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灵台仙缘在线阅读 - 第314章 形势逼人

第314章 形势逼人

        “出其不意,在对方还没有发出攻击前,就给对方重创。”

        李屈突点点头,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自然胜负没有悬念。

        “如何重创?”

        “短矛!”

        “短矛?”李屈突拧起了眉头:“很难!”

        “不难!”杨晨笑道:“当力量和足够锐利的兵器结合,就没有问题。”

        “你的力量……”李屈突想到杨晨如今已经练成了金钟罩第十层,那力量已经相当于武士后期:

        “倒是勉强够用,但是短矛?”

        杨晨张开五指,伸出手掌:“五星上品凡器!”

        杨晨的脑海中回想起,昨夜在多迪的兵器铺内打造二十一柄短矛,那十几个兵器师激动的模样。当将一柄短矛送给多迪,多迪激动得热泪盈眶,那十几个兵器师充满羡慕嫉妒的目光,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微笑。

        听到五星上品凡器,李屈突眼睛一亮,最后放声大笑,轻轻一拍桌子道:

        “好了,就交给你们小队了!”

        杨晨的房间,杨晨将两个袋子交给了石磊,每个袋子里面装着十根短矛,每个短矛都散发着森冷的光芒,那矛尖给人一种刺破肌肤的感觉。

        “石磊,你的任务便是紧跟在我的身边,以最快的速度递给我短矛。”

        “没有问题!”石磊的目光闪烁着凌厉。

        “沈青青!比赛开始我们便会向着对方猛冲,同时我会投掷短矛。我会干掉大盾手,你自己要把握机会,以最快的速度干掉大盾手后面的马代夫队员,哪怕干掉一个也好。不要存怜悯之心,我要死的。否则给对方一丝机会,死的就是我们。”

        “我明白!”沈青青严肃道。

        “你不必始终跟着队伍,自己掌握一个最佳的距离,最佳的地点。”

        “是!”

        “郎天涯,你的任务是紧跟在沈青青的身边,保护他,不能让她受到伤害,甚至不能让她受到干扰。她的远程攻击对我们很重要。”

        “我明白!”郎天涯认真地说道。

        “咱们的站位这样。萧长生和顾泰两个大盾手并肩在前,第二排我站在中间,段畅在我的左边,负责可能出现的意外,石磊在我的右边,负责给我递短矛,成鸣飞,杨光和冷锋在第三排。沈青青和郎天涯拖在最后。

        比赛一开始,我们就向对方冲。在冲的过程中,萧长生和顾泰全力负责防御,不要想攻击的事情。”

        “是!”萧长生和顾泰两个人认真点头。

        “石磊在比赛一开始,就要以最快的速度递给我短矛。沈青青,我的第一个短矛会攻击右侧的大盾手。不要管我一矛能不能干掉右侧的大盾手,你就当我能够干掉。所以你要掌握好时间。”

        “我明白!”沈青青道:“我不会等你干掉右侧的大盾手之后,再射箭。会在你投掷短矛后,立刻射箭。如果你能够干掉右侧的大盾手,不,哪怕你干不掉右侧的大盾手,只要能够将大盾撞击得向后仰,对方的脑袋就势必露出来,我会一箭干掉他。”

        “好!”杨晨赞赏地向着沈青青竖起了大拇指,继续说道:“在我们前冲的前半段,就是还没有达到御剑的距离范围,对方的水属性修炼者很可能会释放水属性道法,从四面八方攻击我们。段畅,杨光,冷锋和成鸣飞,这一段距离,要求你们四个保护我的石磊,不能让我和石磊受到一丝干扰。”

        “没问题!”成鸣飞语气笃定地说道:“距离远,他们释放水属性道法的威力也有限,我们四个完全能够挡得住,不让你和石磊受到一丝干扰。”

        杨晨点点头,继续说道:“局势可能会有几种。第一种,比赛一开始,在出其不意之下,我的短矛加上沈青青的弓箭,已经干掉对方几个队员,如此对方便必定大乱。如果是这样的话,在闯入御剑的范围之内,我们依旧使用第一套准备的方案。只有冷锋御剑攻击,成鸣飞释放风刃,两个大盾手直接向对方冲撞。一旦装进对方的队伍,他们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

        第二种,便是我的短矛和沈青青的弓箭给对方造成了一些慌乱和威胁,却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但是,我们也能够借着对方的慌乱冲进御剑的范围之内。杨光,冷锋和成鸣飞一起御剑,加上我的短矛和沈青青的弓箭,给对方造成杀伤力。同时两个大盾手向着对方冲撞。

        第三种,就是我的短矛和沈青青的弓箭没有给对方造成丝毫慌乱和威胁,如此我们就不可能和对方拉近距离,对方一定会利用赛场的长度和宽度,始终和我们拉开距离,然后六个水属性修炼者释放道法,攻击我们。

        这个局面,我们最先要做的就是防守。萧长生和顾泰两个大盾手各自防守前后,杨光和段畅防守右侧,郎天涯和石磊防守左侧。将沈青青和冷锋保护在中间,沈青青射箭,冷锋御剑,中远距离攻击。干扰对方,我和成鸣飞用幻步,向对方冲击。到时候大家再听我的命令。”

        “是!”

        “大家回去好好休息,明天争取第一种局势!”

        “好!”众人齐声呼道。

        众人散去,杨晨也进入到灵台方寸山开始修炼,他的修为已经渐渐逼近武士一层后期巅峰。

        次日。

        众人下楼吃早餐,气氛有些凝重。原本他们看不上眼的马代夫,因为比赛场地的原因,成为了华夏武队的拦路虎。杨晨虽然表面很平静,实际上心中也是紧张。如果不能干净利落地干掉马代夫,接下来的小组对手都会和马代夫学,世界杯预选赛的道路,便困难重重。只有干净利落地干掉马代夫,才能够打击小组其它对手的士气。

        李屈突端着餐盘坐在了杨晨的对面,望着杨晨道:“有把握吗?”

        “没问题!”杨晨平静地说道。

        李屈突点点头:“我相信你!”

        “我不会辜负教练的信任!”

        上午差十几分中九点,大巴车将华夏武队接到了海边。杨晨等人从车门鱼贯而下,在海边的左右两边,各自搭建了一座木屋,左边的是华夏队的更衣室,右边的是马代夫的更衣室。海边已经被戒严,这是一场不买票的比赛,所有来现场的观众,都能够远距离观看。但是却不能靠近五百米以内。在五百米线上,临时搭建着栅栏,而且站满了一排排军人。

        虽然马代夫这场比赛不买票,却也赚得满盆满钵。仅是出售电视和网络转播权,就超出了以往历届的总收入。这次购买这场比赛的国家太多了,谁都知道西方国家资助华夏小组的其它对手,期望达到将华夏拦截在世界杯正赛的大门外。

        马代夫所有的队员都是大四学院,俱都是武士一层,而且六个水属性修炼者,这个阵容原本就已经可以跻身于一流队伍。再加上比赛场地的优势,提升了马代夫的实力,降低了华夏的实力。这一升一降,马代夫此战的实力,已经相当于国际一流队伍中的中等偏上了。

        最关键的是,这是第一届世界杯改变规则,两者加起来,便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他们都想要看看,灵气复苏以来的老牌强队华夏队,会不会海上翻船?

        更衣室内。

        杨晨小队已经换完了队服,每个人都在那里擦拭着自己的兵器。更衣室内的气氛有些凝重。李屈突也不言语,静静地坐在那里。既然将比赛交给了杨晨,他也就不准备插手了。

        更何况……

        他在早餐的时候,已经听了杨晨的汇报,上中下三种局势,杨晨都想到了,而且也都布置了对应的策略,也没有什么叮嘱的。

        华夏国家办公大楼会议室内。

        除了在左神幽虚之天坐镇的张凤之外,余下的六巨头都坐在了这里,望着会议室内巨大的屏幕。

        李无极和杨振等六个巨头神色都有些凝重,局势对于华夏队太不利了!

        如果首战告负,不只是对于华夏武队的打击太大了,直接影响到以后的比赛,华夏武队的士气会跌落,而小组其它武队却会如同打了鸡血。如果最终止步世界杯预赛,这乐子就大了,直接会影响到华夏民众的自信心。

        但是,没有人出声,每个巨头都是心思沉稳之人,虽然心中忧虑,却也能够做到控制自己的心境。

        但是,他们能够控制自己的心境。此时坐在电视机前和电脑前的全国观众却我如同沸水一般。电视机前的观众看着屏幕上的转播,听着解说员有些凝重的声音,一个个脸色都黑了。网络上的帖子更是如同流水一般变换着。

        “我擦,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不,如此厚颜无耻的国家。”

        “马代夫怎么不每个人发一个潜水服,大家潜水厮杀?”

        “够阴险,够无耻!”

        “也不能那么说吧,这是在规则之内。利用主场优势,现在争这些已经没有用处,大家赶紧出主意。我们在这里出的主意,说不定国家教练组能够看到。”

        “对对对,那位吊大的大佬赶紧出主意。”

        “想出主意,必须知道马代夫会出什么阵容。我怎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马代夫会将六个水属性修炼者都派上场?”

        “不是预感,是肯定啊!他们费心思弄了这么一个场地,必须上六个水属性修炼者啊!”

        “那这么破?”

        “不知道,到时候洪水滔天,我真不想看了,一旦国家对狼狈失败,会给我留下心理阴影。”

        “别说没用的,我先说说我的想法,想要打败马代夫,必须拉近距离,近身厮杀。”

        “这不是废话吗?关键是怎么贴身。”

        如同洪水一般的帖子突然静止了,每一个华夏的观众都陷入了沉思。

        与华夏同组的其它三个小队,此时也都坐在屏幕前。他们默契地错开了比赛时间,就是要通过这一场比赛,来寻找华夏武队的弱点。

        官岛队:“马代夫这个想法好啊!”

        “这是最大限度地放大了马代夫的优势啊!能够想出这个办法的人,绝对是鬼才啊!”

        “我们官岛周围也是海啊!如果马代夫能够获胜,我们岂不是也有获胜的希望?”

        非礼宾队:“教练,我们主场是不是也要这样打?”

        “看情况吧,如果华夏队这场输了,我想华夏队已经会重新确定国家队队员。华夏地大物博,英杰辈出。别说只是找出六个水属性,便是找出十个水属性修炼者,也能够找出来。那样的话,我们怎么办?”

        叙力亚:“马代夫给了我们启迪,我们未必在海上迎战华夏队。”

        “不错,我们还有其它的地利。”

        “看来我们要重新挑选一批队员了。”

        欧洲:“没有白资助马代夫,他们还真是尽心尽力啊!”

        “华夏队这要是输了,算是被打得落花流水吧?”

        “哈哈哈……”

        美洲:“马代夫干得漂亮!”

        “是该给华夏一个教训的时候了。要让华夏人知道,谁才是这个世界上的强者,哪个国家才是这个世界上的老大!”

        “当当当……”

        马代夫海边华夏更衣室的门被敲响,助理教练站起来,将房门打开。便见到一个马代夫的工作人员站在外面,礼貌地向着李屈突道:

        “李先生,现在可以赛前适应场地了。”

        “不必了!”李屈突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到比赛的时间,我们直接上场。”

        马代夫工作人员神色一怔:“李先生,您确定?”

        “确定!”

        看着李屈突自信的神色,那个工作人员心中不由一阵慌乱,匆匆地离去,向着马代夫的更衣室走去,推门走了进去。

        “教练……”

        马代夫的主教练大笑着打断了那个工作人员的话:“哈哈哈,拉夫,是不是华夏人给你甩脸子了?有没有骂你?有没有揍你?让我看看可怜的拉夫有没有受伤?”

        “哈哈哈……”更衣室内的所有人都大笑了起来。

        “教练,事情有些不对!”拉夫神色严肃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