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迷踪谍影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得到接见

第六百二十四章 得到接见

        孟绍原有些忐忑不安。

        这里戒备森严,带着钢盔的正规军士兵一个个面色肃穆。穿着中山装的特务站成了几排。

        至少设置了三个阵地,每个阵地上有安排了至少一个排的士兵,架设着轻重机枪,甚至还有迫击炮。

        而在外围,竟然还停着两辆装甲车。

        孟绍原隐隐的猜到是谁要见自己了。

        不是吧。

        做梦都没想到会见到这个人。

        实在是太重大了。

        孟绍原竟然有了一种紧张的感觉。

        从来没有过的紧张感觉。

        “谁叫孟绍原?”

        一个威严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报告,我是。”

        孟绍原急忙上前一步。

        “跟我来。”

        中年人说完转身就走。

        孟绍原赶紧跟在了他的身后。

        一进门,随即受到了严重的搜身。

        检查的非常仔细,一点都没漏过。

        “在这等着。”

        中年人在确定孟绍原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后,这才带着他来到了一间办公室的门口。

        他推门走了进去。

        外面的长条凳上,还坐着一个军官。

        这人佩戴着陆军少将军衔。

        孟绍原一个敬礼:“长官好。”

        少将朝他点了点头:“姓名?职位?”

        “报告长官,军统上海特别办公室主任孟绍原。”

        “哦,你就是那个救过薛长官命的孟绍原?”这少将居然也听过孟绍原当初在昆山救过薛岳命的事情:

        “坐吧,我是池峰城。”

        哦,你是……

        嗯,池峰城?

        你就是池峰城?

        那个血战台儿庄,亲自带着敢死队反复冲杀,死战不退的池峰城?

        国民革命军31师师长,抗战铁血名将:

        池峰城!

        被傅作义竭力夸张为“神人”:

        “我傅宜生自认论战守之策,当今中国独一无二,可是纵观台儿庄战例以后,便不好以此自谓,镇峨(池峰城表字)之守台儿庄,堪称史无前例,真神人也,宜生遇之当以师礼相待。”

        “池长官好!”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可是要让孟绍原发自内心,用最敬佩的语气说出这么几个字,那可不太容易。

        池峰城也听出了这个年轻人话里的意思,心中有些奇怪,自己和他可是第一次见面,年轻人话里好像对自己特别的尊重。

        “坐吧。”池峰城对这个年轻人有了几分好感,让出了一半凳子。

        “是,谢谢长官。”孟绍原半个屁股坐到了凳子上。

        “现在什么职务?”

        “报告长官,陆军上尉。”孟绍原在他面前,可不敢说出自己的职务军衔上校,只能老老实实的说自己的正式军衔。

        没想到,池峰城居然说道:“我听说你很得戴雨农的器重,又立了不少的功劳,现在怕是能够挂上中校的军衔了吧?”

        孟绍原如此皮厚,居然也有一些不好意思:“职务军衔上校了。”

        “难得,难得。”池峰城微微点头:“你有陆军上尉衔,招募进军队的话,没有个四五年时间不太可能。在黄埔待过?”

        “是的,黄埔十期的。”

        “黄埔十期。那几期被力行社挖了不少人去。”池峰城非常清楚这些事:“我听人说过你,是个人才,如果在部队里,只怕立的功劳更多,可惜了。”

        孟绍原接口说道:“既然把我挑去了,绍原也没有选择的余地。特务名声难听,但是在国家危难时刻,还是做了些事情的。职责不同,分工不同。绍原既然做了这一行了,便只有尽心尽力,为国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罢了。”

        池峰城一声叹息:“你是一个老实人啊。”

        真正天晓得了,在军统里孟绍原是第一油滑奸诈之人,可是在这个抗日名将的心目中,却变成了一个老实人。

        “池长官。”孟绍原迟疑了一下:“日军大举进犯徐州,我军在台儿庄集结,长官31师位置突出,必然成日军主攻方向,我们得到的情报是……”

        正在此时,办公室的门推开了:“池长官,委座接见。”

        “一会再说。”池峰城急匆匆的站了起来,走了进去。

        果然是委员长要见自己。

        厉害啊。

        做梦都没想过,有天会见到委员长。

        在那又等了有十来分钟的样子,办公室的门再次打开:

        “孟绍原,进来。”

        靠,人家是将军,说话态度客气,到了自己这里,语气都变了啊?

        特务就不是人啊?

        孟绍原不敢怠慢,走进了办公:“报告!”

        一个浓郁的浙江奉化口音响起:“孟绍原啊,上次你救了我和夫人的命,我还没有谢过你呢。”

        孟绍原“啪”的一个立正:“委座言重了,那都是部下该做的事。”

        “好了,好了。”委员长看了看孟绍原:“戴雨农说的没有错,年轻有为。来徐州一天时间,就把案子给破了。我把你叫来,不是为了嘉奖你的。那是戴雨农的事情,而且你得到的嘉奖呀足够多了。我听池师长说,你有关于日军进攻台儿庄的情报?”

        “是的,委座。”

        “好,说说看。”

        孟绍原一刻不敢怠慢,立刻把自己掌握的关于日军的情报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这其中有些是外线情报员弄到的。

        有些是苗成方送出来的。

        而还有的则是田七冒着生命危险送到上海的。

        所有送抵的情报都不完整,有的甚至只是片段。

        但当大量的片段融合到了一起,一副相对清晰的情报也就逐渐形成了。

        甚至,还有专人做一项肮脏的工作:

        察看粪便。

        当日军离开驻地后,会有专人仔细检查日军的排泄量,并根据之前掌握的资料,来推断这支日军的兵力是增加还是减少了。

        听起来很脏但却必须要有人去做的工作。

        一份完整的情报,别说要弄到手是难上加难,即便日军拱手送给了你,也随时都会发生变化。

        比如日军第五和第十师团,虽然大的进攻方向没有变过,但主攻目标,经常会随着战场局势的变化而发生改变。

        甚至,连日军的增兵都有一些随意性。

        一会是华北战场的一个支队到了,一会是东北方面的一个联队增援到了战场。

        如此复杂的局面,考验的不是谁有多少精锐特工,而是谁情报工作做的更加仔细、耐心。

        这些情报,真的都是一点点碎片拼凑起来的。

        尤其是那些外线情报员们。

        他们立下了卓越的功勋,可是他们的名字却没有几个人能够知道。

        “那么现在看来,我的防御阵地将会成为日军主攻目标。”池峰城听完后,随即接口说道:“委座,我请求再给我增加一个炮营。”

        “去问孙连仲要。”委员长脱口而出:“我会亲自给他打电话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