掌,随后掌声就是一片。周度向着周围拱了拱手,然后转向梁彻道:

        “梁彻,这就是我拒绝和你们切磋的理由。你不必用言语挤兑我,我是不会拿着孩子的未来和前程,来和你切磋的。”

        “我……”梁彻只觉一口老血差点儿喷射出来。

        “梁馆长!”杨薇薇将话筒递到了梁彻的面前:“请问,周馆长说得对不对?”

        梁彻:“…………”

        杨薇薇:“请问,小学和初中生,是不是打基础的时候?这个时候,是不是不适合学习武技?”

        梁彻:“…………”

        杨薇薇:“你们是不是在刻意地训练小学和初中补习生武技,然后带着他们四处挑战?”

        梁彻:“…………”

        杨薇薇:“你们这样做是不是为了赚钱,而不顾孩子们的未来?”

        “不是!绝对不是!”梁彻脸色大变:“周度根本就在胡说八道,什么是武者?武者最终体现出来的价值是什么?是杀野兽,杀凶兽,这些都需要武技。修炼武技就是要从娃娃抓起。完美这样做,没有丝毫的死心,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周度的武馆教学质量差,师资力量不行,所以才找了这些借口。”

        此时,在其它的七个武馆大门前,也发生着同样的事情。那些前来挑战的武馆,最终都没有挑战,但是也如梁彻一般狡辩,将事情的真相搅得一片混乱。

        英才武馆前的人们,随着梁彻那群人离开而散去。在街道的斜对面,杨晨一行人上车离去。一直来到了花苑小区,杨晨的别墅。

        杨晨目光望向杜征,铁星龙,邵游龙,陈家强,廖永生,段畅和郎天涯。

        “各位,这件事是我运作的,事情的起由便是寇存那件事……”杨晨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从英才武馆那里,我得知了武馆行业的龌龊。我觉得我们作为沪大的学生,作为未来的精英武者,有责任曝光这件事,另一方面,也是彻底解决我们沪大学生在武馆任职的事情。”

        杜征点头道:“杨晨,你做得对。将这个行业的龌龊曝光,让那些孩子别在毁了自己的一生。同样,也能够为沪大学生解决很多兼职的职位,一举双得。说吧,需要我们做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