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迷踪谍影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凶手是他

第六百三十三章 凶手是他

        “我们发现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

        保罗很快说出了自己的发现:“由于麻袋是属于安寺工业株式会社的,所以我从案发现场开始,一路朝着安寺会社询问过去,终于有所发现。在愚园路和静安寺交接的德嘉路那里,有个租住在二楼的酒鬼,半夜醒了起来喝酒,那时候大约是凌晨两点。

        他从窗户里朝外看,有辆轿车停在了路边,大约是熄火了。轿车上下来两个人,抬了一口麻袋下来。酒鬼估计又是偷运鸦片或者武器,要么是青帮在那办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就灭了灯,抹黑喝酒,只当没有看到。”

        保罗找到这个酒鬼家,询问情况时候,一看这个酒馆欲言又止的样子,就猜测他一定知道一些什么。

        所以他出了一笔钱,在金钱的利诱刺激下,酒鬼很快就说了出来。

        有了这条线索就好办了。

        天亮后,大约在7点钟左右,又来了一辆轿车,拖走了抛锚的轿车,有人和拖车的人认识,是“亦富车行”的司机小陶。

        在找到亦富车行的小陶,又出了一笔钱之后,小陶悄悄的告诉了保罗,那辆坏掉的轿车是安寺工业株式会社的。

        所有的线索,全部指向了这家日本人的公司!

        “老板,安寺公司不对外营业,我没有办法进去,所以调查只能到这里戛然而止了。”保罗有些遗憾。

        够了,足够了。

        安寺会社已经成为了最大的嫌疑对象。

        孟绍原没有说话,看起来非常的平静。

        而此时此刻的他,心里却已经开始盘算,怎么才能弄清楚最后的真相。

        他的眼前,总是出现谢寒雨的影子。

        她,在盯着自己。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是沈力打来的。

        和青皮阿七估计的一样,秃子刘赌瘾极重,在他常去的赌场很轻松的就找到了他。

        “立刻就地展开审问,不要带到这里来了,一有任何消息立刻汇报。”

        孟绍原挂断了电话:“吴助理,派人全面监视安寺会社,弄清楚全部情况。”

        “明白!”

        孟绍原大口大口抽着烟。

        安寺工业株式会社?

        这家公司在公共租界很多年了,从目前掌握的情报上来看,和几乎所有的日本在沪公司一样,也同样为日特机构提供情报以及资源、掩护。

        只是,他们为什么会忽然对一个无辜的小女孩下这样的毒手?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沈力的电话再次打来。

        秃子刘绝不是什么坚贞不屈的家伙,很快就全部招供了。

        那是他的一个亲戚,叫卢锐骏找的他。

        这个卢锐骏,早年在日本留学,回国后当上了翻译。

        他一直都在北方生活,这次一回上海,便托人找到了秃子刘。

        卢锐骏是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个秃子刘这个亲戚的,这次见面,也没过多寒暄,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他知道秃子刘以前是“捞光党”的,直接问他有没有办法找到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

        秃子刘贪恋好处,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

        卢锐骏还当场给了他一笔定金。

        手里有钱的秃子刘,找了青皮阿七询问了一下,赌瘾难耐,直接带着钱就进了赌场。

        沈力找到他的时候,他的钱正好全部输的精光。

        “让秃子刘联系卢锐骏。”孟绍原立刻吩咐道:“就说小女孩已经找到了,看能不能把他给骗出来。”

        “好的。”

        挂断了沈力的电话,孟绍原把吴静怡叫了进来:“一会你给我家里打个电话,就说我临时有任务,这两天回不去了。”

        “好的。”吴静怡又问了一声:“准备这几天就抓这个案子了?”

        孟绍原默默的点了点头:“我认识那个谢寒雨,很懂事的一个小姑娘,就这么死了,而且是惨死,我要是不帮她报仇,我晚上会做噩梦的。”

        吴静怡轻轻的叹息一声:“晚上我给你准备几个好菜,我那还有一瓶好酒。你,辛苦了。”

        吴静怡从来都没有用这样的态度和孟绍原说过话。

        然后,她又低声说道:“我也见到了那具小女孩的尸体,孟主任,抓到凶手,帮我多打他几枪。”

        “我会的,一定会的。”孟绍原喃喃说道:“谢寒雨不会白死的,一定不会白死的。”

        ……

        吴静怡准备了四道好菜,而且她也没有回去。

        这起案子没破之前,谁都没有心思回家。

        她陪孟绍原喝了几杯,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

        到了晚上九点的时候,办公室的门推开了。

        沈力拎着一个戴眼镜的家伙走了进来。

        “孟主任,这个就是卢锐骏。”

        卢锐骏的脸上看不到任何伤痕,表情却是疼痛难忍的样子。

        沈力把他按到了椅子上:“大腿内侧被我割了两刀。”

        孟绍原看了看他:“卢锐骏?”

        “是我,是我,你们到底是谁,到底想做什么啊?”卢锐骏一迭声的哀求着:“你们要钱?我给你们钱,我给你们钱。”

        “我是军统的,我叫孟绍原。”

        “军统?”卢锐骏面色大变:“长官,我没做过什么坏事,我不是汉奸啊,我帮日本人当翻译,就是为了糊口啊。”

        “你当不当汉奸,现在和我没有关系。”孟绍原淡淡地说道:“告诉我,是谁让你去找小女孩的?”

        卢锐骏立刻就沉默了。

        “把他的裤子,扒下来。”

        孟绍原一声令下,卢锐骏的裤子立刻被脱了下来。

        两条大腿内侧,各有一道刀伤。

        “你们要做什么,你们要做什么!”

        卢锐骏惊恐的叫了起来。

        孟绍原拿着筷子和酒瓶起身,来到了他的面前,俯身,然后,猛的把筷子插到了他的伤口中。

        凄厉的惨呼响起。

        “伤口需要消毒,不然会发炎的。”孟绍原举起酒瓶,把瓶子里的酒缓缓的倒在了伤口上。

        “我说,我说!”

        卢锐骏杀猪一般的叫了出来:“海北和夫,是海北和夫让我找的。”

        海北和夫?

        三菱重工副总社长,三菱船业公司,访华亲善代表团的团长海北和夫?

        山下由梨爱的杀父仇人海北和夫?

        冤家路窄!

        孟绍原平静地说道:“说下去,把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卢锐骏疼痛难忍,迫不及待地说道:“在满洲的时候,海北和夫就特别喜欢十岁左右的小姑娘,他经常会让部下去找,有的时候我也会帮他去找。这个人是个变态,特别喜欢虐待这些小姑娘,还闹出过几次人命来,可是在满洲谁敢找日本人的麻烦?”

        这次来到上海,海北和夫消停了几天,很快这种变态的心理又开始出现。对于心理有问题的人来说,这是一种很难忍受的煎熬。

        他的部下都是从满洲带来的,对上海不熟悉,所以海北和夫就把曾在上海待过的卢锐骏派了出去。

        卢锐骏到哪去找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被逼无奈才找到了自己的亲戚秃子刘。

        “我从秃子刘那里回来的当天晚上,准备下班的时候,看到他的两个手下,带回了一只麻袋,麻袋里面明显有人在那拼命挣扎,我猜,海北和夫肯定是忍不住了,派他的手下悄悄去绑架了一个。但这事和我没有关系,真的没有关系啊。”

        孟绍原的脑海里,已经浮现了一幅画面。

        日本人发现了单独一人的谢寒雨,于是绑架了她,在威逼恫吓之后,给她洗了澡,还换了干净的衣服,接着,惨剧就出现了。

        孟绍原拼命在脑海里驱散着这可怕的一幕:“海北和夫现在住在安寺工业株式会社?”

        “是,是,代表团的其他人住在旅馆里,只有他和部下住在安寺会社,那里的社长和他是非常好的朋友。”

        卢锐骏也是个聪明人,很快就猜测到了孟绍原想要做什么:“长官,您要想抓海北和夫,很难,这个人很谨慎,到了上海,进入了安寺会社,就始终没有出来过。和外界打交道的事情,全部交给了他的助手去处理,他要接见的人全部都是安寺会社里。

        而且自从他来到之后,安寺会社立刻紧闭大门,所有进入的人都要受到严格检查,里面至少有十多个人保护他,还不算安寺会社的人。你们要强闯的话,附近的特务机构很快就能够增援到的。你想让我把他骗出来,也完全无法实现。”

        孟绍原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

        “他对中国人特别提防。”卢锐骏竹筒倒豆子全都说了出来:“我每天八点准时下班,我跟了他那么久,他都不允许我住在安寺会社。他对中国人根本就……”

        说到这里,忽然一怔,随即说道:“也不是对每个中国人都不信,他来上海的第一天,就见了一个中国人。”

        “谁?”

        “这个人我认识,我在满洲的时候见过他,日本名字叫东保寿树,那是用来掩护他身份的,他的中国名字叫……叫……对了,他叫廖宇亭!”

        廖宇亭?

        孟绍原居然再一次听到了廖宇亭的名字,他不动声色的问道:“想想看,还有什么没说的没有?”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长官。”卢锐骏赌咒发誓说道:“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我真的就只是在日本人那里混口饭吃吃的啊!”